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幸会

推荐阅读:诡秘之主极品仙帝在花都升棺发财柏林1943仙路桃花传他从敢死队来开局一扇门崛起漫画世界非正经天赋

    顾念之荡荡悠悠的心终于落到了实处。

    手机里霍绍恒的声音其实并不带什么感**彩,就是很平淡地跟她陈述一个事实。

    但是普普通通的话在有情人听起来就是不一样。

    她也低低地“嗯”了一声,说:“好,那我等你回来。”

    “嗯,乖。”霍绍恒挂了电话,递回给前面副驾驶位置上的阴世雄。

    他一个人坐在后车座,手肘撑在车窗边上,沉默地想着心事。

    这几天他们几乎不眠不休地查找名叫“顾祥文”的人的实际情况,但他们查的方向好像走入了死角。

    前几天得到军部最高委员会和议会上院授权之后,特别行动司派专人去下面找到他们名单上的叫“顾祥文”那几十个人,然后以各种名义和借口弄到他们的血液,统一带回帝都验dna。

    结果却很令人沮丧,几十个年纪差不多的“顾祥文”,居然一个跟顾念之相匹配的dna都没有,甚至连稍微相近一些的远亲都找不到。

    难道他们还是遗漏了什么重要线索?

    霍绍恒反复想着顾念之晕迷的时候叫的那个名字,总觉得不可能跟顾念之没有关系。

    可如果真的有关系,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难道不是血缘关系?

    可是顾念之在睡梦中明明白白地说过,那是她爸爸……

    没有血缘关系的父亲?

    霍绍恒揉了揉自己的眉间,轻轻吁了一口气。

    他隐隐觉得真相就在不远的地方,可是中间隔着一层雾。

    那层雾不散的话,他们是看不到真相的。

    想来想去,他们一定是遗漏了某个重要的地方没有查到。

    ……

    阴世雄拿着手机玩了一会儿,回头问霍绍恒:“霍少,龙议长找您说过有什么事吗?要不要提前布置一下?”

    霍绍恒以手撑颐,扭头看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夜景,淡定地说:“能有什么事?我们是军部,他们是议会,各有各的规矩。”

    “那倒也是。”阴世雄点点头,“不过,咱们跟议会上院的关系向来不错,每年的军事拨款都是上院批的……”

    霍绍恒看了阴世雄一眼,“我们按规矩申请,他们按法律拨款,不存在谁求谁的问题。”

    当然,他也不会主动把关系跟议会弄僵就是了。

    事实上,这个世界上每个问题都有一个解决方法,就看你能不能找到。

    半小时之后,霍绍恒的专车终于停在了龙议长的家门口。

    因为是周末晚上,大家都很悠闲。

    龙议长家很热闹,人来人往,名车将前面不远处的停车场停满了。

    到处都是欢歌笑语,好像在办聚会。

    从车上下来,立刻闻到空气中传来烤肉的香味。

    对于好几天饥一顿、饱一顿的霍绍恒来说,这种食物的诱惑是最难忍的。

    他团着拳头掩在唇边轻轻咳嗽两声,对阴世雄说:“去问问怎么回事。”

    他以为是公事,但看这个样子,好像是私事……

    霍绍恒有些不悦地靠在车门上,曲起一条长腿,点起一支烟抽了起来。

    没抽两口,有人走到他跟前,对他轻声提醒说:“先生,这里还是无烟区,不能抽烟,请您把烟灭了。”

    这声音听起来跟顾念之的声音出奇地相像,几乎可以期待顾念之成熟之后动人的声线。

    霍绍恒抬眸看了过去。

    灯光从大门处打了过来,那人背对着光站着,脸部有些暗,但是并不是完全看不见。

    那灯光就跟专门打的柔光一样,照得面前这女子肌肤莹白如玉,五官跟顾念之居然有四五分相似。

    也许这就是顾念之完全长开之后的模样?

