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宠上天了 5

推荐阅读:梦幻西游大主播99次逃婚:顾少,别乱来明人不说暗恋解灵先生诡域天图绝命神魔榜网游之星剑传奇如影谁行入骨冷婚:老公,温柔点

    霍绍恒把车停在官邸的大铁门前,门口站岗的哨兵对他立正行礼。

    顾念之从车里出来,立刻就被扑面而来的寒风吹得缩了缩脖子。

    真是太冷了,车里还热乎乎的,像是阳春三月,出来就成数九隆冬了。

    霍绍恒从车的另一边下来,手里拿着自己的羊绒围巾,走到顾念之面前,给她严严实实围上。

    顾念之为了好看,领口只系了一条爱马仕丝巾,现在实在是熬不住了。

    带着霍绍恒体温的羊绒围巾围在她的脖子上,就像是他温暖的怀抱一直如影随形。

    顾念之抚摸着那围巾,看了看霍绍恒的脖颈,忙说:“霍少你不冷吗?我们快进去吧。”

    霍绍恒摇摇头:“这也算冷?我穿单衣都行了。”

    当年出去执行任务,曾经在零下五十度的莫斯科教堂屋,哪怕他们特别行动司的人能够接受顾念之(毕竟是他们看着长大的,有一份香火情),军部别的人也绝对不会接受。

    军部最高委员会的那几个老头子对霍绍恒报有多大的希望,阴世雄和赵良泽比别人都清楚。

    万一让他们知道顾念之的傻念头……

    阴世雄情不自禁打了个寒战。

    本来他热得发燥,但这时却全身冰冷,如坠冰窖。

    帝都数九隆冬的寒风,真是名不虚传啊。

    ……

    霍绍恒来到办公大楼,正是除夕晚上,大楼里只有值班人员,绝大部分人都回家过年了。

    空旷的走廊上,霍绍恒皮靴的声音哒哒哒哒非常的明星。

    他从电梯里出来,来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前,看见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赵良泽一个人站在门口,一脸严肃地对他行礼。

    霍绍恒对他点点头,“要吃年夜饭了,你先回去吧。”他推开门进去。

    正要关门,赵良泽却一只脚伸出,堵住门缝,对霍绍恒说:“霍少,我有话要说。”

    “那进来吧。”霍绍恒看他一眼,松开手,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后坐了下来。

    赵良泽伸手到门侧的墙壁上,将屋里的灯打开。

    他没有打开大灯,只打了霍绍恒背后的一盏落地灯。

    这灯的颜色也是暖黄色的,跟顾念之卧室的夜灯颜色非常相近。

    赵良泽走到霍绍恒的办公桌前站定,脑子里飞快地想着要如何开口。

    霍绍恒淡然看着他,闲适地坐在办公椅上,两条长腿往前伸出,胳膊搭在扶手上,就这样不动声色等着赵良泽说话。

    无声的静默给人压力是无与伦比的,因为你听不到声音,思维感官就会把一切感觉放到无限大,不管是喜悦,还是恐惧。

    所以逼供最厉害的一招,不是严刑拷打,而是将嫌疑犯关在不见天日也没有声音,绝对静寂的小黑屋里,别说关几天,只要两个小时,就能把人逼得撞墙。

    赵良泽现在就觉得自己好像置身在那个绝对安静的小黑屋里,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怀着对顾念之的歉疚,对霍绍恒一口气说:“霍少,今天您和顾念之在外面……的画面,我都从中央控制里抹除了,消除得干干净净,绝对不会有任何人看见。”

    又是这件事。

    霍绍恒抬眸看着赵良泽:“为什么要抹除?你最好给我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霍少,念之她年纪小,不懂事,您多担待些。”赵良泽咬了咬牙,两腿都发抖了,霍绍恒的眼神看着太吓人了,赵良泽比阴世雄胆子小,也不如他抗打,这时看着霍绍恒,好像真的要打人的样子。

    “我一向很担待。”霍绍恒的声音还是很淡然,“你到底要说什么?”

    “那就不要太担待了!”赵良泽鼓起勇气,几乎是闭着眼睛喊出来,“您对念之那么好,小姑娘怎么扛得住?她喜欢您那不是天经地义自然而然?可您又不喜欢她,而且不可能跟她在一起,所以就不要再给她希望了!”

