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试探往事 4

推荐阅读:牧神记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的那些年女帝的大内总管凌天帝主总裁校花赖上我后手龙武狂帝大明之崇祯大帝穿越电影位面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顾念之忐忑不安地在转角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盯着面前的小圆茶几看了一会儿,发现好像是磨砂玻璃的质地,都是她以前没有注意过的细节。

    现在心情紧张了,连这些边边角角的东西都注意到了。

    不知等了多久,也许是一瞬间,也许是地老天荒,终于听见何之初清冽冷漠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顾念之怔忡回头,看见了一个非常熟悉的东西拿在何之初手上。

    是一个穿着粉紫色雾蒙蒙小公主裙的玩偶娃娃,厚厚的刘海,细长的眸子,银盘似的脸蛋,丰润的身姿,看上去像是从古画里走出来的小姑娘,不是常见的西洋风味的洋娃娃玩偶,而是有帝国古代特色的玩偶。——内行一看就知道这些玩偶不是市面上买得到的,而是独家定做的。

    而这种一模一样的玩偶娃娃,从顾念之十二岁的时候就伴随着她。

    在她的住所,这种玩偶娃娃有好几个,散放在床角、沙发,或者开放式书柜里。

    以前她确实很喜欢这些玩偶娃娃,刚刚跟着霍绍恒的时候,她晚上得抱着这些玩偶娃娃才能睡着,虽然也会做噩梦,但如果没有这些玩偶娃娃,她连睡都没法睡。

    后来被霍绍恒拎着军训,一练就是三四年,她才渐渐不需要这些玩偶娃娃才能入眠了。

    但这些玩偶娃娃,本来是顾念之最美好的少年回忆,或者也是她遗忘的童年生涯里最美好的回忆,但自从温守忆出现后,她觉得她的少年(童年)回忆生生被毁了……

    因为这些玩偶娃娃无一例外,都有些像温守忆的五官和神态。

    顾念之自己房里的玩偶娃娃早就都收到柜子里锁起来了,眼不见心不烦。【.aiquxs.】

    现在又从何之初手里看见这些玩偶娃娃,顾念之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何之初见顾念之一脸震惊纠结的样子,轻轻松了一口气。

    他拿着这玩偶娃娃走过来,递给顾念之,“念之,你还记得这个娃娃吗?”

    顾念之看了看何之初手里的玩偶娃娃,又看了看何之初,想了好一会儿,认真地说:“何教授,您从哪里弄到的这种玩偶娃娃。”

    据她所知,这是她小时候那张照片里抱着的玩偶娃娃,不管是华夏帝国,还是别的国家,都没有这种玩偶娃娃出售过。

    她的那些玩偶娃娃,是霍绍恒找人按照她那张照片里的样子定做的。

    难道何之初也拿去定做了?

    但是他从哪里知道那个玩偶娃娃的样式?

    还是霍绍恒那边有人泄密?

    这一转眼间,顾念之的脑子里就想到了无数可能,但没有一个可能,是何之初设想的那种可能。

    当何之初听到顾念之将她的疑惑全部问了出来,无语地差一点将那玩偶娃娃扔到28楼楼下去。

    “……你觉得我是从你那里偷来的玩偶娃娃,然后照样定做的?!”何之初冷笑连连,将玩偶娃娃扔到沙发上,“原来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不仅什么都不记得,而且还能黑白不分!”

    顾念之眨了眨眼,“何教授,您别生气啊,有话好好说不行吗?”

    她的心扑通扑通直跳,之前意识到何之初可能跟她遗忘的记忆有关,现在那种感觉更加明显了。【.aiquxs.】

    她觉得很是慌乱,没有霍绍恒在身边,她就没有主心骨,不敢自己拿主意,做判断,特别是这种跟自己身世有关的重要问题。

    可霍绍恒刚才就在这里,他明明也意识到何之初可能跟她遗忘的记忆有关系,明明知道她多么依赖他,却还是将她留了下来,让她一个人面对这种局面……

    在心底深处,顾念之发现自己居然对霍绍恒有了一丝怨言……

    不行,要赶快掐掉这种念头。

    顾念之暗暗警告自己,霍少对她做得够多够好,她不能得寸进尺,更不能把所有的责任和担子都放在霍绍恒身上。

    可她多希望霍绍恒这个时候能在她身边,这个世上她唯一信任的人。

    为什么他要走呢?

