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被逼停 5

推荐阅读:自古红楼出才子剑中仙娱乐春秋抗日之超级壮丁诸界末日在线罪恶调查局陈二狗修道记九天炼神诀清穿守则诸天神帝

    顾念之摁下车窗,愕然看着徐飘红:“干嘛?你要验我的酒精含量?”

    “是啊?不行吗?”徐飘红很强势地横了她一眼,“快一点!别磨磨蹭蹭!”

    顾念之彻底翻脸了,从le-boy的包包里拿出手机,面无表情地问她:“你的名字,警号。”

    “你干嘛?”徐飘红的眼皮开始跳了,她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投-诉-你!”顾念之一字一句地说,“我要问问你们警察局,哪一条哪一款交规说过要验乘客的酒精含量!”

    照这么说,喝了酒的人不仅不能开车,连坐车都要被禁止了。

    得,大家在外面喝完酒,都只有步行回家了,连公交都不能坐。

    徐飘红嘴角抽搐着,有些下不来台。

    她从小到大都是家里人捧着长大的,上大学上的警察学校,同学和老师知道她的家庭背景,对她照顾得很,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不把她当回事的人。

    徐飘红凭着家世,本来是可以找个更好的工作,但是她一心想着不靠家里的权势,只靠自己的能力找工作,最后挑了帝都南城区警察局最初级的职位,还从实习生做起,觉得自己已经够老老实实脚踏实地了,居然还有人不配合她……

    “要么放我们走,要么告诉我你的姓名和警号,我要投诉你。”顾念之说完笑了一笑,不打算给这菜鸟女警上课了。

    徐飘红工作半年多了,同事将她保护得很好,也没有遇到过这样难缠的情况。

    理智告诉她,她确实错了,应该马上放这两人走。

    哪怕是给那司机验酒精含量都没用,一看那人就没有喝酒。

    而且现在是早晨,有多少人一大早起来就喝酒?

    华夏帝国的人绝大多数都没这毛病。

    可就这样退让,实在不符合她的性格。

    她二十多年被家里娇养出来的从不妥协的率真性格这时冒出头了。

    徐飘红脸一沉,突然伸手进去,抓住顾念之的下巴,另一只手就要把滤嘴强行塞到她嘴里,一边道:“你给我验一下,没事我就放你走。”

    顾念之大怒,不过她没来得及自己出手,霍绍恒已经倾身靠了过来,握住徐飘红的手腕往外一推,顺手将顾念之护在胸前,淡淡地说:“徐见习,你已经违法了。”

    “你敢袭警?!”徐飘红只觉得手腕被一股热力裹住,整条胳膊都起了鸡皮疙瘩,她微一闪神,不提防被推得一个趔趄。

    “你太过份了!”徐飘红脸红了,薄怒微嗔,拿出电话就想呼叫同事。

    阴世雄这时终于赶了上来,将车停在警车后面,对着徐飘红叫道:“徐警官!都是自己人,有话好好说!”

    他一边说,一边拿出自己的证件对徐飘红展示,然后扭头对车子里面的霍绍恒道:“首长您好,现在没事了,您先走。这里有我。”

    霍绍恒看了他一眼,一句话没说,给顾念之整整衣领和围巾,然后摁下车窗,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油门一踩,奔驰suv在徐飘红眼前绝尘而去。

    她被无视地彻底,心口就如被大石头撞了一下,气恼地跺了跺脚,对着阴世雄吼道:“首长?!什么狗屁首长?!我跟你说!我不吃这套!”

    军牌车了不起啊?她爸爸就是军部作战部副参谋长,谁能比她爸爸官职大?

    在徐飘红心里,比她爸爸官职大、军衔高的人都是老头子,更不会自己开车,因此她从来没有想过车里的那个男人会是真正的首长。

    而霍绍恒因为自己工作性质的关系,常年隐身幕后,除了特别行动司和军部的一些高层人员,别的部门里真正认识他的人实在太少。

    徐飘红就更不用说了,她爸爸是作战部的上校副参谋长徐贵启,还不到参与霍绍恒所处的那个级别的地位,因此连她爸爸都没有见过霍绍恒本人,当然霍绍恒的名字他是听过的。

    徐飘红一向喜欢跟自己所处的阶层划清界限,显示自己的清高,因此完全不知道霍绍恒这号人。

    “你嘴巴放干净点儿!”阴世雄听不得别人这样说霍绍恒,“光你刚才这句话,我就可以投诉你到离职。”

    徐飘红脸更红了,“投诉投诉!你们就知道投诉!我只是在执行公务!我在做自己的工作!”

    这些人别逼她把自己的爸爸搬出来!

    她不想的……

    “你确信你在做自己的工作,而不是渎职?”阴世雄冷笑,赵良泽早在电话里跟他说清楚了,这实习女警一个人出来执行任务,本身就是违法的,因此他只是说:“叫你的搭档来跟我说话,你一个实习警察,还不够资格盘问我。”

    徐飘红一下子愣住了。

    是啊……她其实不应该一个人出来执勤的……

    而且她不过开警车出来兜兜风。

    徐飘红脸色一下子阴晴不定起来。

    “现在知道怕了?”阴世雄背着手,神情十分冷峻严肃,“你知道刚才的胡搅蛮缠很过份吗?如果不是看在你父亲面子上,我们早抓你回去关小黑屋了。”

    “抓我?凭什么?!”徐飘红这下真愤怒了,这人居然知道她爸爸是谁?那还对她那么嚣张!

