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你必须相信我 5

推荐阅读:极品女总裁烈火狂妃:兽性王爷,硬要宠我是神界监狱长万龙神尊特种妖孽兵王异世神棍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爱生暖冬都市剑说

    何之初垂眸看着顾念之,潋滟的桃花眼里显出毫不掩饰地欣赏,“你果然很聪明,没有辜负我的期望。”

    顾念之……何教授,您还没有回到我的问题。”

    何之初举起鸡尾酒杯抿了一口酒,脸上的神情很是愉悦窦卿言在美国惹了大麻烦,我的一个下属是她的辩护律师,自然把她的来历摸得清清楚楚。”

    顾念之微微皱眉,怀疑地看着何之初是吗?这么巧?”

    正好何之初就救了窦卿言?正好窦卿言又是霍绍恒以前的战友?

    面对顾念之毫不犹豫的质问,何之初的心又一寸寸冷了下来,他凉薄又淡漠地看向前方的人群,嗤笑一声当然没这么巧。我就是她是霍少的前战友,所以才救的。——这样说,你满意了吗?”。

    何教授为要这么做?为要针对霍少?

    顾念之想不出答案。

    或者她隐隐约约觉得何之初对她与众不同,但是她还没有那么自信,认为是“万人迷”,谁见了她都会喜欢她,所以对何之初这样做的原因更是拿不准了。

    看见顾念之脸上迟疑的神色,何之初心里才好受些。

    他招手叫了一个侍应生,把喝空了的鸡尾酒杯放,问顾念之你饿不饿?想吃?我给你去取?”

    顾念之一紧张确实就有些饿,她点点头,“我给何教授去拿吧,您喜欢吃?”

    “不用,我能让一个小姑娘给我做这种事?那也太不绅士了。你我是国外长大的,对你们华夏帝国的礼仪不熟悉。”何之初不忘讽刺顾念之刚才说他不懂华夏语言的事。

    顾念之脸红红的,不好意思地跟在他身后,喃喃地道对不起何教授,我不是这个意思……”

    “行了,不用跟我道歉,我会真的生你的气?”何之初说着,又摸摸她的头。

    顾念之心神不宁地看着霍绍恒的方向,几乎没有察觉到何之初对她宠溺的语气。

    ……

    “绍恒,这些年你过得样?”窦卿言含笑看着霍绍恒,给他取了一盘子食物。

    炭烧牛柳、香酥烤鸡柳、孜然羊肉,还有培根卷大虾,蟹王腿肉沙拉,加了几片绿色的卷心菜,几颗红色的小西红柿豆,再加了一勺起司蟹肉酱,放在盘子的一角。

    “我记得不错吧?都是你爱吃的。”窦卿言笑得眉眼弯弯,端庄大气的面容上居然显出一丝娇俏柔媚,“……以前,我每天晚上都是给你准备的这些吃食。”

    霍绍恒接了,把孜然羊肉用叉子叉了出去,笑道多谢,不过我不喜欢吃羊肉。”

    窦卿言怔了怔,“啊?你不喜欢?可是当初你不说?”

    “……呵呵,没必要说。”霍绍恒镇定自若地吃着盘子里的食物,没有丝毫不对劲的地方。

    窦卿言还想说当初的事,霍绍恒已经出声阻止她好了,你虽然退伍了,但是纪律还记得吧?”

    “……哦。”窦卿言抿了抿唇,不再说当初的事,换了话题,笑道是我大意了,来,跟我说说,你这六年都做了?我听说你已经是少将了?特别行动司如今是你的部属了?”

    “嗯。”霍绍恒用刀将牛柳切成小块,一边说当初本来就是我创立的特别行动司。”

    “是啊,我是你的第一批手下呢。”窦卿言朝他眨眨眼,“记得第一天来司里,被你训得我哭了半夜,天没亮还要被你轰起来去练体能。唉,那时候真是魔鬼一般的日子啊……”

    霍绍恒也跟着笑了一声,态度和缓下来其实你如果没有退伍,现在的军衔不会比别人差。”

    “我是吃不了苦,所以当了逃兵。”窦卿言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神态非常开朗大方。

