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交换

推荐阅读:爆笑狂妃:妖孽邪王,来战!无敌吞天诀医等狂兵逍遥江山非正常人类异闻录荆楚帝国斗战仙穹恶魔总裁强势宠:老婆,吃定你玩锤子牧师最强国防生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何之初的手机很快接通,不知道他在哪里,顾念之耳边甚至能够听见呼呼的风声。

    何之初清冷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如寒夜的冰凌,带着刺伤人的温度。

    “顾念之,你答应过我的事,全都忘了吗?!”

    “何……何教授……”顾念之被何之初劈头盖脸一顿训,说话都不自在了,“我……我是有原因的。”

    “有什么鬼原因!你最好赶快说!我马上就要到你们特别行动司总部驻地了!我就在门口等着,看你什么时候出来!”何之初带着难以遏制的怒气,声音从牙齿缝里挤出来,顾念之甚至能够想象他愤怒到极点,额角青筋直跳的样子。

    “什么?!您在路上?!”顾念之吓得直直地坐了起来,“您要来特别行动司总部驻地?!”

    “不行吗?你既然不给我打电话,也不给我任何消息,我只好亲自来看你了。”

    何之初不想说自己这两天是如何熬过来的,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亲眼看见顾念之,不然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心。

    “何教授,您在哪儿?”顾念之顿了顿,自然而然用上了谈判技巧,虚晃一招,岔开话题,“您是在外面不方便说话吗?”

    “我方便说话,对你,我什么时候都方便说话!”何之初闭了闭眼,双手紧紧把着方向盘,往特别行动司总部驻地的方向开得风驰电掣。

    他脸色严峻,双眸含怒,整个人如同快要爆炸的火药桶。

    顾念之窒了一下,讪笑着说:“何教授,您别这样,您真的吓着我了……”

    听见她的声音,何之初紧张了两天的心才渐渐平静下来。

    特别是刚才一顿怒吼,他的怒火发泄得也差不多了,唯一担心的,也就是顾念之的身体状况。

    “……这就吓着你了?你的胆子不像这么小啊……”何之初嗤笑一声,踩了一脚刹车,将高速行驶的汽车速度降了一点下来。

    “何教授,我没事,我真的没事。”顾念之一着急,将手机facetime的视频打开了,“何教授,您看,我一点事都没有。昨天是我不对,答应要给您打电话,结果忘了……”

    顾念之有些心虚,试图对着摄像头努力微笑。

    何之初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摁了接通,看见顾念之的脸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再扫一眼顾念之周围的环境,何之初皱了皱眉头,“你在床上?”

    顾念之坐在床上,举着手机面对着自己,微笑着说:“您看见了,我确实是有原因的。我伤了后背脊柱,昨天刚刚做了手术,打了封闭,一直在昏睡当中,今天才醒过来,但还不能动。”

    何之初默默地看了她一会儿,才拖长声音说:“……是吗?真的起不来了?我怎么记得你伤的是脚……”

    顾念之正要笑着说一声“当然是脚,也有后背”,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那天还没有做x光检查的时候,何之初就对她说的话。

    “你的脚最好检查一下韧带,如果韧带有问题,要及时治疗,不然一直好不了。”

    还有陈列冷静地对她说:“念之,你脚踝的韧带受过旧伤?”

    “……显示你脚踝韧带确实有旧伤的痕迹……”

    这两天的怪异感觉终于找到了方向和答案,顾念之脱口而出:“何教授,您怎么知道我的脚踝韧带有旧伤?”

    何之初没有直接回答,又看了她一眼,主动结束视频通话,戴上蓝牙耳麦,一边开车,一边冷淡地反问她:“你的后背真的受伤了?”

    顾念之眨了眨眼,发现何之初闪避了她的问题。

    看着手里已经黑了屏的手机,撇撇嘴说:“……当然是真的,这还能有假?疼得我起不来床。要不是及时发现,我后半辈子可能就瘫痪在病床上了。”

    何之初嗤笑一声,淡淡地说:“你?瘫痪在床上?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顾念之感觉更加怪异了,“我怎么就不能瘫痪在床上了?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我不小心撞到后背,脊柱受伤,要不是有医生高明的医术,我还真的会起不来床。”

    顿了顿,她又带着讨好的语气说:“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何教授,您回去吧,我真的没事了。不过……”

    她想起来霍绍恒让她再请两周的假,不由抚额长叹。

    这可怎么办?

