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按捺不住 4

推荐阅读:寻找走丢的舰娘金丹九品完美执教海贼之天赋系统女帝的大内总管独断大明悠闲乡村直播间

    终于问到昨天的事了。

    “你昨晚头疼得厉害,大概是太疼了,所以身体的自保机制启动,让你昏睡过去,也许是晕过去了。”何之初淡淡地说,挥了挥手,“行了,你回去休息吧。我没给你布置作业,好好歇一周,别想多了。”

    顾念之还是想知道那个玩偶娃娃的事。

    她的手搭在门把手上,将走未走的样子,下定决心又问道:“何教授,您能不能告诉我,您为什么会有那个样子的玩偶娃娃,还有,那个玩偶娃娃,为什么……跟温助教的样子那么像?”

    客观的说,应该跟温守忆少年时候的样子最像,不过温守忆现在虽然是成年人,五官跟少年时候的样子还是很相似,因此顾念之没过多久就认了出来。

    开始的时候没有太在意,直到后来一桩又一桩事情发生,她才对那个以前非常喜欢,须臾不离的玩偶娃娃起了迁怒的怨怼之心。

    “你很想知道?”何之初默然半晌,“其实你已经有想法了,是吗?就是想从我这里得到证实而已。”

    “如果我能记得起来以前的事,我肯定不用一再问何教授,可是何教授您好像明明知道,却对我吞吞吐吐,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顾念之心一横,将心底模模糊糊的疑问问了出来。

    何之初扯了扯嘴角,“我对你吞吞吐吐?那全是我的错?也不知道是谁一看见我,就像兔子一样赶紧跑开。——我都找不到跟你说话的机会,你现在说是我吞吞吐吐?”

    什么叫说脸打脸?这就是……

    顾念之脸红得不能再红,但是想知道真相的心思压倒一切,她顾不得尴尬,坚持说:“我以前没想到这么多……”

    “现在怎么想到了?”何之初一点都不好糊弄,一句句都是问到顾念之的内心深处……

    有些话,顾念之连对着霍绍恒都未必能说出口,但是面对何之初冷漠淡然地追问,她情不自禁说了出来……

    “现在有需要。”

    “什么需要?”何之初的声音更加冷漠了,似乎已经预见到答案不是他预想的那一种。

    果然顾念之更脸红了,她支支吾吾地说:“因为……因为……我想跟霍少在一起,可如果不查明我的身世,恐怕……”

    居然是这个原因。

    何之初站在自己的卧室门前,心如刀绞。

    他定定地看着顾念之,良久才说:为什么?为什么要查明你的身世真相,你才能跟他在一起?”

    “这是他的工作地位决定的。”顾念之坦然回答,“我既然想跟他在一起,自然要接受他的一切。”

    “所以,你就能勉强自己去做自己都不好意思的事?”何之初十分敏锐地指出这一点,“你不觉得你单方面付出太多吗?你想过这样的感情能够长久吗?”

    顾念之没想到何之初这个导师还能兼任感情顾问,她想了想,说:“对我来说,爱就爱了,不想计较谁付出更多。”

    顾念之的话,像锋利的刀,一刀刀扎到何之初心口,心底的血肉模糊没人看得见,也没必要让人看见。

    何之初的腰杆挺得更直,硬邦邦地说:“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顾念之更尴尬了,“可是何教授,您还没有说呢……”

    “我要想一想,还要征得别人的同意,才能给你答复。”

    顾念之一怔,她原本以为,何之初知道所有的真相,只要他肯说,自己遗忘的记忆很快就能被补齐了……

    没想到他并不是当事人?

    那他来找她,也是受人之托?

    顾念之又开始头疼了,她倔强地看着何之初,执着地要求一个答复:“何教授,那您知道,还是不知道我的身世?”

    何之初深深看她一眼,往她的方向走了两步,语气回复了一贯的尖刻:“你以前不知道真相,这么久就过过来了,现在就为了一个男人,一天都等不得?你想过你家里人的心情吗?”

