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真的是很巧

推荐阅读:傻王嗜宠:鬼医盗妃刀客诸天行魔尊嗜宠:倾城毒妃玄尘道途都市之我为宗师神级装逼升级系统重生资本狂人网游之黄昏战士恶魔驾到:甜心撩上瘾

    霍绍恒一时无语,低头看了看顾念之藏都藏不住的委屈神情,抿了抿唇,顾左右而言他地问道:“你起床要去哪儿?”

    “去浴室啊……”顾念之闷闷地说,“你放我下来,我自己去。』  天籁『小说.2”

    霍绍恒还是将她抱到浴室门口,替她打开浴室的灯,才放下她。

    顾念之推开浴室的门,头也不回地走进去,然后咣当一声关上门,将自己反锁在浴室里。

    她走到盥洗台前面站定,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反应。

    顾念之以前看书上写,说人在生死关头会大彻大悟,以前看不开放不下的很多东西,都会看开和放下。

    而自己经过这一次,是已经看开和放下了吗?

    可是她不想看开,也不要放下……

    顾念之伸出手指,在面前的镜子上划字。

    她以为自己是无意识地,但是写完了才现,自己写的还是“霍绍恒”三个字。

    这样的自己,这样的感情,连自己都感到恐惧,更何况是霍绍恒?

    他一定也是被自己逼到墙角了吧?

    顾念之不想这样,她不想看见自己对霍绍恒越来越依赖,也不想对他的要求越来越多,这样下去,她担心两个人的感情会有耗尽的一天……

    她浴室待了接近一个小时,还想不明白自己到底要怎样做。

    放手,她舍不得。

    可继续下去,谁知道以后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炽热的感情会完全改变一个人,直到自己面目全非。

    这么半天不出来,霍绍恒那么有耐心的人都忍不住了,敲门叫她:“念之?念之?你怎样了?睡着了吗?”

    她担心顾念之是不是在浴缸里睡着了,这样的事可大可小,总之都很危险。

    顾念之还是站在浴室的镜子前面,听见霍绍恒的敲门声,她回过神,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恍惚地想起了《飘》里面女主角scar1ett的那句著名的名言:“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对,明天,明天她就想出来该怎样跟霍绍恒相处了。

    拉开浴室门走了出来,顾念之一本正经地对霍绍恒说:“霍少,还有件事忘了告诉你。那个山口洋子,你还记得吗?这一次就是她想要你们的命,不过后来她挟持顾嫣然,被她杀了,尸体落入了大海。”

    霍绍恒又是一怔,“山口洋子?不是山口爱子?”

    顾念之:“……也许山口爱子,山口洋子,就是一个人吧……”

    她记得霍绍恒他们这一次追的是山口爱子,后来查出她应该是趁着窦相那边出事的时候,浑水摸鱼离开了华夏帝国。

    好巧不巧,他们又在巴巴多斯附近的蓝洞海域遇到了自称山口洋子的女人。

    两相对比,不用多聪明也能看出这两者之间的关联。

    山口洋子,应该没有死,所以那个自称是“山口洋子”的妹妹,要给姐姐报仇的山口爱子,就站不住脚了。

    “她自己露了马脚不自知。”顾念之一脸疲累地掩嘴打了个哈欠,“好了,霍少,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不困吗?回去睡吧,我困死了。”

    霍绍恒的目光追随着她的身影,直到她上了床,拉上被子,背对着床外的方向躺下。

    卧室的灯关了,一切又隐入黑暗中。

    霍绍恒在暗处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悄悄出去了。

    从顾念之的卧室出去,他一点睡意都没有。

    顾念之的心情不好,他察觉到了,也知道是什么原因,可事已至此,他又能怎样呢?

    说各种不着边际的甜言蜜语哄着顾念之,也许能让她开心,但是自己做不到。

    今天对顾念之折腰,温言相求,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

    霍绍恒在走廊里走了几步,转了个弯,看见阴世雄抱着胳膊靠在走廊的墙壁上。

    “长。”阴世雄见霍绍恒走过来了,急忙立正敬礼。

    “嗯。”霍绍恒还是淡淡地往前走,一边问他:“你睡不着吗?在这里做什么?”

    “刚才去看了小泽,他好多了。”阴世雄跟着霍绍恒往楼下走,“霍少,我们要回酒店,还是就在这里住下?”

    霍绍恒停下脚步想了想,扭头看着阴世雄,“想不想去喝两杯?”

    “喝酒?好啊!”阴世雄一下子眉飞色舞,“我知道这里的餐厅有上好的朗姆酒,怎么样?我还有几只上好的古巴雪茄……”

    说着挤眉弄眼地咳嗽两声,试探着问:“霍少,听说您戒烟了?”

    霍绍恒拍了拍他的肩膀,“交烟不杀。”

    阴世雄一秒钟掏出自己珍藏的私货,谄媚笑道:“霍少,雪茄在此,您就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一次吧!”

