第229章 醒来

推荐阅读:逍遥侯重生似水青春重生之巨变战斗吧祖先大人在下慎二,有何贵干末世异形主宰逆天至尊财色无双农园似锦

    “什么数据啊?陈哥,还有你处理不了的数据?”顾念之兴致勃勃地坐到陈列的电脑前面,打开他的文件夹浏览。

    “就是这里面的。数据太多,一般的软件处理起来太慢,你帮我编个小程序,能快速检索分析这些数据就好。主要是这个access实在太慢了。”陈列感叹着摇摇头,在电脑显示屏上指指点点。

    顾念之一目十行地看着,大致估算了一下文件的大小,需要的运算量,还有电脑的配置等等,才能决定从哪方面下手写程序。

    “陈哥,其实小泽哥才是这方面的专家,你干嘛不去找他,而是找我这个半吊子啊?”顾念之纤细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动,打出一行行指令。

    陈列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满足地喝了一口,笑眯眯地坐在沙发上,道:“他一回到驻地就是大忙人,我怎么敢找他?”

    其实关键的原因是,陈列分析的那些数据都是顾念之的体征和细胞基因数据,不能让第三个人看到,就算是赵良泽都不行。

    而顾念之就不一样了,这些数据她自己看见无所谓,而且她在计算机方面确实是半路出家的半吊子,很多东西都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所以就算看见也没事。

    陈列不敢找赵良泽冒险。

    毕竟赵良泽那电脑水平杠杠地,随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给他的数据备份,陈列被人卖了还给他数钱呢……

    手术b室里安静了一分钟,只听见顾念之敲打键盘的清脆响声在屋里回荡。

    陈列刚想闭着眼睛眯一会儿,突然听见一阵类似警报的声音由远及近,在屋里回荡开来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顾念之从电脑前抬起头,茫然地看向前方,突然整个人都僵住了。

    她的正前方就是宋锦宁手术椅的方向。

    只见刚才还在入睡的睡美人,此时居然已经坐了起来,一双美貌至极的眸子盯着顾念之一眨也不眨。

    “陈……陈哥……”顾念之颤抖着手臂,指向了宋锦宁的方向,“你不是说,要一星期才会醒吗?”

    陈列被那警报声也吓得愣了一会儿,扭头看见手术椅上坐起来一脸茫然的宋锦宁,禁不住大叫一声:“哎呀我的妈啊!怎么才三天就醒了!”

    他如离弦之箭般冲了过去,胖胖的身体居然跑得出乎意料的快,顾念之看得傻了眼。

    陈列冲到手术椅前,激动地将报警的仪器关了,兴奋地看着检测仪器上打出来的一行行数据,笑得跟个疯子一样。

    宋锦宁的视线被手舞足蹈的陈列吸引了过去,不再盯着顾念之了,她回过眼神饶有兴味地看着,微笑着摇了摇头。

    顾念之匆匆忙忙将程序收了个尾,然后也走了过去:“宋夫人,您好些了吗?”

    宋锦宁看了过来,彬彬有礼地说:“你好,我丈夫姓霍,不过你叫我锦宁就行。请问你是哪位?”

    她在心里品度顾念之,觉得这个小姑娘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雾蒙蒙湿漉漉,像是蕴含着千言万语,随时要向人倾诉,让人情不自禁心生怜惜,但是看她年纪,应该不大,不到二十岁。

    顾念之怔了怔,一双大眼睛一瞬间睁得更大,但很快恢复正常,微笑着说:“我叫顾念之。夫人,您好些了吗?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宋锦宁也微笑着点了点头,“你是这里的护士?”

    她看了看穿着白大褂正在医学仪器前面欢快鼓捣的陈列,又看了看顾念之,问她:“……他是医生?我……我……”

    她刚说了这句话,脑子里突然剧烈地疼痛起来。

    疼痛尖锐,如一柄刺刀,狠狠地刺向她的大脑,将封存了十六年的记忆打开一道缺口。

    纷至沓来的往事汹涌而入,她刚刚恢复的身体无法承受这样的负荷,禁不住抱着头,靠在手术椅上,冷汗涔涔而下,疼痛让她差一点咬断舌尖,但却一声不吭地忍耐着,一言不发。

    顾念之看她的身体微微地颤抖,脸色突然变得煞白,就连嘴唇都失去了血色,双眸黯淡无光,疼得连脚尖都缩起来了,却一声大叫都没有。

    “如果疼,就叫出来吧。”顾念之上前抱住了宋锦宁,用手轻轻在她后背摩挲,转头叫陈列:“陈哥,有止痛药吗?给夫人吃一点啊!”

