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别闹 5

推荐阅读:隐婚娇妻:老公,别玩我乡村匹夫天启风云娱乐之名动四方扶摇而上婉君心獒唐贴身小医仙重生做皇帝红颜谋:哑女枫华

    霍绍恒沉默着一时没有说话,因为这其中牵连到的官场和商场的利益关系,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清楚的,他也暂时不想让顾念之知道这些复杂的东西。

    他握住顾念之的手,语音沉沉转移话题:“……打赢官司了,要去哪里庆祝?”

    顾念之一下子回过神,斜睨着霍绍恒:“……霍少,你欠我的本金呢?打算什么时候还?”

    那天第一次上庭之前,霍绍恒给她许诺过,先还“利息”,还有“本金”……

    霍绍恒还没说话,坐在顾念之另一边的阴世雄非常煞风景的问:“念之,你借给霍少钱了?借了多少?我回去还你。”

    他是霍绍恒的生活秘书,霍绍恒的工资和经费都是他管着的。

    赵良泽也回过头,皱着眉头道:“念之,就算你借给霍少钱,居然还收利息,真的好嘛?”

    他就不说霍绍恒养了顾念之六年,自己贴了多少钱了,后来还送房子……

    听顾念之说“本金”,他们理所当然就想到“利息”了。

    顾念之:“……”

    好想把这俩傻叉踹出去肿么破!

    霍绍恒并不解释,一只胳膊撑在车窗边上,左手握拳撑着头,唇角微勾地看着顾念之,淡淡地说:“是啊,辛辛苦苦把她养大,不过借了点钱,竟然还要收利息,真是养了只白眼狼……”

    顾念之忍不住狠掐霍绍恒的手。

    故意调侃她是不是?

    信不信她马上扑过来亲他一下,“还”他上一次付的利息!

    霍绍恒见她下唇都咬出两颗牙印了,才放弃继续逗她的心思,对阴世雄和赵良泽扫了一眼,警告的意味不言而喻。

    阴世雄和赵良泽摸摸鼻子,不再掺和了。

    霍绍恒低下头问顾念之,声音很和气:“……想怎么庆祝?”

    顾念之本来就不是很生气,霍绍恒又肯弯腰用这么温柔的声音哄她,她马上就心花怒发,不再偷偷掐霍绍恒的手腕。

    抱着他的右胳膊,眼珠转了转,说:“大雄哥和小泽哥说得对,你对我那么好,我借你点钱,实在不应该收利息。这样吧,霍少你也不用还本金了,我只要你春节前找一天空闲的时候,陪我逛逛街,买买东西,好吗?”

    她其实只想有一天跟霍绍恒单独相处的时间,哪怕什么都不做,只是跟他一起走在大街上,她都会觉得无比的满足。

    像一对情侣一样,走在大街上……

    顾念之在心里默默补充。

    当然她不会做出不合时宜的举止,但手拉着手总可以吧?

    顾念之满怀期待地看着霍绍恒,充满眷恋和倚靠,是全心全意信赖他的神情。

    纵然是铁石心肠,在顾念之这样的神情面前也要软一软。

    霍绍恒默默地看着顾念之,抬手揉揉她的长发,“好,你想哪一天?”

    “我哪一天都可以!看霍少哪一天方便!”顾念之眼睛亮晶晶地,脸上的神情像是被点亮的烟火,灿烂动人。

    坐在顾念之旁边的阴世雄跟着说:“念之,要不要大雄哥也陪你逛街?”

    顾念之今天最气的就是阴世雄和赵良泽两个人,如果她手里这时有根灯绳,她立马要猛拽灯绳,把这俩大灯泡给灭了。

    她很是不满地摇摇头,往霍绍恒那边又坐近了些,嘟哝道:“是霍少欠我钱,又不是你们?”

    阴世雄白了她一眼,暗道就算是你小姑奶奶跟霍少一起逛街,难道我们这俩生活秘书又能置身事外?

