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唯一线索 5

推荐阅读:助鬼为乐系统无敌升级王一夜情深:杜少的心尖宠秘双魂武神无敌剑仙在都市深渊主宰系统伊塔之柱绝对交易

    霍绍恒若有所思,“原来令堂姓顾。”

    谢清影以为霍绍恒是在说她叫龙议长“舅舅”的事,定了定神,大大方方地说:“我生母确实姓顾,但继母姓龙,所以我称呼龙议长一声‘舅舅’不为过吧?”

    姻亲关系本来就不是讲究血缘的。

    霍绍恒笑了笑,主动说:“当然不会。我不知道龙议长跟你说过没有,我祖母就是出身谢家,所以这样说起来,我们说不定沾亲带故。”

    “哦?”谢清影很是惊讶,“我不知道呢!舅舅还没有提过这件事,我前些天才跟着父亲和继母从欧洲回国,时差还没有倒过来呢。”

    “那谢小姐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霍绍恒点点头,转身迈开长腿,大步流星地走了。

    谢清影还是有些莫名其妙,端着烤肉盘来到龙议长的书房,对龙议长说:“舅舅,我刚才在走廊上遇到霍少将,他问我生母叫什么名字,您是不是跟他说了我的事?”

    龙议长大喜过望,“他真的问了?”

    “是啊。”谢清影看看龙议长惊喜的面容,忍不住笑道:“您笑得这么开心,有什么喜事吗?”

    “喜事?啊,喜事,也许很快就要有喜事了!”龙议长看了看面前的大红袍,手一拂,“不喝茶了,老季,咱俩喝酒!清影,你去找你舅妈,说我要茅台,她放哪儿了?”

    谢清影笑着起身,“我去找舅妈。”

    她走了之后,季上将悄悄问龙议长:“……你说,这俩有戏?”

    龙议长收敛了笑容,“其实,他们如果有戏,我既高兴,又担心。”

    季上将想了想,沉吟了一会儿,说:“其实也没那么复杂,万事总是从有好感上开始的,我觉得如果能成的话,念之就是他们俩的媒人了,你担什么心呢?”

    “老季,你啊,就是不了解人心。如果他们俩能成,至少说明绍恒对顾念之有不一样的心思,不然你以为好感是那么容易产生的?”龙议长摇了摇头,“不过,我们一定会好好看着他的,绝对不能让他行差踏错!”

    季上将对霍绍恒的感情到底和龙议长不一样。

    龙议长是完全站在国家利益的角度对待霍绍恒。

    而季上将是看着霍绍恒成长起来的,对他的关心更像是对子侄的关心。

    “老龙,说实话,我还是认为绍恒跟念之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但如果他俩有关系,只要顾念之能查出身家清白的家世,我不反对。”

    “你不反对?!就算顾念之身家清白又怎么样呢?她十二岁就跟着绍恒长大,你让外面的人知道了会怎么说绍恒?!你知不知道人言可畏?!”龙议长气得在茶几上狠狠拍了一下,“你如果经历过选举的风风雨雨,就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那真是把一小点的黑点拿放大镜放大,然后歪曲到不堪的地步!”

    “老龙,这就是咱俩看法不同了。身正不怕影子斜,外人的话就让他们说呗!反正又不能把人的嘴堵住。当你跟别人有利益上的矛盾的时候,就算你什么黑点都没有,别人也会给你造出黑点。——所以何必在乎那些人怎么说?”

    季上将不以为然地挥了挥手,“好了,老龙,不管怎样,咱俩也别争了。我们都是为了绍恒好,他是个明理的人,一定不会辜负我们的期望。”

    龙议长板着脸想了好一会儿,才不情愿地点点头,“好吧,老季,这一次算你说服我了。但咱们丑话说在前头,绍恒的位置至关重要,所以他的妻子,一定要得到组织上的批准同意,还有,要经过最严格的安保调查,这你同意吗?”

    “同意!同意!我当然同意!绍恒知道轻重,他如果自己不能放心,是不会娶的,你就放一百八十个心!”

