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有恃无恐

推荐阅读:炼神武帝最强末世三国系统仙墓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青叶灵异事务所通天神捕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网游之进化战场永夜君王穿越大唐的现代人

    顾念之其实很想帮助霍绍恒他们,可也知道他们的工作保密级别很高,很多事情不是自己想知道就能知道的。

    为了不给他们添麻烦,一般她不会主动提议什么,除非他们主动要求她协助。

    这一次又是这样,她就知道应该是不违反规定了。

    托着放了三杯咖啡的托盘走进来,顾念之微笑着问道:“你们在谈什么案子呢?我能知道吗?”

    “能啊,你是当事人之一,所以你知道也无妨。”阴世雄让她坐在他和赵良泽中间,将徐飘红泄密案和山口爱子掺和进来的事说了一遍,包括苗云霄和窦爱言两人的各执一词。

    “……事情就是这样。苗云霄说的话,我们很愿意相信,大家也都知道窦爱言应该有问题,可是……”赵良泽没有说完,顾念之已经接下去说道:“可是因为苗云霄没有任何证据,法庭不能只凭她一面之词就对窦爱言有任何举动,是吗?”

    “对,跟明白人说话就是轻松。”赵良泽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就连我们都不好动手,毕竟师出无名。”

    法律讲证据,证据又分人证和物证。

    人证的话,需要没有利益关系的独立的第三方证人才是有效的。

    苗云霄属于当事人,她不能作为人证,就连她的直系亲属都不能作为人证,因为从法理层面上说,当事人的直系亲属没有独立地位。

    顾念之点点头,“谁举报谁举证,她如果没有别的证据,只有她空口白牙说的话,确实不好对窦爱言动手。”

    而且苗云霄还有撒谎的先例,所以她的话在法庭上可信度更低,至少比窦爱言的话低多了。

    “得,你也没办法?”阴世雄摊了摊手,不无遗憾的摇摇头,“我还以为我们的天才少女有什么好计策呢!”

    “滚!不要给念之增加压力。”赵良泽踹了阴世雄一腿,隔着中间坐着的顾念之,他踹得十分辛苦。

    霍绍恒坐在他们对面,见状对顾念之说:“念之,过来,你妨碍大雄和小泽了。”

    顾念之看看满脸通红的阴世雄,又看看一脸尴尬的赵良泽,抿唇笑了笑,起身走到霍绍恒身边坐定。

    一个高大英挺,渊渟岳峙,一个美貌娇俏,小鸟依人,两人坐在一起,虽然年龄上有着差距,但是气势上却搭配得天衣无缝。

    阴世雄和赵良泽只觉得被对面的一双璧人晃瞎了狗眼。

    两人不约而同闭了闭眼。

    顾念之装作没有看见对面两人纠结的表情,笑着说:“办法当然是有的,如果苗云霄没有撒谎的话。”

    “……你是说,苗云霄有撒谎的可能?”阴世雄怔了怔,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可能。

    “我只是说一种可能,在没有第三方证据的情况下,什么可能都有。”顾念之扭头看了看霍绍恒的侧颜,他并没有跟她目光对视,就这样静静地坐在她身边,脸上的表情镇定自若,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顾念之在心底微微叹了口气,收回视线,看向坐在对面的阴世雄和赵良泽,继续说道:“如果撇除苗云霄撒谎的可能,那我们要做的,就是帮她找出第三方证据。”

    “怎么找?她自己都拿不出证据,只记得跟窦爱言说过一次话。”赵良泽皱了皱眉头,“连什么时候说的她都记得不太清楚了。”

    顾念之有些意外地坐直了身子,“啊?是吗?那苗云霄应该没有撒谎,确实是窦爱言跟她接触过。”

    如果是故意攀咬窦爱言,谎话也会编的圆乎一些。

    就因为是真话,所以才没有费尽心思去组织前因后果。

    “我们相信没有用,关键是要法律也相信。”霍绍恒这时才说了一句话,目光从顾念之头顶轻轻掠过,停留在面前的咖啡桌上。

    顾念之眼角的余光注意到霍绍恒终于看了过来,心里泛起欢喜,刚才的沮丧一扫而光,她快速翻看阴世雄刚才给她看的苗云霄的口供材料,兴致勃勃地说:“我一直认为,凡事只要发生过,就一定会有证据留下来,关键看你会不会去找。”

