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你必须相信我 4

推荐阅读:我的老婆是女王萌妻来袭:校长大人,V587穿越只不过是换个地方宅全能庄园美漫之变异亡灵法师风流僵尸的都市生活六界神君草根石布衣爱恨缠绵:溺宠成瘾尤物妻天命神相

    衣香鬓影,觥筹交错的繁华热闹之中,顾念之纯净的双眸里映着霍绍恒的倒影,只有他一个人。

    霍绍恒伸出手,给顾念之顺了顺她垂在背后的及腰长发。

    顾念之这时突然心有所感,抬头向大厅对面看了过去,正好看见了在人群中长身玉立的何之初。

    只这一瞬间,何之处眼中的冰冷肃杀已经转为一片和煦温暖。

    他抿唇朝她笑了笑,对站在他旁边的首相垂眸耳语了几句,然后往前走去。

    首相大公子窦豪言便开始招呼今天前来的宾客。

    悠扬的小夜曲在客厅里回荡,客人们三三两两散开,端着酒杯和餐盘,一边吃喝一边说笑,气氛十分热闹。

    窦卿言一进来,就一眼看见了霍绍恒。

    虽然过去了六年,她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平静了,但还是一见他,眼眶就湿润了。

    温守忆怕她意气用事,忙道:“卿言,你能带我去洗手间吗?我衣服这边的搭扣有些问题……”她朝窦卿言挤了挤眼。

    窦卿言回过神,深吸两口气,平息着自己激动翻滚的心情,对首相夫人道:“妈咪,我跟守忆去楼上换套衣裳再下来。”

    “去吧去吧。我跟你们一起去。”六年没有见到窦卿言了,首相夫人一刻也不肯跟差一点永远再也见不到的大女儿分开。

    “妈咪,您不招待客人吗?”窦卿言虽然心情激荡,但还知道礼仪,这个晚宴怎么能没有妈咪这个女主人主持呢?

    不过首相夫人笑着打消她的顾虑:“卿言,这个晚宴是你大哥举办的,都是年轻人,我和你爹地不是主人,我们是专门来接你和何大律师的。——有我们在,大家都太拘束了,玩得不开心。”

    温守忆四下看了看,发现首相确实跟几个熟人打过招呼之后,就在保镖和随从的护卫下,离开大厅,往后面的办公楼去了。

    窦卿言看了她大哥窦豪言一眼,见他确实带着自己的小妹在宾客面前谈笑风生,才点点头,跟首相夫人和温守忆一起上楼。

    她的卧室套房在三楼,可以走楼梯,也可以走专有电梯。

    为了快一些上去,她们三人走了电梯。

    ……

    何之初这边的随从在前面开路,帮他分开众人,让他一路畅通,走到顾念之和霍绍恒面前。

    顾念之讶然地看了看他,正要开口问好,何之初却已经抢先开口,“念之,新年快乐。”然后抬眸看了看她身边一言不发的霍绍恒,温和地问:“念之,这也是你的监护人吗?”

    他主动伸手给霍绍恒:“久仰,敝姓何,是念之在b大的硕士研究生导师。去年念之跟我去美国国会实习半年,跟我经常提到她的监护人。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难怪她对你敬仰有加。”

    霍绍恒抿了抿唇,缓缓伸出手,同何之初的手做了个握手的手势,不过还没有碰到何之初的手,霍绍恒的手已经拿回来了,顺手放到顾念之后背,虚揽着她的腰身,对何之初点点头:“何教授德高望重,为人师表,念之有你这样的导师,一定能学业有成,以后在法律界大展身手。”

    德高望重?为人师表?——这是要给他划下一道红线,不许他逾越吗?

    何之初在心里冷笑,抬头却对顾念之亲昵地说:“念之,你不给我介绍一下你这个监护人叫什么名字?”一边说,一边抬头看了看站在霍绍恒身后斜侧方的赵良泽:“我记得,你在美国的监护人,好像是那一位?还有一位,我好像也看见了……”

    顾念之被何之初一连串滴水不漏的言行举止震住了,过了一会儿,才说:“何教授新年快乐。”又看了看霍绍恒和赵良泽,索性一起介绍:“何教授,对,他是小泽哥,以前是我的监护人之一,我在美国都是他照顾我。——这是霍少,以前也是我的监护人。不过我已经满了十八岁,不需要监护人了。”

    何之初笑了一声,一脸宠溺地摸了摸顾念之的头,“你这孩子就知道逞强。法律上是不需要了,但你才多大?不过才刚满十八岁,你跟着霍少长大,他虽然是你监护人,其实跟你养父差不多,以后要仰仗他的地方多着呢,别没礼貌。你现在就嚷嚷说不需要监护人了,霍少听了心里会多难受?你不想别人说你过河拆桥吧?”

    养父?

