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机会只有一次

推荐阅读:最强主播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书籍供应商电影剧情穿梭戒指魔禁之万物冻结信仰万岁仙界赢家绝命手游逍遥江山宝贝葫芦

    顾念之是第一次上法庭辩护,当然不想跟何之初这样的大牛对上。

    她本来很担心白家会请何之初做辩护律师的……

    如果真的何之初做了白家的辩护律师,顾念之就只有另辟蹊径了,她觉得自己在法庭上暂时还是斗不过何之初的。

    好在何之初没有给她这个难题,顾念之笑得很开心。

    签完字,何之初将文件给司法部传真了一份过去备档。

    这样才算完成了整个程序。

    顾念之捧起自己那份背书文件亲了亲,高高兴兴地说:“我也是执业律师了!”

    “……临时,你只是个临时工。”何之初挑了挑眉,毫不留情敲破顾念之的欣喜。

    顾念之不以为然,将背书文件收到自己的背包里,笑着道:“就算是临时,管用就行。——何教授,不用跟你做对手,我真是很高兴!”

    何之初无语地扯了扯唇角,知道她在高兴什么,但还是提醒她:“其实你用不着忌惮我,华夏帝国有很多厉害的律师,以白家的家世,随便请一个出山,你一个初出茅庐的菜鸟,想打赢他们,哪怕有霍少将撑腰,也是非常不容易的。”

    白家不是没有接洽过他在美国的律师事务所,何之初一口拒绝,就是不想掺和华夏帝国的内斗。

    没想到最后还是在顾念之这里破了功。

    何之初有意不去想自己的“出尔反尔”,也不想如何去应对美国那些合伙人。

    他决定的事,从不更改,除了有关顾念之以外。

    顾念之并不知道自己的请求对何之初的影响,她兴致勃勃从背包里拿出自己做的准备笔记,打印出来的a4纸厚厚的一沓,“何教授,这是我做的有关那件案子的功课,您能不能帮我看看?”

    何之初没有看她的准备笔记,潋滟的桃花眼微眯,意味深长地看着她,道:“念之,这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为了让你觉得更有挑战性,难度更大,我就不参与了。我会仔细观察你的表现,找出你需要改进的地方告诉你。但是在那之前,完全要靠你自己去打开局面。”

    顾念之愣了一下,才讪讪地将准备的笔记拿回来,慢慢放回自己的背包里。

    瞥了一眼顾念之失望的样子,何之初移开视线,清冽冷漠地说:“你马上要面对的不是模拟法庭,也不是辩论作业,而是切切实实要上庭跟被告的律师交手,难道你还想每一场辩论都要先由我给你过一遍?”

    “当然不是……”顾念之咬了咬唇,“我也不是想要何教授帮我做这件事,只是这个案子几乎没有什么人证物证,牵扯的时间长达十年,我……我不知道自己的方向找对了没有……”

    如果方向一开始就错了,那么她再努力,也到不了终点。

    何之初抿紧了唇,朝顾念之伸出手:“拿来。”

    “什么?”

    “你的笔记啊?我看看。”何之初有些不耐烦的说,“快点,我时间有限。”

    顾念之却觉得很伤自尊,她固执地摇摇头:“不用了,何教授,您刚才的话说得很好,确实,我不能得寸进尺,一直指望您。”说着站了起来,向何之初鞠躬:“打扰何教授了,告辞。”

    何之初没有说话,一直坐在电脑椅上抬眸看着顾念之,他的眼神变幻莫测,脸色也很不好看,但并没有出声叫住她。

    直到顾念之快走到书房门边,何之初才摁下书桌下方一个隐蔽的按钮。

    书房的门吧嗒一声被反锁了。

    顾念之的手一搭上门锁,就知道不对劲。

    她扭着门锁左右转都转不动,不由轻吁一口气,抬头看着屋顶盯了一会儿,平息自己焦躁的心情。

    等她完全平静下来,顾念之才转身看着何之初道:“何教授,请您把门打开。”

