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做你的井底之蛙

推荐阅读:我的老婆是女王萌妻来袭:校长大人,V587穿越只不过是换个地方宅全能庄园美漫之变异亡灵法师风流僵尸的都市生活六界神君草根石布衣爱恨缠绵:溺宠成瘾尤物妻天命神相

    噗!

    噗!

    阴世雄和赵良泽几乎同时喷出酒水,惊讶地看向陈列。

    陈列朝他们眨眨眼睛,“你们不觉得吗?”

    “不觉得——!”阴世雄和赵良泽异口同声反驳。

    阴世雄还说:“陈列,这种话可不能乱说。我们念之还小,这种玩笑不能乱开。”

    顾念之醉意盎然,注意力都在霍绍恒身上,不过陈列笑得那么厉害,声音又响亮又清楚,她也听见了。

    脑子有一瞬间是空白的。

    她呆呆地将目光转向陈列,看见他闪着笑意的双眸,下意识重复:“……交杯酒?怎么喝啊?”

    噗——!

    阴世雄和赵良泽两人又喷了……

    霍绍恒直起腰,走到陈列旁边,放下酒杯,拿起餐桌上的茅台酒,给他倒了三分之一杯,再倒了三分之一杯的红葡萄酒,最后是三分之一杯的龙舌兰酒。

    晶莹的酒杯呈现出白、红、青三种颜色,跟鸡尾酒一样。

    霍绍恒端起酒杯,再晃了晃,三种颜色糅合在一起,彻底成了彩虹色。

    “来,陈列,这一年辛苦你了,我敬你一杯。”霍绍恒将那混合的彩虹色“鸡尾酒”放到陈列手里,自己还是端着那杯白酒,“干!”

    陈列咽了口口水,“霍少……”

    “喝!不喝就是看不起我,不把我当朋友。”霍绍恒放下自己的酒杯亮了杯底,他已经喝完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陈列不喝也得喝。

    “算你狠……”陈列对霍绍恒做了个口型,然后一口气灌下那杯混合“鸡尾酒”。

    喝完没多久,陈列白胖的圆脸上就浮起一层红色,他的目光渐渐呆滞,看人的时候反应都慢了几拍。

    霍绍恒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慢条斯理继续吃自己的年夜饭,不时跟宋锦宁和阴世雄说说话。

    眼角的余光不止打量顾念之,也打量着陈列。

    没过多久,这俩都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一杯酒就喝醉了。”霍绍恒摇了摇头,“卫兵,送陈医生去客房休息。”

    餐厅门口的卫兵走了进来,将陈列搀扶出去。

    阴世雄和赵良泽知道是陈列“口不择言”,触了霍绍恒的逆鳞了……

    果然他还是很忌讳别人在他面前说他和顾念之的事。

    宋锦宁吃完了饭,站起来对餐厅里的人点点头,“我要回去休息了,你们慢慢吃。”

    “宋夫人,您不守岁了吗?”阴世雄和赵良泽都站了起来。

    宋锦宁摇摇头,笑着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不了,我习惯早睡早起。”

    她看了看已经趴在餐桌上的顾念之,对霍绍恒道:“念之还小呢,不能喝那么多酒,你记得给她喝醒酒汤。”说完转身离去。

    不用霍绍恒吩咐,赵良泽马上通知厨房的勤务兵厨师,让他们送两碗醒酒汤,一碗给顾念之,一碗给客房的陈列送去。

    顾念之的头晕得有些难受,阴世雄好不容易将她叫醒,拿着调羹喂她吃醒酒汤。

    一碗酸笋鸡皮汤下肚,她才好了一些,但还是恹恹地提不起精神。

    “说你多少次了,不能喝酒就不要喝。”霍绍恒站起来走到她身边,弯腰将她扶起来,“回去睡吧。”

    顾念之几乎整个人都挂在他胳膊上,背后的长发像瀑布般垂了下来。

    阴世雄忙道:“霍少,您忙,要不我送她回房?”

