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8章 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月票1800+)

推荐阅读:神农小村师重生之娇妻在上焚天帝皇抗日之怒火兵魂撩倒撒旦冷殿下无限分身系统官道红颜帝国再起医界圣手

    龙议长居然认同了顾念之的话!听在杨特助耳朵里,无异于世界末日。他哭丧着脸可怜兮兮地看着龙议长,哭得跟个泪人一样。“龙议长,龙议长,您不能这样……我在议会秘书处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再说这一次,真的是我忙忘了……”杨特助平时的样子颇为儒雅,身材瘦高颀长,但现在整个人跟被打断脊梁的癞蛤蟆一样,完全没有了往常的风度翩翩举重若轻。龙议长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先回去放个长假。等临时大选结束,内阁的事尘埃落定了,再谈谈你的工作问题。”杨特助听龙议长这意思,似乎还没有完全放弃他,心里又腾起一线希望。他拿手帕擦干眼泪,点了点头,“我听龙议长的,您让我休假就休假。不过,您想让谁来接替我的工作?我好跟他交接。”龙议长看向电脑,已经不打算再说了:“你把你手头上的工作总结一下,给我交个备忘录。”并没有告诉他由谁接替他的工作。杨特助嘴唇翕合着,看了龙议长好几眼,龙议长都没有回望他一下。确定龙议长这一次是真的恼了他了,杨特助才灰溜溜地离开龙议长的办公室,回自己的办公室去了。他的办公室在秘书处楼层,占地面积虽然没有龙议长的办公室那么大,但也不小。在自己的办公室窗口,看着眼前的大片美景,杨特助呲了呲牙,他是真不甘心。自从B大法律系硕士毕业,他就以优异成绩考入议会上院秘书处,从一个初级秘书做起,用了十年时间,终于爬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可这个位置他坐得并不牢靠。因为龙议长虽然对他很满意,但并没有要继续培养他的意思,仿佛一个议会秘书处的特别助理,就是他的职业生涯最高峰了。这对于雄心勃勃的杨特助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因此当龙议长开始在议会系统之外的人当中物色人才的时候,杨特助就有点危机感了。直到蔡胜男和顾念之这两个让龙议长赞不绝口的女子出现,杨特助更是坐不住了。他知道,自己如果不早点下手,将这两颗“希望之星”早早掐灭在摇篮里,这两人迟早会成为他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甚至非常有可能取代他!而蔡胜男和顾念之这两人中,杨特助又一直认为顾念之是软柿子,是最好捏的,所以决定先收服顾念之。没想到诸般布局,最后功亏一篑,还是栽在顾念之手上……杨特助沉着脸,在自己的办公室收拾好公文包,然后把自己手头上的工作总结了一下,给龙议长写了个备忘录发到龙议长邮箱,才拎着公文包出来,对自己的几个心腹说:“我有些不舒服,请了假,回去歇几天。你们好好工作,可不能趁我不在就偷懒耍滑。”“怎么会呢?!”“杨特助放心,我们会好好工作的!”“杨特助辛苦了,不舒服就去看医生。”同事们跟杨特助打着招呼,将他送了出去。杨特助知道龙议长会给他留面子,不会说他真正的“被休假”原因。但是顾念之肯定会在同事间传他的闲话。因为将心比心,如果是顾念之“被休假”,杨特助自己是不会放过这个可以抹黑她的机会的。在议会秘书处工作,这点眼力价肯定要有。别人不下来,你就上不去。能逮着机会踩别人几脚,那就得往死里踩,千万不要踩个半死不活,等对方缓过劲来,就该踩死你了。杨特助对此深有体会。他这一次就是踩顾念之没踩死,被对方反噬了……从顾念之坐着的小办公区域走过,杨特助特意停下脚步,对她笑了笑,说:“顾小姐,友情送你一句吉言: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人生总会有起伏,没有人一直走运,也不会有人一直倒霉。”顾念之今天戴着口罩跟龙议长和杨特助说了太多的话,口罩的内层虽然是非常柔软的纯棉隔层,但和顾念之的肌肤比起来,还是过于粗糙了,因此她的菱角唇周围被磨蹭得火辣辣的疼。她刚才从龙议长办公室出来就去了洗手间,取下口罩,拿出小化妆镜照了一下,发现唇部周围的肌肤红通通的,跟白皙的面颊形成鲜明对比,看上去又难看,又可怕。当杨特助拎着公文包走过来的时候,她根本不想理会,更不想说话。因为一说话,脸就磨得疼。可没想到杨特助还是不放过她,还来个“临别寄语”。顾念之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她忍着唇部的不适,淡定地说:“这句话还是杨特助自己收着,别丈八灯台只照得见别人,照不见自己。我跟你往日无仇,近日无怨。你老是针对我,我也很烦啊。”杨特助被顾念之怼得心烦气躁,冷笑两声说:“你不听就算了,我也是吃饱撑的管闲事。有人还不领情!”顾念之: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两人横眉冷对互不相让,被杨特助一手招进来的实习生容明星走了过来,怯生生地说:“杨特助……”顾念之忙挥了挥手,转过身看着自己面前的双液晶大显示屏,表示自己很忙,不能再说闲话了。杨特助冷哼一声,带着容明星走到外面的小会客室。“杨学长,你生病了吗?严重吗?回去有人照顾你吗?”容明星见只有他们两个人,就换了称呼,表示亲近。杨特助对容明星的态度比对顾念之的态度好多了。他微笑着说:“就是有些发烧,回去歇两天就好了,学妹不用担心。”……杨特助跟容明星在小会议室殷殷道别,霍绍恒正在特别行动司总部驻地的中央控制室复查洪康全的定向标芯片数据。看着这些数据,霍绍恒非常纳闷。因为定向标芯片的数据显示,洪康全昨天晚上一直在家,根本没有出门!所以他的手下昨晚到底跟踪的是谁?难道他们跟踪错了?应该也不是。特别行动司那两个工作人员可是用针孔摄像头将洪康全一路跟拍下来的。明明看见他出了他住的公寓小区,打车去了同性恋酒吧。视频上显示的人,正是洪康全本人。但为什么定向标芯片数据显示的跟大家肉眼看到的不一样呢?霍绍恒用手托着下颌,陷入沉思。……与此同时,四环地铁站附近的公寓里,警察正在调查陆大勇之死。把屋子租给陆大勇的房东后悔死了,对着警察一顿哭喊,说陆大勇的死跟自己无关!而且他的房子也被火烧得精光,光重新装修就要不少钱。还有大火损毁了邻居家的房子,他也面临着赔偿,头大如鼓。警察管不着这些赔偿事宜,他们的关注重点是昨晚的陆大勇之死。盘问了房东之后,警察开始询问陆大勇的邻居。这一问,倒又问出一些有意思的事。“警察先生,昨天晚上确实有事发生……有人找陆大勇,两人吵起来了,我们整个楼层都听见了。”“对啊对啊!我还开门看了一眼,是一个放高利贷的,长得又高又壮,说话跟打雷似的,可吓人了!”※※※※※※※※※※※※※※※※※※※※※这是第二更,月票1800加更提前送到。晚上七点第三更。今天如果到2100月票,会送上第四更。木有就明天见啦~~~么么哒!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337539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337539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