    她陷入了一个逻辑怪圈。

    如果她坚持说她没事,那她就没有理由要求两周的病假。

    可如果她说她伤势严重,要养两个星期伤,那么何之初就不会罢休,一定要来特别行动司总部驻地来看她。

    她也知道,何之初是绝对进不来的。

    那就把他一个人孤零零地晾在外头?

    好像也不太合适,毕竟他是她的导师,还有两年半的时间低头不见抬头见。

    这可怎么办?

    “不过什么?”何之初追着她问,“你还有什么犹豫的吗?我只是来探探伤,又没有别的事。”

    “何教授,这个地方您进不来的。”顾念之咬了咬牙,“我还是起来见您吧。您在离大门口一百码的地方停下来,告诉我车牌号,我自己出来见您,行吗?”

    何之初默然了,他想了一会儿,吱地一声转了方向盘,开到路肩上停了下来。

    再进行视频通话就方便多了。

    “顾念之,你老实告诉我,后背脊柱是真的受了伤?”何之初盯着手机屏幕,恨不得自己的眼睛是x光,能够穿透顾念之的心肝脾肺肾,看见她的骨骼情况。

    “是真的。”顾念之非常真诚地点点头,“我有x光片,您要想看,等您回去,我就拍了照片,给您手机发过去,行吗?”

    “但是你现在没事了,是吧?”何之初又确认了一下。

    手机屏幕里的顾念之唇红齿白,灯光下,她的肤色雪白细腻,就算用放大镜看也看不出丝毫瑕疵,像是他家乡出过的一种窑变樱粉瓷,比白玉多了一种通透的粉色质感。

    通常只有照顾得最精心的婴儿才有这样细腻无暇雪白粉嫩的肌肤。

    有这种肤色的人,应该不会是伤势严重到不能起床的人。

    “现在真的没事了。”顾念之说着,举着手机从床上下来,在卧室里走了几圈,“您看,我是不是很正常?还有脚踝……”

    顾念之说着,将自己两只脚并排在一起扫给何之初看,得意洋洋地说:“您看得出来那一只脚脱臼了吗?昨天还肿呢,今天就好了……”

    何之初的手机屏幕上出现一对同样粉妆玉琢的脚,脚趾头圆圆滚滚肉敦敦的,像是放大了的小婴儿的脚,让人忍不住想放在嘴里咬一口。

    何之初移开视线,有些不自在地松了一口气,“你的左脚恢复得不错,以后记得走路要看路,不要倒退着走路,你后背没有长眼睛,撞到了就是你现在这个下场。“

    顾念之笑嘻嘻地说:“我知道了,何教授,您对我真是很好,有您这样的导师,是我的福气,谢谢您。”

    她对何之初越发客气,左一个谢谢,右一个谢谢,将两人的距离越拉越远。

    何之初漠然说了一句:“不用谢,你先歇两周,两周之后再来学校吧。”

    顾念之大喜,没想到何之初这么容易就松口了,她这时觉得自己做得挺过份的,忙道:“何教授,真是太感谢了,您不知道这两周对我来说多么重要!”

    何之初的手指在方向盘上轻叩,目光清冷,淡淡地说:“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顾念之:“……什么条件?”

    她真是高兴得太早,何之初哪有那么容易打发?

    “我有份文件,先发给你,你签个字,再传真给我。”何之初说着,将那份授权书给顾念之的邮箱发了过去。

    顾念之打开手机上的邮箱,飞快地扫了一眼那份授权书,愣了一下。

    原来是一份法律委托书,何之初要做她的全权法律代理人,有权帮她起诉别人,当然,当别人起诉她的时候,何之初也是她的辩护人。

    ※※※※※※※※※※※※※※※※※※※※※※※※

    这是第一更。求月票和推荐票啊。

    第二更晚上七点。

    ps:年底了,特别忙,只能尽量保证两更。o(n_n)o~。

    么么哒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34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341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