    霍绍恒一时多看了两眼。

    后面很快传来龙议长的声音:“绍恒?绍恒?是你来了?怎么不进去?”

    龙议长走到那女子身边站定,和霍绍恒面对面说话,笑着看了他们一眼:“咦?你们已经说上话了?我还说要给你们介绍一下呢!”

    霍绍恒微微颔身,“龙议长。”

    龙议长拍拍他的肩膀,对他介绍那个女子:“这是谢清影,我的外甥女,对了,她的父亲也是姓谢,说起来,跟你祖母还算是同宗,就是那个谢家。”

    然后又对谢清影介绍霍绍恒:“这就是霍绍恒,我们刚刚说的最年轻的将领就是他。”

    谢清影这时才看清霍绍恒的长相。

    霍绍恒是迎着灯光站着的,先前他低头抽烟的时候,这女子只觉得他的身形高大挺拔,抽烟的样子尤其帅气,可再帅气,也不能在无烟区抽烟,这是原则问题。

    不过现在他一抬头,看清了他的脸,谢清影只在心底说,长着这样一张俊美到这个样子的脸,不管做什么都会被原谅吧?

    更何况只是抽烟而已……

    谢清影在心里暗笑自己花痴,一边落落大方地对霍绍恒伸出手,“您就是霍少将?幸会。”

    霍绍恒一手夹着烟,另一只手跟她握了握手,“幸会。”

    他的手掌宽大温暖,掌心尤其有些燥热,谢清影一握就感觉到了。

    她静了几秒,才说:“霍少将最近很燥热吧?你该吃些温凉的汤水平衡一下。”

    霍绍恒勾了勾唇角,“还好,最近工作忙。”说着,他看向一旁笑呵呵的龙议长,“龙议长,要去书房说话吗?”

    这是表示他不是来参加聚会的,他来,是以为龙议长有公事。

    龙议长哈哈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头,说:“嗯,去书房说话。”然后对一旁的谢清影挤了挤眼睛,“清影,麻烦你帮我们烤些肉进来,我和绍恒边吃边聊。”

    “好的,舅舅。”谢清影勾起嘴角笑了笑,也露出一对小梨涡,跟顾念之笑的样子更有六分相似。

    霍绍恒没有说话,默默地跟在龙议长身后进了他的书房。

    一路上不断有人跟他,或者跟龙议长打招呼。

    他只是一路点头微笑,并不说话,就这样来到龙议长在三楼的书房。

    这里也是龙议长办公的地方,占了整整一个楼层。

    入口处有特勤局的人专门把守,对于安保要求非常严格。

    霍绍恒当然不需要另外的安检,因为他早就是帝国安保系统最高等级的那类人,这种人整个华夏帝国不到五个人。

    来到龙议长的书房坐定,龙议长亲自给他做了一杯清茶,“来,尝尝,正宗大红袍,南边大红袍母树上出产的茶叶,五年了,我一共才分到二两茶叶,连我太太想喝我都没给。”

    霍绍恒正举着茶杯要喝,一听龙议长这么说,他似笑非笑地放了下来,“龙议长,您可别坑我。您太太想喝都喝不到的东西,您给我喝,以后您太太见了我还有好脸色吗?”

    “怎么可能呢?是我不给她喝,只给你喝,她怎么会生你气?”龙议长大笑着在他对面坐下,自己先美滋滋地抿了一口,然后闭上眼睛,感受着正宗大红袍的甘香润泽。

    霍绍恒说:“您可别说,如果您真的这样做,您太太肯定不会恨您,只会恨我,恨我喝到她想喝而喝不到的东西。”

    “哈哈哈哈,真是说不过你……”龙议长笑得很欢畅,“行了,跟你开玩笑,夸张了一下,你不会当真吧?”

