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正面杠

推荐阅读:奸臣之子永生仙墓官路青云梯玄帝归来渡风杂货铺最佳陪玩我的老婆是女王萌妻来袭:校长大人,V587穿越只不过是换个地方宅全能庄园

    白瑾宜的眼睛一瞬间都要凸出来了。

    宋锦宁说话的语气神态和这十六年来的样子太不一样了,就像……就像是正常人一样!

    这怎么可能?!

    白瑾宜狐疑打量宋锦宁,试探着问道:“锦宁,你怎么了?你又犯病了吗?”

    “你十六年来治不好我的病,不等于别人治不好。”宋锦宁优雅地笑了笑,站在白瑾宜面前,就像两辈人。

    白瑾宜脸色遽变,马上道:“谁?谁不经过军部和科技部同意就接手你的病情?!那是违法的!”

    “白物理学家,你还是先考虑考虑自己违了多少法吧。”顾念之走到宋锦宁身边,挽起她的胳膊,一起面对她们面前的白瑾宜,“法院的传票新年之后就会送到你家,请你不要到处乱跑,到时候全国通缉,白家的脸上不好看。”

    顾念之的话软硬兼施,一边反驳白瑾宜的说法,一边警告白家,别想包庇白瑾宜……

    白悦然眯了眯眼,头一次正视顾念之。

    白建成和白长辉并肩站在一起,脸色渐渐严峻起来,因为他们看见季上将和龙议长都过来了。

    “我违什么法?”白瑾宜回过神,非常痛恨这个今天让她出了大丑的姑娘,“你不要血口喷人。”

    “我从来不血口喷人,我说话向来讲证据。”顾念之耸耸肩,继续打击白瑾宜的自信:“其实,白物理学家,十年前你正式成为霍上将女友的时候,你就不应该再做宋女士的心理医生,因为你的立场不再公正,你需要避嫌。但你没有,一直滥竽充数,将宋女士很容易治好的病情拖了整整十六年。从那个时候起,你就违法了,既违反了心理医生的职业操守,又违反了军部公平公正的行事准则。——我倒想问问你,你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如果你不是为了霍上将,那你是为了谁?”

    白瑾宜心里一震,手心里的汗都冒出来了,她紧紧捏着拳头,牙齿死死咬着下唇,将下唇几乎咬得出血。

    宋锦宁漠然地看着白瑾宜,声音不带任何个人情绪:“白瑾宜,你既然自己说了你的心上人是霍冠元,我也不再多说了。当年你求了我多少次为你跟霍冠元牵线搭桥,我想你应该还记得吧?后来霍冠元结婚之后,你还不肯罢手,继续求我给你寻方便,被我拒绝了。你是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恨上我了?不然我真想不出什么理由,你要这样对我。”

    “呵呵,我当然记得,我也记得,你利用我,借机接触霍冠元,弄得他为你神魂颠倒……”白瑾宜脸上露出一丝狞笑,“你不知道吧?宋女士?你的大伯,你丈夫的大哥,爱你爱得紧呢!睡梦里都叫着你的名字!”

    宋锦宁从来没有听过这样恶心的话,不由厉斥一声:“无耻!你敢这样大放厥词,不过是仗着霍冠元已死,不能为自己辩解!”

    顾念之在心里暗叹一声,宋锦宁太淑女了,没法跟白瑾宜这种已经没脸了的人对撕,她推推宋锦宁的胳膊,暗示她不要动怒,一边对白瑾宜平静地道:“白物理学家,你刚才的话,在法律上叫做主观臆断,没有任何事实证据可以支持你的论点。在心理学上,你刚才的话,叫深度意**淫引起的现实错位。你对霍冠元的痴迷,已经让你丧失了正常的判断能力,将主观臆想当做客观现实,并且强加在别人身上……”

    顾念之话还没说完,白长辉突然走过来道:“原来我妹妹是得了精神病,唉,真是太可怜了,原来是这样……瑾宜,我错怪你了……”

    顾念之挑了挑眉头,这白长辉是想用“精神病”给白瑾宜脱罪啊!

    要是让白长辉这样容易就把白瑾宜带走了,顾念之觉得自己也不要在法律界混了。

    她摇了摇头,“白先生,精神病不是这样界定的,您不要借机转移话题,企图给白物理学家脱罪。”

    “刚才不是你说我妹妹得了精神病,怎么现在反倒说我说错了?”白长辉回头看着顾念之,目光里不带一丝感情色彩。

    “我刚才没有一个字说白物理学家得了精神病。白先生,听说您是行政部秘书处的副秘书长,您说出这样大失水准的话,我只能推测您是关心则乱,可以理解。”顾念之就差一点说白长辉是业务不精,靠着白家家世上位了。

    白长辉当然不会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他点点头:“看来顾小姐对精神病的界定很清楚。”

    “精神病的界定要听专业人士的。”顾念之毫不犹豫说道,“而白物理学家,她这种症状真的不是精神病,而是另外一种病。”

    “什么病?”

