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罪无可赦

推荐阅读:大明影侯我家娘子请还俗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的那些年君临星空大明1617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韩娱之掌控星光诸天投影万古之王穿越大反派

    霍绍恒的专车开了过来,他低头走了过去。

    赵良泽急步上前,给他拉开车门。

    霍绍恒进了车里,坐得端直挺拔,双手搁在膝盖上,整个人如同出鞘的利剑一样充满杀气。

    赵良泽随后上了车,敲了敲前面的司机座位,示意范建开车。

    专车启动之后,赵良泽才向霍绍恒介绍阴世雄那边的详细情形。

    “……自杀的是两个白种人,拿的是英国护照,但有可能是假的。”赵良泽给霍绍恒看阴世雄发来的照片,“真实性还需要核查。他们用来谋杀和自杀的药物是以色列摩萨德常用的一种致死剂,但也无法判断他们到底是不是摩萨德的人。”

    摩萨德是以色列的情报组织,在国际上名声没有美国的cia和英国的军情五处响亮,但是会咬人的狗不叫,摩萨德的可怕之处谁都不会忽视。

    霍绍恒凝神看了看照片,摇头道:“不可能是摩萨德,这一点不用怀疑。”

    “哦。”赵良泽没有多问,既然霍绍恒说不是摩萨德的人做的,那就肯定不是。

    他们对于霍绍恒,是绝对信服的。

    霍绍恒之所以敢下这样的结论,是因为他对摩萨德的了解,比对美国的cia和英国的军情五处还要深得多。

    当年引他入行的教官,就是摩萨德元老级的人物……

    “再说摩萨德对自己使用的药物并不是独家所有,谁出得起钱,就能从摩萨德买到东西。”霍绍恒看了看赵良泽,“这一点,在培训教程上明确标明过。”

    赵良泽也想起来了,忙道:“对,光从药物肯定不能判断是摩萨德的人动手。”

    “这两个人,最有可能是英国军情五处的间谍,让大雄从英国军情五处入手查,不要浪费时间。”霍绍恒下了指令,赵良泽转给了阴世雄。

    而阴世雄此时正在跟白悦然争执。

    阴世雄和霍绍恒是同一看法,都认为不是摩萨德做的,但白悦然却觉得还不能排除摩萨德的嫌疑。

    接到霍绍恒的指令,阴世雄带着胜利的微笑对白悦然摊了摊手,“不好意思,白处长,霍少有令,先查英国军情无处,暂时不查摩萨德。”

    白悦然虽然有不同看法,但并没有表示反对,只是点点头:“既然是霍少的命令,我们自然要遵从。”说完她又道:“你先忙着,我再去飞机上做下采集证据的工作。”

    这个案子牵扯到外国人的死亡,已经超出了国界,特别行动司的法务处虽然不会直接出面上法庭跟外国人的家属正面杠,但他们需要收集好各种证据,准备好证词,到时候给他们民法的同行们去辩护。

    有了正确的调查方向,找到线索的工作就变得非常简单。

    到第二天早上,他们已经收集到足够的证据,直接发给了英国军情五处。

    英国军情五处正想借路透社的手炒一波“毒菜的华夏帝国草菅人命残害歪果仁”,收到华夏帝国特别行动司的传真,他们立马熄火了,甚至连那两个间谍的尸体都不敢收回,完全当没这回事。

    ……

    窦卿言的案子进行得很迅速。

    一月三日,特别军事法庭开庭审理此案。

    窦首相和首相夫人忧心忡忡等在家里,只让大儿子窦豪言去军事法庭外面打听消息。

    小女儿窦爱言并不清楚姐姐的事情到底有多严重,只是头一次意识到,还有她爸爸搞不定的事情。

    一个人歪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抱着一个半人高的泰迪熊发呆,手里握着手机,不断摩挲,终于忍不住,给何之初打了个电话。

    这个电话号码是何之初的工作号码,他从来不接。

    她的电话最后被转入了何之初的工作留言信箱。

    窦爱言想了想,给何之初留言道:“何教授,是我,爱言。我想知道,如果报考您的研究生,需要做什么准备吗?我刚刚考入b大法律系读本科,今年是大学一年级,希望以后得到何教授的指导。”

    负责处理何之初工作事务的温守忆听见了留言,她问何之初:“何教授,要不要考虑收下窦爱言?她是首相的小女儿,能够帮我们在华夏帝国打开局面。”

    何之初阴沉着脸,一脸不善地看了过来,冷冷地道:“在你眼里,我何之初需要卖身还是需要卖笑,才能打开局面?”

