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你有两个选择

推荐阅读:都市逍遥狂少官道波澜剑天子至尊贼少极品神医混花都超人末日未来我真不要当明星唐朝工科生最牛微信朋友圈纵天神帝

    顾念之抱起胳膊,冷冷地堵在门口,先对严可华说:“严同学,请你收回你刚才的话。不然我连你一起告。”说着,她的目光从严可华看向苗云霄,又从苗云霄看向严可华。

    又问苗云霄:“你还没回答我,你是如何进我的房间的?”

    苗云霄眼神闪烁着,不敢和顾念之对视。

    她在这套房子里一个人住了半年,自己当然有两句房间的钥匙。

    顾念之今天刚搬来,苗云霄还没来得及把手里多余的钥匙上缴给系里。

    “不敢说?你是不是也有一把我房间的钥匙?”顾念之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她指着苗云霄和严可华说:“这下好了,我两个可以一起告。”

    “告我?!你没搞错吧?!”严可华也有些慌了,“我哪里说错了,你竟然要告我?!你没听见我是在打圆场,为你好嘛?!”

    严可华着急地对顾念之眨眨眼睛,让她不要得罪苗云霄。

    严可华自己出身普通,但从小就是学霸,才能考入华夏帝国最好的b**律系,从本科一路读到研究生。

    如果她真的被告了,那她清白的履历上势必会出现难看的一笔,就算顾念之告不赢,也会影响她以后的求职。

    而苗云霄家世背景都不是他们这些普通学生能够抗衡的,她帮着苗云霄说话,也是怕顾念之不知道苗云霄的背景,得罪狠了她。

    一个孤女好不容易上了b**律系何之初教授的研究生,可不能因为一时任性而毁了前程。

    “可华,你别做老好人了,人家根本不领情。”苗云霄握了握拳,“你也没有说错。她一个孤女,父母双亡,居然用这么好的护肤品化妆品,谁都知道她的钱怎么来得!”

    “我的钱怎么来的?你说来听听。”顾念之一边说,一边伸手插进裤兜里,悄悄打开了手机的录音键。

    她的手机是赵良泽改良过的,录音录像最方便了。

    “大家谁不知道?你别装了。”苗云霄撇了撇嘴,“别让我说出好听的来。”

    “你说啊!我今天第一天才认识你,你居然就知道我的钱是怎么来的,难道你会未卜先知?”顾念之两手插在裤兜里,一副闲适的样子,等着苗云霄自投罗网。

    “不用未卜先知,只要做一个简单的推理。”苗云霄绕着顾念之转了一圈,“你家世普通,父母双亡,一直在念书,但又生活奢华,而且你长得也不错,所以有脑子的人都会得出结论,你的钱来路不明,也许根本就不干净!”

    顾念之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摁下暂停,对苗云霄和严可华说:“嗯,你们刚才说的话,从法律上说,已经构成对我名誉的诽谤,我会保留诉讼的权利,视你们日后的表现而定。”

    “你敢告我?!”苗云霄再也忍不住了,扶着严可华的肩膀笑得前仰后合,“你去打听打听,帝都中级人民法院的主审法官是谁。——你告我,你确定法院会受理你的案子吗?”

    如果法院都不立案,她告个屁啊!

    “哦?”顾念之若有所思,“帝都中级人民法院的主审法官是你亲戚?”

    “当然。”苗云霄好笑地看着她,“你现在还想告吗?”

    “为什么不告?”顾念之耸了耸肩,“你家亲戚对我告你的案子应该是回避状态,因为避嫌原则,我就不信你家亲戚敢公然违背法律程序,以权谋私。”

    苗云霄忡然变色,“你说什么?!”

    “怎么?怕了?你家亲戚敢以权谋私,我就敢一路告上最高法院,连你家亲戚一起告。——怎么样?没见过告法官吧?”

    苗云霄一下子哑火了。

    帝都中级人民法院的主审法官也是她姨夫。

    她妈妈姐妹三个,就她妈妈嫁的是商人,另外两个,一个嫁的是军人,一个嫁的是法官,都比她家的地位高,但她家有钱,所以三家也算是相处融洽。

    但如果被顾念之这个混不吝真的揭发出来,一路告上去,哪怕是她亲姨夫,也不敢为她说话……

    再说平时都是他们家求着两个姨夫,她怎么敢真的给他们惹麻烦?

    刚才她不过是吓唬顾念之,而且他们同学知道她的背景,对她礼让三分,都不用她主动把自己的姨夫们抬出来。

    这一次没想到抬了两个出来,顾念之都不买账。

    难道包**养顾念之的男人,真的财雄势大?