    世间最大的痛苦,不是求而不得,而是得到了又失去。

    霍绍恒的脸色淡了下来,他坐在办公椅上的姿态并没有改变,但双手却在赵良泽看不见的地方紧握成拳。

    居然是跟阴世雄一个看法。

    他们都认为自己跟念之在一起没有结果?

    霍绍恒没有跟人解释的习惯,他的行为举止,你理解就好,如果不理解也没关系,只要执行他的命令就行。

    他是军中少将,是指挥官,不是幼稚园教师,对自己的属下,没有传道授业解惑的职责。

    他这辈子所有的耐心,大概都在顾念之身上用尽了。

    霍绍恒垂下眼眸,淡声说:“知道了,出去。”

    赵良泽听见这句话,几乎没站稳,双腿一抖,整个人差一点扑到霍绍恒的办公桌上,“霍霍霍少,您真的知道了?”

    “嗯。”霍绍恒打开电脑,眼神沉稳地打开一个程序,对赵良泽说:“如果你不想出去,就去帮我在全国联网的户籍和身份证系统里找一个人。”

    “没问题,找谁?”赵良泽见霍绍恒好像没有生气的样子,提到嗓子眼的那口气终于缓过来了,急忙要努力工作表忠心。

    “找一个叫顾祥文的人。”霍绍恒将名字写在纸上,他的字迹苍劲有力,力透纸背,真的是一个很稳重,能给人依靠的好男人。

    赵良泽为顾念之心酸了好一会儿。

    真是个好男人,可惜不是念之的……

    “顾祥文?”赵良泽拿过便签纸看了一下,转身往外走,随口问:“没问题,是谁要找他?”

    霍绍恒这时抬眸看了看他,“是念之父亲的名字。”

    “念之父亲……什么?!念之父亲?!霍少您找到念之的身世了?!”赵良泽猛地转身回头,又冲到霍绍恒的办公桌前,“这是真的吗?!”

    “是真是假,得找到这个人,验了dna才好说。”霍绍恒淡定地回答,“快去,晚上还要回去吃年夜饭。”

    “是,首长!”赵良泽纠结了一整天的心情顿时好转了,他脚步轻快地走出去,顺手给霍绍恒带上办公室的门,哼着歌儿去自己的电脑前调程序找人。

    霍绍恒等自己办公室的门关了,才从电脑后抬起头,看了看大门的方向,然后拿起手机,给自己官邸的厨房打了个电话:“……嗯,念之要吃藕炖排骨,你们记得给她做。”

    ……

    霍绍恒的官邸里,顾念之将自己今天一天的“战果”拿回自己的房间,她要仔细包装一下,写些贺卡什么的放在一起才好送出去。

    楼下的厨房里,七八个厨师勤务兵正热火朝天的准备年夜饭。

    这是他们首长在新官邸的第一顿年夜饭,一定要好好表现。

    刚才首长大人特意打电话回来关照他们要做藕炖排骨,立刻就准备上了。

    藕炖排骨这个菜,考验的不是做菜人的技术,而是食材。

    只有最新鲜的藕和最嫩的排骨肉,才能做出这道菜的口感。

    他们的冷藏室里有最好的特供猪肉,排骨自然是有的。

    但是鲜藕就没有,冷藏的藕解冻之后味道有些柴,口感不好。

    今天首长从外面倒是买了一些鲜藕回来,但那不是特供的,不好做给首长吃。

    几个人商量之后,给特供基地打了个加急电话,让他们送点儿新鲜莲藕过来。

    特供基地有专门养藕的水塘,莲藕是必备的东西,倒不难找。

    他们马上就下池塘挖了鲜藕,然后开快车,半个小时后送到特别行动司的总部驻地。

    如果隔得再远,就要用直升飞机了。

    顾念之不知道霍绍恒为了她随口说的“藕炖排骨”费了多大心力,但是阴世雄知道。

    抄着手来到官邸的厨房,看着那新鲜白嫩的莲藕被剁成一个个滚刀块,又在高汤里过了一遍,才放入已经熬得香浓的排骨汤里继续炖。

    打电话之前,这些勤务兵厨师已经将排骨收拾,飞水去沫,大火烧开,小火慢炖。

    等半个小时后鲜藕送来,排骨正好炖得差不多了。

    鲜藕炖起来容易,特供基地的这种藕又是品质最好,口感最绵软的藕,因此不花多少时间就炖好了。

    一打开砂锅,扑鼻的香气迎面而来,厨房里每个人都笑呵呵的。

    阴世雄也呵呵笑了一声,暗道霍少还这样宠下去,就算以后能分手,念之还能跟别人一起过日子嘛?

