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初露端倪 4

推荐阅读:在下慎二,有何贵干落地一把98K裁决使重生似水青春生在唐人街十方神王修炼狂潮从仙侠世界归来信仰万岁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谢德昭笑呵呵地答应了,但是叮嘱她:“你舅舅说了,特别行动司不是一般的部门,我们刚从国外回来的,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要惹麻烦,让你舅舅难做。”

    其实他跟龙议长堂妹的婚姻关系还不足以让他们两家有特别亲近的关系。

    两人都是半路夫妻,又没孩子,这样的夫妻关系纽带并不十分牢靠。

    好在谢德昭也不需要依靠龙议长去捞取什么好处,所以暂时两家人相处愉快,感情渐渐也处出来了。

    谢清影忙答应了,匆匆忙忙吃完饭,就回房打扮去了。

    因为她不想让霍绍恒知道她也在旁边,所以提前去了咖啡馆。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以霍绍恒工作的性质,能在那个咖啡馆约谈她父亲谢德昭,那家咖啡馆里里外外肯定都被他控制了。

    想提前去等在那里守株待兔是不可能的。

    霍绍恒坐着专车还在路上,那家咖啡馆监视的人已经给赵良泽发了消息,说谢德昭的女儿谢清影提前去了咖啡馆,在里面隔着一扇屏风的咖啡座上坐着喝咖啡吃点心。

    赵良泽把消息转发给霍绍恒,又给他打电话:“霍少,谢小姐也去了,需要把她请出去吗?”

    霍绍恒想了想,淡定地说:“不用了,看着她就行。我们今天也没有什么特别机密的事情要问,就是打听一下情况,可能不到五分钟的事。”

    赵良泽接了命令,又传给咖啡馆那边监视的人,让他们好好看着谢清影,别给霍少惹麻烦。

    ……

    谢德昭准时走进龙议长家附近的欧时咖啡馆。

    “先生,请问您有约吗?”一个衣着清雅的女侍走到他身边鞠躬问道。

    谢德昭举目看了一下,这家咖啡馆布置得很欧化,在他这个从欧洲回来的人看来,居然非常地道。

    来这里的人也以外国人居多,白种人、黑种人,当然也有从国外回来的华夏人。

    看来这里的老板说不定也是从欧洲回来的……

    谢德昭笑吟吟地看着那女侍,声音浑厚低沉:“谢谢,我来这里等人……”

    “是等霍先生吗?”那女侍微微躬身,“霍先生定了位置了,请跟我来。”

    谢德昭有些意外,他以为就是在咖啡馆大堂里坐着说说话,没想到霍绍恒居然约了个单间。

    谢清影眼看父亲谢德昭跟着咖啡馆的女侍往里面的单间去了,不由很是懊恼。

    那她跟来干什么啊?

    还以为能偷偷听壁角呢……

    谢清影没精打采又叫了一克西班牙海鲜炒饭,一个人坐在屏风后面吃起来。

    这家欧时咖啡馆晚上也供应一些简单的食物,比如这种西班牙海鲜炒饭就非常地道,跟她当年去西班牙当地旅游的时候吃过的炒饭味道几乎一模一样。

    她大快朵颐的时候,霍绍恒刚刚走进咖啡馆。

    他穿着一身海蓝色呢制将官常服,肩膀笔直宽广,身形高大异常。

    从几个身材高大的白人身边走过的时候,他居然一点都不逊色,而且那种深藏不露的内敛气势更增神秘感,就像一本引人入胜的书,让人忍不住想走近他,仔细研读。

    谢清影从屏风后面抬头,看见霍绍恒的侧影从前面大步走过,目光微凝,有一瞬间几乎连呼吸都忘了。

    霍绍恒走过之后,她才发现自己有些窒息,用手捂捂脖子,深吸一口气,再看面前的海鲜炒饭,怎么觉得逊色了许多……

    ……

    霍绍恒推开咖啡馆里面贵客包间的门,看见一个儒雅的男人坐在咖啡桌旁。

    以他的年龄来看,这个样子确实保养得不错了。

    从他的眉眼间,能看出来谢家男人的一点特征,比如说瘦高挺拔的鼻子,非常有雕塑敢,眼眶微凹,眉形似剑,儒雅中带着几分犀利,只是轮廓没有谢家嫡系那么俊美。

    霍绍恒缓步走了进来,在谢德昭面前站定,微微颔首问道:“您是谢德昭谢先生?”