    霍绍恒随便说一句话,她就笑得前仰后合,笑点非常低。

    ……

    顾念之在不远处的角落里看着霍绍恒跟窦卿言谈笑风生,心情非常怪异。

    她肯定是觉得不舒服的,就跟上一次看见霍绍恒在视频对了一个女子随便笑了笑,她就难受了好几天。

    但她又觉得惊讶,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霍绍恒跟别的女子这样闲适自如的态度。

    在顾念之印象里,霍绍恒对别的人只有两种态度,人还是敌人。

    他就没有男人的概念,当然顾念之除外。

    所以看见霍绍恒跟窦卿言像是老同学一样聊天吃,她又觉得这种感觉难能可贵,至少可以证明霍少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战争机器,或者,是一个感情缺失的战争机器。

    何之初拿了一杯加拿大冰葡萄酒,站在顾念之身边,好整以暇地顺着她的视线看向霍绍恒和窦卿言。

    窦卿言比他预想的表现得还要好,没有一上来就凄凄惨惨戚戚地跟霍绍恒叙旧情。

    何之初是男人,他对于男人来说,已经抛弃的旧人在他们面前哭诉,还不如陌生人对他们的触动大。

    因此对于这种男人,不能提旧情,而是应该从普通关系入手。

    窦卿言和霍绍恒虽然分手了,但他们曾经是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关系,这种关系,有时候甚至比情侣关系还要牢靠。

    “霍少这样年纪、这样位置的男人,有几个前女友是很正常的事,你的眼睛不要瞪得那么大。”何之初拿了一瓶温牛奶,塞到顾念之手里。

    顾念之正觉得心情不好,需要温牛奶抚慰的灵,顺手接了,用吸管慢慢地吸着,嘟哝道我的眼睛本来就大,你眼神不好,我时候瞪眼睛了?”

    “没有吗?你的眼睛有多大?给我看看……”何之初含笑侧头看着顾念之的面容。

    那一双轮廓几乎完美无缺的大眼睛看了,眸子里蕴着水,藏着云,只看你一眼,就能让你深深坠了进去。

    何之初硬生生逼移开视线,又喝了一口浓稠甜腻的加拿大冰葡萄酒。

    这酒实在太甜了,甜得发了苦,起了涩。

    冰葡萄酒本来就是用冻霜的葡萄酿制,喝的时候又冷藏过,瓶壁上还挂着冰霜,喝到嘴里就像一盆冷水泼到头上,正是何之初最需要的感觉。

    顾念之垂下眼眸,心里觉得何之初越来越奇怪,但她也没有多问,反正何之初只是她导师,她不想跟导师有过多的私人纠缠。

    ……

    霍绍恒吃完一盘食物,正要礼貌地跟窦卿言告别,这时窦豪言走了,对霍绍恒笑道霍少将今日大驾光临,我们有失远迎,真是失礼失礼!”

    “窦大少言重了。”霍绍恒笑了起来,“承蒙窦大少邀请,恭祝窦大少新年快乐,事事如意。”

    “客气客气。”窦豪言对窦卿言看了一眼,“我有事要跟霍少说,你帮我招呼客人去吧。”

    窦卿言笑着答应了,跟霍绍恒礼貌告别,走到客厅的另一边去了。

    窦豪言带着霍绍恒走了几步,极为恭敬地悄声问道霍少将,其实是家父有请,您能不能跟我去见见我父亲?他就在后面的办公楼。”

    “哦,没关系。”霍绍恒点点头,目光从顾念之那边扫过,她正跟何之初。

    霍绍恒又看了看阴世雄和赵良泽,见他们两人都在客厅的人群中,不动声色对他们使了个眼色,才放心地跟着窦豪言去首相的办公楼。

    霍绍恒走了没多久,何之初也被人叫走了,只有顾念之一个人站在角落的屏风旁边。

    她觉得有些无趣,本来想去找大雄哥和小泽哥,结果大雄哥跟一个陌生女子打得火热,小泽哥在跟白悦然和白爽,非常开心的样子。

    顾念之不忍心打扰他们,一个人转到屏风后面,那里居然别有洞天,放着一套非常舒适漂亮的l型沙发。

    她一歪身坐在沙发上,拿了出来玩游戏。

    没过多久,一个人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顾念之抬眸看了看,见是刚刚跟霍绍恒在的窦卿言。

    “你就是顾念之?”窦卿言上下打量她,笑道绍恒是你的监护人?”

    ※※※※※※※※※※※※※※※※※※※※※※※※

    这是第二更。

    今天是双倍月票啊,亲们的月票和推荐票赶紧投来吧!

    嗯,如果亲们能多投几张月票,晚上七点会有第三更!!

    么么哒!

    o(n_n)o~。(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6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67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