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撬开她的嘴

推荐阅读:全职猎人之诺亚之心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妖影极品飞仙龙纹战神穿越诸天万界校园逍遥高手海贼盖伦文娱万岁三国幼麟传

    罗欣雪是在银行租用的保险箱。

    而银行是不管你在里面存了什么具体东西,只要不违反银行的规定,存放什么东西都随意。

    要取走也只是凭借银行的凭证就可以。

    至于顾念之刚才说调出银行保险柜录像,也只是在诳她而已。

    保险柜的录像只能证明谁拿走东西,却无法证实拿走什么东西。

    汪处长曾经遗憾地向她摊摊手,轻叹一声:“……缺失的证物,往往就是关键的证物。”

    顾念之不甘心,她要做的,就是用别的办法将这缺失的两份证物补充起来。

    “好,我暂且相信霍嘉兰去银行保险柜取罗欣雪遗物的时候,没有见过这份出生证明。”顾念之开始分析,她将罗欣雪的遗嘱清单打在大屏幕上,法庭上每个人都能看见。

    “但是这份遗嘱清单是经过公证的,每一样东西应该都是公证处点数过,确认无误才会签字盖章。”顾念之继续说下去,“那就证明这份出生证明是的确存在的。我们可以想一想,罗欣雪为什么要放一份出生证明在银行保险柜?并且郑重其事在遗嘱上列出来呢?”

    顾念之提出这个疑问的时候,视线定定地落在霍嘉兰身上,就差说这份出生证明跟霍嘉兰有关了。

    霍嘉兰一声不吭,只在心里冷笑。

    她也不是吓大的,再说传唤她来是做证人的,可不是嫌犯……

    “顾律师,我不知道你的问题跟这个案子有什么关系?”霍嘉兰不屑地撇了撇嘴,“你到底想证明什么?”

    顾念之偏头一笑,“你这都想不明白?我现在在查找你母亲罗欣雪遗失的东西。因为她是被谋杀的,而且是在防备森严的霍家被谋杀,这足以证明她不可能被陌生人临时起意突然杀死,也就说明,这个凶手必定是为了某个目的谋杀她。为了找到这个目的,给凶手定罪,所以我必须要找出这些缺失的证据链。”

    “那对不起了。顾律师真应该改行去做侦探。”霍嘉兰嘲讽顾念之,“你明明还在找证据,却已经将别人告上法庭。这个逻辑,我也是不懂。”

    “嗯,如果你懂,就不会问出这些让你母亲在九泉之下寒心的话了。”顾念之回头看着法官:“法官大人,我们可以证明,这份缺失的出生证明,很可能跟罗欣雪的死有重大关系。”

    法官看了顾念之一会儿,有些不情愿地摇摇头:“请证明你所说的重大关系。”

    白家那边再次松了一口气。

    他们其实对这个变化也始料未及。

    霍嘉兰明明是证人,却也有了疑点。

    金大状对这个变化非常满意,笑着对自己陪审团的人说:“……知道了吧?一个初出茅庐的菜鸟想打赢这场官司,就是白日做梦。可别到时候白白将一个重大胜利拱手送给我们。”

    白瑾宜在旁边却默不作声,脸色比刚才还要难看。

    顾念之对法官的问题表示理解,又向法庭里所有旁听的相关人等微微欠身,开始解说其中的关系:“首先,各位想过没有?罗欣雪为什么要把一份出生证明放到银行的保险箱里?而这份出生证明又在她死后不见了?”

