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乳臭未干

推荐阅读:熔炼神尊獒唐恐慌世界诸天万界证道行妙手偷天万古第一帝秦吏杂家宗师大明日月网游之大盗贼

    “可现在不能不穿啊?”顾念之嘟哝着低头,努力要系上胸衣背后的扣子。

    跟胸衣斗争了五分钟时间,她终于受不了,放弃了。

    抬头却看见霍绍恒坐在墙边的双人小沙发上,一手搭着沙发椅背,架着腿,饶有兴味地看着她跟自己的胸衣“搏斗”。

    顾念之努力保持着无所谓的姿态转过身,走到衣橱前拿了一件运动内衣出来,从容走到浴室去换上。

    其实她腿都软了,一进到浴室就关上门,靠在门背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扶着头走到盥洗台前,看着大镜子里面的自己,简直称得上面若桃花。

    眼眸柔得能滴得出水来,双唇更是被亲得不能看了,又红又肿,幸亏她的唇瓣不太厚,所以就算肿起来,也只显得微微隆**起,像肉肉的小嘟嘴,随时在诱人亲吻一样,并不难看,反而更增性感。

    她心里一跳,急忙低下头,打开水龙头,用冷水洗了把脸,再抹上护肤品,最后上了一层淡淡的粉底,才挡住了从肌肤底层透出来的艳光。

    从浴室出来,顾念之看见自己的床已经铺好了。

    刚才因为要换床垫,霍绍恒将她床上的被褥统统抱走,结果还没来得及再铺床,两人已经在床垫上“滚”起来。

    顾念之不由好笑,再看霍绍恒给她铺的床,床单拉得平平整整,最突出的是床上的被子,叠得是标准的豆腐块。

    “霍少你真是厉害,这种‘豆腐块’真没多少人叠到你这种地步。”顾念之拿起自己的小桶包挎在肩上,“你今天没有公事了吗?”

    霍绍恒站起来整整衣裳,面无表情地说:“早上有会,已经开完了,今天没有别的事。”

    顾念之挽起他的胳膊,“那我们先去吃饭吧,我饿了。”

    “刚才你还说饿过劲了,我还以为你真不吃了。”霍绍恒拧拧她的脸,“走吧,先带你去吃点好的,然后去买内衣。”

    顾念之笑眯眯地跟着霍绍恒走出房门。

    刚一出来,另一间屋子的房门也打开了,苗云霄站在门口狐疑地看了看顾念之,又看了看霍绍恒,目光最后落在顾念之挎着霍绍恒胳膊的手腕上。

    那里露出一只腕表,她看着有些眼熟。

    顾念之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礼貌地对苗云霄点点头,然后推着霍绍恒往门口走。

    霍绍恒也看了苗云霄一眼,没有说话,带着顾念之出去了。

    苗云霄盯着他们的背影看了一会儿,才目光沉沉回屋里去了。

    ……

    霍绍恒带顾念之去赛昂广场,买内衣和吃午饭都在那里。

    吃午饭他们去的是上一次圣诞节第二天来过的九楼风月酒家。

    这家酒楼的老板是薛靖江,也是霍绍恒的发小。

    他们去之前在路上就给他打了电话。

    薛靖江本来在家接待从巴巴多斯来的贵客,突然接到霍绍恒的电话,说要去九楼风月吃饭,连忙跟客人说了让他们先自便,自己出去一会儿马上就回来。

    他开着快车赶在霍绍恒他们之前来到酒楼,问那里的大厨,“佛跳墙还有吗?过年准备的佛跳墙?我记得你们一般会留下一些直到正月十五吧?”

    “还有,从春节到十五,我们是每天给食客提供十五盅佛跳墙,卖光就没有了。”酒楼的经理对薛靖江十分殷勤,“不过每天也有两到三盅预留,就是担心有这些突发情况。”

    “嗯,你们做得很好。今天记得给最好的那间包房送过去。我等下会亲自去看看,那是我发小,你们要好好招待。”薛靖江嘱咐了几句,就提前去包房里准备去了。

    霍绍恒来的时候,桌上已经摆满了饭菜,正中一盅古色古香的小坛子里装着炖得鲜美滋的佛跳墙。

    “霍少来了,这是念之妹妹吧?几天不见,长得越来越美貌了!”薛靖江十分热络地打招呼,给霍绍恒和顾念之拉开椅子让他们坐下。

    顾念之忙说:“谢谢薛大哥,薛大哥太客气了。”

    “我们就是来吃个午饭,你摆这么大阵仗,我们都不好意思吃了。”霍绍恒似笑非笑地说,在顾念之旁边椅子上坐下。

    “你这样说就见外了。”薛靖江拿起一瓶红酒给霍绍恒倒了浅浅一杯,又问顾念之:“念之妹妹还是喝牛奶吗?”

    他还记得上一次顾念之在这里的时候,霍绍恒就给她叫的热牛奶。

    顾念之也想喝点热牛奶,今天她确实饿过劲了,要先缓一缓再吃,“好啊,热牛奶很舒服的。”她笑眯眯地谢了薛靖江。

    薛靖江叫人给她送来热牛奶,又对霍绍恒说:“今天家里有客人,不过我听说霍少要来吃饭,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了也得靠后,所以我把他们撇家里,先来招待您了。”

    “你跟我客气,还要不要做朋友了?”霍绍恒笑着拍了薛靖江一下,“行了,你回去吧,我们吃完午饭还要去买东西,不会在这里久待的。”

    “那好,我先走了,上次跟你说的事,已经有眉目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再合计合计?”薛靖江十分热心说道。

    霍绍恒知道薛靖江正跟巴巴多斯的顾家集团做生意,中间有些小波折,现在见事情解决了,他也放心了,“行,等你有空给小泽打电话,他会安排时间的。”

    “好咧!”薛靖江朝他敬了个不伦不类的军礼,嬉笑着走了。

    他一走,这间包房里立刻安静下来。

    顾念之悄悄地笑说:“这人真是闹吵吵的,他一个人抵得上千军万马了。”

    “靴子就是这个样子,爱热闹。”霍绍恒叫着薛靖江的外号,给她舀了一碗佛跳墙放到她面前。

    不一会儿牛奶来了,顾念之捧着长颈玻璃杯一口气喝了一半。

    她喝得有些急,上唇沾了一些白白的牛奶沫,浑身上下似乎都散发着奶香。

    霍绍恒正给她盛饭,回头看见了,胸口一紧,放下碗,不假思索抱住她,低头亲亲她的唇,将牛奶沫从她上唇舔的干干净净。

    “乳臭未干……”霍绍恒调笑说道,又在她脸上亲了亲。

    顾念之脸都涨红了,不好意思地说:“……说我乳臭未干?以后不给你亲了。”

    “你不给我亲?那怎么办?”霍绍恒露出深思的神情,伸手捋捋她的头发。

    “你想怎么办?”顾念之突然紧张起来,如果霍绍恒说她不给他亲,他就去亲别人怎么办?

    她不想作茧自缚,更不想他亲别人……

    哪知霍绍恒却凑了过来,把侧脸送到她唇边,“……我不嫌弃你乳臭未干,我给你亲。”

    (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315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315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