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判决

推荐阅读:龙纹战神至尊剑皇无光之月草根小师叔大龙挂了娱乐圈如此美好恶魔就在身边大唐之最强帝王抗日之铁血使命纨绔农民

    单伯翰在法庭上娓娓而谈,说得有理有据。

    “……宋锦宁这样的情况,虽然是器质性病变引起的精神疾病,也是实打实的精神疾病,需要护理人员非常地耐心,护理的环境也要让人舒心顺畅。而宋锦宁在霍家住了十几年的阁楼,低矮压抑,屋里的东西越来越多,这些外界环境的变化,对正常人来说都会引起心理上的不适,更何况是有严重精神疾病的人呢?”

    “所以宋锦宁的病越来越严重,到后期已经有了抑郁症的来头。如果不是陈医生当机立断,发现了她的病灶所在,宋锦宁的下场就是被熬死,根本活不过明年。”

    霍绍恒一直很镇定地坐在听众席上,直到这时他的眉宇间才闪过一丝阴霾。

    真是好险……

    心思流转间,他的视线落在法庭前方站得笔直的顾念之脸上。

    说实话,顾念之的面容从十二岁到十八岁,他看得太熟悉了,从刚来时候那个胖胖的其貌不扬的小姑娘,到长开之后的漫画美少女,他已经习以为常了,没有那种外人经常有的惊艳感。

    她的样貌是美是丑,霍绍恒没有真正在意过。

    因为她好像已经成了他自己的一部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

    霍绍恒抱着胳膊搭在胸前,听着法庭上的唇枪舌战,虽然激烈,但他已经听出来,对方已经一败涂地。

    顾念之手里还有最后一样证据,足以让白瑾宜下地狱。

    金大状非常激动地向法官表示:“法官大人,虽然对方有这些证据和证人,但我想提醒法官,对方的证据,都是间接证据。对方的证人,也是间接证人。他们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证明我的当事人跟罗欣雪的命案有关。”

    “是,我的当事人是拿了对方丈夫的手机,但从来没有法律规定,拿一个手机就算是犯了谋杀罪!”

    顾念之静静地听金大状说完他的总结陈词,才站了起来,首先反驳道:“我想提醒法官,只有间接证据和证人,也是可以定罪的,这是有先例的。其次,本案并不是没有直接证据。”

    “什么直接证据?!你不要造谣污蔑!”金大状怒了,在他打官司的生涯中,最差的案例也是双方和解,从来没有打输过一个官司!

    如果输在顾念之这个初出茅庐的菜鸟手里,他以后真的没法混了。

    顾念之右手轻挥,向法庭里的人看了一眼,对法官说:“还是朱法医的验尸报告,从罗欣雪的指甲缝里,检验到有白瑾宜的dna。这说明当初两人曾经发生过争斗。为什么争斗?想想那被硬塞进喉道的安眠药,我想大家就都明白了吧?”

    “反对!原告律师再次用臆想代替案情!”金大状急了,不顾一切反对顾念之说过的任何话。

    顾念之叹了口气,摊了摊手:“金大状,我记得上法律系第一节课的时候,有教授讲过这样一句话,说如果有一只鸟,它走路像一只鸭子,叫起来像一只鸭子,长得像一只鸭子,吃东西也像一只鸭子,那它肯定就是一只鸭子。”

    金大状怔住了。

    “……就像你的当事人白瑾宜,她跟被害人罗欣雪去世前几个小时就在一起,抢了她的东西,强迫喂她吃安眠药,在她走后,罗欣雪就死了,这样的人,我们称之为杀人凶手。这种推论逻辑,不是毫无根据的臆想,而是正常人都具有的常识。”顾念之开始总结陈词。

    “什么叫直接证据?难道非要有视频显示白瑾宜的杀人过程才叫直接证据?”顾念之挑眉看向白瑾宜,“白瑾宜亲口承认她为了更大的目的才会杀人,又算不算直接证据?”