    他敲了敲前座的赵良泽,“霍少最近有空吗?”

    赵良泽拿出电子行程表查询,“明天就是除夕了,也就明天有空。今天霍少还得去军部最高委员会参加今年最后一次最高参谋长会议。”

    霍绍恒不是参谋长,但是他负责的特别行动司,要每年一次在军部的最高年终会议上做一次工作总结。

    “那就明天?!”顾念之欣喜不已,双手合什拢在胸前,两眼几乎要冒出星星了。

    霍绍恒点点头,“嗯,那就明天。”

    “霍少你太好了!”顾念之实在忍不住,扑上去就要抱住霍绍恒的脖子亲他一下。

    霍绍恒一把拦住她,一手揪着她的后颈固定,一手扯过来安全带给她系上:“坐好,系上安全带。”

    阴世雄在旁边看着好笑,捅捅顾念之的肩膀:“念之,你已经年满十八岁了,不能再像小孩子一样对霍少搂搂抱抱了。我们看着没事,被别人看见了,可是给霍少惹麻烦。”

    顾念之一眼扫过去,阴世雄竟然觉得顾念之的眼神里有一股“杀气”。

    他愣了一下,再看之时,顾念之的眼神里只剩下浓浓的不屑,她扯着嘴角,凉凉地说:“这不没有外人我才这样嘛?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当着外人的面这样做……”

    如果不是顾忌霍绍恒在旁边,她翻白眼不好看,她的白眼真要翻到天上去了。

    “我知道,我就是提醒提醒你。”阴世雄嗐了一声,觉得顾念之越大越皮了,动不动就跟他话了,有几分我的风范了!”

    赵良泽回头朝阴世雄竖起中指,顺便给了他一个鄙夷的眼神。

    顾念之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雪白。

    她的左手本来抓着霍绍恒的手腕,怔忡之下刚一松开,霍绍恒却飞快地握住了她的手。

    顾念之有些不高兴,暗地里用力,要将自己的手从霍绍恒的大掌里挣脱出来。

    但霍绍恒却牢牢把握着她的手,而且握得越来越紧,但又不至于捏疼她的力度,让她无法挣脱。

    霍绍恒今天只在深蓝色衬衫外面套了件铁灰色军装制式羊驼绒大衣,并不是军服,所以穿得比较随意。

    他坐得笔直,一点异样都没有表现出来,一只手却拢在宽大的袖子里,和顾念之十指交握。

    无论顾念之的小手在他的手掌里如何闹腾,哪怕是用刚养起来的指甲掐他的手心,他都面不改色,车里没人知道两人在他的大衣袖子里依然打着一场“官司”。

    顾念之挣扎了一会儿,觉得胳膊都累了,看霍绍恒却还是一副不动如山的静默。

    垂眸看她一眼,“别闹”两个字就写在他深邃的眼睛里,好像她在无理取闹一样。

    顾念之又觉得惭愧了,不再挣扎,被他拢着手心坐了一会儿,到底心有不甘,又见是在车里,确实没有外人,就慢慢偏着头,轻轻靠在霍绍恒肩头。

    霍绍恒并没有移开,但也没有为了让她靠得舒服就挪动身子,只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岿然不动。

    阴世雄和赵良泽开始准备霍绍恒今天开会和明天出行的事宜,两个人紧张地忙碌着,丝毫没有注意到顾念之的情绪变化。

    顾念之靠在霍绍恒的肩头,心情慢慢平静下来,虽然还是有些酸溜溜地,但她认为这也是人之常情。

    如果她听了那种话一点情绪都没有,她自己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霍绍恒……

    回到特别行动司总部驻地,霍绍恒的专车一直开到他的官邸门口。

    车门打开,开车的范建,坐在前排的赵良泽,和坐在后排的阴世雄先后下来,去准备霍绍恒要去军部开会的事宜。

    专车里只剩下顾念之和霍绍恒两个人。

    霍绍恒终于松开手。

    两人的手交握了一路,刚一松开,两人都有些不适应。

    顾念之揉了揉自己的左手,看着霍绍恒,轻声问道:“霍少要去开会?”

