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不留痕迹

推荐阅读: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重生之全面复兴隔墙有美男:捡个萌王妃超级科技创意最强退伍兵巨星从综艺主持人开始惊龙末世穿越之书文骚都市天龙至尊

    顾念之不是法官,不知道法庭会如何量刑,因此她没法给苗云霄一个肯定的答复,只是委婉地说:“你可以跟你的律师提,她如果有办法,会向法庭提出申请。”

    顾念之知道,如果苗云霄真的立了大功,法庭可以将她转为污点证人,再进一步运作一下,不留案底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

    苗云霄连连点头,现在对顾念之言听计从:“好的好的,我马上去找我的律师。顾同学,谢谢你!”

    她再一次向顾念之鞠躬致谢,然后飞快地跑了出去。

    顾念之和马琦琦对视一眼,一起摇了摇头,就不再提苗云霄的事了。

    顾念之收拾好书包,对马琦琦说:“快八点了,我要去何教授那里交作业,你今天有课吧?”

    “嗯,公选课,还有两堂专业课。”马琦琦伸了个懒腰,“我也要走了。”

    顾念之跟马琦琦道别之后,匆匆忙忙下了楼,往何之初住的教授楼去了。

    她没敢打电话,硬着头皮来到何之初的套房前,伸手摁了门铃。

    几乎是门铃声响起来的同时,何之初套房的门被拉开了。

    何之初面无表情站在门口,眼底有深深的青灰色,脸色苍白,一看就一晚上没睡的样子。

    顾念之有些内疚地低下头,小声说:“何教授,我给您送作业来了。”

    何之初握着门把手的手紧了紧,凉薄的嘴唇翕合着,终于没有说什么,往旁边让了一步,拉开门,等顾念之进来。

    顾念之挪了进来,马上从背包里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何教授,今天公共课您需要的powerpoint,还有我的论文,我今天早上都给您发过去了。”

    何之初“嗯”了一声,转身往自己的厨房走去,“我还没吃早饭,你先坐会。”

    以前清冽的嗓音这时却带着浓浓的鼻音,好像着凉了。

    顾念之十分内疚,放下书包跟到厨房,对何之初关切地说:“何教授,您感冒了?”

    何之初没有作声,拿了咖啡包出来,打开咖啡机做咖啡。

    顾念之在他身边走来走去,“何教授,一大早喝咖啡真的好嘛?您又不舒服,还是喝牛奶吧……要不煮粥?”

    何之初冷眼看了她一眼,“你会做?”

    “不会。”顾念之老老实实摇头,“不过我可以试试做姜茶,您喝一杯热热的姜茶,能驱寒。”

    何之初淡漠着一张脸指了指旁边的电磁炉,“去做。”

    “哦。”顾念之走过去,打开何之初的橱柜看了看,找出了姜糖,然后打开手机,开始搜索有关姜茶的做法。

    何之初的咖啡都做好了,见顾念之一手拿着手机,站在电磁炉前,一边看,一边往小汤锅里加水加姜糖。

    明显的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何之初积郁了一晚上的心情终于好转了,他端着咖啡走到顾念之身边站定,闲闲地说:“念之,你觉得今天太阳落山之前我能有幸喝到你做的姜茶?”

    顾念之头也不回地说:“不用这么久啊?还有十分钟就好。”

    说完她才明白何之初在揶揄她,不由回头,嘟着嘴瞪了何之初一眼。

    大大的眸子水灵灵地,斜睨的时候竟然有风情隐现。

    何之初连忙低头,大口喝了一口咖啡,转身离开厨房。

    十分钟后,顾念之的姜茶终于做好了,她倒在咖啡杯里捧了出来。

    光看颜色,还真的有些像咖啡。

    何之初也不抗拒,拿过来一饮而尽。

    不得不说,顾念之的学习能力还是很强大的,当然,也许是姜茶这种东西材料齐全的很容易上手,总之她的第一杯姜茶做得很成功。

    何之初喝完不久就觉得后背隐隐冒汗了,一直闷疼的脑袋也有好转。

    他不习惯穿汗湿的衣服,打算去洗个澡,叮嘱顾念之说:“我昨天给你发了几个案例,你好好看一看,给我准备一份庭审辩论的重点记录。我去洗漱。”