    顾念之半垂下头,被何之初的话打击得不轻。

    这六年时间里,她确实没怎么想过自己的爸爸妈妈,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她明明不是一个没良心的人啊……

    在学校的时候,对她好一点的同学她都记挂在心里,总不会对自己的家人冷漠无情到这种地步……

    她也纳闷,喃喃地说:“何教授,这件事确实我有不对的地方,如果有可能,我想弥补一下。”

    何之初听见顾念之这句话,又觉得心酸地不能自已,算了,跟她计较什么呢?到最后还是自己更难受……

    “嗯,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准备明天的助教考试。你的事情,不会让你等很久。”

    得到何之初肯定的答复,顾念之才放心离去。

    她回到自己宿舍的时候,一直在想,无论如何,她已经向自己的目标靠近了,不是吗?

    ……

    第二天的助教考试,顾念之发挥很正常,对何之初的熟悉,还有对助教工作的了解,以及突出的专业成绩,都是她的加分项,最后的结果也不出人意料,顾念之以总分第一的成绩,成为了何之初的临时助教。

    说是临时,是因为有一个月的试用期,试用期过了,才成为正式助教。

    何之初在b**律系官网上发布录取消息的时候,整个法律系又炸锅了。

    顾念之这个让何之初接连两次破例的学生,一跃成为b**律系的风云人物。

    她在c大本科的学霸事迹也被人传了过来。

    b大学生最服气的是什么?

    不是家世,不是外形,而是智商,是学习成绩。

    顾念之以往的学霸成绩一传出来,再大的质疑声都销声匿迹了。

    不仅如此,再有人酸溜溜地说顾念之是靠关系,就有人出来打脸:“明明可以靠关系/脸,却偏偏要靠学习成绩碾压。”

    如果还有人不自量力想继续贬低顾念之,一般都逃不过被群嘲的下场。

    顾念之没想到公开以往的学习成绩还有这样的好作用,所以她也不藏着掖着了。

    因为做了何之初的助教,顾念之现在需要每天都去何之初的办公室一趟,帮他处理邮件,分门别类,做工作日历,甚至还要帮他做给本科生讲座的教案。

    何之初现在几乎每天都能看见顾念之,冷漠淡然的态度虽然没什么变化,但比以前的喜怒无常好多了。

    ……

    霍绍恒对于顾念之做了何之初助教这种事并不意外,他现在最想马上查清何家在南美的事,但隔着大半个蓝星,要查到霍绍恒要求的程度,还是需要等待一段时间的。

    这段时间里,特别行动司总部驻地的人都特别小心翼翼,唯恐撞到老大的枪口上,被轰一顿就倒霉了。

    南美的事还在进行之中,暂时没有结果。

    那几个主要国家因为徐飘红泄密案,确认了华夏帝国特别行动司这个机构的存在,并且华夏帝国不承认也不否认的态度,跟以前实在大相径庭,大家震惊之余,也开始研究新的对策,暂时都按兵不动。

    国内正是首相换届选举的时候,特别行动司没有特别授权,是不能插手国内事务的,因此相对于国内别的政府机构的忙碌,特别行动司的成员都跟度假一样悠闲。

    又到了周五下午,赵良泽和阴世雄各占办公室一边,敲着脚在办公桌上,一边吃着零食,一边斗嘴逗趣。

    “小泽,你跟那对姐妹花来往这么久了,上几垒了?”阴世雄挤眉弄眼地问道。

    赵良泽扔了一本书过去,砸在阴世雄的办公桌上,吼道:“大雄你思想实在太龌龊了!我跟人家是纯洁的朋友关系,什么叫上几垒?!--像我这么单纯的人完全听不懂!”

    “啧啧,瞧这气急败坏的样子,难道连一垒都没有?要不要哥哥我教你几招?”阴世雄就差拍桌子大笑了。

    “呸!你还是先搞定你的金律师吧!一天到晚打电话找你,说是为了徐飘红的案子,其实谁看不出来她醉翁之意不在酒啊!”赵良泽开始攻击阴世雄,“我就纳了闷了,你到底有哪点好?值得妹纸倒追?”

    “我哪点好,你管不着!至少我有人追,你只能曲线救国,追着别人屁股后头跑!”

