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 打得就是你(第三更求月票)

推荐阅读:勇者大魔王全能尖兵校花的修真强少梦幻西游大主播99次逃婚:顾少,别乱来明人不说暗恋解灵先生诡域天图绝命神魔榜

    “陆大勇昨天晚上跟人吵架?”警察对这个消息非常感兴趣。虽然初步勘察表明,陆大勇是自己跳楼身亡,但他们必须要弄清楚,他为什么会选择跳楼自杀。“对,吵得可大声了。后来他看见我们出来了,才把那人拉到屋里去。”“是的,就是来催债的。我们见过好多这种为高利贷催债的人,都他那样!”警察经过多方询问、取证,最后又去了陆大勇生前所住的一居室房间里查探。只可惜这里被烧得精光,特别是电脑,烧得只剩下外壳。最后警察只取走了烧的焦糊的硬盘,是唯一从火灾现场带走的东西。再探查陆大勇坠楼的窗户处,发现了他攀出窗外,从窗台跌落的证据。窗台上有一点碎纸飞灰,应该是大火遗落的痕迹。从这些人证物证来看,警察初步判断,陆大勇是被高利贷追债,最后跳楼而死。但也不一定完全正确,还存有一些疑点。比如说,是谁放的火?如果是陆大勇自己,可以理解成他生无可恋,所以在临自杀前放火泄愤。但如果不是陆大勇放的火,而是放高利贷的人放的火,那么陆大勇的死就有正确的疑点了。放火的人肯定是为了掩盖真实证据。但是如果说放高利贷的人是杀死陆大勇的凶手,也说不过去。因为放高利贷的人是求财,把陆大勇杀死了,谁来还他的欠款?从这个角度来说,陆大勇又好像更接近自杀。当然,这些都是警方的初步认证阶段。具体结案,还需要更多的证据,特别是陆大勇电脑硬盘的数据恢复,也将是一个重要证据。陆大勇的尸体已经被送到殡仪馆保存,同时也要通知他的家人前来认领。警方的工作有条不紊地开展起来。……杨特助离开了议会大厦,回家“休假”去了。龙议长命人叫顾念之去他办公室说话。这一次只有她和龙议长两个人。没有了总是对她怀有恶意的杨特助在旁边虎视眈眈,顾念之觉得舒服多了。她还借着龙议长这里的全套茶具,主动给龙议长沏了一杯茶。龙议长一口就将小小茶杯里的茶喝尽了。“念之,想不到你还有一手泡茶的技术。”龙议长笑着将茶杯递回给她,“能不能再给一杯喝喝?回味甘香,清气四溢,好茶!好茶!”顾念之笑了一下,“这都是您的茶叶,我不过是借花献佛,献丑了。”“念之你太客气了。很多事情,你能做,我们却不能做。”龙议长真心实意地向顾念之道歉,“这一次真是让你见笑了,我们议会上院秘书处以前不是这个样子……”“我知道。”顾念之微笑着点点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有心理准备。”“这件事也不能怪你,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到位,让你受委屈了。”龙议长拍着顾念之的肩膀,拿她当小辈看。“还好,我一般不受委屈,因为我都是当场怼回去。要说委屈,刚才那个人比我的委屈还要大。”顾念之说的是杨特助,他被顾念之噎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顾念之看了是心头暗爽。龙议长笑着点点头,“念之,我就喜欢你这样有话直说的样子,好好保持。”“好的,我有话确实就是直说,龙议长您以后可别嫌弃我说话太多……”顾念之笑了起来。龙议长也跟着笑了一会儿,才问顾念之:“念之,杨特助一时不会回不来,你说议会秘书处的工作,以后有谁来负责呢?”顾念之愕然地看着龙议长,黑白熊猫色口罩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只显得一双秋水明眸如同繁星般璀璨。龙议长眯了眯眼,说:“你就没有想法吗?我还打算把秘书处交给你,但又怕事情太多,你日以继夜的工作,霍少恐怕会不满啊哈哈……”顾念之:“……”她不想让人继续觉得她的所有成就,都是跟霍绍恒有关,只好轻叹一声:“霍少不会这么想的,毕竟我们已经不在一起了。不过,我才刚毕业,您就想把这个秘书处交给我,不觉得太轻率了吗?”“你没有信心吗?”龙议长意味深长地问,“杨特助刚跟着我的时候,也才本科毕业。”“这不是有没有信心的问题。”顾念之摇了摇头,“做这份工作需要的是资历,是经验,我知道自己在这方面远远不够,再说,我的兴趣是在法律上。进秘书处做法律顾问可以,但做专职助理,我还没做好准备。”听了顾念之推辞的这番话,龙议长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开怀笑了起来。“好,我知道了。念之,你先出去,让你现在就管秘书处,确实有些为难你了。”龙议长笑眯眯地说,让顾念之出去了,然后叫了另外一个资深秘书进来,让他暂代杨特助的位置。秘书处有的是人,而且不比杨特助的资历低。顾念之没有冒然接下这份工作,让龙议长对她又高看几分。有能力,又有自知之明,这一点格外难得。顾念之不知道自己又经过了龙议长的一番考验,但也许她知道,也不在乎。毕竟她这一次来实习,不是来抢班夺权的,而是为了别的目的……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就看蔡颂吟那边如何反应。话说回来,这两天,蔡颂吟好像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一点不科学啊?顾念之正在琢磨这事,就发现“说曹操、曹操到”了。当然,不是正主,而是曹操的智囊,蔡颂吟的外甥女蔡胜男女士。蔡胜男为了谭首相的弹劾案,在议会混了一个多月,跟这里上上下下的人都很熟悉。她又是龙议长公开表示赏识的人之一,而且有在议会进出的通行证,因此她来这里畅通无阻。径直走到顾念之面前,在她的身边停下,蔡胜男抱着胳膊偏头打量顾念之,突然说:“顾小姐,受了伤还带病坚持工作,其实是一个很不好的习惯。”顾念之听见是蔡胜男的声音,不由有些好笑。她才刚刚想蔡颂吟那边怎么还没有动静,这不,动静马上就来了?顾念之从容不迫地将显示屏关上,站起来转了个身,面对蔡胜男说:“蔡小姐,请问您有何贵干?”“请叫我蔡律师,不要用小姐来羞辱我。”蔡胜男撇了撇嘴,看着顾念之戴着口罩的脸,分外碍眼,突然伸出手,一把拽开顾念之脸上的口罩,一边笑吟吟地问:“顾小姐,你脸上真的受过伤吗?”蔡胜男的力气是练过的,一拽之下,顾念之只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要被撕掉了。口罩被扯开,露出顾念之的面容。虽然没有视频上看上去肿得那么厉害,但是依然红得过份,余肿未消的感觉。“……还真是受伤了。”蔡胜男在心里暗自嘀咕。顾念之脸上的状况其实是刚才戴着口罩说了太多话,被磨蹭得又红又肿,而且还疼。可不管怎么说,受没受伤是她的事,就这样被蔡胜男扯下口罩,露出自己难堪的伤口,顾念之气不打一处来,况且耳朵被她扯得跟撕裂一样火辣辣的疼。顾念之毫不犹豫,在蔡胜男扯下她口罩的一瞬间,啪地一巴掌甩了过去!蔡胜男难以置信地捂脸看着顾念之:“你打我?!”“对,打得就是你!——我是自卫,蔡律师,你对自卫有什么误解?”顾念之理直气壮地说,甩了甩手,“你的脸可真结实,打了你的脸,我的手疼。”※※※※※※※※※※※※※※※※※※※※※这是第三更。月初求月票啊!么么哒!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347761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347761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