    为什么要把她一个人留下?

    顾念之在自怨自艾和努力振作两种矛盾心情中挣扎着,看见何之初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后来沉到极处,居然云开雾散了,恢复了一贯的清冷淡漠,彬彬有礼。

    “念之,这个玩偶娃娃,你一点都不觉得熟悉?”何之初将所有的情绪冰封在内心深处,连顾念之都被他隔绝在外,这个时候,他虽然拒人于千里之外,但对顾念之来说,却是再好不过。

    这样的何之初,她更容易接受。

    再没有感觉到何之初情绪的波动,顾念之的心情也平静下来,她努力不带感情色彩,客观地说:“熟悉,当然熟悉。我家里有很多这样的玩偶娃娃,一模一样的衣裳,一模一样的样貌,如果不是这玩偶娃娃看着有些陈旧,我会以为何教授是从霍少那里借了我的玩偶娃娃。”

    “你还看得出来这个玩偶娃娃有些年头了,说明你的观察力确实很敏锐。”何之初再一次将那玩偶娃娃递到顾念之面前,“你再看看,仔细看看。”

    顾念之犹豫着伸出手,终于从何之初手里接过了玩偶娃娃。

    她握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发现这个玩偶娃娃确实很旧了,粉紫色雾蒙蒙的公主裙都掉色了,裙边起了毛边,显示应该是被人摩挲过无数次,娃娃的脸颊那里甚至磨损了一层。

    将娃娃翻过来之后,顾念之看见娃娃的背后脖颈处歪歪扭扭写着三个字“顾念之”……

    应该是用某种刺青用的墨水写的,墨水的痕迹深入到娃娃的肌理,虽然过去这么多年,也没有褪色。

    顾念之瞪着那三个字,连呼吸都屏住了。

    她像扔掉烫手山芋一样将那玩偶娃娃抛在沙发上,远远地挪开了,匆忙移开视线,看都不敢再看那个玩偶娃娃。

    因为那就是她的字迹啊!

    刚才她才抄过一份检查,那种螃蟹似横爬的字迹,只有她才写得出来啊!

    当然,也不排除有人故意模仿她的笔迹?

    可那人干嘛要模仿她的笔迹在玩偶娃娃身上写她的名字?

    “怎么了?看着这三个字有些眼熟?”何之初慢条斯理将顾念之刚才写的那份检查拿了出来,和那个翻过来的玩偶娃娃并排放在茶几上,“像不像一个人写的?”

    顾念之扭着头,执拗地说:“……也许是有人模仿我的笔迹呢?我的笔迹又不是什么墨宝,要弄到又不难。”

    “嗯,模仿你的笔迹是不难,但是很多年前就弄到你的笔迹,并且模仿,就不太容易了。”何之初手指轻叩茶几,发出淙淙的声音,“再说,为什么要模仿你的笔迹?六年前,你才十二岁,还不够刑事责任能力,就算你有家财万贯,你的签名都没有法律效力。”

    说白了,要做假,一是求财,而是求权。

    如果二者都不可能实现,那是为了什么?

    脑残人做脑残事?

    顾念之一时语塞。

    是啊,她一介孤女,本身无财无势。

    退一万步说,就算要伪造她的笔迹,也是要在她成年之后,费尽心机地伪造一个未成年人的毕竟,智商呢?

    都不要了吗?

    顾念之也觉得自己的假设不成立,那么只有一种结果,这个玩偶娃娃上的笔迹,不是伪造的?而是真的?

    许多年前,幼年的她曾经拿着笔,一笔一划郑重其事地在自己最爱的玩偶娃娃上写下自己的名字,表示这个娃娃的归属权?

    确实挺像脑残萝莉时期做的那些幼稚事……

    顾念之垂下头,半晌没有说话。

    何之初看见顾念之这幅模样,无端有些心软。

    他也知道这个玩偶娃娃的冲击有些大,因此也没有吭声,等顾念之自己消化这个结果。

    ※※※※※※※※※※※※※※※※※※※※※※※※

    这是第一更。求月票和推荐票啊。

    感谢亲们昨天的月票和推荐票,要继续坚持啊。o(n_n)o~。

    第二更晚上七点。

    么么哒!(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34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346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