    “对,我是,您是霍少将?”谢德昭见了霍绍恒,突然有些紧张。

    霍绍恒的态度非常的和蔼,目光沉静温和,没有一丝一毫的咄咄逼人,但是谢德昭却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嗯,请坐。”霍绍恒示意谢德昭坐下,他就在他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伺候单间的女侍进来问他们要些什么东西。

    霍绍恒点了一杯牙买加南山黑咖啡,不加糖不加奶,再要一克黑森林蛋糕。

    谢德昭要了一杯卡布奇诺,加糖加奶,又要了一克提拉米苏。

    女侍很快将咖啡和蛋糕送了上来,霍绍恒和谢德昭才借着咖啡和蛋糕开始寒暄起来。

    “没想到在这里也能喝到这么正宗的卡布奇诺,你看这奶泡打得多均匀?”谢德昭先是对咖啡赞不绝口,然后又夸提拉米苏做得好吃。

    霍绍恒只喝咖啡,对那客黑森林蛋糕一点都没动,不过也顺势点了点头,“这咖啡味道不错。”

    两人说了一会儿闲话,绕来绕去,都没有进入正题,好像在比拼耐心一样。

    谢德昭终于忍不住了,推开手边的咖啡杯,皱着眉头问霍绍恒:“霍少将,请问您请问我来约谈,不是为了谈这里的咖啡吧?”

    霍绍恒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地说:“既然是约谈,那什么都可以谈,包括咖啡在内。”

    “好吧,我说完了,咖啡、蛋糕,对了,这提拉米苏虽然做得不错,不过没有我女儿做得好吃。我女儿的提拉米苏是一绝,以后有机会,我请霍少将吃我女儿做的提拉米苏!”谢德昭一说起女儿,就眉飞色舞起来。

    终于说到他女儿了。

    霍绍恒眉心微微一凝,半垂眼眸,像是漫不经心地说:“您女儿?是谢清影小姐吗?她和龙议长夫人处得不错,真是难得。”

    “我太太也是好女人,她对清影视同己出。龙议长和夫人是爱屋及乌。”谢德昭不着痕迹地又夸了自己的妻子一通。

    他的再婚妻子比他小七八岁,但也过四十了,不算是老夫少妻。

    霍绍恒点点头,“龙议长的堂妹?我以前见过一次,还不错。”

    “对啊,我在欧洲遇到她的时候,她一个人在郊外写生,遇上大雨,来不及往回走,就在我家住了一晚上。”谢德昭回忆起跟他再婚妻子相识的往事,脸上的神情缓和许多,人也没有那么紧张了。

    霍绍恒这时才慢悠悠地导入正题:“……那你们还打算要孩子吗?据我所知,您只有谢清影小姐一个女儿吧?”

    “啊?孩子……”谢德昭的美好回忆突然被霍绍恒一句“孩子”打断了。

    他皱了皱眉头,别开头,看着单间墙壁上的抽象画,不悦地说:“我都一把年纪了,要抱外孙的人了,还要什么孩子?”

    “如果您的夫人想要呢?”霍绍恒双手合拢,放在咖啡桌上,一步步瓦解谢德昭的心防。

    “她?不会吧?”谢德昭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我们从来没有说过这个话题。也许是不需要说,比较毕竟我们都不年轻了。我快五十,她四十出头,还能生吗?”

    “如果双方身体健康,四十岁的产妇也不是没有。”霍绍恒笑吟吟地说道,低头喝了一口咖啡。

    苦涩的咖啡在嘴里居然有甘香回味,这就是咖啡的妙处。

    第一口觉得苦,第二口觉得特别,第三口有了甘香,到第四口,就再也离不开它了。

    谢德昭的拳头骤然握了起来,他有些激动,“不!不!我们不要孩子!女人生孩子对身体是莫大的摧残!我这辈子都不要再看到女人生孩子!”

