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记了十六年

推荐阅读:快穿攻略:花样男神求推倒迷墓惊魂我的女神大佬都市之九天大帝文骚乱世枭雄冷王,医妃要私奔都市桃色医仙冷教授的舞美人传奇女玩家

    同时为了堵霍嘉兰的嘴,表示这支手机确实移交给罗欣雪了,顾念之又特意传召了军部后勤人员。

    当初就是他们将霍冠元的遗物亲手交给他妻子罗欣雪。

    “我们可以证明,十六年前将霍大校的遗物交给他妻子的时候,这支手机确实是在箱子里的。”十六年交还遗物的小兵,如今已经是后勤部的大校了。

    金大状立刻呵呵哒:“请问这位大校同志,你如何记得十六年前这样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

    “不,这不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军部后勤部大校顿了顿,“霍冠元大校的这支手机是他的私人手机,据说里面的电池是高能物理所某位天才科学家专门为他定做的。”

    “高能物理所的某位天才科学家?我能问问叫什么名字吗?”金大状立刻问道。

    “这我们不知道,霍冠元大校从来没有提过那人的名字,只说是他最敬重的一个科学家。”后勤部的大校表示不知道名字。

    白瑾宜却猛地抬起头,目光中怒意十足,双唇因为愤怒不断翕合,简直恨不得有话要说的样子。

    顾念之的视线在法庭里游移,瞥见白瑾宜的状况,双眉一挑,有意问道:“那请问你知不知道那个天才科学家是男是女?”

    没想到后勤部大校还是摇摇头:“这个确实不晓得。霍冠元大校因为任务原因跟高能物理所的人很熟悉,但对我们很少提及那边的事。”

    最重要一个原因,应该是跟军部跟高能物理所合作的那个实验有关了。

    看来这个实验,说不定才是整件事的关键所在。

    顾念之若有所思,看着白瑾宜的脸色又恢复正常了,才移开视线,听着对方金律师继续盘问后勤部大校。

    “好吧,就算如此,过了十六年,你居然还记得这样一句话?真是匪夷所思。”金大状依然表示不理解,言下之意,就是这个大校说不定是跟原告律师串谋做假证供。

    后勤部大校也听出金大状的意思,有些愤怒地说:“当然是有原因的。你不听我说完就打断我的话,现在又说我的话不可信。你到底要怎样?!”

    “我看金大状是想上天……”顾念之唇角微翘,嘲讽金大状,转头安慰后勤部大校:“您继续说,那手机有什么特别之处,让您记十六年?”

    “还是顾小姐有脑子,会说话。”后勤部大校气不顺地瞪了金大状一眼,很快对法官解释:“那手机的特别之处就是在于那个特制的电池。据说蓄电能力非常强劲,一次充电可以管十年。当时我是霍冠元大校的勤务兵,经常看见他把玩这支手机,我们几个人还私下议论,说这如果不是吹牛,就是我们国家的黑科技了,还说一定要盯着霍大校,不给他的手机充电,看看能管多久。”

    “能管多久?”

    “至少有三年没有充电。”军部后勤的大校斩钉截铁地说:“因为我们几个勤务兵私下里打过赌,结果第三年刚过,霍冠元大校出了事,后来这赌注就没有继续下去了。”

    “出事的时候连人都没了,他的手机竟然还在?”

    “没有。因为那是他的私人手机,执行任务的时候不能带私人手机,这是纪律。霍冠元大校的私人物品都是放在军部他的宿舍里,我们几个人轮流为他打扫房间,收拾屋子,记得很清楚。”

    金大状的脸色不太好看了:“然后你们将霍冠元大校的遗物交给他妻子的时候,那手机确实在其中?谁能证明?光你们吗?恐怕不行吧?——没有第三方证明的证供,都有问题!”

    可过了十六年,还要找出第三人证明,也太强人所难了吧?