    金大状被问得张口结舌,一时什么话都接不上来。

    白瑾宜到了这个地步,索性什么话都不说了,冷笑着闭紧双眼,不肯再搭理顾念之。

    顾念之走到她面前,弯腰下去仔细看了看她,突然问道:“白瑾宜,霍冠元私人手机上收到的短信数据,你为什么这样重视?我再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老实说了,说不定你的律师还有机会给你求情。”

    白瑾宜眼睛都不睁,冷笑道:“你都给我定罪了,我还说什么?”

    “那好,我会把这个手机交给宋锦宁。她已经痊愈,高能物理所,应该由真正的科学家来主导。你这种沽名钓誉之人离开高能物理所,是我国科技界的一大幸事!”顾念之知道,只有宋锦宁才能刺激到白瑾宜。

    果然白瑾宜听了她的话,猛地睁开眼睛,咬牙切齿地问:“你说什么?你要给谁?!”

    “你管我给谁,那又不是你的手机。”顾念之将手里的手机抛了抛,“你钻研了十年的东西,都没有弄出成果。给宋女士,说不定一年不到,就要出成果了。希望你在执行死刑之前,能看见宋女士出成果。”

    “休想!不可能!我想了十年都想不出来,她也不可能想出来!”白瑾宜几乎发狂了,从被告席上一跃而起,两手就要往顾念之纤细的脖子掐了上去。

    顾念之身手敏捷,倏地往后一退,一只手握着手机,另一只手横推过去,一下子将白瑾宜推倒在被告席上。

    几个法警立刻冲过来,给白瑾宜戴上手铐。

    法官也警告她:“被告请控制自己的情绪。袭击原告律师,罪加一等。”

    顾念之走回证人席,将霍冠元的手机交到宋锦宁手里:“宋女士,我们相信这个手机上的内容,跟你们的实验有关。等案子结束,军部会跟你跟进实验的事。”

    宋锦宁下意识握住手机,重重点头:“我休息了十六年,也是时候要工作了。”

    ……

    白瑾宜的案子三天后由帝都中级法院正式宣判。

    白瑾宜谋杀罗欣雪罪名成立,拖延宋锦宁病情,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罪名成立,两罪并罚,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霍嘉兰在罗欣雪谋杀案中没有刑事责任,没有被判刑,但她没有及时救助自己的母亲,这一点大家看得清清楚楚。

    审判结束,她一个人回到霍家,收拾东西打算要离开霍家,霍老爷子和霍冠辰都拦住她,不许她走,把她留了下来。

    法院宣判的时候,顾念之站在霍绍恒身边,心情激动雀跃无比。

    这是她职业生涯打的第一场官司!

    面对国内最大律所的十五个精英律师毫不退缩,重拳直击,几乎是一举成名!

    她抬头看了看霍绍恒,低声说:“霍少,你终于为你母亲,还有罗女士讨回公道了。”

    霍绍恒侧身弯腰,突然抱了抱她。

    顾念之正激动不已,想要回抱一下霍绍恒,暗戳戳希望这是霍绍恒要当众承认她的地位了……

    可是阴世雄这时也转了过来,弯腰抱了抱她。

    紧接着是赵良泽,跟着抱了抱她,还摸摸她的头,赞道:“好样的!念之,恭喜你!”

    顾念之:“……”

    她气得直磨牙,恨不得给这俩棒槌一人一脚!

    她还以为霍绍恒要借机向大家公布他和自己的恋情呢,结果就被这俩给毁了!

