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过犹不及

推荐阅读:一拳打倒嘤嘤怪误入修界重燃河伯证道绝色毒医王妃影视会员大穿越史上最牛帝皇系统

    “祭司神殿征战弓箭是谁的从前,喜欢在人潮中你只属于我的画面……”

    专属霍绍恒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周董歌曲里比较冷门的一歌,但是旋律特别有韵味,而且顾念之特别喜欢那歌表现出来的意境,所以在她和霍绍恒好了之后,就设定为他的专属铃声了。

    听见那铃声悠扬响起,顾念之心里一跳,条件反射般把手机从裤兜里掏了出来,纤长白嫩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轻巧滑动,接通了电话。

    那边却没有声音。

    顾念之只好握着电话对何之初歉意地说:“何教授,我出去接个电话。”

    “就在这里接不行吗?”何之初挑眉问了一句,有些不以为然。

    顾念之笑着摇摇头,“我怕吵着何教授和琦琦,是吧,琦琦?”她对马琦琦使了个眼色。

    马琦琦会意,急忙摆摆手,“你快出去打电话!别吵我们!”

    顾念之微微颔,闲闲笑着看向何之初。

    何之初只好站了起来,让开位置,看着顾念之从他身前走过。

    顾念之来到餐馆门口,站在一棵行道树下,重新拿起手机喂了一声。

    那边却已经任何声音都没有了。

    顾念之看了一下手机,才现霍绍恒已经挂断了。

    就这么会儿功夫都不能等吗?

    顾念之气结,她瞪着自己的手机,心里一股冲动上来,恨不得将手机狠狠地摔在地上,砸得四分五裂才能消她心头之气。

    ……

    霍绍恒在顾念之说“何教授,我出去接个电话”的时候就挂断了。

    他有些意外,顾念之这个时候,居然跟何之初在一起。

    抬腕看了看表,已经快下午六点了,是吃晚饭的时间,还是晚饭刚刚吃过?

    他们在干嘛呢?

    霍绍恒把玩着自己的手机,寻思了一会儿,甩手扔到一旁,点开电脑上的一个追踪软件,确定了顾念之的位置,现她在b大南门外面。

    这个点儿了,居然也不在学校里。

    霍绍恒抿了抿唇,不动声色接通了顾念之位置附近的监控摄像头系统。

    帝都大街小巷的公共场所都有监控摄像头系统,组成密密麻麻的网络。

    但是公共场所以外有没有监控摄像头,或者在哪里装监控摄像头,是由大家自己决定,国家机构也不能干涉。

    比如你想在自己家里装监控摄像头,可以,但这部分影像,政府部门就无权联网查看,甚至都不知道谁家装了,或者谁家没装。

    b大校内的情况也是如此,属于他们的自留地,如果他们内部系统的人不说,外人是不会知道哪里有监控。

    而顾念之知道一些b大内部的情形,完全是托何之初的福,所以才能帮助霍绍恒他们查到苗云霄和窦爱言事情的真相。

    但是b大南门以外的大街是公共场所,这部分监控系统,霍绍恒是有权联网而且可以联网的。

    他从电脑显示屏上看见顾念之站在行道树下,她后面就是一家鄂菜馆,门前还挂着红灯笼,好像是才开张不久的样子。

    而在那鄂菜馆靠窗的位置上,霍绍恒清清楚楚看见了何之初。

    此时何之初正透过落地窗凝视着顾念之。

    顾念之见霍绍恒挂了电话,正恼火呢,不过转身看见何之初关切的眼神,她还是收敛了心中的懊恼,朝他笑着挥挥手,回到餐馆里面去了。

    霍绍恒再看见的,就是顾念之跟何之初坐在一起说说笑笑,何之初还给她夹了一筷子菜。

    霍绍恒啪地一下关了显示屏,起身走到窗边站定。

    他记得早上阴世雄还说看见顾念之跟何之初在一起吃早饭,现在连晚饭都一起吃,所以他们已经一天三顿都在一起吃饭了?

    霍绍恒又有想抽烟的冲动了。

    为了跟顾念之在一起,他已经决定戒烟了,为了以后能跟顾念之生一个健康漂亮聪明可爱的宝贝,可现在……

    霍绍恒面无表情地找出一包烟,走到门外的露台上抽了起来。

    ……

    顾念之坐在鄂菜馆里继续吃饭,虽然有些心神不宁,但她还是按捺住给霍绍恒打电话的冲动,尽量让自己不要去想这件事。

    她忍得真是很辛苦,如果不是何之初似笑非笑地一直揶揄地看着她,她为了不在何之初面前丢人,才没有依着自己的冲动拿出手机回拨……

    马琦琦吃得最开心,她又健谈,又是跟自己的偶像教授何之初一起吃晚饭,她整个人乐得都要飞起来了,说话的时候眉飞色舞,很简单的一件事都被她描绘得活灵活现。

    “……那天我听几个男生在义愤填膺地为某个案子打抱不平,我虽然觉得那个案子有些问题,但还不至于到这些人说的地步,就跟他们争了几句,结果一个男同学气愤地对我说,如果有一天,你处在那个人的位置,难道你不会希望有人为你伸冤?”

