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亲还是不亲

推荐阅读:奸臣之子永生仙墓官路青云梯玄帝归来渡风杂货铺最佳陪玩我的老婆是女王萌妻来袭:校长大人,V587穿越只不过是换个地方宅全能庄园

    虽然知道窦爱言是有意拍她马屁,温守忆还是挺受用的,她握着电话站在窗前,端详着深蓝的夜色,含笑道:“你知道就好。至于律师信嘛,你们家这种情况,暂时是不合适的,如果发律师信,是会适得其反,会被人利用来说你们仗势欺人。”

    “啊?那样怎么办?”窦爱言简直愁死了。

    “如果你真想给你妈咪解困,我有个法子,就是要你妈咪略微吃些苦头。”温守忆在电话里低低地笑,“比如说,可以学你姐姐,让你妈咪也受不了,自杀未遂……”

    窦爱言愣了一下,仔细想了一遍,眼前一亮:“温教授,我明白了!”

    ……

    第二天一大早,窦爱言就去找了自己的爹地妈咪,把温守忆的主意说了出来,不过没有提温守忆的名字。

    窦首相一听就很激动,连声道:“好主意!好主意!爱言,你怎么想出来的?!这个主意太好了!比我那些花大价钱请的幕僚的主意都要好!真是太棒了!”

    “真的很好?”窦爱言也很惊讶,见多识广的父亲居然也很赞成这个办法。

    “当然,我见过的事多了,要说危机公关,你这个主意可以排入前十了。不愧是我的女儿,真是太聪明了!”窦首相对她竖起大拇指。

    窦爱言笑眯眯地,心里一动,更加不想提温守忆了。

    家里三个孩子,爹地最喜欢大哥,妈咪最喜欢姐姐,就她,在爹地妈咪面前都是排第二位的。

    如果她表现得聪慧一些,爹地妈咪最喜欢的孩子肯定就是自己了……

    首相夫人言秋滢听了主意,心情虽然不好受,但也没有反对,只是说:“如果能让他们不在关注我,我就试一试吧。”又担心地说:“你们可得准备好了,别弄假成真,我可不想死。”

    “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会的……”窦首相和窦爱言一起安慰她。

    三人悄悄定了主意,窦爱言又要求爹地妈咪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大哥窦豪言,这样戏能演得更加逼真。

    于是,在庞大的社会压力下,甚至连军部都开始要求调查首相夫人的时候,首相夫人言秋滢终于“受不了”,写下一封自证清白的“遗书”,寄到电视台,然后在家吃了一瓶安眠药,打算自杀。

    幸亏她的小女儿窦爱言给力,及时发现了母亲的不妥,叫了救护车将她送进医院洗胃。

    首相夫人言秋滢自杀未遂被救之后,首相的大公子窦豪言在电视上愤怒谴责网络暴民,声称如果他妈咪有个三长两短,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些造谣生事的人,一定会发律师信告他们!

    这一番紧急地危机公关,终于将这件事压了下来,免除了言秋滢上法庭的危险。

    各大电视台和报刊杂志噤声,不敢再播任何相关新闻。

    眼看这件事的热度就要降下来了,社交媒体和网络论坛上突然掀起了一股“删帖禁言”之风,凡是有关首相夫人言秋滢和首相大女儿窦卿言的帖子,全部被删,有人敢再发,就封号。

    讨论中一涉及到这个内容,立刻有网管出来说,接上级命令,不许讨论相关问题,一律删帖禁言。

    这样一来,反而将这件事的热度又炒了起来。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越不让讨论,大家就越是要讨论,并且能自动脑补出各种不可言说的“黑幕”。

    为了躲避网管和机器关键字删帖,网民们发明了各种黑称,比如“不群妻子”,指的就是首相夫人言秋滢,“大师妹”,指的就是首相大女儿窦卿言。

    还有字母指代,绰号指代,大家看起来通篇密码,跟看天书似的,神奇的是,大家居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

    顾念之在霍绍恒书房里,歪在大沙发里浏览网页,看着网络论坛和社交媒体上铺天盖地谴责首相以权谋私,戗害民众言论自由的帖子,不由笑了出来。

    霍绍恒正好抬头,见她笑了,漫不经心地问:“看什么看得这么高兴?”