    陈列做梦般从仪器后面抬起头,双眸几乎没有焦距地问:“……吃什么?”

    “止痛药!”顾念之娇嗔一声,“你在想什么啊?!夫人刚醒,可能还不舒服。你看看……”

    她朝宋锦宁努努嘴。

    没想到宋锦宁在这个时候,还有精力打量顾念之。

    她见到顾念之就觉得非常亲切,总忍不住要教诲她。

    “……女孩子不要努嘴。”宋锦宁的声音非常轻微,如果不是她和顾念之离得特别近,顾念之根本听不到她在说什么。

    顾念之:“……”

    垂眸看了看靠一半身子倚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宋锦宁,见人家就算疼痛成这样也没有失去自己的风度,有些羞愧,喃喃地道:“……让夫人见笑了。我下次一定注意。”

    “嗯。”宋锦宁轻轻应了一声,吁了口气,脑子里的疼痛渐渐退了下去。

    靠在顾念之身边,她的情况确实有所好转。

    这个小姑娘,让人一看见就心生欢喜。

    陈列这时才恋恋不舍地放下自己的仪器,拿了两粒止痛药和一杯清水过来,递给顾念之:“给夫人服下。”

    顾念之手掌上托着止痛药,送到宋锦宁嘴边:“夫人,您吃吧?”

    “这是什么牌子的止痛药?”宋锦宁仔细看了看那两粒药,“哪个厂生产的?有效成分是什么?效用时间是多久?有什么副作用没有?”

    顾念之:“……”

    她突然有种上课开小差被教授抽查的既视感!

    陈列比她更紧张,一听这种考问型的问话,立刻条件反射般说:“这是强浓度的阿司匹林,比市面上卖的效果要强百倍,主要成分是高精萃取水杨酸,不会上**瘾。这一粒的效用时间是两个小时,两粒叠加可以延长到三个小时,副作用是会引起肠胃不适,可能会有恶心反胃等效果。”

    宋锦宁看着那两粒白白的药片,皱了皱眉头:“这种浓度的阿司匹林听都没听说过……”

    然后将顾念之的手推开,拒绝吃药,礼貌地说:“谢谢,不用了,我忍忍就好了,请问你能不能帮我倒一杯热水?”

    顾念之:“……”

    陈列额头上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着急地从裤兜里掏出一块帕子擦了擦汗,结结巴巴地道:“夫人,这……这……这种阿司匹林已经出来四五年了,不过是特殊处方药,外面的柜台上买不到。——真的是药啊!我没骗您!”

    宋锦宁抬头,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终于问道:“你是哪位?这里是哪里?”

    “我是陈列,是照顾你的医生。”陈列松了一口气,指着门外的方向:“这里是特别行动司总部驻地的首长官邸。”

    宋锦宁的表情有一丝茫然,但她掩饰得很好,依然很有礼貌地看着陈列,静静地等他说完。

    顾念之这时看出来一点问题了,她拉拉陈列的衣袖,让他别在宋锦宁面前滔滔不绝。

    陈列扭头看她,“念之,怎么了?”

    顾念之朝他点点头,然后看着宋锦宁:“夫人,请问您记得您晕过去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吗?”

    她要试一试宋锦宁,看看她到底恢复到什么程度了。

    结果宋锦宁皱眉想了想,脑袋又疼了一会儿,才微微喘息着道:“……爆炸,我记得晕过去之前,我们的实验室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

    ※※※※※※※※※※※※※※※※※※

    这是第一更。亲们的月票和推荐票赶紧投来吧!

    今天的第二更还是在晚上七点。

    ps:感谢“怀轩我的”昨天打赏的和氏璧。么么哒!

    o(n_n)o~。(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56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56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