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巧合

推荐阅读:一术镇天阴气撩人:鬼夫夜来吞噬进化玩转艾泽拉斯战国之伊势征途网游之辉煌崛起足坛最强作死系统超神偷渡者绝地求生之电竞大时代百工匠心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顾念之看着这份法律代理人的全权委托书,寻思了好长一段时间。

    她握着手机在房里走来走去,后来回到床上半靠在枕头上,对何之初委婉地说:“何教授,我目前没有法律代理人的需要,您知道,我本身就是学法律的,虽然您是大律师,是法学博导,能有您做法律代理人是很多人求都求不来的……”

    “……但你不愿意?”何之初截断顾念之的话,脸色越来越淡,他看着车窗外滚滚的车流,抬眸又看向湛蓝的天空,鸽哨在半空响起,一群白鸽呼啦啦飞上天空,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除了她不在他身边。

    顾念之迟疑了一下,想着要如何说服何之初,她不想签这样的协议,但也不想和以前一样,拒绝得太粗暴。

    所谓成长,就是学会隐藏自己的喜怒哀乐。

    顾念之觉得自己已经是成年人了,不能再像小孩子一样肆无忌惮地发泄自己的情绪。

    何之初等了一会儿,见顾念之在那边不说话,他想他明白她的意思了。

    默不作声地关了手机,结束通话。

    一个人坐在车里,脸色漠然得像一块雕塑,虽然精美无比,但却毫无生气。

    他一个人在车里坐了很久很久,身边是高速路上飞驰而过的滚滚车流,而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像是这万丈红尘里的一个过路人。

    那么多繁华热闹,从他身边呼啸而过,却没有一寸热闹属于他,曾经属于他的,终究留不住,无论怎么做,都留不住……

    最后趴在方向盘上,将头埋在胳膊里,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一辆警车在他车后停下来,一个交警走过来敲了敲他的车窗,“先生,您没事吧?”

    何之初开着那辆无比招摇的玛莎拉蒂,交警见了这车,就知道车里的人非富即贵,因此非常小心谨慎,唯恐惹上麻烦。

    何之初缓缓从方向盘上直起身子,转眸看了那交警一眼,淡漠地摇头:“有些累,在路边歇一歇。我这就走。”说着发动了汽车。

    那交警忙说了一句:“如果累就去找个酒店歇一歇,不要疲劳驾驶。”

    何之初眼底发青,脸色白得吓人,双眸里面尽是红血丝,一看就是熬了很久的夜,睡眠不足的样子。

    交警有些担心他的安全,开着警车不紧不慢跟在他车后面,一直尾随他开到b大南门,才掉头回去了。

    何之初回到学校,第一件事就是去法律系官网上发布助教招聘考试延迟的消息,说因为他个人原因,要回美国一趟,两周以后回来,到时候再对初选的十名候选人进行考核。

    何之初说走就走,只拿了护照和钱包,什么东西都没带,就这样上了最近一班直达美国纽约的飞机。

    他出境的消息很快传到霍绍恒这里。

    看着赵良泽给他报上来的消息,霍绍恒久久没有说话。

    阴世雄两腿交叠,靠站在沙发椅背上,吊儿郎当地笑着说:“这何教授倒还挺识相,不仅准了念之的假,而且自己还主动找了个由头回美国,这样就没有什么人注意到念之的缺勤了。”

    赵良泽笑了笑,踹了阴世雄一脚,“……何止识相,还很上心、识做……”

    “说良心话,何教授对念之,也就比霍少对念之要差那么一点点,比别的所有人都要好得多得多!”阴世雄笑呵呵地说,眉毛上下动个不停。

    “那也说得通,一个是教授,一个监护人,都是长辈,对晚辈的爱护是一样的。【.aiquxs.】”赵良泽讪笑着缩到阴世雄背后去了,不想面对霍绍恒的视线。

    不过霍绍恒也没有理这两个生活秘书,他抬了抬手,示意他们俩出去,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看着电脑,好像在工作的样子,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完全没有看进去电脑上的任何东西。

    他的思绪,完全被何之初对顾念之的怪异感情占据了。

    何之初,为什么这么关心顾念之?