    马琦琦学着那男生说话的样子,眉头紧皱,还不时挤挤眉毛,趣致地不得了,顾念之笑得都倒在桌上了。

    何之初拍拍她的后背,给她又倒了一杯椰汁放在面前。

    马琦琦继续说:“我当时就惊了,问他们,你们都是把自己放在那人的位置上?”

    “那些人说,当然!”

    “我就说,可那人是因为****出的事,所以你们是希望以后你们在****的时候出了事,有人来为你主持正义,是这个意思吗?”

    马琦琦回复了自己说话的神态,两道眉毛一高一低,嘲讽的模样简直溢于言表。

    噗——!

    顾念之一口椰汁真的喷了出来,幸亏马琦琦是坐在何之初对面,不是坐在顾念之对面,不然要被她喷一脸。

    “念之!你的准头不错啊!”马琦琦笑嘻嘻地拿纸巾把对面喷湿了的桌子擦了擦,“再接再励!”

    顾念之朝她斜了一眼,“去!别说风凉话。对了,你说了那句话之后,那些男生是如何回应的?”

    马琦琦将纸巾扔到垃圾桶,脸上做出非常纠结的表情,就像便秘了十天半个月一样脸都臭了的表情,说:“他们就是这个样子看着我,被我堵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哈哈哈哈!琦琦你行的!”顾念之捂着嘴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还有呢,我还说,对不起了各位义士,你们以后要是因为****出了事,我不管你们是不是被陷害了/被钓鱼了/被执法过当了,我是绝对不会给你们主持正义的,你们祈祷我不落井下石就谢天谢地了!”马琦琦挥了挥拳头,一脸的郑重其事。

    顾念之这才放下手,点点头,说:“所以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了。琦琦,从专业人士角度来说,你的回答确实有些问题。但是,嗨!我们都是人,是人就有自己的情绪和取舍,哪怕是专业人士,也会有自己的立场,哪些可以接受,哪些不能接受,用不着用一个标准来衡量。”

    何之初静静地在旁边听了半天,这时才摇摇头,说:“念之,琦琦,你们的说法都有问题。作为专业人士,就要对自己的专业负责。当你是以专业人士的身份出现的时候,就应该忘记自己作为个人独立主体的存在,你们就是代表着法律的公正和公义。”

    顾念之和马琦琦一起下意识坐直了身子,好像在听何之初讲课。

    何之初却没有意思再说下去了,他端了扎啤一饮而尽,说:“还记得法律女神像吗?她眼蒙黑布,一手拿剑,一手端着天平,表示在正义和公理面前人人平等。法律女神不会被自己的主观判断迷惑双眼。”

    马琦琦有些脸红,喃喃地说不出话来。

    顾念之却习惯性抬杠,笑着说:“所以啊,我们不是法律女神,我们只是普通法律系学生,何教授,您对我们的要求太高了,过犹不及哦!”

    何之初仔细想了想,现自己居然无法反驳顾念之的话。

    “好吧,算你有理。”何之初站了起来,“我失陪一会儿。”

    他走了之后,马琦琦悄悄问顾念之:“你竟然敢跟何教授顶嘴,你不想活了?!”

    顾念之抿了抿唇,也凑过去悄悄说:“我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

    “你坏坏了念之!居然说何教授是死地,我要去打你的小报告!”马琦琦笑着站了起来,伸出一只手,“除非你用那种好吃的驴打滚和豌豆黄贿赂我!”

    顾念之啧啧摇头,说:“那几个男生真是问错话了,他们应该问你,以驴打滚和豌豆黄为报酬,你还能不能信誓旦旦不去帮他们?!”

    “哈哈哈哈!知我者念之是也!”马琦琦说完话,听见手机有短信进来的声音,打开看了看,急忙抓起自己的背包,将一百块钱放在桌上,“我有事要先走了,你帮结账了,回去咱们再算,多退少补。”

    何之初回来的时候,见只有顾念之一个人坐在那里喝椰汁,他抬手又招了侍应生过来:“再来五瓶鲜榨椰汁,带走,谢谢。”

    顾念之十分不好意思地站起来,“何教授,不用了,我把这瓶喝完就好了。”

    “没事。”何之初示意她出去,“我已经结账了,琦琦呢?”

    “琦琦有事刚走。”顾念之拿起马琦琦放下的一百块钱,“何教授,这是琦琦的钱,您收下吧。”

    然后她也拿出一百块,“这些够吗?”

    何之初嫌弃地看了她一眼,“顾念之,你需要跟我分得这么清楚吗?”

    顾念之讪笑着说:“一码归一码,我们不能占何教授的便宜。”

    “你们何教授身家雄厚,这点便宜占占无妨。”一只温暖的手搭到顾念之肩头,还有一道带笑的女声在顾念之耳边说话。

    顾念之不习惯被陌生人这样接近,她下意识往何之初身边让了一步,侧头看了看,现居然是顾嫣然来了,她身后还站着她见过好几次的薛靖江,就是霍绍恒的小。

    ※※※※※※※※※※※※※※※※※※※※※※※※

    这是第二更。求月票和推荐票啊。o(n_n)o~。

    么么哒!

    (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350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350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