    “脑残,或者叫花痴。”

    噗——!

    客厅里响起一片高高低低的笑声,就连刚刚走过来的季上将和龙议长都忍不住莞尔。

    “你敢骂人!”白长辉气得跳脚,“你信不信我告你诽谤!”

    “告诽谤哪里轮到你?刚才白物理学家说的话,足以让宋女士和霍冠元的家人告她诽谤告一百次!”顾念之摊了摊手,继续说道:“如果白物理学家是精神病,但她还能插手宋女士和霍上将的婚姻,导致他们离婚,并且抢宋女士的丈夫做自己的男朋友和未婚夫。——这样的精神病,我闻所未闻。”说着,她转头看看众人,“你们见过这样全能的精神病患者吗?”

    客厅里虽然没有人真的应答,但大家的神情都表明了态度。

    说白瑾宜追男人追得走火入魔,大家信。

    说她得了精神病,那真是拿大家当傻子,特别是当霍家人是傻子。

    宋锦宁冷冷看着白瑾宜,语气十分鄙夷:“到了现在,你还不忘莫须有地往别人身上泼脏水。也对,你这种人,最擅长无中生有。当年做实验,你为了发论文,篡改了多少次实验数据?被国外prl杂志质询退稿,是我几天几夜不睡觉,帮你重建实验,得到正确的实验数据,你才得以发文。——这些你都忘了是吧?”

    “这就叫升米恩,斗米仇。”顾念之在旁边不断总结,“白物理学家心胸狭窄,拍马也追不上宋女士,所以当宋女士落难,落到她手里,她不踩几脚才怪。”

    白瑾宜最引以为傲的学术名声就这样被宋锦宁赤**裸裸地扒了下来。

    她捂着胸口,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喉咙口了,“你胡说!没有的事!我要告你!我一定要告你!”

    “当初的退稿信和质询信虽然跟着实验大楼的爆炸没有了,但是你别忘了,prl那边有原件的,只要派人一查就知道了。我甚至连当年的期刊号和年月日都记得。”宋锦宁扬了扬眉,散发出来的气势重重击垮了白瑾宜。

    “白瑾宜,你不能因为霍冠元不喜欢你,就到处抹黑他的名声。他是为国捐躯的英雄,你这样做,不仅霍家不会放过你,军部也不会放过你。”宋锦宁说话软硬兼施,将白瑾宜完全拿住了。

    霍冠元当年到底喜欢谁,根本就是死无对证的事,也跟白瑾宜无关。

    宋锦宁很不喜欢这种缺席审判的感觉,觉得多说一次,都是对烈士的亵渎。

    “对,帝国的法律讲究‘无罪推定’。白物理学家,如果你认为霍冠元和宋女士有私,就需要你拿出直接客观的证据,而不是用你脑补的画面来污染我们的心灵。”顾念之振振有词,“至于那几封所谓的情书,恕我直言,完全看不出来是写给谁的,因为霍先生的信上,并没有写抬头。请问你为何要一口咬定是写给宋女士的?”

    顾念之也不想知道霍冠元到底喜欢的是谁,但是拿着几封陈年旧信,就给两个不能为自己辩解的人定罪,实在是太龌龊了。

    她必定不能让他们得逞。

    白瑾宜一时无话可说,转头看见霍冠辰失魂落魄地看着宋锦宁,心头又涌起一股酸意,她索性将他拉过来,指着宋锦宁道:“冠辰,你说,你为什么一看那些信,就怒不可遏,然后马上提请离婚?——他们都说是我的错,可是跟我有什么关系?信是嘉兰拿出来的,离婚是你提的,我跟你在一起,还是在你离婚之后,我清清白白……”

    “白物理学家,你是怎么做到这样厚颜无耻的?”顾念之做目瞪口呆状,“刚刚你还说你无论以前、现在和未来,喜欢的都只有霍冠元一个人,你现在却又拉着他弟弟为你证明清白……我想问你,你真的是一朵绝世白莲花,在整件事中只是一个无辜的人?”

    霍冠辰依然看着宋锦宁,双唇抿得紧紧的,脸上的线条十分凌厉,但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宋锦宁看也不看霍冠辰,直接杠上白瑾宜:“呵呵,一切都跟你没有关系?你有这么无辜?好,就按你说的,信是嘉兰拿出来的,但那封你让我写的信,嘉兰是从哪里得到的?离婚是霍冠辰提出的,但如果没有那封信,霍冠辰会提出离婚?——你不要把别人当傻子,这真的不是人品问题,而是智商问题。”

    ※※※※※※※※※※※※※※※※※※※※※※※※

    这是第二更3000字。亲们的月票和推荐票赶紧投来吧!

    么么哒!

    o(n_n)o~。

    (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6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61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