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气势也不能输

推荐阅读:诡域天图绝命神魔榜网游之星剑传奇如影谁行入骨冷婚:老公,温柔点软,化,物贴身战龙明朝败家子宇宙级大反派东方照秦

    顾念之一边说,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接到法庭的投影仪上,连通之后向大家解说:“大家都知道,罗欣雪女士十年前就去世了。她的死,曾经被断定为自杀。但是最近经过军部著名法医朱医生的解剖证明,罗女士并不是自杀,而是死于谋杀。”

    “反对。罗欣雪的案子已经过了十年,早已过了追诉期。这个案子根本就不应该立案。”金大状扔出了今天第一个“反对”。

    顾念之挑了挑眉,这金大状果然是看不起自己是初出茅庐的菜鸟,居然用这种错漏百出的“反对”企图先声夺人。

    顾念之毫不犹豫反击,冷冷地说:“金大状你真是愧对你的名声。按照华夏帝国法律,谋杀案没有追诉期,永远有效。看见你这个样子都能成为jd律所的首席大状,我觉得我的前途一片光明。”

    金大状恼羞成怒,向法官抗议:“反对!对方律师说的话跟本案无关!”

    “你是被告的首席代表律师,我对你的专业能力表示一下怀疑,怎么跟本案无关了?”顾念之反唇相讥,一点都不肯输了气势。

    法官都被她窒了窒,唇角微微勾起,对顾念之点点头:“不是直接相关,少说为好。”

    “是,法官大人。”顾念之不再废话,手里拿起一根激光棒,对准法庭一边墙壁上悬挂的大屏幕。

    投影仪开启,大屏幕上出现了一间冷藏室。

    然后镜头一转,落到手术台上放着的一具遗体的远景。

    顾念之用激光笔指着那具遗体的画面,“这就是在军部总医院地下冷藏库悄悄保存十年之久的罗欣雪的遗体,也就是军部前大校霍冠元的妻子,霍嘉兰小姐的母亲。”

    “……我们的目的是要证明罗欣雪的死因不是自杀,而是他杀。而我们唯一的直接证据,可能只有这具遗体。”顾念之手里激光棒上的小红点绕着大屏幕上罗欣雪的遗体画了一个范围,“这个证据说小吧,确实太单薄。但是说大吧,却是最有力的证据。因为没有什么东西,是遗体不能告诉你的。”

    法官点点头,专注地看着大屏幕问道:“……你们有什么发现?”

    “……最关键的一份证据,在这里。”顾念之说着,在笔记本电脑上敲了两下,调出一张照片。

    这一次,是罗欣雪遗体比较清晰的照片。

    她闭着眼睛躺在解剖台上,白色罩布被拉到胸口,露出她的肩膀。

    面容白到发青,没有一点腐坏,脖子上很明显有一个切口。

    顾念之指着那切口说:“这里就是朱法医切开的地方,可以看见她的喉管一直到胃囊里面的情形。”

    法庭的人目不转睛看着大屏幕,都有些紧张,知道肯定是有重大发现了,不然顾念之不会特意将这张照片单列出来。

    果然接下来顾念之调出了另一张照片:“你们看,这里是死者的喉管肌肉侧切图,它痉挛得非常厉害,扭曲到几乎吞不下药片的地步。”

    “……我记得罗欣雪的验尸报告说她是吞安眠药自杀。如果她的喉管痉挛到这样厉害,那她的安眠药是怎样吞下去的?”顾念之抓住重点,将第一个明显的疑点抛了出来。

    “这就是最大的疑点。在这种痉挛状态下,除非用外力将那些药片推入她的喉管,否则的话,光靠她自己咽,是根本咽不下去的,一定会全数吐出来。”朱法医一锤定音,作为专家证人,宣布了这桩案子谋杀的可能性远远大于自杀。