    “嗯。”霍绍恒应了一声,“你这阵子累了,早点休息。”

    顾念之本来是想问他晚上什么时候回来吃晚饭,霍绍恒这样一说,就表示不会回来跟她一起吃晚饭了。

    “好吧。”顾念之一点都没有高兴的样子,她微微嘟起嘴,想着赵良泽说的话,心里就跟堵了一根刺一样。

    这根刺既然已经种下,不马上拔出来,谁知道以后会怎样?

    顾念之不想留着这根刺过年。

    她抱着霍绍恒的胳膊,双眸往四周溜了一眼,确定没有人在跟前,才凑到霍绍恒耳边,轻声问他:“……霍少你以后如果有别的女朋友,或者未婚妻,就不会理我了吗?”

    霍绍恒不动声色看了她一眼,将她从自己身上剥离,放到座位上坐好,淡淡地说:“当然。如果你不是我的未婚妻,我为什么要理你?”

    顾念之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她忍不住开始捶打霍绍恒:“不行不行!你就算有了老婆,也要理我!”

    她无法想象霍绍恒对她置之不理的样子。

    以前她以为自己能做到远离霍绍恒,在他有了另外的感情的时候,悄然离去。

    现在才知道,这是很难很难做到的。

    至少目前来说,她一点都做不到。

    “霍少,你不要找别的女朋友好不好?”顾念之软软的求他,不知不觉已经半侧卧到他怀里了,“你说了我撩到你,你就是我的,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

    “我没有说话不算话。”霍绍恒还是正襟危坐,只是一支胳膊虚虚地揽在顾念之腰间,“我说了你撩到我,我就是你的。你可以继续撩。”

    “那你要被别人撩走怎么办?”恋爱中的人免不了要患得患失,强大自信如顾念之,有时候也会问出这样不自信的问题。

    霍绍恒摸摸她的脸,“那你就要更加努力,比别人做得更好。”

    “我没有撩过别人啊……经验不足……”顾念之断断续续地说,“是不是我要去找别人练练手?试一试……”

    “顾念之,你敢撩别人试试。”霍绍恒打断顾念之的话,对她说这种话有些淡淡的不悦。

    顾念之看了霍绍恒一回儿,怯怯地问:“霍少,你也担心我会撩别人嘛?”

    霍绍恒垂眸看了她一会儿,若无其事地说:“嗯,你撩得不好,担心你给我丢人。”

    顾念之“啊”了一声,很不高兴地捶了霍绍恒几下,“我怎么会给你丢人?我厉害着呢,不信你等着瞧!”

    她鼓着腮帮子看着霍绍恒,显得眉眼格外生动美貌。

    霍绍恒也不想逼她逼得太紧,有时候太紧了,反而会适得其反。

    就像皮筋,太紧会崩掉。

    “听话。”霍绍恒紧紧胳膊,将她往身边揽住了,“不要去撩别人。被我知道,打断你的腿。”

    “霍少,你这是在吃醋吗?”顾念之狐疑看着霍绍恒。

    但是霍绍恒的神情实在太过镇定,一点都看不出他的心情变化。

    “我从不吃醋。”霍绍恒拍拍她的脸,“别胡思乱想了,我还要开会,你乖一点。”

    “……好吧,你也早点休息。明天要陪我出去玩一天。”顾念之再次提醒霍绍恒。

    “放心。”霍绍恒点点头,“明天一天都是你的。”

    顾念之心情好了不少,朝霍绍恒伸出一只手掌:“说话算话!”

    啪!

