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管好你的嘴

推荐阅读:苍天饶过谁带个位面闯非洲从拯救咖啡店开始绝地大主播最强主播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书籍供应商电影剧情穿梭戒指魔禁之万物冻结信仰万岁

    这些人是特别行动司内部成员,触犯特别行动司律令,霍绍恒有直接批捕的权力。

    “是,首长!”阴世雄领了命令,很快出去布置抓人。

    ……

    一月二号凌晨时分。

    一个身穿黑色大衣的瘦削男子来到一处居民楼,带着几个人敲开物业的门,出示了证件,很快坐电梯上到十二楼。

    门铃声响,正在睡梦中的人被吵醒了,睡意朦胧地拉开门。

    “高宏时?这是你的逮捕令,跟我们走一趟。”门外的便衣男子掏出证件晃了晃,门内的高宏时顿时就清醒了,警惕地往回退了一步:“你要做什么?我可是特别行动司的人!”

    “你涉嫌从特别行动司档案处盗取秘密情报,已经被批捕。”

    高宏时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他真没想到过了六七年了,当年的事还是被发现了……

    与此同时,c城和帝都的好几处民居里,不断有人趁着夜幕被从家里带走,进入审讯程序。

    他们开始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还以为有人要陷害他们。

    但是每当抓捕他们的人一提到跟窦卿言有关的照片的事,他们就集体卡壳了。

    个个面如土色,两腿发软,几乎都是被人架着推上车带走。

    因为霍绍恒及时处理首相官邸晚宴的风波,风声基本上没有走漏。

    连夜抓捕特别行动司内部的“鼹鼠”,以雷霆之击震慑众人,让很多准备说情走门路的人根本来不及着手,就发现大势已去。

    天蒙蒙亮的时候,霍绍恒在特别行动司总部驻地的办公室已经收到四次回报,告诉他直接涉案人已经抓捕完毕。

    霍绍恒放了一半的心,他看着电脑上的地图,问站在他办公桌前的赵良泽:“……我们在意大利和北爱尔兰的人已经启程回国了吗?”

    “都上飞机了。”赵良泽一一确认,“昨天发布的是橙级警报,这是最高级别的对外警报,他们知道轻重。”

    霍绍恒闭了闭眼,抱着双臂往后靠在椅背上,还是有些担心,做他们这行的,上了飞机又被请下来也是有的。

    他低声嘱咐赵良泽:“你让人去机场等着,他们一下飞机,立刻走专门通道先回总部。”

    “是,首长!”

    赵良泽出去分派人手,阴世雄还在处理跟窦卿言这个案子有关的事宜。

    ……

    清晨六点钟的时候,阴世雄给霍绍恒打了电话进来,苦恼地道:“霍少,窦卿言……犯药瘾了……”

    “让她扛。”霍绍恒镇定自若地拉开窗帘,“找医生过去观察,不许给她药。”

    “……医生已经在这里了。”阴世雄默了默,看着已经被绑在床上不成人形的窦卿言,“我让医生来跟您说吧。”

    特别行动司的军医急忙接过阴世雄的手机,着急地道:“霍少,窦卿言的药瘾已经超过了人体能够承受的范围,不给她药,恐怕她扛不过去……”

    关键是特别军事法庭还没有审判她,如果就这样让她死了,以她身体上因为药瘾显出来的那么多淤青和伤口,窦家会很容易反咬一口,告霍绍恒“行刑逼供”,害死窦卿言……

    到时候就算霍绍恒这边拿出证据说窦卿言是药瘾发作死亡的,对方也不会认账,甚至会说他们造谣。

    霍绍恒抿紧了唇,显得下颌的线条更加刚硬,“……叫陈列过去,他有分寸。”

    陈列刚醒,就被阴世雄一个电话叫走了。

    来到关押窦卿言的房间,陈列看着被绑在床上已经目光涣散没有焦距的窦卿言,无奈地摇了摇头,“一失足成千古恨,这是何苦?先打一针镇静剂,我还有事要向霍少汇报。”说着他走了出去,来到一个没有人的小房间给霍绍恒打电话。

    屋子里的人对陈列非常信服,给窦卿言注射了镇静剂,她终于睡了过去。

    陈列在小房间里从自己的药箱里取出针管,看了看药箱里面的药剂,对霍绍恒打了个电话:“……霍少,有个法子,说不定能让窦卿言情况好转。”

    “什么法子?”