    由奢入俭难啊……

    他从厨房踱了出来,看着客厅两侧的八字型楼梯,想了想,还是走了上去。

    “念之?”阴世雄敲了敲顾念之的房门,“是我,大雄哥。”

    顾念之刚洗完澡,包着头,穿着粉色长毛绒的浴衣过来开门。

    阴世雄愣了愣,“在洗澡?快去换衣裳!穿成这个样子怎么见人?”

    顾念之看了看自己从头捂到脚的浴衣,笑了一下,“大雄哥不是外人,您坐,我去换衣服。”

    阴世雄走进去坐在她的起居室里,四下打量。

    这是他第一次来到顾念之的套房,一进门就是一个四四方方的起居室,房屋中间放着一套精致的组合沙发,沙发很宽,可以两人并排睡在上面都不挤。

    坐下去感觉非常坚韧有力,不是一坐就塌的那种软趴趴沙发,一看就是质量非常好,非常贵的那种,而且连商标都没有,一定是专门定制的。

    面对门的南墙下放着一张樱桃木小几,上面放着一盆兰草。

    东面是一排排做成多宝阁样式的书柜,上面除了高低错落地摆着各种大小的书,还有一些摆设。

    最多的是温润的瓷器,颜色很跳脱,珊瑚粉、水草绿、宝石蓝,形状简单高雅,碗盘杯盏如画龙点睛般放在书柜的各个角落,是著名的马卡龙色,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

    阴世雄虽然对这些不懂,但也知道霍绍恒不可能让人把赝品放到顾念之房里……

    这么一想,他又坐得很不自在了。

    顾念之换了衣裳出来。

    因为今天是过年,她特意挑了一身大红棋盘格的一字领羊绒薄衫,七分袖,锁骨微露,修长的手腕更显动人。

    不过两只手腕上光溜溜地,什么手镯手链都没有戴。

    裤子是九分裤,黑色薄羊绒羊毛混织,露出精致的脚踝,跻着一双毛茸茸的白色拖鞋,坐到阴世雄面前。

    她的头发还有些湿,因为阴世雄坐在这里,她没有拿吹风机吹干,而是拿着大毛巾不住地擦。

    阴世雄见了,站起来走到沙发背后,对顾念之说:“我来给你擦。”

    以前在美国陪顾念之的时候,阴世雄不止一次给她擦过头发,因此也算是驾轻就熟的“熟练工”。

    顾念之从面前的茶几上拿了一颗龙眼,拨开一颗,抬手送到阴世雄面前,“大雄哥,你吃啊?”

    阴世雄张嘴咬走,轻松利落,一点都没有碰到顾念之的手指。

    他含含糊糊地说:“……谢谢了。”

    “大雄哥跟我客气啥。”顾念之笑意盈盈,心情好得不得了,“你今天在赛昂广场那边阴阳怪气地说那些话,我都没往心里去。”

    阴世雄几乎是要苦笑了:“念之,你要不高兴,我也不会怪你。”

    “大雄哥别这么说。咱们谁跟谁啊?能吵架才叫关系好,是吧?相敬如宾那是客套话,其实真相是‘相敬如冰’。”顾念之给自己拨了一颗龙眼放到嘴里,清甜的水果滋润了味蕾,她就差喵地叫一声将自己舒舒服服蜷起来了。

    “你知道就好。”阴世雄叹了口气,手里不停地给顾念之擦头发,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屋里安静了一会儿,顾念之觉得更怪了。

    有她和阴世雄在的场合,从来都不会冷场啊……

    “也不知道今天的年夜饭都有什么好吃的菜。”顾念之只好开口,“还有小泽哥,今年不应该他回家过年吗?怎么又不走了?我记得去年就是他在驻地,大雄哥回的家。”

    说起赵良泽,阴世雄终于可以说话了。

    他毫不犹豫就把赵良泽的小秘密给“卖”了,“小泽啊?他是自个儿不想回家,一回家就被家里催婚,逼着各种相亲,他苦不堪言,只好借故不回去了。”

    顾念之被逗笑了,“啊?小泽哥还用相亲?他那样的人材走出去,姑娘大把地扑上来好吧?!”

    ※※※※※※※※※※※※※※※※※※

    这是最后一更第十更。今天十更,每更五千字,一共五万字。亲们记得投月票和推荐票哦!

    o(n_n)o。(未完待续。)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97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97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