    霍绍恒也伸出手掌,跟她对拍了一下。

    顾念之这才高高兴兴下车,并没有立刻进屋,而是站在门口,朝着霍绍恒的专车挥手,目送他远去。

    转身进了霍绍恒的官邸,顾念之马上回到自己屋里,打算好好收拾收拾自己。

    先去洗澡洗头,再用各种保养品抹上全身,脸上更是不断地敷面膜,补水、去角质、增白、营养面膜一个一个来,用最密集的程序给肌肤最大的养护。

    虽然她已经够白了,但还是不能免俗地囤了一箱美白面膜。

    这一套程序完成,华丽丽的三四个小时就过去了。

    她洗完澡,包着头,再去衣橱里找明天出去玩要穿的衣裳,又挑着搭配了半天,最后选中了一身豆绿色羊绒高领套头衫和修身长裤,可以配长靴,外面套那件皮大衣。

    再配上爱马仕的蓝紫船舵丝巾,大大的prada浮云墨镜,肯定又潮又帅气。

    女孩子天生喜欢鼓捣这些穿着打扮。

    她在自己房里就这样不知不觉就耗了一下午时间。

    等她完全收拾好,从房里出来去吃晚餐的时候,整个人就跟能发光一样,只能用光彩照人四个字形容。

    ……

    餐厅里只有宋锦宁坐在那里。

    看见顾念之容光焕发地走进来,宋锦宁放下手里的ipad,笑着对顾念之点点头:“看你心情这么好,官司一定打赢了吧?”

    顾念之不由得有些汗颜。

    她回来之后就记得忙自己的事情,居然忘了跟宋锦宁说官司的事情了。

    顾念之忙坐到宋锦宁对面,先对她说了白瑾宜的判决结果,“……死刑,但是缓期两年执行。”

    宋锦宁手里搅着一碗海参浓汤,一边沉吟道:“白家势大,如果不是马上执行的死刑,多半是死不了的。”

    顾念之双手按在餐桌上,不服气地说:“我知道,所以我会盯着那边。只要他们敢给白瑾宜上下打点,我是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宋锦宁居然没有劝顾念之息事宁人,她重重点头:“我不懂法律,但是我知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白瑾宜既然杀了罗欣雪,她就一定要给她偿命。”

    顾念之忍不住拍手,“宋伯母你说得太好了!我虽然是学法律的,我也信奉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所以我从来就不赞成取消死刑。”

    老祖宗都说过,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杀人犯为什么要比受害者受到的关注还要多?

    为杀人犯请命,想过这样做的后果吗?

    就跟未成年人保护法一样,没有保护真正的未成年人,只是在助长未成年人中的犯罪行为。

    宋锦宁笑眯眯地听着顾念之滔滔不绝地说着她对法律的见解,不时点点头,附和两声,再点睛般说两句话,使得顾念之能够更多地说下去。

    两人说得高兴,又拿了一瓶红酒,一边喝,一边聊。

    一顿晚饭居然吃了两个小时依然意犹未尽。

    霍绍恒回到来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他将大衣脱下来交给勤务员,随口问了一句:“宋夫人和念之都睡了吧?”

    那勤务员嘻嘻一笑:“首长好!——宋夫人和念之小姐还在餐厅吃晚饭。”

    “还在吃?”霍绍恒很是意外,“吃了多久了?”

    “两个多小时了。本来只是随便吃晚餐,后来顾小姐说要喝酒,就要了一瓶红酒,跟宋夫人一起喝。”

    霍绍恒走到餐厅,看见餐桌上何止一瓶红酒瓶子,已经放了两个空瓶了……

    顾念之醉态可掬地还在对着空瓶一直摇,睁着雾蒙蒙的一双大眼睛愣愣地说:“……咦?怎么倒不出来了?明明还有啊?”

    ※※※※※※※※※※※※※※※※※※

    这是第二更。后面还有,今天十更,每更五千字。

    o(n_n)o。

    (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92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92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