    顾念之答应了,抱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去客厅旁边的小书房坐下来。

    自从她做了何之初的助教之后,何之初就把这间小书房慢慢改造成适合顾念之使用的房间。

    书桌换成了米白色,屋子里多了一个靠墙半人高的格子间书柜,疏疏落落放着一些专业书。

    屋子另一边放着一张可以当床的沙发软椅,摆着好几个枕头,还有几床毛毯。

    有时候中午她在何之初这里忙得迟了,也会在这张小沙发床上睡个午觉,就不用跑来跑去了。

    当然,睡午觉的时候,她一定会反锁房门,不管何之初在不在这间套房里。

    ……

    何之初走进自己的卧室,先去浴室放水,准备泡澡。

    还没脱完衣服,就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

    这一次的手机铃声比较怪异,跟华夏帝国大家用的手机铃声频率都不一样。

    何之初心里一动,拿起手机滑开,放到耳边喂了一声。

    “之初,你什么时候回来?”手机里传来一道苍老雄浑的声音,语气很是坚定,像是在高位上久了的人自然而然对别人命令的感觉。

    何之初却毫不在意,说了声:“事情办完了就回去。”说完顿了顿,他还是问候了一句:“父亲,您身体还好吗?”

    “你不回来,我的病永远好不了。”手机对面传来几声咳嗽,还听见有道极爽利的女声在何之初父亲身边小声说话。

    何之初听出来那是秦姨的声音,握着手机的手不由紧了紧。

    “之初,我听说你找到念之了,怎么不带她回来?”何老爷子又问了起来,“以你的本事,有这么难吗?”

    何之初抿了抿唇,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转而说:“父亲,听说您和秦姨打算再要一个孩子,需要找一间好医院帮忙吗?”

    这句话成功地转移了何老爷子的注意力,或者说,转移了秦姨的注意力。

    秦姨从何老爷子手里接过手机,对何之初嗔道:“阿初,你也打趣你秦姨。你明明知道你父亲只有你一个儿子,也只要你一个儿子,你还跟他怄气。阿初,你快回来吧。那边的事先放一放,秦姨会自己想办法。”

    虽然秦姨是何老爷子丧偶之后的第二个妻子,但何之初从来不叫她母亲,也不叫她太太,只和以前一样,叫她秦姨。

    何之初摇了摇头,“我有数。挂了吧,时间太长被这里的人注意到就不好了。”

    秦姨马上掐了电话,唯恐留下痕迹。

    何之初看了看自己的手机笑了笑,想如果他没有拦截华夏帝国特别行动司的木马程序,这通电话妥妥地就被他们侦听了。

    收起手机,何之初去浴室泡澡。

    他不知道的是,虽然他改造了赵良泽的木马程序,但因为他的手机需要用南斗卫星系统接收手机信号,赵良泽的木马程序依托南斗卫星系统留下一个后门,那通从他老家打来的电话,还是在特别行动司的侦听系统里留下了一点线索。

    赵良泽此时就看着何之初手机里传来的一段奇怪的电讯频率发呆。

    明明是被他的木马程序捕获的,可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无法解开这段加密程序。

    他就不信了,这个世上还有他,或者顾念之解不开的密码!

    嗯,他决定了,如果他解不开,就去找顾念之!

    ……

    连日来,窦首相被来自议会和军部的压力折腾得焦头烂额。

    “首相,议会的最后期限就要到了,您准备好接受议会质询了吗?”窦首相的高级特助十分担心地问道,“b大校长已经被停职了,新的代理校长一旦上任,很多事情就瞒不住了……”

    窦首相硬着头皮说:“我有什么好隐瞒的?就算爱言跟苗云霄见过面,也不能说明她就是在跟她说那个日本女人的事!”

    “可从首相办公室给b大校长办公室打的电话,让他们删除视频,这件事怎么解释?”那助手又心惊胆战地问了一句。

    因为那电话是他打的,当然是在窦首相的授意下打的,军部和议会那边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当初电话的音频,正在谋求法庭同意,可以作为呈堂证供。

    “你别急,我会想办法的。”窦首相正要说话,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佝偻着身子,推着清洁车进来了,连忙对助手说:“你先去准备一下发言稿,我给人打几个电话。”

    他的高级特助躬身离去,轻轻带上房门。

    窦首相看着那来打扫清洁的清洁女工,大喘一口气:“山口小姐,你怎么又来了?!”

    ※※※※※※※※※※※※※※※※※※※※※※※※

    这是第二更。求推荐票啊。o(n_n)o~。

    月票记得明天投。

    么么哒!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35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352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