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都是套路

推荐阅读:霸凌游戏[病娇]女总裁的逆天高手重生国民千金:冷神,离远点!宇宙级大反派阴阳郎中琬儿(重生)我的开挂人生[快穿]穿越大宋之我想做好人正直玩家

    推开霍冠辰的手,宋锦宁决然转身,坐进汽车里,啪地一声关上车门。

    “开车。”霍绍恒立刻下命令。

    他的防弹专车倏地一下启动,很快驶离霍家大宅。

    季上将和龙议长追出来的时候,只看见绝尘而去的车尾尾灯,在夜色里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

    大铁门前的路灯发出莹白的光,照得门前如同白昼一般。

    霍冠辰失魂落魄站在灯下,脸上的肌肉抽搐着,眼里泪光闪闪,但始终没有落下来。

    季上将看了看他,问起宋锦宁的情形:“冠辰,宋锦宁不是一直生病吗?今天看上去好像已经好了啊?你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恢复的?什么时候清醒的?”

    霍冠辰怔忡一瞬,回过神来,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前几天绍恒将她接走的时候,她还病着。”

    “那就是说,是绍恒找人治好了她?嗯,我得去绍恒那里看一看。”季上将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道:“事已至此,多想无益,你保重。”

    季上将和龙议长上了各自的专车,一刻也不停地追着霍绍恒的防弹专车而去。

    他们跟着来到特别行动司的总部驻地,季上将和龙议长都有进出特别行动司总部驻地的通行证,很快就被放行了。

    霍绍恒这边刚和顾念之、宋锦宁下车,蓝牙耳机就传来消息:“霍少,季上将和龙议长的车到了。”

    “让他们进来。”霍绍恒一边说,一边陪着顾念之和宋锦宁进到屋里。

    陈列笑嘻嘻地迎了出来,他推了推鼻梁上圆圆的眼镜,朝霍绍恒挤眉弄眼:“霍少,怎么样?有没有吓坏他们?!”

    顾念之听了心里一动,目光若有所思地在霍绍恒和陈列之间游移来去。

    霍绍恒面不改色,泰然道:“你快收拾收拾吧,季上将和龙议长来了。”

    “啊?!”陈列的脸色一下子变了,“那我得赶紧‘睡觉’!”他急匆匆地转身又跑回他住的地方整理有关宋锦宁的所有记录。

    陈列和霍绍恒对这一幕早有准备。

    宋锦宁十六年来都是精神严重失常的状态,而在陈列这里没几天就清醒过来,他确实要做很多“解释”。

    “……没事的话,我要去睡了。我很累,有事也不要打扰我。”宋锦宁实在是没有精力再去应付别的人了,今天晚上的事,几乎耗尽了她刚清醒过来所有的力气和精力。

    “母亲放心。”霍绍恒亲自送她去三楼的客卧。

    从三楼下来,霍绍恒看见顾念之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客厅里。

    羽绒服已经脱下来了,但还穿着那身豆绿雪白相间的真丝蓬蓬裙,齐膝的黑色长靴将她修长的小腿包得严严实实,蓬蓬裙下露出一截雪腻的大腿,如凝脂白玉。

    霍绍恒移开视线,“……把衣服换下来。”

    顾念之抬头,见是霍绍恒来了,脸上露出笑容,“霍少……”她站了起来,走到他身边,压低声音道:“……是不是陈哥帮你的?”

    “帮我什么?”霍绍恒不动声色地瞥了她一眼,“……还不上去?”

    “十年前帮你将你大伯母遗体偷梁换柱的人,是不是就是陈哥?”顾念之的声音压得更低,笑得贼忒兮兮地捂住嘴。

    陈列是学医的,又是霍绍恒的铁哥们,顾念之本来就在疑惑当年到底是谁帮霍绍恒做成这件大事的,一想就觉得最有可能是陈列,结果一回来,听见陈列贼忒兮兮地问话,她才确定肯定是他!