    亏他说得出口。

    霍绍恒也在心里冷哼一声,不动声色地道:“何教授大概是从国外回来的,对华夏文明不太了解。监护人跟养父,其实毫不相干。——不会说华语,你可以说英文,或者说法文,要不拉丁语也可以,我都可以奉陪。”

    “哦?是吗?”何之初虽然在跟霍绍恒说话,其实视线还是在顾念之身上,“想不到你的监护人还是个人才,连法文和拉丁语也会说。”

    顾念之听得满头大汗,总觉得这两个人一见面就针锋相对,而且话里有话,她非常不喜欢听何之初说霍绍恒跟她养父差不多,心里已经不高兴了,不过脸上的神情还是一点没变,笑眯眯地抱住霍绍恒的胳膊,道:“何教授确实在国外长大,华语说得不好。霍少是受人所托,临时做我的监护人。等我年满十八岁,就自然不用监护人了。养父什么的,何教授您太言重了。您好歹是法律系的大教授,美国的大律师,怎么能用词不当到这种程度呢?您可别让我失望……”

    何之初一窒,没想到顾念之也很忌讳跟霍绍恒划上辈份的鸿沟……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他还是忍不住心生酸涩,目光在她脸上停留片刻,才点头道:“是这样,我确实不大清楚这两者的区别,多谢二位解惑。”

    顾念之朝他微微一笑,从路过的侍应生手里拿过两杯鸡尾酒,一杯给何之初,一杯给霍绍恒:“我敬两位,新年快乐!”

    何之初和霍绍恒端着酒杯,对着对方缓缓举起,然后同时一饮而尽。

    “绍恒?你能来我家的新年晚宴,我非常高兴。”一道媚惑的女声从何之初背后传来。

    何之初没有回头,就知道是窦卿言走过来了。

    他将手中的酒杯放回到侍应生的托盘里,又拿了一杯果酒,放到顾念之手里,“这是果酒,度数很低,你也喝一点。”

    顾念之的目光早就被刚刚走过来的窦卿言吸引住了。

    只见她换了一身深紫红色丝绒紧身旗袍,勾勒着她如峰峦般起伏的身姿,美得惊心动魄。

    她的美,是一种女子成熟到极致,但又没有到花期凋零的美。

    “拿着,慢慢喝。”何之初的声音如同醇酒,注入顾念之的心底,她魂不守舍地接过酒杯,看也不看,就抿了一口,视线在窦卿言脸上停留了一瞬,又移到霍绍恒脸上。

    霍绍恒面上虽然依然是波澜不惊,但是顾念之对他熟悉至极,居然从他眼底看出了一丝心情起伏……

    再看窦卿言,却一派落落大方。

    顾念之暗暗心惊。

    窦卿言挽着雪白的羊绒披肩站在霍绍恒面前,感慨地道:“六年不见,你比以前更沉稳了。”顿了顿,又轻笑一声:“也更帅了。”

    霍绍恒笑了笑,“卿言还是这么风趣。”

    他一手插在西装裤的裤兜里,一手端着一杯新的鸡尾酒杯轻轻摇晃。

    窦卿言这才跟何之初打了个招呼,对霍绍恒道:“我在国外遇到点麻烦,是何大律师和温大律师帮我摆平的。”说完踌躇半晌,一手轻抚着自己的左手手腕,她的左手手腕戴着一个一寸宽的古拙至极的金手镯,又道:“我本来不想回来的,但在国外经了这么大的事,想想也是无趣,还是自己国家好,也想我的家人朋友,所以就回来了。”

    “你能想通最好。”霍绍恒举了举酒杯,“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窦卿言随手取过一杯鸡尾酒,和霍绍恒碰了碰杯,两人同时抿了一口。

    看窦卿言和霍绍恒攀谈起来,何之初便笑着对顾念之小声道:“念之,我给你发过一个短信,说学校里有些事,让你提前去学校报到,你收到没有?”

    “哦,这件事啊……”顾念之的注意力完全在霍绍恒和窦卿言身上,几乎顾不得跟何之初说话,但是何之初可不许她心不在焉,索性伸出手,拉着她的胳膊,将她往角落里的屏风那边拽了过去,低声道:“人家战友重逢,你就不要在旁边杵着做电灯泡了。”

    “他们是战友?”顾念之狐疑问道,想找赵良泽过来问问,却发现赵良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当然是战友。你的好监护人没有告诉你吗?”何之初也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端着鸡尾酒杯,潋滟的桃花眼里跳跃着笑意,“窦卿言同你的监护人霍少几乎是同时入伍,不过六年前,窦卿言突然退伍出国,一直到今年才回国。”

    顾念之:“……”

    她看着窦卿言站在霍绍恒面前笑得开朗洒脱,霍绍恒也不像对别的女人那样敬而远之。

    两人中有一种外人难以言说的默契。

    何之初脸上的笑意更浓,他低头,俯在顾念之耳边低语:“……他们是不是很般配?不管是外貌,还是家世?”

    顾念之不为所动,抬眸冷静地看着何之初,道:“何教授,您怎么会知道得这么多?”

    ※※※※※※※※※※※※※※※※※※※※※※※※

    这是第一更3000字。

    今天是双倍月票啊,亲们的月票和推荐票赶紧投来吧!

    第二更移到下午一点,嗯,如果亲们能多投几张月票,晚上七点会有第三更!!

    么么哒!

    o(n_n)o~。(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67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67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