    霍绍恒揪着他的肩膀,将他拉到一楼餐厅的吧台处,“去找朗姆酒。”一边低头用刀片熟练地切掉雪茄头,装在银制雪茄烟头上,架在手指间深深抽了一口。

    阴世雄拿着朗姆酒出来,见霍绍恒坐在吧台对面的高凳上,一手撑头,一手夹着雪茄,手指间烟雾袅袅,他只是盯着那雪茄烟头,抽得并不多。

    “霍少,心情不好?”阴世雄试探着问,给霍绍恒倒了一杯蓝莓朗姆酒推了过去。

    这酒度数不高,跟果酒似的,霍绍恒拿过来抿了一口,摇摇头,镇定地否认:“没有,我在考虑后天的行动。”

    “您是说去医院看顾祥文的事?”阴世雄精神一振,“可是小泽后天能恢复吗?”

    他们的行动,赵良泽是居中调度,可以说是霍绍恒以下最重要的人手。

    他如果不去,他们的行动效果至少要打一半折扣。

    霍绍恒将雪茄在烟灰缸里摁灭了,淡定地说:“小泽不用出去,在这里居中调度应该是没问题的。”

    做他们这一行的,生死都置之度外了,更何况只是缺氧晕迷?

    “那倒也是。”阴世雄点点头,也喝了一口酒,抽了几口雪茄,感慨地说:“霍少,念之今天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她可真能拼啊,不入伍跟着我们真是可惜了。”

    “嗯?”霍绍恒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滞,不过他一向气定神闲,坐着的时候不动如山,阴世雄的酒劲又上来了,吞云吐雾之间,并没有注意到霍绍恒微妙的动作。

    他自顾自激动地说:“今天多亏了她!如果是我,霍少,您和小泽今天一准得报销在那遭瘟的蓝洞海域!”

    “是吗?说说看。”霍绍恒一只手端着酒杯,神情镇定自若,长腿伸了出来,上身斜倚在吧台旁,整个人说不出的放松闲适。

    但这种刻意的状态迷惑不了阴世雄。

    他跟着霍绍恒这么多年,对他的情绪变化也很了解。

    踌躇了一会儿,阴世雄打算帮顾念之一把,他给霍绍恒又倒了一杯酒,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今天看见你们跟那艘白色游艇交战,念之急得不行啊,我本来把她反锁在驾驶舱里,我自己拿着重狙去跟他们交火,结果等我回来之后,念之居然反将我一军,把我反锁了,她不顾我的反对跳下海,自作主张要去救您和小泽。”

    “……还有这一出?那后来呢?”霍绍恒不动声色地问道,手指攥着酒杯,骨节微微泛白。

    “我当时都急死了,想跟她一起跳下去吧,可这船怎么办?没有了船,我们几个人就算打赢了那艘白色游艇上的枪手也会葬身在这大海里。还有啊,我当时对您和小泽是充分信任,相信无论什么情况您和小泽都是能够应付的,真是没想到那个蓝洞海域里还有那样逆天的装备!”

    阴世雄啧啧有声,“真是三十老娘倒崩婴孩,要不是念之,咱们仨就阴沟里翻船了!”

    霍绍恒喝了一口酒,不动声色地“哦”了一声,“后来呢?”

    “当时的情况真是万分凶险,如果不是念之当机立断,置生死于度外,不顾一切跳下海,冒着被强电弧电击的危险将您和小泽救出来,我就只有洗干净脖子回去等候军事法庭最严重的惩处了。”阴世雄半开玩笑地说道。

    其实如果真的最危险的情况生,阴世雄会选择在把情报消息全部传回华夏帝国之后,然后跟霍绍恒、赵良泽他们死在一起。

    这是他们多年来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建立起来的生死与共的同袍情谊。

    霍绍恒点了点头,拍拍阴世雄的肩膀,“念之这一次做得很好,你也不错。当时的情况,你们不能两个人同时跳下海。而念之的水性比你好点儿,所以她去救我们,比你去要强一些。”

    “霍少!打人不打脸!您这样当面羞辱我,问过我脸皮的感受吗?!”阴世雄嬉笑着插科打诨,尽量帮霍绍恒散心。

    霍绍恒扯了扯嘴角,“我说实话,这年头连实话都不能说了吗?”

    “当然不能,我们只能说政治正确的话!至于实话是什么东东?没见过!”阴世雄拍着桌子大笑,又说:“何教授和顾嫣然怎么也在那里?今儿可真是赶巧了。”

    “真的是很巧。”霍绍恒又喝了一口朗姆酒,目光幽深到迷离,“念之跟我说,白色游艇上那个女人是山口洋子,后来因为挟持顾嫣然,被她杀了。尸体在她面前落入大海。”

    ※※※※※※※※※※※※※※※※※※※※※※※※

    这是第一更三千字……提醒一下月票和推荐票。

    晚上七点有加更。

    群么么哒。

    感谢订阅、打赏和投票的亲。

    o(n_n)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381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381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