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关怀备至

推荐阅读:厨神的投食系统光头武僧在都市牧疆打开你的任务日志重生之跨国巨头修仙强少在校园第一宠婚:战少,我不要!

    “何教授能不能给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我们看在念之份上,要给你安排好一点的房间?”

    霍绍恒姿态闲适地坐在何之初对面,两人中间隔着一张长条桌,看上去像是面对面开会的两个人。

    这一次从首相官邸带来的这些客人,暂时不算真正的嫌疑人,因此没有用专门审讯嫌疑犯的房间来问话。

    他们现在所在的审讯室,其实是给协助调查的各种证人用来问话的房间。

    何之初两手合拢,放在自己架起的腿上,神情清贵冷漠,淡淡地说:“凭我是念之的导师。你们华夏帝国的人,不是最讲究尊师重道吗?你们就是这样尊重自己的老师?”

    “何教授如果把自己真的当念之的导师,我们自然以尊重老师的礼节对待何教授。”霍绍恒看向这间审讯室的摄像头,笑道:“好在这里的摄像机已经把何教授的话录下来了,希望何教授不会那么健忘,别忘了自己是念之的老师。”

    “我当然不会忘。”何之初身子前倾,伸出一只手,五指如同弹琴一样,在桌上连番轻声敲击,“但是霍少将不要用过时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来套用现在的师生关系。”

    他说这话的时候,潋滟的桃花眼里闪烁着笑意,脸上的神情却没有多大变化。

    顾念之在隔壁屋里看见这幅情形,又通过耳机听见了何之初的话,忍不住叹了口气,用手遮住额头,暗道何教授到底想干嘛……

    霍绍恒在何之初对面偏了偏头,明白何之初在堵他的话头。

    他也伸出一只手,在桌上敲了敲,“何教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从来不过时。当然,何教授不想为人师表也没办法,毕竟只要不触犯刑法,只是道德败坏的话,我们也不能把何教授怎样。但是我相信念之,她是个是非分明的好姑娘,对道德败坏的人深恶痛绝,我倒不担心何教授会带坏她。”

    何之初面色陡然一沉,目光霎时阴森,“你诋毁我的名誉?”

    “不敢,我只是顺着何教授的话分析分析。”霍绍恒笑了笑,修长的手指握成拳头,再慢慢缩了回去,如同慢镜头一样,充满了张力和威慑。

    何之初微微颔首,“想不到霍少将还懂逻辑,真是出乎何某意外。”

    “何教授难道研究过我?”霍绍恒坐直了身子,“看来何教授真是神通广大,连我们华夏帝国军部都有人手。”

    “呵呵,你不用套我的话。”何之初摇摇头,“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念之,看看她这些年都是在什么环境下长大。”

    “何教授不觉得您对念之的关心已经超出教授对学生的范畴了吗?”

    “这要看你如何界定教授对学生的关心。”何之初丝毫不上套,换了条腿架着,自有一种凛然风姿,高不可攀,“好的教授,对于提拔自己的学生是不遗余力的。霍少将没有见识过,不代表没有。”

    “这倒也是。”霍绍恒点点头,“毕竟像念之这样又乖巧又聪明的学生,实在是太少有了。不过……”

    霍绍恒话锋一转,“我想知道何教授从哪里得知念之在这里从十二岁长到十八岁?”

    这个事实,只有特别行动司的人才知道。

    何之初露出好笑的神情,移开视线,看向那面单向玻璃墙,潋滟的桃花眼好像能看透那面单向玻璃墙一样。

    “……从哪里知道?当然是从你这里知道了。霍少将,你百密一疏,色令智昏,暴露了念之,反而来问我?”何之初眼底的笑意一瞬间消失不见了,他阴沉着脸盯着霍绍恒,看上去气势一点都不比霍绍恒差。

    霍绍恒微微一怔,很快淡淡摇头,“还请何教授明示。”

    “明示?这不很简单?念之报考我的研究生,你们给念之出具的履历真是天衣无缝,完全看不出纰漏,很像是真的,但是你一露面,并且公开表明你才是念之的监护人,那她之前的履历,马上就不攻自破了。”何之初凉薄的唇边带着一丝冷笑,“这还需要情报?”