    季上将跟龙议长同时伸出手,击掌为誓,将这件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

    霍绍恒回到自己车里,手里还紧紧攥着那根头发。

    手心本来就燥热,现在更是潮乎乎地。

    他担心污染了头发没法测dna,上车之后就对阴世雄说:“大雄,车里有装证物的小塑料袋吗?”

    “有,车里都有。”阴世雄打开一处挡板,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盒子,再从里面取出一一个崭新的塑料袋。

    “把整个盒子都给我。”霍绍恒伸出手探过去。

    阴世雄便将整个小盒子递了过来。

    霍绍恒打开盒子,从里面取出透明塑料手套带上,再拿起小镊子,小心翼翼地将那根头发放到一张白棉纸上,吸干汗气,然后放到小塑料袋里。

    阴世雄回头看了一眼,并没有多问,默默地看向前方。

    大家在车里一路无话,很快回到了特别行动司总部驻地。

    霍绍恒没有先回官邸,而是给陈列打了个电话,问他道:“你在哪里?”

    陈列这些天帮那些“顾祥文”的血液样本验dna,忙得天昏地暗,刚刚回家睡了几个小时。

    霍绍恒一个电话把他吵醒了,心里很不舒服,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蒙着被子,声音含糊不清地说:“霍少,你最后有很重要的事情,不然,吵醒我的后果很严重!”

    霍绍恒沉着地说:“有点急事找你。”

    “说!”陈列火气很大地回应。

    “我又弄了点东西,你帮着验验dna。”霍绍恒顿了顿,手指无意识在车窗边上敲打着,发出轻微的哒哒哒的声音,在寂静的车厢里分外刺耳。

    陈列掀开被子坐了起来,一只手挠了挠满头乱发,无语半晌,说:“你又从哪儿弄的?我跟你说,那些人不对啊!跟念之一定关系都没有!我验了dna很多片段,都快把所有片段都验过了,你从哪儿得到的消息,说顾祥文这个名字跟念之有关系?”

    霍绍恒当然不能说从哪来的消息,他沉着地说:“根据国家安保法,我的消息来源不能向你透露。”

    陈列:“……”

    好吧,你级别高你有理。

    陈列哼哼唧唧地下床,脸色很不好看,但还是对着电话说:“我马上去实验室,你的东西呢?是什么东西我总可以问问吧?”

    “是一根头发。”霍绍恒拎着小塑料袋在面前看了看,“够用吗?”

    “当然够。我的技术你放心。”陈列懒洋洋地找了衣服穿上,连头发都没梳,就这样跑出了家门,往驻地的实验室去了。

    路上遇到了叶紫檀,手里拎着一个保温饭盒,和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说说笑笑走过来。

    陈列心里一酸,装作没有看见他们,匆匆忙忙低着头从他们身边跑过。

    那男人瞅了陈列的背影一眼,又看了看叶紫檀,欲言又止。

    叶紫檀还在跟他说着医院里面的趣事,“那一天我巡房回来,刚坐下休息没多久,房门就被人推开,一个人冲进来就给我磕头,把我吓坏了,忙扶他起来,问他有什么事?”

    “然后呢?”

    “然后他说了他的病情,我尴尬得不得了……”

    “啊?”

    “因为他走错了房间,磕错了头!”叶紫檀噗嗤一声笑了,“你没看见那人的脸色,那时候真是想揍我一顿的心都有!”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那男子点点头,“俗话说病急乱投医,看错了房间号也是有的。”

    叶紫檀感慨地说:“侯医生总是这么善解人意,脾气温和,病人最喜欢你这种医生。”

    那男子名叫侯庆仁,是下面的医院派来帝都医院学习的,对叶紫檀特别热情。

    “叶医生过奖了。其实做医生脾气好有什么用?只要能治好病,脾气再坏的医生都是病人的救护神。”侯庆仁确实很会说话,这话说到叶紫檀心坎里去了。

    “是啊是啊,有些人的脾气确实不怎么好,但医术真的没得说,医德也好,我觉得已经很难得了。”叶紫檀说着,看向前面的宿舍楼。

    侯庆仁笑着问道:“还没问你这保温盒里面的东西是给谁做的呢?”