    “我说了要看你的准备笔记。你不给我看,今天就不能出这个门。”何之初往后靠坐在椅背上,双手微拢阖在胸前,目光坚定,不容置疑。

    顾念之抱着自己的背包,倔强地说:“您刚才已经拒绝了。机会只有一次,过期不候。”

    顾念之说这句话的时候,完全没有别的意思,但听在何之初耳朵里,却如同一颗核弹,在他脑中轰然爆炸,升起了漫天的蘑菇云……

    他的脸色陡变,眼尾迅速染上一抹红色,一下子从书桌后面冲了过来,大步往前,几乎是一瞬间,他就来到顾念之面前,一手伸出,掐住了顾念之的脖子:“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顾念之的倔劲真的上来了,她扔掉手里的背包,迅速握着何之初掐住她脖子的手,用在特别行动司学过的小擒拿手一扭一放,却无法将何之初的手挣开。

    何之初处于震怒当中,发现顾念之居然想挣脱他的桎梏,更加愤怒,脑子里嗡地一声响,雾气弥漫在他的眼底。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从牙齿缝间挤出来,压抑着问她:“……为什么机会只有一次,为什么过期不候?!我找不到你……不是我的错……我找了你这么多年!”

    他的声音清冽冷凝,像是一块寒冰,但内心却是火热的,怒火腾腾。

    顾念之拼命挣扎,何之初毫不犹豫反手将她两手牢牢钳在一起,握在她背后,另一只手绕到她的后颈死死掐住,气息不稳的看着她,潋滟的桃花眼里一片冰冷绝望。

    顾念之这时才真正被吓到了,她用尽全身力气挣扎,却被何之初重重摁在门背上动弹不得。

    没想到看上去颀长清雅的何之初愤怒起来,居然有这样的爆发力。

    他的胳膊精壮有力,将她的肩膀紧紧压制,抵在书房的门上。

    何之初眼角泛红,浑身散发着怒气,就这样牢牢掐住她的后颈,俯视着她,神情冰冷,目光却又无比炙热,像是冰与火汇集在一起。

    顾念之终于崩溃大哭:“……放开我……何教授……求你……放开我……”

    她拼命摇头,泪水飞快地从她面颊上滚落。

    何之初定定地看着她,看着她满脸的泪水,惊恐的神情,还有嘶哑的尖叫声,就像绳索,束缚得他寸步难行……

    保持着一动不动掐住顾念之后颈的姿势,就这样定定地停在一臂远的距离,再也无法跨越。

    顾念之哭得撕心裂肺,全身都在颤抖。

    这一刻她是真的害怕。

    从来没想到儒雅清隽的何之初暴怒起来会这个样子……

    不知过了多久,何之初终于深吸一口气,掐住顾念之后脑勺的手松开了,放到她的后背,一上一下慢慢抚慰她,一边哑着嗓子道:“念之,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顾念之哭得全身发抖,哽咽着说:“认错人?!认错人就能这样做?鬼才信你!——你滚!你滚开!我要……我要告你骚扰自己的学生!”

    何之初颓然放开她的双手,转身离开,高大的背影无比落寞萧索。

    他走回书房中间的沙发上坐定,看着茶几上的果盆,淡淡地说:“你愿意去告就去告,我不会反驳。该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你放心,我要狡辩一个字,我何之初这辈子就死在这里。”

    顾念之一向吃软不吃硬,何之初如果砌词狡辩,顾念之肯定跟他杠到底。

    但是看他这样沮丧失落,毫不反驳的姿态,又不知道该如何施展下去。

    她从地上拎起自己的背包抱在胸前,抽泣着说:“何教授请你开门,我要出去。”

    何之初没有开门的意思,指着自己对面的沙发,清冽冷漠的声音变得沙哑:“念之,陪我坐一会儿,好吗?”

    ※※※※※※※※※※※※※※※※※※※※※※※※

    这是第一更。提醒一下月票和推荐票哦!

    第二更晚上七点。

    么么哒!(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81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81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