    果然,当大家看见霍绍恒拥抱顾念之的时候,都愣了一下,紧接着阴世雄和赵良泽对顾念之的拥抱,让大家霎时明白过来,都忍不住笑了。

    这是胜利的拥抱,恭喜的拥抱,友情的拥抱。

    再没有人想到别的地方去。

    顾念之一时气馁,刚才的高兴情绪一下子烟消云散,不由自主嘟着嘴,没有了喜悦之情。

    她的目光一直幽幽地盯着霍绍恒转。

    这时很多人拥了过来,不是来恭喜顾念之,而是来恭喜霍绍恒。

    这是一次秘密审判,只有审判结果能够公开。

    能来听结果的人,已经是圈内人了。

    他们都知道顾念之背后的人是霍绍恒,这一次胜利,其实是霍绍恒的胜利。

    因此这些人在对顾念之简单点头之后,都去跟霍绍恒握手。

    看着他从容不迫地跟众人应对,寒暄,对待级别比自己高或低的人都保持着不卑不亢,目光淡定,举止稳重,没有特别的喜悦,但也没有不高兴。

    他所有的情绪,还没有刚才对她那个轻轻的拥抱表达得露骨而充分。

    那个拥抱,对霍绍恒这样的人来说,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致了吧?

    顾念之胡思乱想着,心绪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视线就这样不由自主胶着在霍绍恒身上,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注意他每一次微笑的尺度,还有每一次仰头的弧度。

    她低下头,在无人注意的角落将自己近乎贪婪的目光隐藏起来,不能让任何人看出来她的心思,她不想给霍绍恒惹麻烦。

    如果他不愿意公开他们之间的关系,顾念之也不会主动揭开这个谜底。

    看着霍绍恒在众人面前的挥洒自如,她清楚地知道,在他们两人之间,她是投入更深的那一个,甚至是主动的那一个。

    所以她把这段关系的主动权放到霍绍恒手里,他愿意公开固然好,如果他不愿意,她也不会要求,因为她相信他。

    走出法庭的时候,外面的阳光很明亮。

    顾念之看着眼前湛蓝天空上飘着的白色云彩,还有偶尔划破天际的白鸽,以及悠然响起的鸽哨,再看看前面那个身材高大的背影,被众人簇拥着,离自己那么近,又那么远。

    她的目光一时忘了隐藏,看着他背影的时候长了一些。

    霍绍恒突然心有所感,下意识回头,和顾念之不加掩饰的眷恋目光撞个正着。

    他朝她笑了笑,伸出一只手:“念之,过来。”

    顾念之的面容一下子亮了起来,春日的阳光也没有她的笑容动人。

    她分开众人走了过去,将自己的手放在霍绍恒温暖干燥的手掌里。

    “这一次的官司,多亏了念之。如果没有她,我们军部不会赢得这样顺利。”霍绍恒在众人面前毫不避嫌地夸奖顾念之,顾念之一时感动得差一点就要哭了。

    她急忙低下头,看上去是不好意思,其实是要隐藏她差一点就要夺眶而出的泪珠。

    等自己把泪意咽下去了,才抬头看着霍绍恒,像是仰望自己的神祇。

    季上将坐在法庭前面路旁的车里,默默地看着这一幕,目光从从容微笑的霍绍恒身上,一直看到他牵着的顾念之身上,不由皱起眉头。

    本来想出去跟霍绍恒见面的,季上将想了想,还是对自己的勤务员命令道:“回去。”

    开车的勤务员迅速发动汽车,回军部最高委员会去了。

    霍绍恒刚带着顾念之坐到车里,就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

    这个手机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号码,可以直接打通,不经过特别行动司的接线员转接。

    霍绍恒拿出手机,发现是季上将的号码,急忙划开手机,正经问道:“季上将?”