    霍绍恒这时才再次举起茶杯轻抿一口,笑说:“开玩笑就好,龙议长家的大红袍我能喝到,真是三生有幸。”

    “你看你,你也开起玩笑来了!”龙议长一阵大笑,屋里回荡着他爽朗的笑声,非常有感染力。

    霍绍恒对他举了举茶杯,“龙议长,那我就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敬我一口就行了,一杯像什么样子……”龙议长佯作不肯,跟他打趣说道。

    两人又寒暄几句,龙议长才进入正题。

    “绍恒,今天临时把你找来,本来是想周末了,让你好好松散松散,来跟大家一起吃吃喝喝玩玩,不要一心扑在工作上。”龙议长语重心长地说,“你知道,今天我们议会上院在审核下一年度的预算支出和人员的升降任命,军部那么多高级将领,就你一个人还单身,这样确实不好,不利于你以后升迁。”

    霍绍恒闲适地坐在沙发,将手里的茶杯慢条斯理地放到茶几上,淡定地说:“我正在考虑个人问题,请龙议长放心。”

    龙议长还没有接话,门口的通话器有人说话了:“龙议长在里面吗?季上将来了。”

    “快请!快请!”龙议长站了起来。

    书房的门被推开,季上将大步走了进来,“老龙,你一个人退亲把绍恒叫来了?都不等我!”

    季上将的声音特别大,他一说话,满屋子都在炸。

    霍绍恒跟着站起来,对季上将行了一个军礼,“首长好!”

    “好好好,快坐,快坐,别拘束。”他说着话,和龙议长两个人一起坐在霍绍恒对面,行程2比1的局面。

    霍绍恒镇定自若地在他们对面坐下,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是一贯的不动声色。

    龙议长看了他一眼,对季上将说:“我说吧?绍恒还不到三十岁,这种气度实在太难得了,你要好好栽培他啊!”

    “当然,这还用说?”季上将对自己的眼光十分得意,他把一个信封从怀里拿出来,啪地一声扔到沙发中间的茶几上,“看看,这也是我的眼光。——绍恒,当初我特意从那么多尉官中挑了你出来执行特别任务,任务圆满完成,你的级别也越升越高,这么多年,你说我有没有看错人?”

    这种话让霍绍恒如何回答?

    但他还是只能硬着头皮回答:“您肯定没有看错我。”

    龙议长被他逗得又笑了一次,说:“好了,你们俩别唱双簧了,来,老季,说正事。”

    “正事就是这些照片。”季上将把那信封往下一倒,稀里哗啦掉出很多照片,都是女子的照片,一个个都很漂亮,而且是没有经过美图的那种美貌。

    霍绍恒随便看了一眼,“这些照片是失踪人口?”

    “呸!”季上将终于受不了霍绍恒了,“就知道跟我插科打诨!我今儿就直说了,组织上想让结婚,这些就是适婚对象,你好好挑挑,咱们办个相亲会,让军部这些光棍们都来参加,你说怎么样?”

    霍绍恒嘴角终于抽搐了两下,捧起茶杯又抿了一口茶,说:“我已经在考虑个人问题,我用不着相亲,但是特别行动司也有些光棍需要处理个人问题,我会让他们到时候去参加相亲会。”

    “绍恒,你行啊!你这是死道友不死贫道啊……”龙议长啧啧有声,“滑头!太滑头了!”

    霍绍恒但笑不语,放下茶杯,听见书房的大门又一声响,谢清影托着一大盘子烤肉进来了,“你们饿了吧?”

    “清影,过来,见过季伯伯。”龙议长非常和蔼地给她介绍季上将。

    谢清影彬彬有礼地向季上将问好,又给他们三人分好烤肉放到各自的盘子里,摆上刀叉和筷子,还有调料蘸酱,满满地摆了一茶几。

    “你们慢用,我先走了,如果还要,舅舅您叫我一声,我再送上来。”谢清影说话就离开了书房。

    她没有再看霍绍恒,霍绍恒倒是一直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的背影。

    季上将和龙议长察觉到了霍绍恒对谢清影不一样的情绪,互相对视一眼,都觉得有戏。

    季上将故意问起龙议长有关谢清影的事:“老龙,我怎么不记得你有姓谢的外甥女啊?还长这么大了……”

    龙议长拿出刀叉叉了一片烤肉,咬着吃完一串,才说:“她其实不是我堂妹的亲生女儿。”

    “哦?”