    霍绍恒想了想,两手举了起来,给何之初鼓掌,“何教授果然不愧是出名的大律师,这种观察力确实令人佩服。”

    “过奖过奖。”

    “可我还是要说,不如此的话,何教授您也不会暴露了。”霍绍恒双手抱起,交叠在胸前,不动声色地说:“念之的履历,从法律上来说,本来就是真的,何教授却一眼看出‘跟真的一样’,这个结论,已经不能用观察力来形容。”

    霍绍恒决定从幕后站出来的时候,早就意料到对顾念之的影响。

    因为这首先意味着顾念之之前的履历全部有问题。

    她的监护人一抖出来是霍绍恒,华夏帝国军部特别行动司的大头目霍少将,她的履历就被分割成两个部分,一个是十二岁之前,一个是十二岁之后。

    但是能看出这一点的人,一定是顾念之本身有一定了解的人,更进一步说,甚至有可能是了解顾念之十二岁以前那些事情的知情人。

    何之初会是那个知情人吗?

    霍绍恒凝视着何之初,对他神情的变化一丝一毫也不放过。

    可是就算在观察力极为敏锐的霍绍恒面前,何之初的神情也没有透露什么秘密。

    他冷漠地说:“作为一个好律师,一定要能够怀疑一切。霍少将对何某的专业能力有什么误解?”

    “不敢。”霍绍恒颔身微微垂头,“我不懂何教授的专业,但以何教授的成就来看,必然是出众的。”

    何之初点了点头,一点都不客气地将霍绍恒的夸奖照单全收,“对于我来说,我的专业,和我的学生同样重要,我对我带的每个学生都是关怀备至。”

    霍绍恒虽然心中有怀疑,但也知道不可能一下子就从何之初这里挖出所有秘密,过犹不及的道理他懂,他有的是耐心慢慢耗。

    所以霍绍恒又把话题绕到窦卿言身上,“何教授刚才的话确实说得对,是霍某狭隘了。要说何教授对念之的关心其实也是正常状态,根本比不上您对您助手温守忆的关心,我确实是多虑了。”

    “……你什么意思?”何之初敏感地觉察到不对劲,“什么对助手的关心?”

    霍绍恒更加镇定自若,抱着双臂悠然地问:“您跟窦卿言熟悉吗?”

    “我早就说过,完全不熟。”何之初皱了皱眉,“我问你话呢,我什么时候关心我的助手超过我的学生了?你怎么又扯到窦卿言身上?”

    “因为这两者正相关。”霍绍恒从桌上的水晶糖杯里拿出两颗巧克力,一颗放在自己面前,另一颗推向何之初:“您对您的助手温守忆的关心真是非同一般,甚至对她的客户都能爱屋及乌。照您之前的话说,您跟窦卿言一点都不熟,完全没有交集,却能看在温守忆面子上,借出全球不到五架的私人飞机之一专程送窦卿言回国。——这份深情厚谊,温助教想必是体会到了,所以对何教授非常维护。”

    霍绍恒的话犀利无比,逼着何之初要么承认他对温守忆有非同寻常的感情,不然怎么解释他对温守忆的客户,一个跟他本人“毫无交集”的窦卿言借出能跨洲飞行的大型私人飞机?

    要么,何之初就得承认他刚才撒谎,他跟窦卿言并不是“毫无交集”,他们二人不仅认识,而且交情颇深。这样一来,窦卿言的官司,何之初就不能置身事外了。

    ※※※※※※※※※※※※※※※※※※※※※※※※

    这是第一更。求月票和推荐票。

    现在还是双倍月票哦!

    今天两更。第二更晚上七点。

    ps:感谢“落泪坡”亲昨天打赏的和氏璧。么么哒!(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74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74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