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0章 霍少的迷妹

推荐阅读:特战医王天龙武神诀聊斋之长生重生之至尊仙帝鬼王宠妻:绝色特工妃绝色鬼后:夫君,哪里逃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汉末魔修变身魔界公主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龙议长掐时间还是掐得很精准的。

    早上八点半开例会,半个小时结束,正好见谭贵人问清楚美国的情况。

    不过顾念之陪着谭贵人进来,龙议长还是愣了一下。

    他的目光下意识看了看顾念之的脸,曾经被首相府发言人打肿了的侧脸。

    她的肌肤光洁如玉,没有一点瑕疵,当然,也看不出曾经被打得红肿破皮的迹象。

    龙议长放心地点了点头,非常和蔼地说:“念之,你的伤都好了?”

    谭贵人心里一动,忙也看了顾念之一眼,露出哀求的神情。

    她为了让顾念之不去告她爹地妈咪,将自己这辈子最不能见人的经历都说了……

    顾念之明白她的意思,朝她眨了眨眼,然后看向龙议长,笑着说:“谢谢龙议长的关心,我的伤已经全好了。有军部的陈医生给我治疗,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她有意把陈列拖出来,就是为了佐证自己伤口好得又快又完美,全是医生的功劳……

    龙议长恍然点点头,“是哦,陈列那小子确实挺厉害。念之,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他也不想一个漂漂亮亮的姑娘在他这里毁了容。

    哪怕他为她出头告得那个打人的发言人得到法律的惩罚,但她毁去的容貌却是永远回不来了。

    好在没事。

    龙议长觉得这真是几天来唯一的好消息了。

    这一阵子真是各种事故频出,他都快焦头烂额了。

    龙议长看向谭贵人,慈祥地笑了笑:“谭小姐,谢谢你答应来见我。”

    他找谭贵人,是想向她问清楚一些事情,不是用身份来压她。

    因为谭贵人看上去有些惴惴不安,龙议长担心自己吓到她了。

    谭贵人的不安却不是因为龙议长的电话,而是因为顾念之。

    顾念之的手有力地按在她肩膀上,拉着谭贵人一起在龙议长办公桌前的两张软凳上坐了下来,对龙议长说:“龙议长,谭小姐说您请她来说话。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就送她一起进来了。”说着,顾念之拿出做笔记的姿势,非常自来熟地对龙议长说:“您问吧,我给您记录。”

    龙议长要问话,肯定不可能一个人问。

    他的每一次工作,都是要有记录的,哪怕只是盘问谭贵人这种事。

    龙议长本来是想找庄特助来帮他记录,不过见顾念之一副很热心的样子,再想想她是做法律工作的,让她做记录,应该更合适。

    因为龙议长不确定这件事以后会不会引起法律纠纷,还是未雨绸缪好一些。

    龙议长提醒顾念之一声:“记得按照法律规定记录,我这里的资料都是有法律效力的。”

    顾念之使劲儿点头,她就是知道这一点,才腆着脸装自来熟毛遂自荐地……

    龙议长见顾念之聪明懂事,也就不多说了,转头看着谭贵人,开始问她:“谭小姐,今天专门约你来,是想问一问你有关你在美国失踪的消息。”

    谭贵人心里一沉,完全不太想谈这件事。

    她求救般的看了看顾念之。

    顾念之没有看她,低着头做笔记,不过眼角的余光瞥见谭贵人的神情,顾念之眼神微闪,写了几个字后抬头说:“龙议长,谭小姐当初在美国失踪的事,我曾经在网上看见过呢。我记得当时谭首相还在大选之中,为了谭小姐失踪的事,还在网上博了一波同情。”

    谭贵人羞得抬不起头了。

    龙议长微微一怔,再看谭贵人,已经带了几分怜悯,他的声音更和蔼了,“谭小姐,你不要有心理负担,我不是问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是你个人的**,我完全理解。”

    谭贵人微微点头,声如蚊呐:“……谢谢龙议长体谅。”

    顾念之暗暗给谭贵人点了个赞。

    这说法如果是对律师说的,对面那律师能把谭贵人这种小白兔连皮带骨都拆得一干二净。

    但是偏偏对龙议长非常合适。

    因为龙议长竞选出身,极为讲究“**”和“人权”。

    谭贵人表示她不想说失踪的细节问题,龙议长就得尊重她的意愿。

    更何况顾念之在旁边添油加醋地捧他:“谭小姐你放心,我们龙议长不是那种打探八卦新闻的小人。他找你问话,肯定是问的堂堂正正,不是那种让你难堪的**。”