    也是有了这样重大的证据,帝都中级法庭才宣布立案。

    白家知道立案后,立刻又以这个案子有可能涉密为理由,申请法庭秘密审理此案。

    对于这一点,就连霍绍恒都没有反对。

    因此这个案子的审理,只会有控辩双方及对方的家人会到场旁听,不会对媒体和公众开放。

    霍绍恒只提出最后的审判结果一定要公诸于众。

    这一点也被法庭接受了。

    顾念之在家的时候知道了前因后果,对霍绍恒更加佩服得五体投地。

    从新年夜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月时间,霍绍恒除了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应对窦大小姐突然带回来的麻烦以外,居然还有条不紊地将白瑾宜的案子提上日程。

    从挑选专家证人,到准备呈堂证供,一样都没有落下。

    顾念之回头看了看镇定从容的霍绍恒,带着一脸胜利的神情坐了下来,法庭里立刻响起交头接耳的议论声。

    这时白瑾宜的辩护律师金大状再次疑问:“顾小姐,我有一个问题。”

    “请说。”

    “请问你如何证明死者喉部肌肉的痉挛是临死前造成的?而不是死亡之后造成的?”

    顾念之微微一怔,这确实是一个思维误区。人死之后,确实也会因种种原因,肌肉有痉挛现象。

    但朱法医在解剖出这个发现之后,立刻下结论是在死亡之前造成的,所以死者因吞安眠药而自杀的结论就不成立了。

    而被告律师提出的这个疑问,恰恰点中了他们判断的误区,确实非常犀利。

    这个金大状,确实有几把刷子。

    如果顾念之他们拿不出合理的解释,那么法庭本着“疑罪从无”的原则,肯定会判朱法医的结论无效,这样就不可能是谋杀。

    法庭里一下子静悄悄地,中央空调的声音本来非常细微,但是在这种静寂当中,这细微的声音好像被放大了,顾念之耳边只听见不断的嗡嗡嗡嗡之声,好似有成千上万只小蜜蜂同时展翅飞翔。

    她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屏幕。

    顾念之电脑屏幕的屏保是动态的。

    一朵罕见的墨兰绽放在屏幕上,小小的七星瓢虫顺着兰草的叶蔓慢慢往上爬,一直爬到形如倒斗的兰花花瓣上,然后似乎立足不稳,一下子顺着花瓣的脉络掉进了兰花深处。

    顾念之看着这幅画面,脑子里突然有了个模模糊糊的念头。

    这七星瓢虫掉到兰花里面去了,但谁能够证明这瓢虫是怎么进去的?

    自己掉进去的,还是别人塞进去的?

    ……如果没有证人,也许只有这只七星瓢虫自己能够证明。

    顾念之想着想着,眼前一亮,回头问道:“朱法医,请问您能否证明那些安眠药是在喉管肌肉痉挛之前进入死者的胃囊,还是在肌肉痉挛之后进入的?”

    如果是喉管肌肉痉挛之前进入死者的胃囊,自己吞安眠药自杀一说就是完全可能的,朱法医之前的结论很可能被对方律师推翻。

    只有证明那些安眠药是在喉管肌肉痉挛之后进入死者胃囊,才能证明死者的死,确实是死于谋杀,而不是自杀。

    朱法医凝神想了想,从顾念之手里拿过激光笔,指着那张图,慢条斯理地说:“大家可以仔细看这张喉管侧切图,里面有比较严重的刮擦的痕迹,就是安眠药的药片被强行塞入喉管的时候留下的。如果喉管肌肉处于正常状态,吞下这样剂量的药是不会造成这个结果。”

    顾念之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她从朱法医手里拿回激光笔,点点头,“谢谢朱法医的专业解释。”然后转头看向对方的首席律师金大状,“这个回答您满意吗?”

    金大状笑了笑,“我们会对照片进行再次核实。还有,我们要求派第三方中立的法医重新对罗欣雪的遗体进行解剖。”

    “你这是怀疑朱法医的专业素养?”顾念之反应很快,立刻让朱法医对金大状怒目而视。

    “不是怀疑。但朱法医是军部的人,我们要求公正独立的第三方进行解剖也是应该的。”

    ※※※※※※※※※※※※※※※※※※※※※※※※

    这是第二更。提醒一下月票和推荐票哦!

    亲们晚安么么哒!(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84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84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