    “哦,我给陈医生送去的。他忙着军部的事,忙了几天几夜没有睡觉,听说吃的也不好,只是随便凑合,我正好炖了点汤,就给他送来了。”叶紫檀走到陈列楼下,对侯庆仁说:“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欢喝汤。”

    “陈医生喜不喜欢喝汤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现在不在楼上。”侯庆仁笑着抬手指了指。

    “怎么会?”叶紫檀讶然,“我记得他一直在宿舍睡觉啊?”

    “刚才他跟我们擦肩而过,往那个方向去了。”侯庆仁回手指着来时的方向。

    “啊?你怎么不叫我一声呢?我都没有看见他。”叶紫檀不无懊恼地说,不安地将保温饭盒换到右手拎着。

    她想了想,“我还是去那边看看吧,陈医生应该去实验室了。”叶紫檀说着,跟侯庆仁告别,往实验室的方向去了。

    侯庆仁叹了口气,摇摇头,转身离开。

    ……

    陈列来到实验室,看见霍绍恒已经等在门口了。

    一见他过来,霍绍恒就把一个小塑料袋交给他,“快点动手,最迟什么时候能拿到结果?”

    陈列接过塑料袋,没精打采地说:“这要看你要什么样的结果。”

    “什么意思?”

    “看你验的是哪种类型的亲缘关系。”陈列打开实验室的门走了进去,穿上墙上挂着的白大褂,转身对霍绍恒说:“这一次是什么亲戚?母亲吗?”

    上一次据说是要验那些人是不是顾念之的父亲,这一次拿根头发,大概是要验母亲?

    霍绍恒勾了勾唇角,“不,这一次我不知道是什么关系,你尽可能的验。”

    “你开玩笑吧?!”陈列怒了,“耍我玩呢?!这要怎么测?!”

    直系亲属关系好测,如果不知道是什么亲属关系,那测起来可不是一般的麻烦。

    霍绍恒拍拍他的肩膀,力气大的都要把他拍到地上去了。

    “陈列,我看好你,你这么聪明能干,一定能找出这根头发的dna跟顾念之的相似之处,进而推论出她们的亲戚关系,对不对?”

    陈列斜着眼睛看霍绍恒,抽着嘴角笑道:“想不到霍少还有恭维人的一天,我也算是活久见!好,就冲着你这句话,我试一试!”

    将仪器架上,把头发放进去,他要先提取头发里面的dna片段,然后进行全面打谱检测,最后跟顾念之的dna对比,这是最全面的检测,准确率也最高。

    因为这一次是不太清楚亲属关系,所以要这样做。

    之前是确定了亲属关系,要用dna来证实,就容易得多。

    因为直系亲属的dna片段相似度是995以上。

    如果达不到这个程度,当然就没有直系亲属关系。

    霍绍恒提醒他:“这不是直系亲属关系,而是表姐妹的关系,如果有关系的话。”

    陈列摆了摆手,“这就不用说了,咱们让dna说话!”

    霍绍恒微微一笑,背着手走过去,偏着头看陈列熟练地进行操作。

    没过多久,叶紫檀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咦?霍少也在这里?”叶紫檀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那个保温饭盒。

    陈列本来想回头,可是想到刚才看见的情景,心里很难受,又不想回头了,僵直着脖子专心致志做实验。

    霍绍恒回头看了看叶紫檀,又看了看陈列别扭的样子,抿嘴笑了笑,对叶紫檀说:“叶医生来了,你是来给陈医生送饭的吗?”

    叶紫檀见陈列没有回头,本来有些尴尬,特别想转身就走,可终究舍不得。

    霍绍恒的话正好给她台阶下,她拎着饭盒走过来,点点头说:“是啊,我看陈医生这几天都没有好好吃饭睡觉,所以给他炖了一点汤。”

    陈列的耳朵动了动,但还是没有回头。

    霍绍恒好笑地瞥了他一眼,转身说:“哦,也许陈医生不想喝汤,我正好饿了,给我吧,我保证全喝了。”

    “滚!”陈列猛地转身追过来,从霍绍恒手里夺过保温饭盒,“你回家去吃,跟我抢什么食!”

