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收网

推荐阅读:武侠之数据风暴洪荒二郎传伊森的奇幻漂流海贼之化身为雷超维术士怎么又是天谴圈正气冲宵天龙神主重返一九九四终极特种兵王

    其实霍嘉兰这些年对宋锦宁做的事,说“虐待”有些太过,但是怠慢和有意拖延治疗肯定是有的。

    不过被顾念之这样一说,就像坐实了她“虐待”宋锦宁一样。

    霍嘉兰的目光在客厅里一溜,见有些客人露出愕然的神色,心里一急,顾不得再做柔弱状,大声道:“我怎么虐待她了?你给我说清楚!我……”

    “好了好了,今天你不是主角,你的那些破事儿先放着,以后再说。”顾念之挥了挥手,跟挥苍蝇一样打发霍嘉兰,气得霍嘉兰又快要晕过去了。

    她的脸色一瞬间变得雪白,连殷红的嘴唇都失去了血色,越发显得楚楚可怜。

    宋锦宁轻轻拍了拍顾念之的手,对她笑了笑,然后转头看着霍嘉兰,道:“之前的事,我可以不追究,但是嘉兰,你的那些信,是哪里来的?真的是从你母亲那里来的吗?你母亲的死,你真的不想继续追究下去吗?”

    霍嘉兰静了下来,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着宋锦宁,轻声道:“宋女士,我母亲确实是因为您自杀的,这一点毫无疑问,您不用再企图翻案了。”

    “是吗?”宋锦宁平静地看她一眼,“嘉兰,我再问你一次,那些信,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您真的想知道?”霍嘉兰翻了个白眼,“当然是从我母亲那里得来的。”

    顾念之跟着追问:“什么时候找到的?具体的时间你记得吗?”

    “当然记得,虽然过去十年,但是那一天的情形我到现在都记得。”霍嘉兰激愤起来,“那一天我放学回家,去我母亲房里找她说话,结果推门进去,就看见她直挺挺躺在床头,身子都凉了,手边放着的,就是这些令人恶心的情书!——你说,如果不是因为她勾三搭四,我母亲怎么会自杀?!”

    霍嘉兰手臂伸出,指着宋锦宁的鼻子痛斥。

    顾念之拨开她的手臂,冷静地问:“也就是说,你母亲刚去世,你就看到这些信件了?”

    “对。”

    “然后你马上就公开了?”

    “当然,我为什么要为她遮掩?她做的腌臜事,就要承担后果,就算疯了又怎样?还好我二叔眼明心亮,没有被她欺瞒,立刻向法院申请跟她离婚。”霍嘉兰的话终于说得顺畅了,恢复了平时高高在上的气势。

    顾念之笑了笑,她就等着霍嘉兰说话呢,要是霍嘉兰还是装柔弱不说话,当年那件事,要找出疑点还真是不容易。

    于是她平静地又问:“那你母亲活着的时候,对你提起过这些信件吗?”

    霍嘉兰这时有一瞬间的迟疑,眼神闪烁着,不知飘向何方。

    “请你回答我,你母亲活着的时候,对你提起过这些信件吗?——你只要回答有,还是没有。”顾念之不屈不挠地追问,她一向都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

    “……没有。”霍嘉兰默然半晌,觉得还是说没有更合适。

    如果说有,不知道顾念之又要问出多少稀奇古怪的问题。

    “那你母亲给你留下过遗书吗?——你只要回答有,还是没有。”顾念之已经拿出在法庭上纵横捭阖询问被告的架势。

    霍嘉兰不知不觉就被顾念之牵着鼻子走,顿了顿,摇摇头:“没有。”

    “这就奇怪了。既然你母亲活着的时候从来没有对你提过有这些情书,你母亲去世的时候也没有给你留下过遗书,提到有这些东西,请问你是如何判断这些信件是你母亲的遗物?并且就是导致你母亲自杀身亡的死因?”顾念之一锤定音,完美地将这些抹黑霍冠元和宋锦宁名声的情书,同霍嘉兰母亲罗欣雪自杀的原因切割开来。

    霍嘉兰瞪着顾念之,一时之间,被她的话绕得脑子有些晕。

    明明很明显的事情啊,就在她母亲的手边啊!

    为什么从她嘴里说出来,好像两者完全不相干呢?!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白瑾宜在旁边冷眼看着,出声帮霍嘉兰解围:“你们不知道,嘉兰的母亲欣雪是个非常善良的女子,她为了宋锦宁的名声,在霍冠元死后没有声张,一声不吭地忍了六年,最后实在忍不下去了才自杀身亡,她到死都没有把这些情书公开出来”

    “……而嘉兰最后选择公开出来,是因为她失去了太多太多,如果你们因此而责怪她,就实在是太自私恶毒了。——难道只有你们的命是命,人家的父母两条命就不是命?!”

    白瑾宜这样说,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

    客厅里已经有人开始点头附和,觉得这样确实能完美解释罗欣雪为什么将这些情书隐瞒六年,最后直到自杀都不发一言。

    顾念之静静地等客厅里的交头接耳之声结束之后,才扬声道:“不错,这确实是一种解释,但是,这是一种非常牵强附会、错漏百出、偷换概念的解释。”

    “怎么就牵强附会了?还错漏百出、偷换概念?!”霍嘉兰不知不觉站到白瑾宜身边,“明明就是这个原因,你不要为了讨好我大堂哥,就对他的母亲百般逢迎。”

    “你不要以己度人。你自己连亲妈的死都没有追究,就惦记着讨好外人,折磨自己人。”顾念之一出口,霍嘉兰就后悔得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特别是当霍嘉兰提到霍绍恒,顾念之就更是不留余地的打击她。

    “霍嘉兰,我可是学法律的,从来都是站在法律的立场上说话。”

    “你就是站在法庭上说话我也是这么说。”白瑾宜揽住霍嘉兰的肩膀,做出一副亲热的样子,一边数落顾念之:“嘉兰母亲的死,就是因为看了那些情书太过悲伤难过,才自杀的!”

