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试探往事 1

推荐阅读:玄帝归来渡风杂货铺最佳陪玩我的老婆是女王萌妻来袭:校长大人,V587穿越只不过是换个地方宅全能庄园美漫之变异亡灵法师风流僵尸的都市生活六界神君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顾念之跟着站了起来,苦着脸对霍绍恒说:“霍少,那我去那边写检查了。”

    霍绍恒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挥了挥手,让她过去。

    顾念之抱着自己的背包走了过去,不过很快又回头对何之初说:“何教授,我的笔记本电脑落在宿舍了,怎么写检查啊?”

    “没有电脑你就不会写字了?用手写,那边书房有笔有纸。”何之初冷着脸说了她一句,不过还是跟着走到小书房里,从书桌里拿出笔和印着淡蓝色云彩边纹的信笺纸,放到她面前,“坐下,好好写。”

    顾念之没有办法了,两手交错揉着手指,小声说:“我的字写得不好,何教授多多包涵。”

    何之初转身的背影有一瞬间的停顿,顾念之连忙又说:“能不能今天先写个草稿,然后等我回去之后再用电脑打出来发给您?”

    何之初没有转身,淡声说:“不用,今天写好给我就行。”

    “可是……可是……以后这份检查会放在我的个人资料里,跟着我一辈子,我要求用电脑打一份工工整整的检查总不过份吗?”顾念之的声音越来越小,求饶的意思非常明显。

    何之初摇了摇头,“你别想太多,先写了再说。”说着,他走出小书房,将门轻轻带上。

    赵良泽跟着走了过来,笑着对何之初说:“何教授,要不我进去陪陪念之?她长这么大都没有写过检查,也许不太会写……”

    “嗯。”何之初居然没有阻拦,随手将门又推开了,“进去吧。”

    赵良泽连忙走了进去,然后听见房门咣当一声在他背后关上。

    顾念之回头,见是赵良泽进来了,高兴地朝他招招手,“小泽哥过来,你知道怎么写检查吗?”

    “就知道你不会写。”赵良泽笑着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小泽哥帮你写,不过你要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念之就让到一旁,看着赵良泽给她写检查,一边在他旁边说起今天的事。

    “其实没什么复杂的,就是苗云霄她故意找茬,骂我,激怒我,然后我就打了她一巴掌。”顾念之耸了耸肩,“下次她敢这么骂我爸妈,我还要打。”

    “骂你什么?”赵良泽一边奋笔疾书,一边不忘各种细节。

    “她说我是有娘生,没爹教的杂种……”顾念之一说起这句话就不由自主眼泪汪汪,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什么?!这人的嘴怎么这么贱啊!”赵良泽也怒了,挥舞着拳头:“该打!要是你小泽哥在那儿,跟你一起打!”

    顾念之破涕为笑,拿书桌上的纸巾擦了擦眼泪,“小泽哥你太夸张了,我打她一巴掌已经消气了,只是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拿父母说事,她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孤儿……”

    “所以要激怒你的人,对你非常了解,知道说什么话,才能让你生气到失去理智的地步。”赵良泽深思说道,“念之,你不要自责了,这件事看似简单,其实背后牵扯到无数错综复杂的关系。”

    顾念之半仰着头,看着小书房里雪白的天花板,跟着思考起来,“小泽哥,你是说,苗云霄背后有人?整件事的目的一是给徐飘红解套,二是拉霍少下水?”

    “差不多。不过,徐家能有这样的能量,也是小看他们了。”赵良泽轻哼一声,手上写得更快了。

    顾念之侧头看了看,忍不住微笑:“小泽哥,你的检查写得真好,就是这笔字,比我的还糟糕。”

    “喂喂喂!帮你写检查,你不谢谢我就算了,还说风凉话?”赵良泽装作不高兴地样子斜眼瞅着她,“等我写好,你再照着抄一遍。”

    顾念之笑嘻嘻地答应了,心里有个想法,悄悄问道:“小泽哥,你的检查写得这么溜,是不是以前没有少写啊?”

    “那是自然啊。想当年我刚入伍的时候,老是闯祸,被霍少不知训了多少次,写了无数的检查给他,早就熟极而流了……”赵良泽说着说着就有些忘形。

    顾念之一下明白过来,“是霍少让你进来帮我写检查的?”

    赵良泽紧紧抿着唇,不再跟顾念之说话了。

    顾念之将座椅转了个圈,两手撑在书桌上,托着自己的下颌,微微地笑了。

    ……

    小书房旁边的客厅里,只剩下何之初和霍绍恒两个人。

    何之初给他做了杯咖啡送过来,放到转角沙发中间的茶几上。

    霍绍恒点了点头,斟酌着说:“何教授,念之一向很听话的,这一次是意外,而且您也听见了原因,应该会理解她吧?”

    何之初坐到单人沙发上,一手搭在沙发扶手上,架着腿,淡淡地说:“念之没有错,不用理解,你也不用说情,更不用骂她。”

    霍绍恒微微一怔,“不过如果念之做错事,该罚还是得罚。”

    “这件事她有什么错?”何之初有些不耐烦了,“已经说了没事,你还要责罚她?”

    “她的错,就是明知道对方在激怒她,却还是冲上去动手。”霍绍恒也是一手搭在沙发扶手上,坐得很是闲适,“她已经是成年人,不应该再和小孩子一样控制不住在的情绪。”

    “霍少,我想你搞错一件事,能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跟是不是成年人没有关系。”何之初冷然说道,“有人活到八十岁,依然热血沸腾,不会控制自己的喜怒哀乐,有的人却天生冷血,也许未成年就已经会隐藏自己。”

    “这跟是不是热血没有关系。”霍绍恒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不过何教授,念之没有家人,是孤儿,跟着我们一群大男人长大,这方面确实做得不到位。以后我会多教教她,希望何教授也能在这方面多多指教。”

    何之初本来想反唇相讥,但是一听霍绍恒说到顾念之成长的往事,他又有些失神。

    顾念之当初是个多么可爱的小女孩,在别人眼里也许不算漂亮,但在何之初眼里,她是他最珍贵的珍宝……

    原来她长大了,是这个样子的。

    何之初出了一回神,手指在沙发扶手轻敲,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装作不在意地淡声问道:“哦?念之是跟着你们在部队长大的?”

    “嗯,我比较忙,念之是个省心的,主要是她自己照顾自己。”霍绍恒一边说,一边留神打量何之初的神情。

    他是故意提起顾念之少年时候的往事,目的就是要观察何之初,到底对顾念之有多在乎,他对她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亲情,还是男女之情。

    察言观色方面,特别行动司的成员个个都是老手,甚至都进修过心理学里面的微表情,从对方的肢体动作和只言片语就能看出来对方的对某件事的重视程度,不会被表象迷惑。

    比如何之初现在看上去和刚才没有两样,但霍绍恒却注意到在他提到顾念之少年往事的时候,何之初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指突然握成了拳头,虽然很快松开了,但这一瞬间下意识的反应,显示何之初极为注意这个话题,内心的波动比较大。

    所以他真的是顾念之的故人?

    霍绍恒端起咖啡润了润唇,并没有喝下去,这也是他的习惯了。

    在外面极少吃别人的东西,喝别人的水。

    “她自己照顾自己?我以为你是她的监护人,应该照顾她。”何之初清冷的目光看了过来,“看来霍少这个监护人的位置,做得不是那么称职。”

    ※※※※※※※※※※※※※※※※※※※※※※※※

    这是第二更。求月票和推荐票啊。o(n_n)o~。

    么么哒!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345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345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