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男神是如何炼成的 4

推荐阅读:网游之进化战场永夜君王穿越大唐的现代人修真四万年我的女神大佬里表世界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神能大风暴玩命之徒崛起原始时代

    “不过是偶然遇到了吧?那里像见家长了?”徐飘红不以为然,“要见家长,也要去家里见啊,约在咖啡馆是怎么回事?难道家里见不得人?”

    “表姐,你的口才比大律师还厉害,我才说不过你!”苗云霄掩着嘴轻声笑了起来,“你说得有道理,这个样子,就算是见家长,也不诚心。”

    “这就对了,我爸常说,看人看事不能看表面,要从现象看本质。”徐飘红笑嘻嘻地说,和苗云霄走到咖啡馆里靠窗的位置坐下。

    透过窗户,她们正好看见外面的情形。

    霍绍恒和谢德昭、谢清影父女俩居然还没有离开,他们站在咖啡馆门口路边的林荫小道上,路灯从树枝桠的缝隙里透出晕黄的光,照在树下人的脸上。

    俊男美女相得益彰,像是一副最美的油画。

    徐飘红默然不语,低头看着菜单找东西吃。

    苗云霄却悄悄拿出手机,拍下了树下的这一幕看上去温馨又和谐的场景。

    霍绍恒低眉敛目,和面前微微仰头的谢清影默默对视,谢德昭在一旁呵呵笑着,一副乐见其成的样子。

    虽然是在夜色的路灯下,也看得见谢清影白皙的面颊上飞起两道红晕。

    她的眼波亮得惊人。

    ……

    霍绍恒在路边跟谢家父女道完别,自己的专车开了过来,他朝他们点点头,进入自己的专车里,对范建说:“开车。”

    他的专车很快驶离欧时咖啡馆,会特别行动司的总部驻地去了。

    霍绍恒一上车就给赵良泽发消息,让他上网查一个叫kevin-ku的人。

    赵良泽看见消息,急忙给他打电话,“霍少,是谢德昭刚才跟您说的那个天才科学家吗?”

    “对,就是他,华文名字叫顾祥文,英文名kevin-ku。”霍绍恒不动声色地把消息传了过去,“赶快查。”

    赵良泽马上登上外网,开始用自己写的搜索引擎查找kevin-ku。

    当霍绍恒回到特别行动司总部驻地的时候,赵良泽已经将搜索好的消息放到他的办公桌上了。

    “霍少,顾祥文真的就是kevin-ku?这个消息确凿吗?!”赵良泽激动地跟在霍绍恒身后,尾随他进了办公室,“卧槽!这个消息太劲爆了!”

    “他很有名气?”霍绍恒脱下大衣,挂在办公室的壁挂衣架上,扭头看着赵良泽兴奋得脸都红了的样子,摇了摇头,“就算他是,你也不用这么激动吧?”

    “霍少,不能不激动啊!”赵良泽走近几步,小声而急促地说:“霍少,您忘了特别行动司以前夭折的b计划?!”

    霍绍恒怔了怔,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但他很快收敛自己的心情,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拿起赵良泽搜索到的消息看了起来。

    他没有看细节内容,只提纲挈领地看了赵良泽列出来的主要内容,一边看,一边点头说:“原来是他,这个人确实很有名气,但他发表论文的署名,并不是kevin-ku,而是k.x.”这个名字下列出来的专利清单,就连霍绍恒这种见多识广的人也被深深震撼了。

    那些军用技术就不说了,里面还有一些如今运用非常广泛的民用技术,比如说,苹果手机芯片最核心技术,也是k.x.,这个代号我知道,我们的b计划代码就是他。”

    原来他离他们这么近,又那么远……

    “不过,霍少……”赵良泽有些困惑地敲了敲脑袋,“我查了网上所有能查到的公开和不公开的关于顾祥文的消息,发现除了这些公开发布的学术论文和专利申请以外,别的消息几乎完全查不到。”

    “……什么叫完全查不到?”霍绍恒放下那堆搜索材料,“你是指哪方面?”

    “比如说,我想搜他的履历,他的照片,甚至他的生平,但这些资料非常少。”赵良泽说着,咧嘴一笑,露出八颗雪白的牙齿,“后来我想起来一件事。”

    “说。”

    “顾祥文出名之后几乎神隐,什么消息都被抹去了,可他出名之前呢?上学读书的时候呢?”赵良泽指着那沓材料最底层的几张纸,“为了查到他的学籍记录,我迫不得已,用了点手段,进入了mit的内网。”

    霍绍恒不动声色地说:“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你只要把消息给我弄到手就行。”

    “是,首长!”赵良泽心里暗暗高兴,他知道霍绍恒这是不追究的意思。

    特别行动司有条不成文的规矩,叫“\'t-tell”,也就是你不问,我不说,大家心照不宣。

    “从这里您可以看见顾祥文读书期间的时间线,非常清晰。”赵良泽将一张图表放到霍绍恒面前,指给霍绍恒看,“您看这条时间线,一直到顾恬去世的那一年,啪地一声,所有的线索都断了。后面再也查不到他到底在哪里,除了隔几年他用‘k.x.w’的名字发表一篇重量级论文。”

    霍绍恒看着赵良泽绘制出来的图表时间线,点了点头,“很有意思,小泽,你做得很好。”

    “谢谢首长夸奖!”赵良泽兴奋得脸都紫了,“您还要查什么消息?尽管开口!”

    霍绍恒:“……”

    “嘿嘿,霍少,您别说,看了顾祥文的履历,再想想我们念之,也只配他做我们念之的爸爸了,别人都不配!”