    顾念之伸出手指摇了摇:“白物理学家,这话不通啊。霍冠元的妻子罗欣雪在丈夫刚刚遇难的时候没有自杀,在看到丈夫跟别的女人的‘情书’之后,也没有马上自杀,而是等了六年才自杀……这个时间跨度,未免太大了吧?”

    白瑾宜:“……”

    “还有,照霍嘉兰所说,这些信件被罗欣雪瞒得严严实实,在她自杀身亡之前,连她唯一的亲生女儿都不知道这些信件的存在。请问您又是如何知道罗欣雪在六年前就看到了这些信件?是她跟您说起过吗?”

    白瑾宜:“……”

    “白物理学家,请问您是如何知道罗欣雪六年前就得到了这些信件?”

    “我也是一般推论。既然是霍冠元的遗物,那六年前应该就交给她了,所以……”白瑾宜硬着头皮结结巴巴说道。

    “所以说来说去,都是您的主观臆断而已,并没有任何证据支撑。”顾念之转头,目光从客厅里宾客面上一一掠过,“我也可以主观臆断,推论出另外一个结果。就是罗欣雪并没有在六年前得到这些信件,而是六年后,有人有意给她看的,才导致她自杀身亡。或者,根本就是在她死后放到她床上的。——所以这些信件,是谁给她的?为什么这个人会有霍冠元和宋锦宁两个人的亲笔信?谁有这个条件和动机?”

    顾念之说着这些话,视线已经移到白瑾宜脸上,简直就是在指着她的鼻子说“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

    白长辉沉下脸,恼道:“顾小姐慎言。这种话可不能乱说。你自己都说你是主观臆断,怎么能危言耸听,将谋杀这个罪名扣在我妹妹头上。”

    “……可是你妹妹,却把她的主观臆断扣在别人头上,让别人背了十年的黑锅,导致丈夫背叛,婚姻离散,自己也被人虐待了十年。——那个时候,请问你这个主持正义的人在哪里?”顾念之一点都不畏惧地看向白长辉。

    “……别人又不是我妹妹!”白长辉被顾念之激得头脑发热,脱口而出心里话。

    “原来如此。白先生您本来就在拉偏架,没有公正的立场,那就不要指责我危言耸听。”顾念之轻蔑地朝他摆手,让他哪儿凉快去哪儿待去。

    白长辉脸色铁青,却无法反驳顾念之的话。

    白瑾宜的脑子里嗡地一声响,耳朵里全是轰鸣声,额头上的冷汗都出来了,但她死死咬着唇,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客厅里这时突然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白瑾宜和宋锦宁两个人之间看来看去。

    霍嘉兰只觉得晴天霹雳在脑海里炸响,她震惊地看了看白瑾宜,又看了看顾念之,不知道该相信谁的话更好。

    宋锦宁叹了口气,神情复杂地看着霍嘉兰,接着说:“嘉兰,你母亲最疼爱的人是你,她这辈子最大的心愿,是要看见你长大成人,结婚生子,儿女绕膝。”

    所以宋锦宁真是很难相信,罗欣雪会在霍嘉兰还没有成年的时候,就自杀身亡了。

    “你还说?!都是因为你!要不是因为你,我母亲怎么会活不下去!”霍嘉兰心里越来越慌乱,歇斯底里地叫了出来,脸色灰白,几乎要晕过去了。

    白长辉连忙对霍冠辰点点头,“今天的事情太突然,你们先把自己家的事情料理清楚,我带我妹妹先回去了……”

    霍冠辰没有说话,霍老爷子满脸怒色,但是在季上将和龙议长面前却敢怒不敢言。

    顾念之急了,怎么能就这样放过白瑾宜?

    这一走,以白家的能量,说不定白瑾宜马上就直奔机场,出国避难了,她正要出言阻拦,就听见从客厅门口的方向传来一阵喧嚣。

    顾念之扭头一看,双眸顿时闪闪发光。

    只见一身军服的霍绍恒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勤务兵和数个警察。

    一个警察拿着一张拘捕令径直朝白瑾宜走过来:“请问你是白瑾宜吗?我们怀疑十年前罗欣雪不是自杀,而是被谋杀,现在请你跟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

    白长辉震惊抬头:“……你们有证据吗?!没有证据,我看谁敢乱抓人!”

    “白副秘书长,证据正在汇集当中。”霍绍恒沉稳有力的声音有着穿透人心的磁性。

    “汇集个屁!罗欣雪的尸体早在十年前就火化了,骨灰埋在公墓。霍少将,请问你到哪里找证据?还是你想一手遮天,屈打成招吗?”

    白瑾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凭什么抓人?!

    还有没有王法了!

    “罗欣雪的尸体并没有火化。”霍绍恒背着手,站到顾念之和宋锦宁身后,高大伟岸的身躯像是一座大山,“十年前,我托人将罗欣雪的尸体冷藏起来。就是等着案件重启的一天。”

    ※※※※※※※※※※※※※※※※※※※※※※※※

    这是第二更3500字。亲们的月票和推荐票赶紧投来吧!

    亲们晚安么么哒!

    o(n_n)o~。(未完待续。)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62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62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