    苗云霄情不自禁想起上午看见的那个男人。

    她从来没有见过长得这么俊美的男人,简直看一眼就要让人窒息过去。

    还有顾念之来学校的时候坐的军车……

    种种线索联系在一起,让苗云霄不敢轻举妄动。

    她终于压下胸口的这口浊气,对顾念之不情愿地说:“好吧,顾同学你赢了,是我的不是,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一次吧。”

    严可华惊呆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苗云霄对谁低过头……

    为什么顾念之一说要告她,她就哑炮了?

    严可华惊疑不定地在顾念之和苗云霄之间看来看去。

    顾念之却已经对苗云霄深恶痛绝。

    不为别的,只为她对她和霍绍恒关系的揣摩超越了顾念之的底线。

    这种人,她不要跟她住在一起。

    “苗同学,道歉有用,要法律做什么?”顾念之偏了偏头,“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你搬出这个宿舍。二,我去法院告你诽谤和偷窃未遂。”

    苗云霄的脸一下子涨红了,她压低声音吼道:“顾念之!你别太过份了!我都道歉了,你还不依不饶,别以为我就怕了你!到时候闹出来,你就知道是谁没脸了!”

    “哦?原来你还没有打消诋毁我名誉的念头?”顾念之更不会放过她了,“你再这样胡说八道,我告你告得坐牢!”

    正因为大家都是学法律的,才对法律的态度又轻视,又重视。

    轻视是因为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不会像没有接触过法律事务的普通老百姓一样,一说被告就吓破了胆。

    重视是大家都知道法律的严重后果,一个清清白白的人一旦惹上官司,如果再被判刑,那一辈子就真的毁了。

    严可华和苗云霄看着顾念之咄咄逼人,毫不退让的样子,渐渐心生胆怯,不敢再跟顾念之硬杠了。

    严可华扯了扯苗云霄的衣角,小声说:“云霄,算了,咱们这样揣摩自己的同学确实不对。”说着,她对顾念之诚恳地说:“顾同学,今天我确实不对,我不该说这种话。咱们是学法律的,法律讲究无罪推定,我刚才的话,确实是无中生有给你定罪抹黑,对不起,请你原谅我,给我一个机会。”

    顾念之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而且严可华和苗云霄的性质不一样。

    她心念电转,点点头,声音和缓地说:“严同学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今天的事到此为止,我不会追究你的责任。而且你是班代表,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以观后效。”

    她的话软中带硬,说了这一次不追究,但又不是完全放手,一句“以观后效”,就堵死了严可华以后任何反水的可能。

    严可华也明白顾念之的意思,她是真的怕了,而且她没有苗云霄那样的家世背景,不敢跟顾念之这样“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人硬杠。

    “谢谢顾同学。今天我的话已经传到了,你晚上记得去何教授那里开会。好了,云霄,我先走了,你晚上来参加我们班的班会啊。”说着,严可华匆匆忙忙离开了苗云霄和顾念之的宿舍,回自己的宿舍楼去了。

    严可华的宿舍楼不是在这里两人间的宿舍楼里,而是在四人间的宿舍楼。

    她走了之后,宿舍里只剩下顾念之和苗云霄两个人。

    苗云霄翻了个白眼,手把住门把手,对顾念之说:“你走吧,我要关门了。”

    “慢着。”顾念之伸出脚,将门挡住,“咱俩的事还没完呢。”

    “还有什么事?我不是道歉了吗?”苗云霄不耐烦地说,“还有你的事,我也不会在外面说的,你大可放心。”

    “放心?我有什么事不能对人说?”顾念之冷笑,“有什么不放心的?难道你不造我的谣就是给我的恩惠了?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无稽的逻辑。”

    “你走开!”苗云霄气极,对顾念之的胡搅蛮缠招架不住了,她使劲儿拉住房门,拼命往里一扯,想关上门了事。

    顾念之眼疾手快,将墙边的一张凳子踢了过来堵在门口。

    “苗同学,我没有开玩笑。”顾念之看看垃圾桶,“这里就是你去我房间企图偷东西的证据,要不要去找警察来验指纹?”

    苗云霄又惊又怒,但又有些胆怯,不敢继续跟顾念之发脾气。

    她只是法律系的学生,哪像顾念之已经真刀真枪上过庭了?

    无论是言辞,还是心态,顾念之都将她压得死死的。

    “你到底想怎样?我都道过歉了!”苗云霄鼻子一酸,都快哭了,“我这辈子都没丢过这种人,你还想怎样?”

    “不是我想怎样,而是你想怎样。”顾念之不动声色看着她,“刚才我说了,你有两个选择,第一,搬出这个宿舍,我就暂时不追究。第二,你不搬,我去告你,告得你住到牢房里去,你不搬也得搬。”

    ※※※※※※※※※※※※※※※※※※※※※※※※

    这是第一更三千字。今天三更一万字求亲们的月票和推荐票哈!

    第二更是下午两点,为“怀轩我的”亲打赏的仙葩缘加更。

    第三更晚上七点。

    么么哒!

    o(n_n)o。(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318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318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