    龙议长被顾念之说得差一点没笑出声。

    他果然没有看错这个小姑娘,说话绵里藏针,字字句句都在给他设局下套,生怕他问出一些什么“不该问”的东西……

    他不以为忤,反而对顾念之更加欣赏。

    “不错,谭小姐,我问的都是堂堂正正的问题,不会和那些无良记者一样,为了博眼球,就忘记自己的新闻操守。”龙议长想起蔡颂吟,不由更加感慨。

    蔡颂吟自己虽然不是什么好的媒体人,但她培养出的这个女儿,确实跟她很不一样。

    至少龙议长不讨厌谭贵人,但是他讨厌蔡颂吟那一套操纵媒体的手法。

    顾念之也想到了蔡颂吟,不过谭贵人好像没听出来。

    她一脸郑重的神情,不断点头,“龙议长,您说的太对了。我很少看新闻,因为我妈咪说那些新闻大部分都有水分,不看也罢。”

    “哦?谭夫人原来是这么说的?”龙议长双手交握,搁在办公桌上,很有兴趣地追问了一句。

    顾念之忍着笑,将话题不着痕迹地带了回来,“谭夫人对跟自己有关的事,都做得又好又灵,确实没话说。所以当初我光看新闻,只知道谭小姐在美国失踪,后来又被我们的人找回来了。当时电视上不还有谭小姐被我们国家的人,用专机送回来的新闻吗?”

    就是那条新闻,让顾念之几乎崩溃。

    她想起那个哭到不能自已的自己,心里有些发酸。

    不过表面上,她已经能无动于衷了,提起那段新闻,就跟完全跟她没关系一样。

    事实上,这里的两个人,都不知道那条新闻对她有多大的影响力。

    谭贵人露出娇羞的神情,鼓起勇气低声说:“对,我要感谢霍少将,如果不是他,我一定死在美国的绑架犯手里。”

    龙议长也严肃起来,接着这两人的话题顺势问:“谭小姐,你被霍少将救出来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你还记得吗?实不相瞒,我看见了美国电视台直播的美国警察营救你的画面,霍少将当时在那些救你的人当中吗?”

    谭贵人对那一幕记得清清楚楚,她想了一下,咬着下唇说:“……这些事,我能说吗?当时霍少将嘱咐我,说这件事要高度保密。”

    龙议长想了一下,“你就在我这里说,我会当最高机密封存。”说着,他看了一眼顾念之,“念之,你的安保级别……”

    顾念之马上说:“龙议长,我的安保级别是够的。如果您不信,您可以马上查。如果我撒谎,您可以就地枪毙我。”

    霍绍恒跟她说过,跟她结婚的目的之一,就是迅速提升她的安保级别。

    她记得很清楚,相信霍绍恒不会在这方面骗她。

    龙议长点了点头,“自然是要查的。”

    不过他也没有纠缠这件事,转头看向谭贵人,“我就问你几个问题,如果能回答,你就回答。如果不能回答,你就不说话。——这样可以吗?”

    谭贵人重重点头,“好的,龙议长。”

    龙议长斟酌了一下,问道:“那天晚上,你被美国警察救出来,霍少将呢?他是跟你在一起,还是……”

    谭贵人想,既然当时的情形龙议长已经从电视新闻来看见了,应该不是不能说的。

    不过在说之前,还是小心翼翼地看了顾念之一眼。

    这一眼被龙议长看见了,眼神沉了沉,盯着顾念之不知在想什么。

    顾念之暗暗叫苦,果然谭贵人这种人就是双刃剑,在你利用她的“傻白甜”套路别人的时候,她的“傻白甜”也会套路你。

    幸亏顾念之对谭贵人这人研究得很透彻,准备了好几招对付她的方法,淡定地说:“谭小姐,你别怕,龙议长是什么人?他说了不会说出去,就是不会说出去。”

    不动声色把谭贵人偷偷看她的意思解释成谭贵人担心自己的**外泄。

    谭贵人松了一口气,视线移向龙议长,小声说:“……龙议长如果看了电视,就知道当时霍少将把我救出来,就被美国警察围攻了,他们以为他是绑匪。”

    顾念之扯了扯嘴角,不置可否地飞快记录。

    “然后呢?”龙议长最关心的是,霍绍恒有没有被俘。

    “……那些美国警察很讨厌,我解释他们也不听,就急着抓霍少将。不过霍少将很厉害,他很快逃走了。”谭贵人为了表示霍绍恒“很厉害”,又加了一句,“而且第二天就去我在美国长岛的家探望我。”

    “第二天就去找你了?那天晚上那么多美国警察,好像还有军人,他没有被抓到吗?那他的精神状态,还有身体状态怎么样?”龙议长问得很详细。

    “没有啊,霍少将这么厉害,那些美**警怎么可能抓到他?!完全不是一个力量级别的!”谭贵人摊了摊手,脱口而出,“不过他受了点伤,是皮外伤,不严重。”

    谭贵人俨然变身为霍绍恒的迷妹,对他的能力充满了敬仰和钦佩。

    龙议长:“……”

    怎么突然觉得自己对霍绍恒的信心,还没有谭贵人这个不谙世事的傻姑娘信心足?!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三更。

    提醒亲们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特别推荐票,今天是周一,推荐票很重要哦!

    下午一点月票3000加更,晚上七点第三更。

    ps:感谢“beth1211”亲昨天打赏的一万币。

    么么哒!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1873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18736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