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再也不见

推荐阅读:婚途有坑:爹地,快离婚仙都秦吏君临星空都市种子王完美机甲剑神重生之魔教教主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诸天时空行点星圣手

    霍绍恒话音刚落,他带来的勤务兵就面无表情小步跑了过来。

    一人将霍嘉兰的胳膊扭到背后,铐上手铐,另一个人很利落地拿大胶布贴上她的嘴巴。

    霍嘉兰霎时发现她连给自己辩解的机会都没有,顿时泪如雨下,腿脚一软,整个人都站不住了。

    要不是那两个勤务兵一左一右拽着她的胳膊,她会如同一摊烂泥一样瘫在地上。

    霍老爷子和霍冠辰都愣住了,两人对视一眼,然后一齐看向霍绍恒。

    “绍恒,你这是做什么?嘉兰她犯了什么事?你为什么要关押她?”霍老爷子脸色更加不好看。

    白瑾宜的居心叵测,他们都见识到了,可是霍嘉兰……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也是受害者啊!

    章叔和章婶两个人扶着他的胳膊,根本不敢抬头看这一幕,两个人都被霍绍恒的气势吓住了。

    六年没有回过家的人,如今一回来,就把这个家掀得天翻地覆。

    章文娜和章文杰更不用说,姐弟俩站在自己父母背后,一脸不忍地看着被手铐反铐起来的霍嘉兰,都在心里想,如果霍嘉兰知道,霍少这一次回来是来算总账的,她还会千方百计让他回来吗?

    但是,这个世上没有后悔药。

    事情就是发生了,所以霍嘉兰就得承受这样的后果。

    章文娜一紧张就容易咬自己的手指甲,她看了看满脸泪痕的霍嘉兰,又看了看一脸沉肃的霍绍恒,心里更加害怕。

    霍少这一次是来清算霍嘉兰这十年对宋锦宁的苛待吧?

    霍绍恒的目光移向霍老爷子:“祖父,大伯母的死,霍嘉兰也许知道一些事情,为了稳妥起见,在这个案子审理完之前,她都得被看押。您是愿意让她如同白瑾宜一样被警察带走,关在警察的监狱里呢,还是宁愿让我来关押她?”

    “她跟你大伯母的死也有关?!”霍老爷子震惊了,“不会吧?嘉兰……嘉兰……你让她说,我不信她这么狠心!”

    霍嘉兰是霍老爷子看着长大的,也是他大儿子霍冠元唯一的女儿,他不能让她出事。

    霍家众人都被这个消息震撼得说不出话来。

    霍嘉兰听见了,疯狂地摇头,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表示她母亲的死跟她没有关系,但霍绍恒命人用胶布贴住了她的嘴,她就是巧舌如簧也一分力气都施展不开。

    顾念之作为法律系学生的职业习惯,觉得还是应该给霍嘉兰说话的机会,但霍嘉兰是被霍绍恒命令贴上嘴的,因此顾念之毫无职业立场地认定,霍少做的一定是对的,他一定是有某种不能公诸于众的原因,才用胶布贴上霍嘉兰的嘴的。

    她眼珠转了转,出声道:“这件事霍少从十年前开始就在查,霍老爷子,您是不是应该多给霍少一些信任呢?相信霍少这样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霍绍恒的目光从她面上掠过,回到勤务兵拽着的霍嘉兰身上,再次下命令:“带走,关到特别行动司那边的看守所里。”

    “你告诉我,你到底要做什么?!”霍冠辰也怒了,他憋了一个晚上的气,终于忍不住了。

    霍绍恒背起手,目不斜视地道:“……测谎。我们需要对她进行测谎问话。”

    霍嘉兰心里一惊,再也受不住巨大的精神压力,终于晕了过去。

    两个勤务兵拽着晕迷的霍嘉兰往门外走去。

    霍老爷子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没有叫出声,不过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整个人咳得腰都要弯下来了,就像一只衰老的大虾。

    章叔和章婶急忙给他捶背,又急着要送他上楼,章文娜和章文杰拿出手机,对霍绍恒道:“霍少,我们能不能给祖父叫医生?”

    霍绍恒抿了抿唇,终于问道:“章护士长呢?”

    章护士长照顾了霍老爷子数十年,是对他的身体状况最了解的人。

    她本来是住在霍家的,但霍绍恒圣诞夜那天突然说要回家过新年,她就暂时离开了霍家,回自己家去了。

    章叔章婶悄悄看了看对方,很快又转过头,低头看着面前的地面,不敢说一句话。

    宋锦宁这时才看见这个家里多了几个人。

    章叔章婶和他们的儿子女儿都是在宋锦宁出事之后才来到霍家的,因此宋锦宁对他们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以目示意,悄悄地瞅了顾念之一眼。

    顾念之比她还摸不着头脑,只得对她轻轻耸耸肩,表示自己无可奉告。

    霍绍恒瞥见这两人的眉来眼去,紧抿的唇角放松下来,他抬头对章文娜和章文杰道:“叫章护士长回来,我带她们回官邸。”

    顿了顿,走到霍老爷子身边,他还是伸手拍拍霍老爷子的肩膀:“祖父,新年快乐。”

    霍老爷子抬头看着他,这个孙子是真的长大了……

    “好吧,你先回去。不过……”霍老爷子咬了咬牙,“今年的除夕,你一定要回家里过。”

