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爱屋及乌

推荐阅读:妄想打金团某美漫的机械主宰网游之大盗贼南天封仙浴血兵锋永恒武道不做皇后就得死冷教授的舞美人笔下的另一个世界

    “我知道。”顾念之闷闷地看着远处的风景,“等他们走了,我再进去。”

    顾嫣然、夜玄和顾祥文,他们三个人在一起,看起来才像一家人。

    顾念之有种被孤立的直觉,但这种感觉,她不想对任何人说。

    因为她觉得有些丢人……

    “你不喜欢他们?”

    “不是不喜欢,但也谈不上喜欢。”顾念之坦然回答,转头看着陈列,又大又黑亮的瞳仁像两颗黑葡萄,甜美的诱人,她摇了摇头:“我跟他们不熟。”

    “会慢慢熟起来的。”陈列只有这样安慰她,拍拍她的肩膀,转身要离开,顾念之轻轻叫住他:“陈哥,我父亲的病到底怎样了?”

    陈列回头看了她一眼,斟酌着要如何措辞。

    走廊上静悄悄地,正午的阳光从透明的玻璃窗里照进来,能看见灰尘在金黄色的光线中跳舞。

    顾念之目不转睛地看着陈列,等着他的回答。

    陈列犹豫许久,正要说话,突然听见从走廊的另一端传来整齐划一的脚步声。

    陈列和顾念之一起抬头看去,只见一群穿着军装,肩章上繁星烁烁的男人走了过来。

    他们其实并没有列队行走,但是多年从军的习惯,就算是随意走动,也不由自主排成队列。

    陈列瞪大眼睛,圆圆的嘴张得更圆了。

    顾念之也吃了一惊。

    她不认得别的人,但是领头的季上将她是认得的,连忙和陈列一起站得笔直,就跟站军姿一样。

    她的军姿是霍绍恒操练出来的,比正规军人都差不了多少,比陈列这个半吊子军人就更端正了。

    “首长好!”陈列和顾念之齐声说道。

    陈列是军人,规规矩矩敬了军礼。

    顾念之不是军人,只是乖乖地站在陈列身边,小脸绷得紧紧的,一脸严肃的样子。

    季上将抬眸就看见了顾念之,高挑的身材,漂亮的小脸上还带着一丝懵懂的稚气,但又严肃极了,有种跟她的年龄不相称的沉稳。

    季上将抬了抬手,对陈列打了个招呼,“陈医生辛苦了。”

    陈列激动得差一点喊出“为人民服务……”

    顾念之在旁边瞅着陈列张了张嘴,轻轻咳嗽一声,陈列才回过神,满脸通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季上将说:“首长,您是来看顾老先生的吗?”

    这一层楼只有一个病人,就是顾祥文,他的所在地是高度警戒的状态。

    季上将点了点头,站在顾念之面前,非常和蔼可亲地说:“念之,你来看你父亲?”

    顾念之忙应了一声,笑着说:“我每周都来看他,首长,多谢您记挂我父亲。”

    “我早应该来看看他的。这不……”季上将回头指着跟着自己来的一群军人,都是四十多年纪的少壮派,绝大部分都是大校军衔,“我带他们来看看顾老先生。没有顾老先生,他们的难关没有那么容易攻破,我们的蓝天,也没有那么安全。”

    顾念之顿时明白过来,这些少壮派军人,应该就是华夏帝国空军的军人。

    她的目光从这些军人面上滑过,对他们点了点头,“你们好。”

    “你是顾念之?”站在季上将身后不远处的一个男子对她点点头,“我几年前见过你,你才这么高。”他用手比划了一下位置。

    顾念之赧然地笑了。

    那大概是她十二岁时的身高。

    这个军官,应该是当初从霍绍恒手里拿走图纸的那个人。

    “好了,进去看看吧。顾老先生的状况现在怎么样?”季上将对顾念之招了招手,顾念之忙走过去,跟在季上将身边。

    季上将对她十分照顾,像对待自己的小孙女一样,带着她走进顾祥文的病房。

    屋里的顾嫣然和夜玄惊讶地回头,不明白怎么突然来了这么多人。

    陈列忙挤进来介绍:“季上将,这是顾嫣然,顾老先生的大女儿。这一位……”陈列顿了顿,目光越过夜玄,直接说:“……是顾嫣然小姐的随从。”

    夜玄眉头皱了起来,他看了顾嫣然一眼,却发现顾嫣然并没有分辩,而是非常欣喜地走到那位季上将面前,伸出手对他说:“您就是季上将?!久仰久仰!”

    季上将却没有握她的手,只是礼貌地点点头,转身对顾念之说:“念之,你父亲的状况怎么样了?”