    霍绍恒曲起右手食指,在顾念之雪白的额头敲了个爆栗,“就你聪明……走吧……季上将和龙议长来了,我没空陪你。”

    “说得好像你有空就会陪我一样……”顾念之的双颊一下子漫上红晕,她顺势抓住霍绍恒的手摇了摇:“是不是嘛?是不是陈哥帮你的?你还没有回答我。”

    “我说了啊,就你聪明……”霍绍恒不动声色的脸上终于出现一丝笑意,摸摸顾念之的头:“乖,去睡吧。”

    顾念之不好意思地转身离去,深一脚浅一脚地上了楼梯,往二楼去了。

    她走到楼梯的一半才想起来,自己应该住哪间卧室啊?

    是主卧,还是客卧?

    她之前是住在主卧,可那时候她是身体不适,现在身体好了,还能住主卧吗?

    主卧是霍绍恒的卧室……

    她咬着下唇忙往回跑,跑到能够看见霍绍恒的地方,趴在楼梯扶手上脆声问:“霍少!霍少!我住哪儿啊?”

    霍绍恒:“……”

    “到底哪里?你说句话啊!”顾念之的双眸闪亮如星,水汪汪充满希翼地看着他。

    “你想住哪儿就住哪儿。”霍绍恒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没有被套路,轻飘飘地将球又踢了回去。

    “哼!”顾念之的小计谋没有得逞,有些不高兴地瞪了他一眼,转身低垂着头,一步一拖地往楼上去了。

    霍绍恒没有时间理会她的小情绪,因为季上将和龙议长已经到了官邸大门口。

    他三步并做两步来到大门口迎接。

    这两位算是他的顶头上司,必须要恭恭敬敬。

    “绍恒,你走得真快,我们这把老骨头,差一点追不上了。”龙议长幽默地打趣着,跟季上将一起进了霍绍恒的官邸。

    “这是你们特别行动司的总部驻地?我们还是第一次来呢,你这里可是戒备森严啊哈哈……”龙议长四下看了看,和季上将一起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如果我这里不戒备森严,那又如何开展工作呢?”霍绍恒招手让勤务兵端了茶上来,放在他们面前的茶几上。

    “这倒是。绍恒领导的这支队伍,是我们的秘密武器,是杀手锏中的杀手锏,不戒备森严不行啊!”季上将半真半假地向龙议长解释。

    军部有自己的秘密,不是所有事情都能摊开到台面上说的。

    龙议长点点头:“明白,明白。”

    三个人说笑几句,季上将和龙议长就问起宋锦宁的情形:“绍恒,你母亲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一直说她病得很重,好不了了?”

    “你们听谁说我母亲好不了了?”霍绍恒端起茶杯吹了吹,轻轻抿了一口气,“我这个做儿子从来不认为自己的母亲好不了,谁能比我更关心我的母亲?”

    “呵呵……呵呵……这倒是。”季上将和龙议长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彼此对视一眼,多多少少从霍绍恒的语气里听出一丝平时很难察觉的不满和怨愤。

    但是他们没觉得不高兴,反而觉得霍绍恒这个反应才是正常的反应。

    如果他真的如同机器一样,对自己的至亲都没有应有的感情,那他们也要反思,霍绍恒是不是能当大任了。

    “大家都这么说,毕竟十六年毫无起色,大家这样想也就很自然了。”龙议长跟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清茶,感慨一声:“今天晚上的事,实在是令人太意外了,绍恒,你能跟我们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霍绍恒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所以才将白瑾宜交给警方调查。说实话,你们觉得我母亲好不了了,应该多多少少是受白瑾宜的影响吧?她对我母亲的病,要不就是她医术浅薄,无法治愈,要不就是她故意拖延,不给治愈,所以才让我母亲受了十六年不该受的苦。”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白瑾宜耽误了我们多少年?!——真是其心可诛!”龙议长重重地叹气,将茶杯放到茶几上,又道:“不过既然现在治好了,我们也不多问你是如何治好你母亲的,我只想对你说,你要你母亲有心理准备。她是当年实验事故的唯一幸存者,议会和军部肯定要重启当年的事故调查,传唤她问话。”

    ※※※※※※※※※※※※※※※※※※※※※※※※

    这是第一更。亲们的月票和推荐票赶紧投来吧!

    第二更晚上七点。

    么么哒!

    o(n_n)o~。(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6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63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