    “……呃,我没这个意思。”温守忆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何教授当然不用这样做,可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要好。”

    何之初没有说话,低头喝了一口咖啡。

    “要不,让她跟着我吧。”温守忆笑道,“反正我也受聘做b大法律系的副教授,她跟着我做论文,也是合规定的。”

    “你随便,不用问我。”何之初清冽冷漠的嗓音有些沙哑,好像几天没有睡好觉的样子。

    “何教授,您又头疼了吗?要不要我给您按摩?”

    “不用了。我想静一静,你先出去。”何之初一手撑着额头,一手往外挥了挥。

    温守忆只好放下文件,转身离开何之初的办公室。

    ……

    华夏帝国的军级特别军事法庭里,此刻正进行着一场审判。

    被告是窦卿言和四个特别行动司原成员,原告是来自特别行动司法务处的检控官,代表那两位被杀的同事,向特别军事法庭提起诉讼。

    窦卿言满脸萎靡,大大的黑眼圈,皮肤没有做过护理,焦黄干枯,眉毛修得几乎没有了,平时全靠眉笔描补。现在被关在看守所里,哪里有化妆品用?

    她整个人看起来老了十岁都不止。

    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被告席上,身后是四个低垂着头的共犯。

    白悦然和霍绍恒一起坐在下面的听众席上,原告席上是法务处一个工作人员。

    特别军事法庭的法官宣布开庭,然后由原告宣读起诉书。

    读完之后,法官问窦卿言,“你认罪吗?”

    窦卿言回头,泪眼婆娑地看着坐在听众席上面无表情的霍绍恒,抽泣道:“我……我虽然弄出了这些照片,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给别人看,更没想过出卖国家利益!我在国外六年,你们可以去查,从来就没有人知道我是谁!也不知道我出国前是做什么的!”

    “你没有想给别人看,那怎么这些照片出现在你游学的视频短片里?还让那么多宾客同时看见了?”

    “我是被陷害的!”窦卿言抓着头,惊恐大喊:“有人陷害我!我是无辜的!我没有害过任何人!如果你们认为爱一个人是犯罪,那就尽管判我的刑好了!”

    “你还执迷不悟?”原告席上的检控官冷笑一声,将两个被谋杀的特别行动司驻北爱尔兰成员的照片扔给她看,“就因为你的一片‘痴心’,这两个同事死于非命!你还说你没有害过任何人?!”

    “怎么回事?他们是怎么死的?他们的死亡怎么能推我身上!”窦卿言不服,“做这一行的,每一时每一刻都面临着死亡,他们身份暴露而死,关我什么事?我六年前就退役了!”

    “他们的死,确实跟你有关。”原告的检控官转头看向法官,“这两人是因为窦卿言偷出来的照片泄露,才让英国军情五处的间谍察觉,追到飞机上下手。”

    窦卿言身后的四个从犯猛地抬起头,“真的死了?就因为这些照片?!”

    “对,就因为这些照片。”检控官闭了闭眼,“你们要知道,我们面临的敌人,每一个都是千挑万选,是那个国家最优秀,最聪明的人。你们看得见的东西,他们看得见。你们看不到的东西,他们也看得到。霍少为了尽量拖延时间,让我们的人回国,甚至不惜得罪帝国所有上层人员,将他们的直系亲属扣押东篱四十八小时,就是为了防备这种无意识的泄密。”

    “你们要记住,无意识的泄密,也是泄密,造成的损失,必须有人承担责任!”

    ※※※※※※※※※※※※※※※※※※※※※※※※

    这是第二更。求月票和推荐票。

    今天是双倍月票最后一天哦!

    么么哒!(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76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76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