    “这就看你了。”陈列是认得窦卿言的,当年也是一起玩的朋友,“让念之贡献一点骨髓……”

    “不行!”霍绍恒断然反对,“你把念之当什么了?你的万能药库?陈列,别让我对你失望!”

    陈列:“……霍少,你不要这么激动,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不答应就算了,记得以后无论谁向你提出这个要求,都要像现在这样反对。”

    “我要你说?你管好你自己的嘴。”霍绍恒掐了手机,一把扔到地上,埋头在电脑上打报告。

    陈列虽然没有用顾念之的骨髓,但是他有一点点用剩下来的血样,被他稀释之后做了几管针剂,本来是想做实验用的,现在面对已经被禁药摧毁了身体的窦卿言,陈列打算死马当做活马医,看看疗效。

    他背着医箱回到窦卿言所在的房间,先抽了几管窦卿言的血进行血液分析,然后将自己特制的针剂打入她的静脉,再给她接上各种仪器,追踪她的身体状况。

    到了下午时分,窦卿言的状况稳定下来了,血液里的禁药成分减少到一个可控制的量。

    这以后,如果窦卿言被强制戒药,她是有可能恢复健康的。

    陈列下午看了数据,心情非常好,给霍绍恒打电话,笑道:“窦卿言如果不再用禁药,应该不会犯药瘾了。不过霍少,我得向你坦白,我还是沾了念之的一点光。”说着,他承认用念之的一点点血样做了稀释针剂的事。

    霍绍恒无语地用拳头轻轻敲打额头,声音有些嘶哑:“我说了,下不为例。你那些针剂,识相的自己赶紧销毁。不然的话,你还是去牢里做科学实验吧。”

    霍绍恒第一次觉得,有个对医学研究无比狂热的科学怪人朋友真是一种负担……

    陈列抿了抿唇,看了看自己药箱的针剂,虽然百般不情愿,但还是打开了手机的视频,给霍绍恒看:“你看着,我亲自销毁它们。”

    陈列将针剂倒入铅罐里,然后加了各种化学药剂破坏针剂的有效成份,最后放置十五天,这药剂就一点用都没有了。

    霍绍恒默默地看着陈列销毁了所有针剂,才微微颔首:“这一次你已经破例了,欠我一个人情,以后记得还。”

    “啊?我什么时候欠你人情了?!”陈列怪叫,“我是帮你救你的旧情人啊!你不领情,反倒怪我?”

    “我没有旧情人。”霍绍恒断然否认,“你不要胡说八道。”

    “……说真的,霍少,你跟窦卿言出任务假扮未婚夫妻,可是在一起住了半年啊,你们真的没有……日久生情?”陈列平时最是八卦,此时也忍不住了。

    霍绍恒没想到陈列也这么问,简直是在质疑他的专业素养,因此毫不留情地痛戳陈列的软肋:“……叶医生跟你同事这么久,有没有跟你日久生情?”

    陈列一听脸都紫了,梗着脖子怒道:“霍少!打人不打脸!你别得意,我一定会追到叶医生的!你看着!”

    “我拭目以待。”霍绍恒站到窗前,看向窗外的景色,“所以你多花点心思去追叶医生,少管别人的闲事。”

    霍绍恒挂了电话,陈列瞪着自己的手机,只觉得心肝脾肺肾都在疼。

    以后再不敢惹霍少了,随便一句话,就能戳中他的软肋,让他难受得吃不下睡不着,完全无心工作学习研究。

    ※※※※※※※※※※※※※※※※※※※※※※※※

    这是第二更。求月票和推荐票。

    现在还是双倍月票哦!

    晚安么么哒!

    \(^o^)/~。

    (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75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75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