    她最看不起那些仗势欺人的人!

    “凭什么?凭你阻碍军务!”阴世雄吓唬她,“再说你本身就不合法,首长的车又没违反交通规则,你居然还能截停他。”

    “他开得时快时慢!”徐飘红非常不满,想起刚才那只大手在她手腕上举重若轻的一握,她心里一跳,强自镇定,“这样开车很危险,跟酒驾一样,必须阻止教育。”

    “……时快时慢也要管?又没有阻碍交通,你截哪门子停啊?!”阴世雄觉得这女警脑子秀逗了,“你是走关系进的警局吧?这么基本的规则都搞不清楚,也不知道是谁给你开的后门。”

    阴世雄最后这句话真是惹恼徐飘红了,她憋了好久的委屈,终于哇地一声哭了,指着阴世雄抽抽噎噎地说:“我没有靠家里的关系!我是靠自己考进来的!”

    “你确定?你连交规都没有搞清楚,一个实习警察也敢一个人开车上路执勤。——你这样的水准,是怎么靠自己的能力‘考进来’的?”阴世雄看着大年三十也没什么事,就好心教这姑娘做人了,反正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我当然是考进来的!”徐飘红从衣兜里拿出手帕擦了擦眼泪,“不然靠我家里,我能只做实习警察?”

    阴世雄翻了个白眼,“徐警官,你不会不知道警察也是纪律部队吧?不会不知道纪律部队进人都是要政审的吧?”

    “政审?不会吧?”徐飘红狐疑了,“做个小警察也要政审?”

    “只要政审,你的家庭出身就瞒不了别人。你爸爸……你爸爸是副参谋长,上校军衔是吧?你们警局的人会不知道?”阴世雄摇摇头,“你今天真是运气好,遇到我们首长心情不错的时候,不然的话……”

    “你首长、首长的叫了半天,他到底是谁啊?”徐飘红企图转移话题,不想去思考阴世雄刚才说的话,一想到深处她就觉得没意思,她不想知道这个工作还是靠了家里的关系。

    “这么说吧,我的军衔是中校,但我只是他的生活秘书。”阴世雄提示了一下,“知道了吧?”

    “你叫什么名字?”徐飘红心里一颤,能用中校军衔的人做生活秘书,那人最少也是少将了……

    可是刚才那男人,看上去虽然很成熟稳重帅气,但绝对是年轻人啊,不是像她爸爸那样快五十的人了。

    “我是阴世雄,首长霍绍恒的生活秘书。你爸爸既然是军人,你回去问问他,就知道霍绍恒是谁了。”阴世雄说完话,转身就走了。

    他还要继续跟着霍绍恒和顾念之的车。

    不能跟得太近,所以他现在追上去也没有关系。

    徐飘红听了阴世雄的话,站在空旷的大马路边上呆呆地想了一会儿,天空还是那么蓝,云彩还是那么白,但有什么东西好像不一样了,她怔忡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打电话回家。

    “爸,我是飘红。”

    “飘红?你什么时候回家啊?今天是大年三十,还在上班?要不要爸爸派车去接你?”徐副参谋长急忙问道,很心疼自己的女儿。

    徐飘红心里一暖,跟爸爸说了几句好话,然后问:“爸,你知道霍绍恒是谁吗?”

    “霍绍恒?知道啊,你问他干嘛?”徐副参谋长愣了一下,没想到一向清高的宝贝女儿居然也打听军中的事情了。

    “他很有名吗?”徐飘红反问,“比爸爸还厉害?”

    “你这孩子,我怎么能跟人家比?”徐副参谋长嘴里虽然这么说,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人家是少年英才,二十八岁的少将,开国以来头一份。”

    “啊?还是真的啊……”徐飘红倒抽一口凉气,“我我我……我今天可能做错事了……”

    她都快哭了。

    “怎么了?闺女别急,慢慢儿说。”徐副参谋长立刻心疼了,“有什么大不了的?爸爸给你摆平!”

    不就是一个小破警局?一个电话过去,那边的局长就该拎着礼物来他家“拜年”了……

    徐飘红听爸爸这么说,眼神闪了闪,低下头拈弄警服的衣角,吞吞吐吐地说:“是这样,我今天出来执勤,在三环截停了一辆车,结果发现里面坐的是霍……绍恒……”

    这个名字在她舌尖上滚来滚去,过了许久才吐出来,光提一下,就觉得唇齿留香。

    徐副参谋长“啊?”了一声,从沙发上腾地一下站起来,快步走到书房,用脚踢上门,低声问:“你真的截停了霍少将的军车?!”

    阻碍军务,那可是犯大错了!

