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查户口了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兵王权门婚宠绝代掌教剑逆天穹丹武至尊美女上司的贴身兵王(笑笑星儿)蜜宠100分:重生鲜妻,狠美味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完美宠婚:老公,慢点宠!

    温守忆看见顾念之也在这里,心里一动,霎时明白了何之初为什么突然“不想”去开会了。

    她压抑住心头的不安情绪,镇定摇头,对窦爱言抬了抬手,“你等下,我有点事。”

    窦爱言和两个朋友好奇地停下脚步,目送温守忆一步步往顾念之那边走去。

    “念之?你是来找何教授的吗?”来到顾念之面前,温守忆扬起笑脸问道,神情非常亲切。

    顾念之不动声色转身,回头看着温守忆,也跟着笑了笑:“温助教好,对,我是来找何教授的。”

    窦爱言她们站得其实离顾念之不远,能够听见她说话的声音。

    这个时候亲耳听见顾念之说来找何教授,窦爱言脑子里嗡得一声,什么别的话都听不见了,只觉得这一句话,就勾起了她对顾念之以及她的监护人霍少将所有的新仇旧恨。

    顾念之背后的霍少将对她姐姐的不理不睬、她姐姐因此酿成的大祸,以及刚才在学校门口被顾念之无视的屈辱,全部涌上心头。

    窦爱言紧抿着唇角,漫步走了过去,来到温守忆身边的时候,已经换了一副面孔,笑着挽住温守忆的胳膊,对顾念之上下打量一眼,微笑道:“你现在记得我是谁了吧?”

    顾念之挑了挑眉,不明白这俩怎么凑一块去了。

    只是温守忆曾经救过顾念之一命,顾念之觉得自己不能在她面前没有礼貌,因此只是移开视线,淡定地说:“对不起,我还是不记得你叫什么名字。”

    “你真的不记得我?”窦爱言冷笑一声,眼角的余光却偷偷瞥向温守忆。

    她很惊讶地发现,温教授似乎对她的举动不仅没有反感,而且脸上还露出了一丝微笑……

    窦爱言从小就是察言观色的好手,这下更是胆子大了,抱起胳膊,对顾念之猛哼一声:“别装了,我姐姐跟霍少将的事众人皆知,你会不知道我是谁?”

    顾念之没想到窦爱言为了逼她承认认识她,甚至连她姐姐窦卿言的事都拎出来了。

    在顾念之看来,如果是她自己的姐姐出了这种事,她肯定在外人面前连提都不会提,不仅不会自己提,别人提一下,她都要赶紧转移话题,没想到窦爱言居然能这样豁出去……

    再说为了窦卿言的案子,顾念之还作为特别行动司的谈判专家,专门审问过温守忆和何之初。

    这样的话,再装不认得窦爱言,好像有些难度。

    顾念之踌躇了一下。

    其实如果窦爱言好好跟她说话,不要用那么高高在上的无礼态度,她是不会表现得不认识她的。

    窦爱言见顾念之犹豫了,以为她是在温守忆面前服软了,忙道:“你别装了,快说!”

    顾念之一听,倔劲儿也上来了,微笑着道:“你姐姐是谁啊?我不知道霍少跟哪个女人有纠葛,所以不知道你姐姐呢。”

    连你姐姐都不知道,自然也不知道你了……

    “我姐姐你都不知道,我现在确信你真的是在装了。”窦爱言冷笑一声,甩了甩头,“算了,你不认得就不认得,我也不稀罕。——温教授,我们去您哪里坐一坐吧?”

    温守忆笑着点点头,对顾念之道:“念之要不要跟我们一起上去?”

    顾念之正要摇头,心里很不舒服的窦爱言又道:“你来找何教授做什么?你要转学的话,得找系里,你来说没用,得让霍少将来说……”

    她一心以为顾念之来找何教授,是和她找温守忆一个目的,都是为了跟这两人套近乎。

    而她只攀上了温守忆,凭顾念之一个外校学生,又没有做首相的亲生父亲,只有一个名义上的监护人霍少将,就能攀上何之初?