    顾嫣然的手停留在半空中,很是尴尬地看了顾念之一眼。

    顾念之也没有看她,镇定地看着季上将说:“季上将,我父亲还是在植物人状态,不过比在巴巴多斯的时候好多了,至少没有营养不良。”

    季上将身后的少壮派军官们发出嗤笑,但很快克制住了。

    顾嫣然一怔,脸上像是被人兜头打了一巴掌,她讪讪地收回手,说:“……也没有那么严重,只是我那段时间太忙了,没有去医院,就被那些护工给糊弄了……”

    “嗯,没有人说是姐姐的责任。”顾念之平静地应了一声,推了张椅子过来,请季上将坐,又看了看他身后的少壮派军官们。

    季上将回头看了他们一眼,说:“你们过来给顾老先生敬个礼,希望他能早日康复,然后就散了吧。”

    “是,首长!”这些军官们立即服从命令,整齐划一地给病床上一动不动地顾祥文敬了个标准得可以做教科书的军礼。

    转眼间,这些人齐刷刷离开了顾祥文的病房,刚才挤得满满的空间立刻松泛了。

    病房里剩下季上将、顾念之、陈列、顾嫣然和夜玄,还有季上将的两个生活秘书,以及四个荷枪实弹的警卫员。

    季上将这才坐了下来,拉着顾念之也让她坐。

    季上将从来没有对顾念之这么好过,顾念之有些受宠若惊,忙问:“季上将,您要喝茶吗?还是喝咖啡?”

    “你又不是军人,不用这么严肃地叫我。”季上将爽朗地笑,“你跟绍恒那么熟,叫我季伯伯就好了。”

    顾念之心里咯噔一下,不安地飞快瞅了陈列一眼,却看见他扭着头,去看顾祥文的监测仪器,并没有看着她这边。

    顾念之更不安了,但是她没有表现出来,听话地坐下来,还没说话呢,顾嫣然已经坐在她身边,笑着说:“念之,难得季上将对你这么好,你还不改口叫季伯伯?”

    顾念之只好轻轻叫了一声,“季伯伯,以后请多关照。”

    “嗯,没问题,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父亲顾祥文为我们国家做出重大贡献,祖国和人民谨记在心。你要好好照顾你父亲,希望他能早日康复。”季上将一字一句地说,表情很严肃,又把陈列叫过来,仔细问顾祥文的病情。

    陈列已经照顾顾祥文一个多月了,对他的情况了如指掌,闻言有条不紊地介绍说:“脑部活动基本正常,也没有淤血,暂时还找不到原因为什么一直晕迷不醒。”说完,他看了顾嫣然一眼,“我还有些情况,想向顾嫣然小姐了解一下,毕竟顾老先生是顾嫣然小姐救回来的,当时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希望你能一五一十说一下,好帮助我们掌握顾老先生的病情,以便对症下药。”

    顾嫣然非常配合地点头,“应该地,应该地,陈医生您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就好,我就放心了。”季上将满意地点点头,站起来走到顾祥文的病床前仔细看了看他,还给他掖掖被子。

    顾念之跟着站起来,心情纠结得如同一团毛线,已经拧的快要解不开了。

    陈列松了一口气,暗道季上将出面,顾嫣然终于松口了,希望这一次,能问出点儿有用的东西……

    季上将探视完顾祥文,就要赶去开会。

    顾念之知道以季上将的身份地位,能抽出这十几分钟专门看望顾祥文,并且关注他的治疗进展,真是十分不容易。

    她感动地将季上将送到楼下。

    季上将一路对她非常客气,态度好得都有些过份了。

    不知怎地,季上将越客气,顾念之心里的忐忑不安就更严重。

    但是顾嫣然一直默默地跟在她旁边,有些话她也不好意思问出来。

    直到季上将快要上车的时候,顾嫣然的手机突然响了,她走到一旁去接电话,顾念之才赶紧压低声音问季上将:“季上将,您知道霍少什么时候回来吗?”

    论理她不该问,但是今天季上将的态度让顾念之有些毛骨悚然。

    季上将脸色丝毫未变,打着哈哈说:“怎么了?念之想男朋友了?”

    季上将的生活秘书们跟着笑了起来。

    顾念之不好意思再问了,目送季上将上了车,离开了驻地的医院大楼。

    顾嫣然打完电话走过来,悠悠地说:“季上将对你真不错。你跟他很熟?”

    “没有。”顾念之收回视线,微笑着说:“季上将是关心父亲的身体,至于我,那只是爱屋及乌。”

    不过这个“屋”到底是顾祥文还是霍绍恒,顾念之不是很确定。

    顾嫣然理所当然认为肯定是顾祥文。

    她默默地注视着季上将的专车消失的方向,过了一会儿说:“……父亲真是很厉害呢。病在床上人事不省,却有这么多大人物关心他。”

    ※※※※※※※※※※※※※※※※※※※※※※※※

    这是第一更。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晚上七点有加更。

    o(n_n)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13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13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