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还知道要脸?

推荐阅读: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电影剧情穿梭戒指重生之军长甜媳科技大仙宗最强开光系统海洋修士女装的日常我有一个异世界

    顾念之转头冷冷地看着被告的位置。网?

    切!

    那俩人渣还知道要脸?!

    他们居然在脸上蒙着纸套,不让人看见他们的脸!

    这样也行?!

    顾念之毫不犹豫作了,“法官大人,我是被害者黎海清父母委托的代表律师,我请求法院让两名被告亮出正脸,以验明正身。”

    顾念之不会说德语,她说的是字正腔圆的牛津腔英语。

    本来在德国法庭上应该说的是德语,如果不会德语,法庭会帮助找翻译。

    黎海清的父母就专门配有一个德语翻译。

    但是德国人大部分都会说英语,因此当顾念之用英语提出她的要求之后,法官并没有要求翻译,而是表示听懂了她的请求,并且答应了她的请求。

    法官用德语对两位被告说:“同意原告代表律师的请求。被告,请亮出你们的正脸。在法庭上蒙住脸,当藐视法庭论处。”

    两位被告一男一女,男的叫塞斯,女的叫尼雅,都长得五大三粗,拉下蒙脸的纸套,看上去就跟三四十岁的人一样,真不像德国媒体一直渲染的“年少无知”。

    据说他们的年纪是男的刚满22岁,女的才21岁。

    顾念之鄙夷地看了他们一眼,转身问出庭旁听的男被告塞斯的父母:“请问被告席上坐着的男嫌疑犯,是你们的儿子吗?”

    塞斯的母亲拉莫娜一张脸跟煮熟了的牛肉一样,这时变得更红了,她抬了抬下颌,傲然说:“你是谁?有什么资格问我话?”

    拉莫娜说的是德语,明明她懂英语,此时也要装作不懂英语的样子。

    顾念之不懂德语,正看向翻译,想让他翻译一下,就听何之初走过来用德语冷冷地说:“刚才法官已经确认她是原告父母委托的代表律师,你装作听不懂英语也就算了,难道你连德语也不懂?连德语都不懂的人,是怎么坐上德国罗思劳地区高级警督职位的?你中学毕业了吗?”

    拉莫娜被何之初的气势吓住了,局促地在座位上挪了挪,才翻着白眼说:“……是,他是我儿子。”

    “你确定?没有找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来顶罪吧?”顾念之追着不放,问的话十分犀利。

    拉莫娜被她彻底激怒了,站起来挥舞着拳头说:“他就是我儿子!你要不要验一下dna?!”

    “当然要。”顾念之伶牙俐齿地回应,转身看向法官:“法官大人,被告父母要求验dna,我请求法官答应这个合理要求。”

    法官挑了挑眉,转眼看着拉莫娜:“拉莫娜,你要验dna吗?”

    拉莫娜明明是被顾念之激怒了才说的气话,她怎么可能主动要求验dna?!

    再说,顶罪的事,他们本来就在策划当中,她吃饱了撑的才会要求法庭验dna!

    闻言拉莫娜有些心虚地摇头:“法官大人,程序里并没有这一条,我们不……”

    “咦?你不答应验dna?这可奇怪了,为什么呢?为什么呢?为什么呢?”顾念之连说三个“为什么”,打断拉莫娜的话,转头看向法官:“请问德国法庭有没有验明被告身份的程序?”

    法官想了一会儿,缓缓点头说:“有。”

    “那我们要求启动验明被告身份的程序。”顾念之在原地转了半个圈,目光锐利地盯着不自在的拉莫娜:“这位高级警督阁下,您身为执法人员,居然罔顾法庭的程序正义,知法犯法,混淆视听,阻拦我们要对被告进行验明正身的正当要求,请问你打的什么主意?”

    顾念之说完,那位德国翻译马上给她翻译成德文。

    在场的一些听不懂英语的德国工作人员都惊讶极了,朝着拉莫娜指指点点。

    拉莫娜气急败坏,但是知道她不能点头,她一点头,她儿子就得坐牢了……

    到时候想换人顶罪都不行……

    “怎么不说话?在法庭上可以不说话吗?”顾念之提高了声调,“高级警督大人,请回答我。”

    “拉莫娜,请回答原告代表律师的问题。”法官咳嗽一声,没有放过拉莫娜。

    法官都了话,拉莫娜不得不回答了,她不情愿地点点头,“如果你们想验,就验吧。”

    顾念之松了一口气,暗道这时候应该“关门,放陈哥”,可惜陈哥不在这里,让别人验,她都有些不放心。

    但也没办法,只有自己辛苦点,盯紧一些了。

    法院召来法医,给拉莫娜和塞斯这对母子分别抽了一管血,没有抽拉莫娜现任丈夫约克的血,因为约克只是她儿子的继父,两者没有血缘关系。

    顾念之在旁边一眨不眨地看着,见法医抽完两管血,忙抬手做了个手势:“慢着,请多抽两管血,我要存档。”

    “你要什么?!”法医震惊了,“怎么美国律所连血液也要存档吗?!”

    他们知道这一次原告父母请了美国最大律所的最厉害律师,本来还想美国最大律所的最好律师再厉害又有什么用?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结果大律师还没出手呢,这年轻的女助手都这么咄咄逼人,他们开始有些胆怯了。

    何之初在旁边淡淡地说:“血液要不要存档,根据案情因人而异。鉴于被告父母有阻碍司法公正的前科,我们必须谨慎对待。”

    这句话简直跟鞭子一样,抽得在场的德国人晕头转向,个个尴尬得不得了。

    上到法官,下到法院里的看门人,都被何之初这句话憋得脸都红了。

    因为这句话没有错,拉莫娜高级警督和她丈夫在案之后确实企图掩盖自己儿子犯案的证据。

    后来实在掩盖不下去了,才让她儿子去自。

    自之后,马上就把一盆“3p”的脏水泼到可怜的被害者身上。

    顾念之跟着霍绍恒他们长大,是个正义感爆棚的女孩,十分痛恨这种徇私舞弊罔顾他人性命的行为。

    因此何之初在几个助手中挑她做出庭代表,既能锻炼她的能力,又能让她自然流露的情绪感染法官。

    这就是感染力和人格的重要性。

    顾念之也感受到何之初不屈不挠的气势,脊背不由挺得更直了。

    ※※※※※※※※※※※※※※※※※※※※※※※※

    这是第二更……

    提醒一声推荐票和月票哦!

    亲们有月票就投哦!

    么么哒各位亲!

    o(n_n)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24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24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