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象牙塔里的公主

推荐阅读:蹭出个综艺男神重返一九九四我能提取诸天家有主夫召唤神将皇帝系统代汉极道蛊魔求道在万界《初夏》

    美国是一个不禁枪的国家。天『籁小  『说

    坏人手里有枪,好人手里也有枪,国家有正常的枪支买卖市场,当然,也有枪支买卖的黑市。

    因为不禁枪,所以枪支买卖的黑市比禁枪的国家更加猖獗,从小左轮手枪,到ak47,美国的枪支黑市上都能买到。

    甚至连军队退役下来的坦克装甲车都能从正当渠道买到。

    霍绍恒说的大火力,当然不是手枪,而是各种重狙、半自动冲锋枪,大火力的冲锋枪也要至少配备一把。

    这些东西都能从枪支黑市上弄到,特别行动司北美分部也早有准备。

    他们需要应付各种突状况,这些都是日常工作。

    赵良泽接受命令,开始调度人手和武器。

    霍绍恒一夜没睡,研究这座六层小楼的结构图。

    特别行动司的人这两天多次前往bronx街区,用各种特殊摄像机对这座小楼进行红外拍摄,甚至可以隔着墙壁看见里面的情形。

    到了晚上,霍绍恒看着这些拍回来的照片,很快锁定了三楼的一个房间。

    赵良泽看着这些红外成像的照片,咂舌不已,抱着胳膊站在霍绍恒身后,痛心疾地说:“这些人太没人性了!把人关在笼子里,他们是要干嘛?!”

    “还能干嘛?肯定没好事。”霍绍恒淡定说道,“不过谭贵人好像真的还活着。”

    红外成像的照片,显示三楼的房间有铁笼分割,其中关着一个成年人,两个孩子,另外有一些空的笼子,预示着里面曾经也关的有别的人?

    那个成年人的红外照片根据骨骼分析,应该就是谭贵人。

    失踪了一个多月,还能活着,也是命大。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姑娘如果这一次真的能逃出生天,我赌她父亲一定能做相。”赵良泽挑了挑眉,笑嘻嘻地说。

    霍绍恒离开电脑,拿出自己的手枪擦拭,头也不抬地说:“……我们特别行动司不管内政,你别忘了规矩。”

    “是!”赵良泽凛然,急忙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有没有越线。

    霍绍恒一边擦枪,一边在脑海里制定作战计划。

    那栋六层小楼里,除了三楼那个有铁笼的房间,别的房间都有人,有武器,应该都是看守这个房间的绑匪同伙。

    真没想到,对方出动了这么多人。

    六层楼,几乎二十多个房间,每个房间里至少两个人,所以他们面对的敌手,至少有4o人。

    这4o人,可都是身强力壮的持枪悍匪。

    不过匪徒再强大,也干不过正规军。

    霍绍恒对这一点深信不疑。

    电视里还放着晚间新闻。

    今天,曼哈顿上西区的警察局又接到一个变声器神秘留言,这一次,说的是“阳光照耀的地方,就是自由女神崛起的地方。”

    相比前两次的含糊其辞,这一次的留言清楚多了。

    大家立马想到了自由女神像。

    几乎是一夜间,位于新泽西的自由女神公园人满为患,无数猜谜爱好者拥到这个公园,寻找失踪人员的线索。

    而这个时候,霍绍恒已经完成兵力布置,确定了a组和b组两队分别协同进攻的计划。

    “a组十人,三组狙击手和观察手,两组突击手,直接进楼。b组二十人,全部突击进楼。武器都要带消音装置,凌晨两点突袭,完毕。”

    赵良泽将霍绍恒的计划分派下去。

    特别行动司北美分部上一次全部撤回了,现在是重新组建的新人新部,也是他们第一个大型任务。

    这些军人们磨掌擦拳,等这一天等很久了。

    七月曼哈顿的夜晚,已经带了丝丝燥热。

    bronx街区家里没有空调的人晚上都坐在门口乘凉,目光阴森地看着来往行人,那模样完全就是一言不和就要拔枪对射的节奏。

    霍绍恒拿着高倍望远镜,站在离bronx不远的一家酒店窗口,看着那座六层小楼。

    “这个小楼的名字有点意思。”赵良泽站在霍绍恒身边,小声说笑:“叫ivory-toer。”

    霍绍恒笑了笑,“象牙塔?呵呵,这群人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象牙塔应该是纯洁的不染尘埃的地方,可现在确实最丑陋最藏污纳垢的地方,不得不说这个名字真是有些讽刺。