    “嗯。”霍绍恒这次是真的答应了,在霍老爷子面前,他的承诺还是有效的。

    霍嘉兰已经被带走了,霍绍恒转身带着顾念之和宋锦宁离开霍家。

    霍冠辰呆呆地看着他们离去,终于忍不住了,急步追了上去。

    霍家的大铁门门口,霍绍恒已经上了车,顾念之随后钻了进去,坐在后排中间,另一边的空位,是留给宋锦宁的。

    但是这时霍冠辰追了出来,终于拉住了宋锦宁的衣袖。

    从屋里出来的时候,顾念之和宋锦宁都穿上了大衣。

    顾念之穿的是及膝羽绒服,宋锦宁穿的却是一件轻薄保暖的淡紫色羊绒大衣。

    玲珑饱满的身躯裹在直筒一样的羊绒大衣里面,居然也能看得出里面的曲线毕露。

    霍冠辰似悲似喜地看着宋锦宁,死死拉着她的衣袖不让她走。

    经过今晚的种种波折,又亲眼看见、亲耳听到霍冠辰对白瑾宜的亲昵,宋锦宁已经彻底死心了。

    她握住霍冠辰的手,用力推开,掸掸自己的大衣,道:“霍上将,请你自重。”

    “锦宁,你是不是在恨我?”霍冠辰眼里有些湿润,但是他没有让那湿润变成泪意,经过了这么多年,他今晚面对的冲击,不比宋锦宁小。

    “霍上将,我为什么要恨你?”宋锦宁挑了挑眉,拢紧自己的大衣,心里还是难过的,但没有必要弄得尽人皆知。

    霍冠辰闭了闭眼,“锦宁,你这么说,那就肯定是在恨我了。我一向知道,你表现得越平静,就越是在掩饰你心底最深处的想法。”

    “哦?这你也知道?”宋锦宁长吁一口气,“你这么了解我,却还是会听从别人的挑唆,在我无法为自己辩解的时候,选择跟我离婚。”

    “……锦宁,你真的以为我就那么蠢,只凭几封信,就认定你和我大哥有私情?”霍冠辰的声音很是沉重,他本来不想说,不想给过世的大哥抹黑,但是宋锦宁这样误会他,他受不了。

    他这辈子真正爱过的人只有宋锦宁,但就因为太爱她,太过在乎,所以才看见那封信就勃然大怒,似乎是心底最深处的恐惧终于成真,他无法面对她会转身离去的结局,所以提前放手,斩断自己对她的一切爱意。

    宋锦宁默然平视着前方。

    帝都冬日的夜里很寒冷,天上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

    霍宅门口的路灯发出惨白的光,照在宋锦宁毫无血色的脸上,看不出她丝毫的情绪。

    霍冠辰怔怔地看着她,苦涩地说:“……锦宁,你知道吗?当初,在我们结婚前的那天晚上,我大哥喝醉了,亲口对我说过,他喜欢你,他心里的人,只有你……可是你,却选择了我,你知道我有多高兴?多欣喜?多激动吗?”

    “我大哥是个天才,从小就是我仰望的目标。我父亲母亲的眼里从来只有大哥,没有我。这没关系,我也仰望他,崇拜他,哪怕一辈子只做他的跟班小弟,我也认了。”这些话,藏在霍冠辰心里数十年,就连当初跟宋锦宁新婚燕尔两情相悦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提过。

    宋锦宁知道霍冠元是比霍冠辰强很多,但是当初的她,第一眼看见的只有霍冠辰……

    进了眼,也就入了心。

    她不知道她当初的选择,对于一直处于大哥阴影下的霍冠辰是多么强大的鼓舞和支撑。

    宋锦宁转过身,寒水般的眸子在夜灯下朦朦胧胧,如烟似雾。

    “可我从来没有对你大哥动过任何心思,他对我来说,唯一的意义是你的大哥。”宋锦宁皱了皱眉头,“你口口声声说最爱我,却始终不相信我。”

    “……呵呵,是我没用,是我无能。可是有我大哥那么优秀的人在你身边默默地爱着你,你让我怎么能放心?怎么能信任?”

    他大哥比他年纪大,却迟迟不结婚,直到他和锦宁有了绍恒两年之后,霍冠元才匆匆结婚生女……

    所以当他看见那封“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的信,立即就炸了锅。

    他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后悔了……她后悔嫁给他了……

    这么多年,纵然他大哥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她心里的人也只有他……

    恨意和妒忌扭曲了他的头脑和心灵,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离婚,只有离婚,早一步离她而去,他才能让自己有继续活下去的意义。

    霍冠辰握紧了拳头,他是个男人,无法对自己心爱的女人说出当年自己那些见不得人的患得患失,那样会显得自己是太过懦弱和卑劣。

    “原来如此。”宋锦宁痛得呼吸都快不通畅了,藏在大衣里的双手抖得几乎要痉挛了,但她死死忍住,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决绝说道:“原来你从来没有信任过我,既然这样,离婚对你我都是一种解脱。——霍冠辰,我们再也不见。”

    ※※※※※※※※※※※※※※※※

    这是第二更3300字。亲们的月票和推荐票赶紧投来吧!

    亲们晚安么么哒!

    o(n_n)o~。(未完待续。)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6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63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