    顾念之脸色一沉,正想反驳金大状的问话,就听后勤部大校一脸鄙夷地说:“我们交接烈士的遗物,都是有既定程序,而且有专人送达,当烈士家人的面亲自清点,跟清单都对上之后,家属还要签名才能领走所有遗物。——这位律师,你对我军的工作程序有什么误解?”

    金大状几乎气得说不出话来。

    他以往在法庭上哪里遇到过这些不把他放在眼里的人?!

    这种跟军部打官司的活儿,果然不能乱接!

    最厉害的人,原来都在部队里吗?!

    顾念之心头大畅,微微一笑,“金大状完全不懂我军的工作程序,所以根本没有误解一说。”说着,她把军部那份由霍家家人签了名的遗物清单交接表复印件拿了出来,在法庭上给众人传看。

    “你们看,当时签名的不仅有罗欣雪,还有霍冠元的父亲霍学农和弟弟霍冠辰。霍学农当时是军部最高委员会的副主**席,霍冠辰当时只是上尉,但现在已经是政治部主任,上将军衔。”

    “金大状,有这些人的签名,你该相信这些东西一个不漏全交给罗欣雪了吧?”顾念之先堵了金大状的嘴,然后正式向法官要求:“法官大人,我们请求法庭向移动公司发传票,调出这支手机的通讯记录,以备查找。”

    “同意。”法官敲了法槌。

    法庭的书记员开始准备传票,给移动公司送过去。

    这要查,并不是马上就能看到记录的。

    顾念之看向霍嘉兰:“霍嘉兰,你说手机找不到了,姑且就算是丢了。那你记得是什么时候丢的吗?”

    霍嘉兰皱眉想了想,摇头道:“说实话,我根本就没有见过这支手机。我母亲去世之后,我从母亲那里接受了所有遗产。我父亲的遗物都在一个箱子里,我也整理过,并没有见过清单上的这支手机。”

    “那你有对着遗物清单核对过吗?”顾念之突然问道,给了霍嘉兰一个措手不及。

    顾念之其实并不了解霍嘉兰,但是之前看她这么在意这些遗产的归属,直觉这个人应该不是什么大方的人。

    不大方的人对自己接收的遗产有什么态度呢?

    顾念之揣摩霍嘉兰的心思,应该会斤斤计较一些,甚至照单清点?

    不过就算清点的时候少了一支手机,霍嘉兰大概应该也不会在意的吧?

    又不是多值钱的东西,丢了也就丢了。

    顾念之随口一问,居然看见霍嘉兰犹豫了一瞬,才摇摇头:“……没有。”

    她在撒谎。

    顾念之心里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霍嘉兰肯定核对过遗物清单,而且早就知道这支手机已经遗失了。

    至于她为什么隐瞒不说,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顾念之不动声色在笔记本电脑里敲下这个疑问,进入下一个问题。

    “刚才汪处长说,还有一份放在银行保险柜的出生证明,你没有交出来。请问是怎么回事?”

    霍嘉兰依然摇头:“没有找到,用什么交?”

    “又没找到?”顾念之皱了皱眉,“是银行保险柜都不保险吗?我们要不要找银行调出保险柜录像,看看到底是谁取走了那份身份证明?”

    霍嘉兰的神情有一瞬间的慌乱,但她很快镇定下来,淡淡地说:“我母亲去世后,我接收她的遗产,也拿走了银行保险柜里的所有东西。”

    “这么说,是在你手里了?”顾念之再次强调文件的归属,“那请问你为什么不拿出来?你是想抗拒法庭命令,阻碍司法公正吗?”

    “不敢。”霍嘉兰微微颔首,“但我去银行保险柜取东西的时候,确实没有看见有出生证明,只有首饰和存单。”

    霍嘉兰一口咬定没有什么出生证明,也是笃定顾念之应该没有办法证明到底有没有。

    ※※※※※※※※※※※※※※※※※※※※※※※※

    这是第一更。提醒一下月票和推荐票哦!

    今天是周一,特别是推荐票哦!

    第二更晚上七点。

    么么哒!(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85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85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