    窦爱言是一点都不信的。

    顾念之听腻味了窦爱言显摆她的学校,视线移了过来,往窦爱言脸上扫了一眼,淡淡地道:“我不用转学。我已经是b大的学生。”

    “……你已经是?哪个系的?”

    “法律系。”顾念之笑了笑,心里却有些腻味,不想再跟窦爱言这种人争执了。

    “你也是法律系的?呵呵呵呵,我看你是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李鬼遇到了李逵吧?”窦爱言忍不住笑了起来,刚才被顾念之郁闷到的情绪一扫而空,“我也是法律系的,今年大一,我几乎认得大一所有同学,大二、大三、甚至大四那边我也认得不少人,从来就没有见过你。”

    顾念之笑道:“那是因为我不是大一、大二、大三甚至大四的学生。这样说,你满意了吧?”

    窦爱言眨着眼睛看着顾念之,一时有些转不过弯,“不是大一大二大三大四?那你是几年级?你不是才十八岁吗?难道刚刚高中毕业,才考上大学?”

    “现在不是高考的时候。”顾念之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暗道窦首相的大女儿是傻白痴,这小女儿居然是个傻白横,都是两个唯我独尊的废物,“我去年就大学毕业,如今是b大法律系的硕士研究生,何教授是我导师。——爱查户口的同学,这下你满意了吗?”

    窦爱言的脸一下子红了,很快又腾地一下发紫,整个人都快冒烟了,她瞪着顾念之:“你你你……你真的才十八岁?!没有改年龄吧?!十八岁就大学毕业上硕士?——你当我傻?我会信?”

    顾念之陡然想起为了留住“天才少女”的名头而改年龄的白瑾宜,噗哧一笑,摇了摇头,“我一个孤女,可没那么大权势去改年龄。这位同学,你太看得起我了。”

    温守忆在旁边聚精会神地看着她们说话,自始至终不发一言,只是在窦爱言有些慌乱的时候,给她一个鼓励的微笑。

    窦爱言这时想起刚才顾念之来的时候坐的车,冷笑道:“那可不一定。连我都没有专车接送呢,顾小姐一个孤女,居然有自己的专车和司机。”

    “什么专车和司机?”温守忆露出非常感兴趣的样子,“念之,是霍上将给你准备的吗?”

    顾念之警惕起来,摇头断然否认:“当然不是。那车是我找的uber专车,要付钱的,怎么了?你们干嘛拿着放大镜一样看我?”

    她扭头,目光轻闪,看向窦爱言:“还有你,我都不知道你的名字是什么,居然就在这里恨不得挖我的底细,让我把生辰八字都写给你是吧?我告诉你,你这样做,是在侵犯我的个人隐私,我也可以给你发律师信。”

    噗——!

    跟着窦爱言的两个少女这时笑了起来,她们指着顾念之道:“就凭你,给她发律师信?哎哟喂,现在我是真信你不知道她是谁了……”

    说着,她们看向窦爱言:“爱言,别跟自己身份不一样的人说话,拉低自己的身份,掉价。”

    顾念之点点头,“我也觉得你们说得对,所以我不奉陪了,你们自己嗨吧。”说着,她让了一步,让她们先进去。

    温守忆笑容满面,正要再说几句话,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教授楼的入口处那里站着一个颀长清隽的人影,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了,目光沉沉,就这样清冽冷漠地看了过来。——正是何之初来了。

    温守忆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很快镇定下来,含笑看向顾念之。

    不过她没有来得及对顾念之说几句软话,何之初已经大步走了过来,两手插在裤兜里,满脸不满地看着顾念之:“快上来,等你半天了。”

    顾念之连忙道:“何教授好,我刚才给您打电话,没有打通。”

    ※※※※※※※※※※※※※※※※※※※※※※※※

    这是第一更。提醒一下月票和推荐票哦!

    第二更晚上七点。

    么么哒!(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80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80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