    他对顾念之的关心,是不是早已经脱离了教授对学生的关心?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是在去美国国会实习的半年,还是在更早的时候……

    霍绍恒凝神沉吟,脑子里有什么东西闪现,等他想要抓住的时候,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站起身,抱着手臂在办公室里一个人踱步,想着何之初的所有事情,却还是理不清这里面的关系。

    他通过内线电话叫了赵良泽进来。

    “霍少,有事吗?”

    “小泽,上次我让你再查一次何之初和温守忆的底,你查到没有?”霍绍恒一个站在窗边,头也不回地问道。

    赵良泽点点头,将一个卷宗放到霍绍恒面前,“又查了一次,和以前没有差别,不过现在从头来看这份资料,有些时间点还是有些意思。”

    霍绍恒翻开卷宗,一边自己看,一边听赵良泽叙述。

    “这些资料显示,何家是南美的大富豪,家产横跨南美好几个国家,何之初和温守忆拥有阿根廷、巴西、英国和美国四国国籍。何之初本人在美国政界军界都有莫大的影响力。”

    霍绍恒若有所思地弹了弹卷宗,“……这最后一点,是上一次资料里没有的。”

    “……对,何之初对美国政界军界的影响力,是我加上去的。”赵良泽很认真地说,“如果不是托念之的福,我们看不到何之初在这方面的能力。”

    他说的是顾念之在美国和辛杏峼发生冲突,以及加勒比海遇险的那两件事。

    何之初在这两件事中处于完全主导地位,展现了他巨大的能量,帮顾念之渡过难关。

    霍绍恒垂眸看着卷宗,跟着说:“何家在南美以前一直很低调,但七年前,何之初突然成为美国最大律所的合伙人,何家的实力才浮出水面。”

    “对,然后三年前,何之初进入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任教,从副教授做起,仅用两年时间就成为终身教授,同时拥有招收博士生的资格。去年,他接受b大法律系的聘请,来到b大做兼职教授,”

    赵良泽走到霍绍恒的办公桌前,双手撑在桌上,倾身向前,声音压得很低:“霍少,您看看这个时间,何之初进入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任教的那一年,就是念之开始在c大读法律本科的那一年。”

    霍绍恒缓缓点头,目光黑沉,深不见底,他的手指着卷宗上的时间,跟着说:“还有,你看,去年念之本科毕业,何之初突然决定要收一个硕士研究生,b大法律系本科比c大强很多,但是他不在b大收,反而来到c大,专门面试念之。”

    “对!”赵良泽双拳一阖,发出啪的一声响,眼睛亮晶晶地,激动地说:“那一次念之好像生了病,还错过了面试时间。我记得大雄去学校给念之请假,说何之初态度很不好,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大雄还嘀咕过好久,说这种教授有什么好?念之考不上才好呢……”

    说起顾念之那一次的“病”,霍绍恒有些不自在地低下头,不看赵良泽的眼睛,一只手捂在嘴边轻轻咳嗽一声,说:“基本上可以断定,何之初做的事情,都是冲着念之来的。”

    赵良泽狠狠点头,“就是这个道理!”

    他激动地身子越发往前倾,“霍少,您说,何之初,是不是以前认识念之?!”

    如果是这个可能,那顾念之的身世真的很快就要水落石出了。

    他们追寻了六七年的真相就要出现在眼前,赵良泽兴奋得不能自已。

    霍绍恒却好久没有说话,久到赵良泽以为霍绍恒会否决他的意见了,才听霍绍恒说:“有这个可能,但还有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

    “就是他有意接近顾念之,其实,和美国cia、英国军情五处和以色列摩萨德里那些人没有差别。”

    “啊?您是说,何之初有可能是这些国家的special-agent?!”赵良泽被这个消息打击了,整个人如同霜打的茄子般蔫了下去。

    但是他到底跟这件事跟了很久,被霍绍恒打击过后,他很快回过神,摇头说:“不,他不会是这些国家的情报人员。——他们请不起他。他就像南美的地下教父,那里每一个国家的总统候选人,都要何家点头,才能参选。所以,那些国家的情报机构,应该是为何之初所用,而不是相反。”

    ※※※※※※※※※※※※※※※※※※※※※※※※

    这是第二更。求月票和推荐票啊。o(n_n)o~。

    么么哒!(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34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342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