    “这个啊……”顾念之将ipad拿过来,给霍绍恒看,“这幕后之人好手段呢,明粉实黑,反装忠玩得飞起。借删帖禁言将大家的怒气从首相夫人、首相女儿那里成功引到首相本人身上。首相也是,这么多年的老江湖了,还看不透。”

    “……你怎么知道这删帖禁言不是首相自己下命令呢?”霍绍恒勾了勾唇,“有时候人到了高位,就很容易忘记自己的身份,会相信自己高人一等,法律是用来约束别人的,自己是不在其中的。”

    “窦首相会这么蠢?”顾念之皱皱精致的小鼻子,“还连任两次呢……”

    “这不叫蠢,这叫有权不用,过期作废。”霍绍恒关掉电脑,和顾念之一起坐到沙发上,“聪明人做出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事比比皆是,你不用想不通。”

    “不是想不通。”顾念之有些怅然,一边不动声色挑了个最好的角度将脑袋靠在霍绍恒的肩膀上,“其实他们确实不蠢,能让首相夫人自杀解套,就足以说明窦首相是一个狠角色。”

    霍绍恒默然半晌,将ipad拿走扔到面前的茶几上,“这些有什么好看的?浪费时间。——你准备好出庭给我母亲做辩护律师了吗?”

    “有啊!”说起这件事,顾念之又兴奋起来,“我一直在搜集资料,顺便看各种出庭辩论的实录。”

    “……那你的出庭律师资格搞定了吗?”霍绍恒身子往前倾斜,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烟,在手里捏了捏。

    顾念之瞥见了,伸出小手,将那包烟从他手里拿过来,“咦?没有牌子?特供的?”

    霍绍恒“嗯”了一声,“还给我。”

    “不还。”顾念之摇摇头,从里面抽出一支烟,叼在唇边,对着霍绍恒飞了个媚眼,“霍少,给我点支烟吧!”

    霍绍恒看着她,眼神渐渐凌厉:“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我不会抽烟。”顾念之嘟了嘟嘴,将那支烟从嘴边取下来,在手里揉搓,“我就是老看霍少抽烟,觉得挺帅的……”

    “乖女孩不抽烟。”霍绍恒将那支烟从顾念之手里抽出来,扔到垃圾桶,同时从她手里把那包烟也拿过来。

    “谁说的!是不是乖,跟抽不抽烟完全没有关系。霍少你真是砌词狡辩。”顾念之不满地看着霍绍恒将那包烟塞回他的裤兜里。

    霍绍恒一支胳膊漫不经心地放在她背后的沙发椅背上,侧身垂眸看着她,声音很低沉:“……抽烟的姑娘,我是不会亲她的。”

    说着,他已经压了下来,在顾念之唇上轻轻一舔,一触即分,没有丝毫留恋,“……记住了。”

    嗓音如暗夜里的大提琴,低沉中带着扣人心弦的磁性。

    顾念之全身都酥麻了,懒洋洋靠在沙发上,软软地,连抬起胳膊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的眼眸里荡漾着水意,却还嘴硬地说:“霍少你抽烟抽那么多,我也没嫌弃你啊……”

    “你也可以嫌弃。”霍绍恒扭头看着她,眉目间笑意浮现,往她凑近了些,“你可以发誓不亲我。”

    “才不要!”顾念之果然抗拒不了霍绍恒的美色,一边在心底鄙夷自己毫无立场的颜控行为,一边鄙视霍绍恒动不动就对她用美色“勾引诱惑”。

    可是她的身体却比她的大脑更加诚实,已经自动自发地往前凑了过去,双唇圆润地嘟起,贴住了霍绍恒的双唇。

    顾念之一直觉得霍绍恒的唇形完美,软硬适中,非常适合接吻。

    ※※※※※※※※※※※※※※※※※※※※※※※※

    这是第一更。提醒一下月票和推荐票哦!

    第二更晚上七点。

    么么哒!(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78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78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