    霍绍恒两手一摊,“我以为你想吃,所以才接过来的。好了,你既然想,就不要口是心非了。”

    他朝陈列眨眨眼,再拍拍叶紫檀的肩膀,才走了出去。

    背后还传来陈列的声音:“你出去就出去!不要对别人动手动脚!”

    似乎很忌讳霍绍恒对叶紫檀的举止。

    叶紫檀忙说:“陈医生,霍少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这样跟他说话。来,要不要喝汤?”

    陈列一肚子的气被叶紫檀的轻言细语放得干干净净,他几乎是傻笑着坐在桌前,看着叶紫檀给他拿碗筷出来倒汤喝,笑着的样子几乎是幸福的。

    霍绍恒走出实验室的时候回头看了看,笑着转身离去。

    顾念之一直在等霍绍恒回来,等到半夜了都没有消息。

    整个周末,霍绍恒就没有露面,也没有回家。

    顾念之周日晚上就回到学校,心里很不舒服。

    明明专门派车来接她,却一面都不见,什么意思吗?

    霍绍恒这两天都吃住在实验室那边的办公室,一直亲自盯着陈列的实验。

    到周日晚上,陈列的dna序列终于测完了。

    他看着实验结果,长吁一口气,拿着厚厚一沓报告来到霍绍恒的办公室前敲了敲门。

    “霍少,有结果了。”

    霍绍恒抬起头,脸上的表情没有多少变化,可他的胳膊却因为紧张微微有些颤抖。

    陈列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因为他也很激动。

    “霍少,过了六年时间,我们终于找到跟念之有关的人了!”

    霍绍恒站了起来,“你测出来是什么样的血缘关系吗?”

    “如果是父系那边,应该是表姐妹的关系。”陈列激动地说,“如果是母系这边的亲戚,情况会更复杂。霍少,你告诉我,是父系那边的关系吧?!”

    霍绍恒一边翻看着报告,一边点点头,“我猜应该是。”

    如果真的有血缘关系,那谢清影的生母顾恬,跟顾念之的父亲应该是亲兄妹,或者亲姐弟关系。

    既然已经出结果了,霍绍恒就不再瞒着陈列了,对他说了谢清影那边的情况。

    陈列恍然大悟,“如果是这样,那一定是**不离十。dna测试证明亲属关系,还有外貌上的相似,应该就是了。”说完又问:“那顾恬呢?如果能把她找出来,顾祥文肯定就能找出来了。”

    “这就是不巧的地方。”霍绍恒长吁一口气,“顾恬很久以前就去世了。”

    陈列:“……”

    “怎么去世的?查到了吗?”

    “我这两天就在让小泽帮我搜索那边的消息,还有谢家,我亲自给在欧洲的表哥打了个电话,问了问谢清影母亲的事。”

    霍绍恒说的表哥,就是他祖母谢姿妍的侄孙。

    “怎么说?她既然能够嫁到谢家,谢家应该对她很了解吧?”陈列也迫不及待地追问。

    “这倒没有。”霍绍恒笑着摇摇头,“谢清影的父亲跟我表哥他们家已经隔了很多代,其实并不怎么来往了,只是谢家的宗族观念比较强,所以大家还是在同一个族谱上,也算是亲戚吧。”

    “啊?不会你表哥那边不知道这顾恬的事?”

    “他们二十多年前结婚的时候,我表哥他们家随礼了,对顾恬也有些印象,只知道她身体不太好,生完孩子后一个月就病死了。”霍绍恒拿出自己的调查结果,“所以我们现在唯一的线索,是谢清影的父亲谢德昭。”

    ※※※※※※※※※※※※※※※※※※※※※※※※

    这是第一更五千字。让亲们久等了!提醒亲们的月票和推荐票哈!

    第二更晚上七点。

    么么哒!

    o(n_n)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323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323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