    “她父亲是谢家的远房偏支,当初谢家人全部出国定居,他们那一房也出去了。谢清影就是在国外出生的。但她母亲早逝,父亲最近才又结婚,娶的就是我堂妹,谢清影是我堂妹的继女。——喏,这是他们一家子的照片。”龙议长将这绕来绕去的关系说了一遍,最后还拿出谢清影家的全家福,明显是有备而来……

    霍绍恒接过来看了看。

    有两张照片,一张是谢清影亲生父母的合照,抱着一个小女孩。

    一张是谢清影的父亲和继母的合照,谢清影已经是现在的样子,带着一脸礼貌的笑容,坐在她父亲身边。

    霍绍恒的目光被谢清影亲生母亲的容貌吸引住了,明显谢清影长得像她母亲。

    季上将皱着眉头说:“哦,就是你那个丈夫前几年去世了的堂妹?”

    “对,她还没生孩子丈夫就过世了,后来出国散心,遇到了清影的父亲,两人看对眼了,就再婚了。”龙议长看了看霍绍恒,“绍恒,清影是在国外长大的,跟着她父亲继母才回国不久。你有没有空,带她出去转转?”

    季上将听了,连忙说:“对了,要不你也带飘红一起陪谢小姐在帝都转一转?”

    霍绍恒不理会这两个年纪加起来超过一百岁的老男人这种给人做媒的恶趣味。

    他看着龙议长说:“谢小姐在国外长大,也是外国国籍,按规定,我不能私下里单独跟外国人相处。”

    华夏帝国确实有这样的规定,如果他们这样身份的人要跟外国国籍的人接触,必须要有第三方在场,而且事后还要向有关部门报告。

    龙议长咳嗽一声,说:“他们一家已经放弃外国国籍,回国定居了,所以这一点你不用为难。”

    “我不是为难,我只是不想违反国家规定。”霍绍恒淡定点头,手里拿着那两张照片,送回给龙议长手里,漫不经心地问:“谢小姐的亲生母亲叫什么名字?”

    “这我可不知道。”龙议长摊了摊手,“一会儿她来送烤肉,你再问问她?”

    “不用了,我还有事,今天感谢龙议长的茶和烤肉,下次有机会我回请。”霍绍恒说着站了起来,对季上将再次敬礼。

    “行了行了,你走吧。”季上将笑眯眯地挥了挥手,“你的个人问题要上点心,知道吗?不要逼我们老头子出手。”

    “是,首长。”霍绍恒对季上将和龙议长点点头,转身大步离去。

    从书房出来的时候,遇到了谢清影,她又端了一盆烤肉过来。

    见霍绍恒出来了,谢清影忙问:“霍少将,你不再吃点吗?”

    “不用了,我还有事。”霍绍恒对她点一点头,突然伸手在她肩膀上轻轻拂过,说:“有只虫子。”

    谢清影吓了一大跳,差一点把手上的烤肉盘打翻了。

    她惊魂未定地站在那里,全身僵直:“什么虫子?霍少将?虫子弄掉了吗?”

    “嗯,掉了。”霍绍恒缩回手,手掌心里已经牢牢握着谢清影的一根头发。

    两人在走廊上擦肩而过。

    不过他走了几步路,像是想起什么的样子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叫住谢清影问道:“谢小姐,你亲生母亲叫什么名字?”

    “顾恬。”谢清影脱口而出。

    ※※※※※※※※※※※※※※※※※※※※※※※※

    这是第二更五千字了。因为是大章,多花了一个小时。

    只想问,还有月票吗?推荐票呢?

    o(n_n)o。

    (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32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323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