    赵良泽知道顾祥文应该是顾念之的亲生父亲,现在又知道顾祥文在学术界是这样一言九鼎的大咖,他激动得直搓手,恨不得马上将顾祥文接到帝都,跟顾念之相认,又跟他们合作……

    霍绍恒淡淡笑了,“你想得太简单了。”

    “难道不是吗?现在我们虽然不能直接查到他的住址,但已经有了这么多线索,要查他的住址也是分分钟的事!”赵良泽磨掌擦拳,“您要不要我再去试试?”

    “你可以试,但我觉得不会有结果。”霍绍恒将那沓搜索材料放到一旁,沉着脸说:“顾祥文26年前就选择了隐居,能那么容易让你找到?还有,他是念之的亲生父亲,但为什么他这六年来音讯全无?他不知道女儿丢了吗?”

    这番话如同一盆冷水兜头泼了下来,赵良泽就像霜打的茄子一般偃旗息鼓了。

    “您的意思是,他有可能出事了?”赵良泽想了一会儿,一个最坏的可能让他脸色都变了。

    霍绍恒阖上卷宗,闭了闭眼,“我不知道。现在一切都是未知,要下结论还早。”

    “不过,也不算是完全未知了。”赵良泽挥了挥胳膊,“好歹我们已经有方向,有目标了,不像以前,在黑暗里摸索了六年啊!”

    “这倒是。”霍绍恒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清水,抿了抿唇,“好了,这件事已经有眉目了,你不用太过担心,按部就班地查就是了。如果还是查不到,就再去找谢德昭。我不信他没办法跟顾祥文那边联系。”

    “是,首长!”赵良泽响亮地回答,立正敬礼,规矩比平时做得都足。

    霍绍恒看了他一眼,“说吧,有什么事?礼下与人必有所求。”

    “霍少,您怎么能这么说呢?您是我上司,我对您有礼貌还不行啊?”赵良泽嘻嘻一笑,“不过您说对了,我确实有事相求。”

    “嗯,说。”

    “……明天是周六,也是情人节。”赵良泽说着说着,脸色又红了,“我想明天请个假,一天24小时关机,您看行吗?”

    以他们的工作性质,一向是全年365天,一天24小时随时待命,特别是赵良泽,整个特别行动司的中央控制系统都是他维护的。

    哪怕回家过年,他的一个特别手机还是全天保持通讯状态,随时准备处理突发事件。

    这一次他提出这个要求,那就是这个特别手机也要关掉了。

    霍绍恒瞥他一眼,没有继续追问,只是点点头,“行,明天24小时你不用开机,我会接管中央控制系统。”

    “谢谢首长!”赵良泽欢喜得要跳起来了,“那明天就麻烦您了!”

    “去吧。”霍绍恒挥了挥手,“出去的时候给我关上门。”

    赵良泽大声应是,跑了出去,顺手带上霍绍恒的办公室大门。

    霍绍恒这才低头再一次仔细研读赵良泽的搜索结果,然后从中找出一些疑点,自己再次进暗网搜索。

    ……

    周五的晚上,b*律系女研究生宿舍楼里一片轻松欢快的气氛在楼道里蔓延,似乎到处都冒着粉红色泡泡。

    女生们三三两两凑在一起,都在为明天的情人节做准备。

    这是大家暗中攀比的季节。

    谁的男朋友高,谁的男朋友帅,谁的男朋友有钱,谁的男朋友有势,恨不得列成单子排出名次张贴在楼道口供大家瞻仰。

    如果谁的男朋友又高,又帅,又有钱,又有势,那就是封神的节奏,男神就是这么来的……

    顾念之和马琦琦一人捧着一盒爆米花,盘踞在沙发的两侧,在客厅里看一部老电影。

    电影的台词两个人几乎都会背了,在客厅里回响着,就是背景音乐,两人其实都没有听进去,都有些心不在焉。

    没过多久,顾念之的爆米花吃完了,她看了看存货,站起来对马琦琦说:“没有吃的了,要不要出去买吃的?”

    “去!马上就去!”一晚上蔫头蔫脑的马琦琦立刻精神起来,“我们去哪里买?”

    “校园商场呗,还能有哪里?”顾念之套上羽绒服,和马琦琦一起走出房间,来到楼道里。

    她们斜对面的宿舍开着门,一阵阵笑声从里面出来。

    苗云霄的声音分外清脆悦耳:“你们别抢啊!这是我未来的表姐夫!你们可别给我弄坏了!”

    “真是你表姐夫?可他怎么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我说了是未来的表姐夫,又不是现在?他是我们国家最年轻的少将,我姨夫也是副参谋长,他和我表姐门当户对,军部组织上已经答应出面,要给他俩做介绍了。”苗云霄骄傲地说道,语气中满满的与有荣焉简直要冒出来了。

    顾念之忡然变色,脚步在苗云霄她们宿舍门口停了下来。

    苗云霄瞥见门口顾念之的身影,心里升起一股说不出来的快**感。

    她朝自己的室友晃了晃手机,“你们看,是不是真的很帅?我说啊,评什么男神?那些人加起来连霍少将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上!”

    顾念之开始只是怀疑,现在完全确认了,苗云霄说的就是霍绍恒。

    她这个星期简直是在煎熬中渡过。

    上周末霍绍恒放了她鸽子,她没有打电话去追问,而是一个人回了学校。

    这周一整周,霍绍恒只给她打过一次电话,而且匆匆忙忙说了两句就挂了,让她好不遗憾。

    现在到了周五晚上,霍绍恒也没有打电话给她,更没有说周末要去哪里住,她的心情早就如同积郁已久的火山,只等着爆发的那一刻。

    ※※※※※※※※※※※※※※※※※※※※※※※※

    这是第一更四千字。提醒亲们的月票和推荐票哈!

    第二更晚上七点。

    么么哒!

    o(n_n)o。

    (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324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324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