    ……

    此时“象牙塔”的三楼房间里,灯光昏黄,两个孩子已经睡着了,谭贵人抱着膝盖坐在墙边,小脸只有巴掌大,衬得一双眼睛又大又黑。

    房门吱呀一声推开,那个清俊阴冷的年轻人又走了进来。

    他穿着一身黑衣黑裤,站在谭贵人的铁笼前,定定地看着她,目光专注地近乎贪婪。

    越是离近了看,越是觉得谭贵人美貌动人,纤尘不染,像是象牙塔里的公主,那种动人心弦的雅致娟秀,是世代书香的人家才能养出来的气质,不是钱和权能够堆砌出来的。

    为了绑架谭贵人,他跟踪了她整整半年时间。

    就在这半年里,他了解她,甚至比她了解她自己还多。

    但是谭贵人扭着头,根本不看他,这种无言的蔑视最是伤人。

    清俊阴冷的年轻人目光黯了黯。

    “洪哥,您来了……”守门的一个混子慌忙从旁边的屋子里跑出来,站在门口对着那年轻人的背影点头哈腰。

    洪哥抬了抬手,头也不回地说:“你出去,我有事要问她。”

    “是,洪哥。”那混子见洪哥没有生气,急忙关上门,像是生怕他改变主意一样。

    洪哥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一步步走到谭贵人的铁笼前,弯腰下去,拿钥匙打开铁笼的门,钻了进去。

    铁笼低矮,正常人在里面只有弯腰,或者坐着,不能直起腰站起来。

    “那边有浴室,你进去收拾一下。”洪哥默默地看了谭贵人一会儿,将手里的塑料袋递给她。

    谭贵人的后背微微一动,身体不自在地挪了挪。

    身下又有热潮涌出,她的大姨妈在迟到四五天之后,终于还是来了。

    没想到这个绑匪居然都注意到了……

    谭贵人又愤怒,又难堪,一个多月来**和精神都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中,现在身体的不适让她更加无所适从,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看着她低声饮泣的样子,从来不心软的洪哥居然觉得心脏漏跳了一拍。

    他将塑料袋放到地上,转身弯腰走出铁笼,他没有锁住铁笼,就这样等着谭贵人出来去浴室收拾干净。

    谭贵人哭了一会儿,扭头看见地上的塑料袋,咬了半天牙,最后还是伸出手,揭开看了看。

    里面是一包卫生巾,还是她最习惯用的牌子。

    谭贵人拎着这个塑料袋,抬头看见那被叫做“洪哥”的年轻人还没有离开房间,而是站在门口默默地看着她,忍不住扶着铁笼起身,弯腰钻出去,来到他身边,仰头苦苦哀求:“求你,放我回去吧,你想要什么?钱?我家人会给你,我家虽然不富裕,但是有很多祖传的好东西可以拿去换钱,很多古代画家真迹我家都有收藏……”

    洪哥伸出手,捋捋她凌乱的黑,轻轻叹了口气,低声说:“……对不起。”

    “对不起?你现在说对不起?!”谭贵人又心酸,又失望,“你们到底要做什么?!我到底是哪里招惹你们了?!”

    洪哥缩回手,痴迷地看了谭贵人好一会儿,才用更低的声音说:“我已经放话出去了,你家里人如果想救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你说啊!只要你说,我一定求我家里人帮你!”谭贵人一听还有活着出去的希望,立刻紧张起来,“你到底要什么?!”

    洪哥眷恋地看着谭贵人的面容,视线在她身上逡巡。

    谭贵人明白过来,一下子变了脸,她后退几步,警惕地说:“你想干什么?”

    看见谭贵人这幅样子,洪哥的脸色也阴沉下来,他恢复了阴鸷狠辣的模样,嗤笑一声说:“想干什么?当然是想干**你!——你给干吗?!”

    “你——!无耻!下流!人渣!”谭贵人气得浑身抖,但翻来覆去也只会用这几个词骂人。

    洪哥眼神又黯了黯,他上前一步,用手抬起谭贵人的下颌,啧啧有声:“我明天会向你的家人提出条件,交换一个关押在华夏帝国监狱里的政治犯。如果你家人不同意,你这辈子就得跟着我了!”

    ※※※※※※※※※※※※※※※※※※※※※※※※

    这是第二更……

    提醒一声推荐票和月票哦!

    感谢“怀轩我的”亲昨天打赏的和氏璧。感谢“天堂づ乞丐”亲昨天打赏的和氏璧。么么哒!

    o(n_n)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07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07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