    霍绍恒没有说话,只是犀利地看了他一眼。

    阴世雄被那一眼看得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霍绍恒将顾念之半扶半抱,从餐厅里出去了。

    “别看了……”赵良泽敲了敲餐桌,“吃饭吃饭,还有好多菜没吃完呢。他们走了,咱们可不能浪费这些饭菜。”

    ……

    霍绍恒扶着顾念之走出餐厅,索性就兜着膝盖将她打横抱起来走上楼梯,来到二楼她的套房。

    推开门进去,再啪地一声用脚关上门。

    屋里没有开灯,落地窗的窗帘开着,外面的路灯发出明亮的光芒,连带这间屋子也跟傍晚似的,有些昏暗,但并不黑。

    霍绍恒将顾念之放到沙发上,坐在她身边,垂眸看了看她,“醒了?”

    “嗯。”顾念之慢慢坐稳了,将头靠在霍绍恒的肩膀上,“还没到十二点,我不想睡。”

    “刚才为什么生气?”霍绍恒沉声问道,一只手放在她的脸侧,大拇指轻轻摩挲她的面颊。

    “刚才?”顾念之皱了皱眉,“刚才你都不看我……人家看了你那么多次……”

    “这就生气了?”

    “嗯。”顾念之不敢看霍绍恒的眼睛,“刚才确实有些生气,不过后来你过来,我就不生气了。”

    她知道可能不应该,但那时候,就是管不住自己。

    当你真心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的喜怒哀乐都随着那个人起伏,完全不由自主。

    霍绍恒定定地看着她,目光有些晦涩:“可是跟着我,以后这样的情况会更多。甚至有可能,我在你和别人一起掉到河里的时候,我救的是别人。——你,真的受得了吗?”

    “啊?你不用救我……我会游泳!”顾念之眨了眨大眼睛,嘻嘻笑着说道。

    霍绍恒笑了笑,目光淡淡地,大拇指依然在摩挲她的面颊,手指的温度却在一点点流失,渐渐有些凉,“你还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同时掉到水里只是一个比喻。

    顾念之回望着他,目光渐渐清明,她轻吁一口气,点了点头,“我明白,我都知道,道理我都懂。你身份特殊,地位特殊,职务特殊,跟普通人不一样。可我只是,一时管不住自己。”

    “管不住也要管。”霍绍恒握紧她的面颊,用力有些大,在她面颊上甚至摁出一个红印。

    顾念之摁住他的手,低声说:“我想管的,但情不自禁你懂嘛?”

    霍绍恒怔了怔,没有说话。

    “我那么喜欢你,如果无论在什么场合都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我就不是十八岁的顾念之,而是二十八岁就有少将军衔立下无数功勋的霍绍恒。”

    顾念之一本正经地回答,做了个镇定自若的沉稳表情,却像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

    霍绍恒忍不住唇角勾了勾,俯身低头吻住她,撬开她的双唇,抵进去,含着她的舌尖缠绵。

    她那么年轻,在他身边长大,对他完全不设防。

    像颗无暇的水晶,玲珑剔透,一眼甚至能看到对面去。

    少女的感情炙热而直接,不含杂质,以霍绍恒的年龄和阅历,怎么会不明白呢?

    她的心里眼里只有他,而他的心里眼里装的事情太多。

    她在他心里只占很小的一部分,虽然那已经是他男女感情的全部。

    霍绍恒想,他其实算是一个薄情且心狠的男人,唯一仅有的那一点点男女之情都给她,恐怕她还是会嫌不够。

    松开唇,霍绍恒抵住她的额头,一只手一下一下在她背上磨挲,像在哄小孩,但顾念之已经心满意足。

    她要的也不是他的全部。

    有人感情充沛,像茫茫大海,取之不尽。

    有人薄情,可能所有的感情加起来也只有一口小水井。

    霍绍恒就是那种感情最多只有一口水井的人。

    可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水井,她也愿意做他的井底之蛙,固守着头顶四方的天空,当做是她的全世界。

    顾念之把头靠在他胸口,听着他不紧不慢地心跳声,幸福得微笑。

    霍绍恒抱着她,将下颌搁在她的头顶,慢慢地说:“可是你必须要克制自己,如果你做不到,我们……恐怕很难继续在一起。”

    “我会做到的。”顾念之从霍绍恒怀里抬起头,好像一瞬间长大了很多,“你放心,我不会再失态。”

    神情很坚定,但眼底深处还是有几分怯意。

    “我拭目以待。”霍绍恒挑了挑眉,“你早点休息,明天跟我去拜年。”

    ※※※※※※※※※※※※※※※※※※※※※※※※

    这是第一更。月底打滚求月票和推荐票哦!

    第二更下午一点。

    么么哒!

    o(n_n)o。

    (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30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302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