    法庭里一片静默。

    “顾律师,你连是谁的出生证明都不知道,凭什么说服法官和我们大家,这份证明跟本案有关?”金大状不想被顾念之在法庭上带节奏,于是主动打击顾念之的气焰。

    顾念之的脑子非常灵活,而且经常跟大家想的方向不一样,因为她最擅长逆向思维。

    听了金大状的话,她立刻不以为然地说:“我这么做,当然是为了查找罗欣雪的目的。她专门放在银行保险箱里的出生证明,按常理推断一定是跟她最亲密的人,或者干脆就是她自己的。但因为这份证明不翼而飞,我可以排除是罗欣雪自己的出生证明,毕竟她已经死了,那么她的出生无论如何曲折,都再无瓜葛,不值得别人出手在这份出生证明上做手脚。”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这份出生证明是一个活着的人的出生证明。而这个活着的人不想别人看到,所以将这份出生证明‘消失’了。”顾念之径直看着霍嘉兰说出这番话,完全就是在明示这份出生证明一定跟霍嘉兰有关。

    霍嘉兰脸色铁青,死死握住拳头,咬牙切齿地说:“……你看我做什么?我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份出生证明!”

    “我没说跟你有关,我只是按照常理推断。”顾念之敲了敲电脑,大屏幕上又变换了一副图片。这时打出来的,是三张证件照,分别是霍冠元、霍嘉兰和罗欣雪。

    这三张照片一打出来,大家顿时哗然。

    因为照片上的霍嘉兰,跟她父亲母亲谁都不像。

    “顾念之,你什么意思?!光凭这几张照片就要说我不是霍家人吗?”霍嘉兰羞恼不已,但是心里又紧张得不得了。

    “我可什么都没说。”顾念之挑了挑眉,脸上已经露出隐隐露出笑意,“再说现在什么年代了?怎么可能单凭照片就判断血缘关系?如果需要查验血缘关系,直接查dna啊。又不是古代,非要用错漏百出的滴血认亲?”

    法官面无表情地看着顾念之,“你是说……要查你证人霍嘉兰的dna?”

    “对。”顾念之看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又换了一批照片,“请法官大人允许我们查验霍嘉兰的dna。”

    坐在被告席上的白瑾宜惊讶抬头,死死盯着霍嘉兰,像是从来没有见过她一样。

    法官考虑了一会儿,面无表情地沉吟,许久没有开口说话。

    也许是法庭上的沉默太过沉重,霍嘉兰终于受不了了。

    霍绍恒的测谎仪都没有撬开她的嘴,却被顾念之用一份“不翼而飞”的“出生证明”撬开了。

    霍嘉兰的瞳孔猛地缩了起来,她的嘴唇翕合着,终于对顾念之服软:“……顾律师,你反复提起我父亲母亲遗失的证物,我倒是想起来一件事。”

    “什么事?”顾念之饶有兴趣地问,“是跟你母亲罗欣雪的死有关吗?”

    顾念之记得曾经听霍嘉兰亲口说过,是她第一个发现罗欣雪死在床上……

    所以如果霍嘉兰不是凶手的话,她一定是知道凶手情况最多的人。

    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她会为凶手遮掩。

    顾念之因此有一种直觉,就是霍嘉兰好像并不关心她母亲罗欣雪到底是怎么死的,她只想找到一个人去恨,去为她母亲的死承担责任,好像……只有这样做,她才能面对自己母亲的在天之灵一样。

    这种感觉很不寻常,让顾念之忍不住推论,霍嘉兰对她母亲的死,知道得比她表现出来的多得多。

    因此顾念之为自己拟定的法庭辩论策略,就是撬开霍嘉兰的嘴。

    前面的所有举动,查找遗物,核对清单,都是为了这一个目的服务。

    她很幸运,她的目的达到了。

    顾念之有些微的兴奋,但她掩饰得很好,没有人看得出来她此刻的心情。

    除了霍绍恒。

    他带了她六年,她在他身边从十二岁长到十八岁,他对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实在是太熟悉了。

    比如现在,他看得出来顾念之一定非常兴奋,因为她只要真正兴奋起来,白腻的耳尖就会微微泛红……

    霍绍恒的目光在顾念之耳尖处停留了一瞬,然后淡然移开。

    ※※※※※※※※※※※※※※※※※※※※

    这是第二更。提醒一下月票和推荐票哦!

    今天是周一,特别是推荐票!

    o(n_n)o。(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86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86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