    “怎么找?你不是要我们去把b大所有学生都盘问一遍,看看有没有人记得这一次见面?”阴世雄嗤笑一声,“你说的办法,我觉得我们已经设想过,但没有可行性,所以放弃了。”

    “还有,苗云霄不仅要证明她跟窦爱言见过面,还要证明是窦爱言将山口爱子引荐给她。所以就算你能证明第一条,那第二条呢?我想就是抓住山口爱子,只要对方一口咬定跟窦爱言无关,你也无法证明吧?”赵良泽的手指头在那份口供材料上点了点,“所以确实很复杂,而且对方既然处心积虑安排下这个局,就会很注意不留下任何客观证据。”

    “对,就是故意恶心我们。明明知道可能是怎么回事,但是在法律上就是不能证明。”阴世雄说着,气愤地捶了一下咖啡桌。

    咖啡桌上放着的三杯咖啡被捶得轻轻晃动,咖啡都泼洒出来了。

    赵良泽又踹了阴世雄一腿,“去拿纸巾来擦桌子。”

    阴世雄讪笑着起身,找了容易吸水的厚纸巾过来擦咖啡印渍。

    顾念之也帮他擦着咖啡桌,一边开始迅速思考:“我想,我们有两个办法,可以双管齐下。”

    “两个办法?!”阴世雄瞪大眼睛,手中擦桌子的动作都停下来了,“你一转眼就有两个办法?!果然是天才少女!念之,我收回刚才的话,你还是我的女神偶像!”

    “滚!大雄,你说话越来越恶心了。”赵良泽听不下去了,将阴世雄推开,和顾念之一起擦着桌子,换了副笑脸“谄媚”地对着顾念之说:“念之啊,你赶紧说,别理大雄那个混蛋。”

    顾念之笑眯眯地看着阴世雄和赵良泽插科打诨,将手中弄脏了的纸巾扔到垃圾桶里,坐起来说:“第一个办法,寻找直接的第三方证据。我看见苗云霄说,她是在一个周四的下午,上完高级英语公共课之后,跟窦爱言在湖边遇到的。”

    “对,b大著名的湖,可那又怎么样呢?因为很著名,所以那里的游人和学生都很多,你说怎么找证据?”阴世雄又着急了,“金婉仪来找我好几次了,都说徐飘红被苗云霄拖累了。”

    顾念之又看了阴世雄一眼,“大雄哥,你跟金律师关系很不错嘛……”

    “好了,别乱猜测,快说正题。”阴世雄在她眼前挥了挥手,打断她探询的目光,催促她说她的法子。

    顾念之纤长白嫩的手指在那份口供材料上点了点,指着这一段说:“如果我没有记错,那个湖周围装了摄像头,只要把那一天的摄像记录调出来查一下就好。如果能找到苗云霄和窦爱言在一起说话的画面,那就证明窦爱言是在撒谎。”

    “……你确定湖周围装的摄像头能涵盖湖边所有的地方?”赵良泽激动起来,“不过我们确实可以试一试。”

    霍绍恒微微颔首,“可以。不过……”霍绍恒想得更多,“如果b大湖边有这样的摄像头,之前b大为什么没有人跟我们说过?”

    因为苗云霄的口供牵扯到窦首相的女儿,军部曾经派人去b大了解过情况,但没人提起过这件事。

    顾念之心里一沉,“你们已经派人去问过了?”

    “嗯,当然要去,这是既定程序。怎么了?有问题?”霍绍恒注意到顾念之神情有变,也想到一个可能,“……你是说,那些摄像记录有可能已经被删除了?”

    “也许我们已经说晚了。所以对方有恃无恐。”顾念之长吁一口气,“没关系,我们可以从第二个方法入手,不过第一个也要继续。”

    “你想怎么做?”

    ※※※※※※※※※※※※※※※※※※※※※※※※

    这是第一更。求月票和推荐票啊。

    今天是圣诞夜,给大家一份平安夜礼物,今天三更吧。

    第二更下午一点,第三更晚上七点。

    么么哒!

    (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34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349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