    徐副参谋长额头上的汗都出来了。

    “不,不是军车,虽然挂的是军牌。”徐飘红咬着唇,眼神迷离地在警车自载系统里查找刚才那辆奔驰suv的车牌号码,“是……是他的私用车……”

    徐副参谋长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拿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连声说:“不是在执行军务就好……不是在执行军务就好……”

    “那我会不会有事啊?”徐飘红忐忑不安地问,“他和一个小姑娘坐在车里……”

    “那要看他犯了什么事。”徐副参谋长缓过气,“就算是少将,违反交规也要受罚,哈哈哈哈!”

    一想到可以卖霍少一个人情,徐副参谋长就心情愉快。

    霍少那边的关系太难搭了,这一次女儿歪打正着,说不定是个机会……

    没想到徐飘红又支支吾吾地说:“爸,他……他没违反交规……”

    “什么?!”徐副参谋长只觉得血压又一次飙升,都快站不稳了。

    他扶着墙走到书房的沙发上坐定,喘了口气,咬牙切齿地问:“没违反交规,你截什么停啊?!”一边说,脑子里一边急速思考:“今天你跟谁一起出勤的?”

    如果万不得已,就只有推到跟女儿一起出勤的那位正式警员身上。

    徐副参谋长吁了口气,暗道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就是太清高了些,连基本的人情世故都不懂,以后一定要嫁一个位高权重,真正能护得住她的人才好,不然可是要捅大篓子。

    徐飘红更不好意思了,继续结结巴巴地说:“没……没人跟我一起,我是一个人执勤……”

    “一个人?!”徐副参谋长傻眼了,“那不合规矩啊!你才是实习警察,不能一个人执勤的!”

    “我……我也是想帮大家一个忙……”徐飘红听出来不对了,眼圈都红了,“同事忙着要回家过年,我想帮她分摊一下……”

    结果没想到出了这种事。

    她一时觉得委屈害怕,一时又觉得运气不错,毕竟不如此,她也没机会跟霍少将这样的人中龙凤有交集了……

    徐飘红一向洁身自好,自视甚高,虽然知道自己的爸爸位高权重,但从来不想靠家里的权势在外面占便宜,也没有像别的二代们挖空脑袋结交权贵,不然也不会选了这样一个基层警察的工作。

    徐副参谋长听见女儿快哭了,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才说:“那你的同事是无故旷工?”

    “也不是……”徐飘红的声音越来越低,“今天这个点本来没有执勤任务,是我想熟悉一下工作,呃,还想出去兜兜风……”

    听了半天,徐副参谋长总算听明白了,今天这事完全是女儿自作主张多事惹出来的!

    他为难地在沙发上转了转,解开身上的厚呢军装,又仔仔细细地问:“你把霍少截停了,他说什么没有?”

    “没……他就说他还有事,就开走了,然后是他的生活秘书叫阴世雄的中校过来跟我解释。”

    “阴世雄?我好像认识……”徐副参谋长好不容易听见个熟悉的名字,“行了,你快回来,我去想想有什么办法弥补一下。”

    都是军部的人,虽然不在一个系统,应该可以说说话。

    徐副参谋长转头就去找阴世雄的电话,辗转托了好几个人,才跟阴世雄通上话。

    阴世雄见是徐飘红的父亲亲自打电话,也没有为难的意思,本来就是小孩子不懂事,小事而已,他刚才也吓过她了,对徐副参谋长就比较客气,笑着说:“徐副参谋长太客气了,您家的姑娘能去基层工作,已经很不错了,工作上出一点小错没关系,不惹大麻烦就好。我们首长今天去置办年货,忙着呢,没有跟您女儿过不去的意思。”

    徐副参谋长这才放心了,不过听说霍绍恒今天才置办年货,很惊讶地问:“霍家就没有准备吗?那些勤务员们也太不经心了吧?还要首长亲自去做?”

    徐副参谋长知道霍家人都在帝都,他虽然跟霍绍恒不熟,但跟霍老爷子和霍冠辰还是打过交道的。

    阴世雄一边戴着耳机跟徐副参谋长通话,一边熟练地将车停入城南购物广场停车场的车位里,“我们首长新官邸刚刚落成,打算在新官邸过年,暂时不回霍家。好了,不多说了,我还有事,给徐副参谋长提前拜个早年!”

    “哦哦,你去忙,也给你,给首长拜个早年!”徐副参谋长一句话没说完,那边已经挂了电话了。

    徐副参谋长想了想,又给女儿徐飘红打了个电话:“飘红,赶紧回家!有事问你。”

    ……

    霍绍恒和顾念之此时已经在城南购物广场里逛上了。

    这里占地广大,也可以叫步行一条街,两边都是商店,中间的道路两头都有栏杆拦着,汽车开不进来,只能走行人。

    已经是大年三十,不过来这里的人还是不少。

    大家笑嘻嘻地在各个商店里奔进奔出,购买年货。

    顾念之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偏着头四处打量,又拿出手机查找这里都有哪些商店。

    霍绍恒也不急,静静地站在她身边,等她查好了要去的地方,就跟着她去。

    ※※※※※※※※※※※※※※※※※※

    这是第六更。后面还有,今天十更,每更五千字。

    o(n_n)o。(未完待续。)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95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95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