    “嗯,是我。”季上将也坐在车里,笑着恭喜他:“这一次的官司打得不错,给军方长脸。烈士遗孀啊,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这件事,你有功劳,军部过一阵子会给你记功。”

    霍绍恒笑了笑,“是我应该做的,罗欣雪也是我大伯母,有这种亲戚关系军部还给我记功,我没脸领,还是算了吧。”

    季上将见霍绍恒推辞,也没有坚持下去,只是说:“好,既然你这么说,也有道理,那就先在你档案里记一笔。绍恒,你是我们军部重点培养的将领,可不能有半点的行差踏错啊。”

    霍绍恒听着奇怪,他自问在工作上完全符合特别行动司的规章制度,私生活上也非常洁身自好,绝对没有给军部抹黑过,因此立即回答:“季上将放心,我从来都是服从命令听指挥。”

    “这就好,这就好。”季上将心里一松,哈哈笑了起来,语气也轻松多了,“刚才我从法庭门口路过,看见你们了。当时人那么多,就没有下车亲自恭喜你。”

    “季上将是微服出来的吧?”霍绍恒凝神一想,马上就明白了。

    如果不是微服出来的,光出行的排场就会将整条街都封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是啊,我就是担心你,过来看看。”季上将非常和蔼,“知道你们赢了,我也放心了,现在我已经快到军部总部了。有空再打电话。”

    “是,首长。”霍绍恒应声回答,听着那边挂了电话,他才收起手机。

    顾念之在旁边静静地坐着,非常乖巧。

    霍绍恒握握她的手,“辛苦了,回去好好歇一歇,就快过年了。”

    顾念之看着车窗外明亮的天空,笑道:“今年的春节会很暖和吗?”

    “怎么会?”赵良泽在前排座位上搭话,“过几天就要变天了,我看了天气预报,除夕前后有强冷空气过境,比以往都冷。”

    过了春节,她就要上学了。

    顾念之不由自主又想到了何之初,想到两人在他书房发生的那个冲突,有些不自在地抿了抿唇。

    刚想到何之初,顾念之的手机铃声就响了。

    她拿出手机一看,正是何之初的电话。

    本来不想接的,但是霍绍恒也看见了,淡淡地说:“是你导师的电话,为什么不接?”

    顾念之知道霍绍恒非常细心聪明,又非常了解自己,担心被他看出端倪,手指一滑,已经接通电话,放在耳边笑问:“何教授?”

    “嗯,是我。”何之初握着电话站在自己公寓的落地窗前,一只手插在裤兜里,“恭喜你,第一个官司就大获成功。”

    “我能做的其实不多。”顾念之不肯居功,“霍少他们准备充分,我就是在前台做做传声筒而已。”

    “你太谦虚了。”何之初的嗓音清冽,带着天生的冷意,顿了顿,他告诉她:“你们的庭审记录,我已经看到了。”

    顾念之:“……”

    明明是秘密审判的案件,除了审判结果,别的都不能公开的,何之初从哪里拿到的庭审记录?

    “不相信吗?”何之初嗤笑,“jd的金大状现在在我的君临律所做首席律师,他给我的面试答案,就是这份庭审记录。”

    顾念之一口气几乎没有提上来:“金大状不是jd的首席律师吗?怎么去您那儿了?”

    “很奇怪吗?他打输了这场官司,而且得罪了白家,jd自然让他走人了。像他这样的人,如今在整个帝都的律所,除了我以外,大概没有人敢要他了。”何之初说得轻描淡写,顾念之却知道这中间很多事,不是那么容易的。

    她轻轻叹了口气:“白家真的这么做?”

    白悦然不像这样拎不清的人啊?

    “白家当然用不着主动出手。但是现在官司的结果在这里摆着,jd律所还要在帝都混呢,让金大状走人是他们向白家表明的态度。”何之初似乎很明白这些内情。

    顾念之无语半晌,还是说:“那何教授不怕得罪白家?”

    “念之,你是在担心我吗?”何之初懒洋洋地说了一句,阴霾了几天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

    顾念之:“……何教授再见。”果断挂了电话。

    霍绍恒眯着眼睛坐在她身边,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金大状已经被jd律所辞退了,他去了何教授的律所。”顾念之摇摇头,“不过是一场官司,至于这样吗?”

    ※※※※※※※※※※※※※※※※※※

    这是第一更。后面还有,今天十更,每更五千字。

    o(n_n)o。

    。

    (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90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90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