    霍绍恒从谢家表哥那里得知,谢德昭的第一任妻子顾恬正是因为生孩子而身体健康崩溃,免疫功能全面丧失,在坐月子期间得了一个小感冒,就病死了。

    这是谢德昭心底的结,不然他也不会妻子过世二十多年之后才再婚。

    霍绍恒不是心理医生,他的目的也不是要帮谢德昭打开这个结。

    他只想知道,顾恬,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她娘家都有什么人。

    “谢先生,话不能这么说,绝大部分女人生孩子都是正常的。”霍绍恒的手指在咖啡桌上哒哒哒哒地敲了起来。

    谢德昭陷入过去的回忆,如同被催眠一样,梦呓般说:“……不,你不知道。当初清影的母亲,就是因为生孩子……她身子不好,我都知道,我跟她说不用生孩子,谢家那么多人,那么多孩子,多我们一个不多,少我们一个不少,可她不听,非要生……”

    “是吗?谢小姐的母亲身体不好?您跟她结婚的时候就知道?”霍绍恒将话题一步步往前推。

    谢德昭神情痛苦地点点头,“我知道,但我爱她,所以还是娶了她。她高兴得不得了,偷偷怀了孩子,打算给我个惊喜,还让我不要担心,说她哥哥早有准备,她一定能顺利生下孩子。”

    “她哥哥?您亡妻的哥哥?他是谁?叫什么名字?”霍绍恒也紧张起来,虽然外表上没有丝毫动静,但他的内心已经如同火山爆发之前的岩浆一样,滚烫沸腾。

    “她哥哥?顾祥文啊,这么出名的人你都不知道?”谢德昭抬起头看向霍绍恒,语气中带了几分讥嘲,“真是疼爱妹妹的好哥哥呢,居然见死不救!”

    霍绍恒的拳头一下子握得紧紧的,他静静地看着谢德昭,半天没有说话。

    谢德昭被他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毛,不敢跟他的视线对视,讪讪地别开头,喃喃地说:“……不好意思,我实在太气愤了,其实我不应该这么说他……”

    霍绍恒这时回过神,打断谢德昭的话,沉着地问:“你说顾祥文很出名?在哪一方面出名?我好像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谢德昭看了他一会儿,见他不像在做假,皱着眉头想了一想,才豁然开朗,笑着说:“哦,是我想岔了。顾祥文在国外出名,你们国内的人就算知道他这个人,也不是知道顾祥文这个名字。”

    “那是叫什么名字?”霍绍恒心里暗道来了,他们查了这么久,难怪一直查不到端倪。

    谢德昭从咖啡桌上拿起一支笔,在餐巾纸上写下“kevin-ku”,说:“这是他的英文名,他发表的论文都用这个名字,你上网一搜就能搜到了。”

    霍绍恒拿过餐巾纸,不动声色地看了看,随手放到一旁,像是无足轻重的样子,又说:“哦,他是学者?做哪方面研究的?”

    “这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有很多项专利,在国外广泛运用,虽然很低调,但财力不是一般的雄厚,也算是隐形富豪之一吧。”谢德昭不以为然地说。

    谢家人当然不会看上别人的钱财。

    事实上,顾恬若如果不是因为有这个富豪哥哥而身价倍增,她也没机会遇到谢德昭,进而跟他相爱结婚。

    “是这样,那你现在跟他还有联系吗?”霍绍恒随口问道,“这么出名的人,我们国家也可以考虑招揽。”

    “呵呵……”谢德昭突然变脸,冷笑几声,不屑地撇了撇嘴,“有名气又怎样?出尔反尔连亲妹妹的性命都不顾的人,再能干我也不想搭理他!事实上,自从我妻子过世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跟他联系过了。”

    霍绍恒:“……”

    “二十六年前,在我妻子的葬礼上,我将他打了一顿,然后赶他走,让他永远也不要进我家的门!”谢德昭恨恨地拍着咖啡桌,怒气不可遏制。

    “……所以,你有二十六年都没有跟他联系过了?”霍绍恒心里一沉,“那他也从来没有来看过自己的亲外甥女?”

    “他来也没用,我从来不让他进门。我妻子过世头几年他还来,后来每次都被我赶走,他就不来了,只是每年给清影寄生日礼物。”谢德昭顿了顿,声音中带了一丝困惑:“不过,从六年前开始,他就再也没有给清影寄过生日礼物了。”

    又是六年前……

    六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霍绍恒这是已经基本肯定顾祥文肯定是顾念之的父亲,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谢德昭却和顾祥文有这么大的过节,以至于两人二十多年都没有见过面了。

    所以顾祥文这二十多年做了哪些事,谢德昭都不知道,还有顾念之这个内侄女,他肯定也不知道。

    因为两家闹翻的时候,顾念之根本还没有出生。

    ※※※※※※※※※※※※※※※※※※※※※※※※

    这是第一更四千字。提醒亲们的月票和推荐票哈!

    今天是周一,推荐票特别重要哦!

    第二更晚上七点。

    么么哒!

    o(n_n)o。(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324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324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