    赵良泽翻了个白眼,正想反驳,突然看见白跃然给他发消息了,立刻打开,发现她又婉拒了他请吃饭的邀请……

    赵良泽的气焰马上塌了下去,他看着白跃然的回复,心有不甘地想:约她三次,出来一次,这到底是对他有意思,还是没意思呢?

    赵良泽想着,忍不住点开白爽的头像,发了条消息过去。

    “阿爽,晚上有约吗?没有的话,我请你吃饭啊……”

    白爽接到消息,心里一喜,忙回复说:“好啊,在哪里吃?”

    看见这条回复,赵良泽的心里才平衡了一些,他笑着将定好的餐厅地址发过来的过去,很快得到白爽肯定的答复。

    这边阴世雄的手机也响了,是金婉仪打过来的,还是死磨硬缠,要在徐飘红的案子上跟顾念之和解。

    霍绍恒早就说过拒绝和解,顾念之也不想和解,因此阴世雄只是跟金婉仪一再地表示不行,这件事没法庭外和解。

    金婉仪不死心,还在电话里劝说:“大雄,这件事其实可大可小,关键是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

    阴世雄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赵良泽突然说:“大雄,赶快,日本方面有重要消息!橙色警报!”

    橙色警报,是特别行动司等级最高的警报级别。

    “什么?!橙级?!”阴世雄马上挂了电话关机,投入到工作中。

    很快,特别行动司日本分部发来的加密橙级消息被破解了。

    看着几乎是特别行动司日本分部主事人发来的类似遗言的加密消息,两人的眼圈都红了。

    “卧槽!要是让我知道是哪个贱人泄密,我亲手宰了他!”

    阴世雄骂骂咧咧地跟着赵良泽一起敲开霍绍恒办公室的门。

    “霍少!日本橙级急电!”

    “进来。”

    两人推开门,走进霍绍恒的办公室,神色凝重地将破解的橙级急电放到霍绍恒面前。

    只见上面写着:“内部有人泄密,日本分部全军覆没,山口组欲插手国内首相大选……”

    这份急电明显没有写完,至于这么为什么,大家搜索做这行的,个个心知肚明。

    霍绍恒唰地一下站起来,马上下了几道命令。

    “一,召集日本方面b组成员,确认a组成员安危情况。”

    “二,命令特别行动司所有成员一级戒备,国外成员暂时蛰伏,不进行任何活动,已经开展的活动立即中止。”

    “三,日本山口组想要插手国内首相大选的事,我会亲自上报,等候上级命令。”

    阴世雄和赵良泽马上回答:“是,首长!”

    不过两人转身离开的时候,赵良泽想起一事,问道:“霍少,那我们在南美的特别行动……?”

    霍绍恒足足沉默了一分钟,才说:“同样暂时中止。”

    ……

    十分钟后,特别行动司日本分部的b组成员回复了消息,a组成员几乎全部曝光,一大半已经死亡,少数几个被秘密抓捕,等待他们的,是比死还可怕的折磨。

    霍绍恒猛地捶了一下桌子,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传我的命令,将日本潜伏在华夏帝国的特高课成员全部抓获,按人数对等处决!我们死多少,他们加倍!”

    阴世雄嘀咕了一声:“对等不应该是我们多少,他们?多少?”

    加一倍也叫对等?

    “我们的人,一个最少值他们两条人命,你有意见?”霍绍恒头也不抬地说,唰唰唰,在他面前的日本特高课成员人名上打了红勾。

    各国在别的国家都有自己的间谍,但像日本这样动不动就处决别人全部成员的国家还是极少数,只能说有的国家枭獐成性,对他们半点都不能松懈……

    霍绍恒坐着专车往军部最高委员会疾驰而去,他心里窝着火,做他们这一行的,最怕就是被自己人出卖。

    而这一次出卖消息的人,级别绝对不低,别想再用临时工的名义混淆过去。

    专车快到军部最高委员会了,霍绍恒接到顾念之的电话,“霍少,你什么时候来接我?”

    *********

    今天两更合一,谢谢大家支持。

    (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348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348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