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3章 自己选一条吧!(第一更求月票!)

推荐阅读:龙纹战神至尊剑皇无光之月草根小师叔大龙挂了娱乐圈如此美好恶魔就在身边大唐之最强帝王抗日之铁血使命纨绔农民

    居然是洪康全在背后出主意让霍绍恒亲自去美国救谭贵人?!然后霍绍恒在美国遇到埋伏,几乎命丧敌手?!这也忒巧了吧?霍绍恒要求全面监控洪康全的时候,曾经说过是因为他们接到举报,但具体内容不能透露,是不是跟这件事有关?龙议长的眸色沉了沉,脸上虽然依然不动声色,但暗中已经握紧了手。洪康全没想到谭贵人居然知道是他在背后暗中撺掇的,而且还一张口就说出来了!果然这小妞没什么脑子,不知道轻重!这种事也能说出来?!蔡颂吟是怎么教这个女儿的?不是说过让她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别人?!还是在蔡颂吟脑子里,自己女儿不能算“别人”?可你得有自知之明,你女儿是什么货色,你自己心里没底吗?!洪康全一阵慌乱,他飞快地睃了龙议长一眼,确定龙议长的神情没有变化,似乎没有听出来其中的意思,赶紧尽量沉住气,不想让龙议长听出来不对劲的地方,镇定地转移重点:“谭小姐,你这说什么话?我什么时候要挟你了?我是一片好心……”“一片好心?”顾念之心里一动,立刻截住洪康全的话题,迅速将重点拉回来:“洪部长,您真是一片好心建议由霍少将亲自去美国援救谭小姐?”“当然。霍绍恒是军中数一数二的好手,他不去谁去?”洪康全含糊其辞,一边在心里暗骂顾念之多事,他完全不希望龙议长注意这一点。可被顾念之再次拎出来,他只得嗤笑一声,解释道:“我是看谭夫人当时急得焦头烂额,而且知道他们两口子无比疼爱谭小姐,才略微提醒了一声,怎么就不行了?霍少将当年在军中是我的下属,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他的能力,知道这件事只有他出面才能得到圆满解决。顾念之立即接下话茬,意味深长地强调:“……是嘛?您最清楚霍少将的能力?所以在您看来,只有他出面才能得到圆满解决?!”“当然,事情的结果不就证明了我的看法?”洪康全指了指谭贵人,“怎么样?谭小姐,我没说错吧?”谭贵人雪白的小糯米牙咬着下唇,缓缓点头,迟疑着说:“霍少将是救了我,可是你不能抓我去你们的行刑室……”她就记着顾念之刚才说的特勤部“行刑室”了,听起来就很可怕。洪康全忍不住瞪了顾念之一眼,才对谭贵人说:“谭小姐,这是误会。我怎么会抓你?就像你说的,你妈咪是我妻子的闺蜜,你把我当uncle,我怎么会害你呢?你凭良心说,我有没有害过你?我提的意见,让你能够从绑匪手里平安归来,这还不够吗?”谭贵人听着也有道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由自主又看了顾念之一眼,简直都要唯顾念之马首是瞻了。顾念之没有看谭贵人,她的注意力都集中洪康全身上,心里还有些小兴奋。这个人就是导致她和霍绍恒几乎分崩离析的罪魁祸首,她能放过他才怪!先前她跟霍绍恒说了洪康全的事,也不知道霍绍恒有没有采取措施,居然还放任这个人出来污染环境……顾念之心下已定,要在龙议长面前好好给洪康全上一上眼药。“洪部长,这是两码事。刚才您要问谭小姐话,谭小姐不想回答,您的架势,可不就是要带她回特勤部行刑室的意思?”顾念之快言快语,不等洪康全反驳,继续说:“不错,您是没有明确说出来,但是您的语气声调和身体动作,无一不体现了这一点。当然,被我指出来之后,您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的,是不是?”洪康全冲口就要说“不是”,但话到嘴边,发现说“不是”,就是表示自己承认是要抓谭贵人去行刑室,连忙又想改口说“是”,可如果说“是”,就表示他要抓谭贵人去行刑室但不会承认!所以不管说“是”,还是“不是”,他都妥妥地掉入顾念之的语言陷阱!一句话硬生生被咽了下去,洪康全噎得脸色紫涨,强行忍着狂怒,鼻孔都比平时粗大几分,呼哧呼哧喘着气,一脸的狰狞之色藏都藏不住。谭贵人只瞥了一眼,就活活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往顾念之身后躲了过去。顾念之回手拍了拍谭贵人的后背以示安抚,转头笑眯眯地对洪康全说:“您看您看,您光一个眼神,就把我们谭小姐吓得几乎要找个地儿藏进去了。所以您还坚持您不会害谭小姐?至少我看不出来。”“我怎么会害她?明明是因为我的提议,霍少将才去美国亲自营救,谭小姐才能平安归来,你说说,我哪里害过他?”洪康全拼命扯是因为他,谭贵人才能安全地被救回来,就是想分散大家的注意力,不要集中在谭贵人前面的话上。顾念之当然不会让他得逞。她托着胳膊,一只手轻轻叩击自己如玉般的右颊,若有所思地说:“既然如此,那您还有什么可问的呢?谭小姐已经平安归来,您还拉着她不放,难道不是要挟恩以报?”“我挟恩以报?”洪康全反手指着自己粗大的鼻子,都快喷火了,“我还需要挟恩以报?你不要门缝里瞧人,把人看扁了!”“那您拉着谭小姐不放是几个意思?”顾念之摊了摊手,“除了挟恩以报,我实在想不出别的理由。”“你想得出,你就不是一个小小的实习生了!”洪康全终于狠狠地嘲讽了顾念之,心头大畅,“我要问谭小姐的话,事关国家安全利益,你这样的人怎么会知道轻重?!”“原来如此。”顾念之突然往旁边一让,露出背后的谭贵人,顺手将她推出去,鼓励说:“谭小姐,既然是事关国家安全利益,我看你是不回答不行了。不过你别怕,龙议长在这里,我也在这里。洪部长有话现在就问,谭小姐当着我们大家的面回答不好吗?”谭贵人下意识紧紧握住顾念之的手,不情愿地点点头,“洪部长您有话就快说,我要回去了,我妈咪还在等我。”洪康全见这个架势,除了现在就问,似乎没别的办法,而且因为谭贵人刚才喊出来的那句话,洪康全也隐隐后悔。明知道谭贵人脑子一根筋,非常好套话,他就该想清楚一些再利用她。现在明摆着,别人还没套话,这妞儿自己就全招了!可是既然他已经吃了大亏,不继续问下去,岂不是吃亏更大?反正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洪康全咳嗽一声,沉着脸说:“那我就问你,霍少将在纽约救你的时候,是不是被美国军警和CIA伏击了?”谭贵人点点头,“对,不过……”洪康全打断她的话,紧接着又问:“被伏击之后,他是不是逃走?”“是,不过……”洪康全再次打断她的话,“他逃走之后,美国军警和CIA去你家多次探访,有没有追问他的下落?”“有,不过……”“你有没有跟美国军警和CIA说,来救你的人是霍少将,不是绑匪?”“没有!”这个问题跟顾念之刚才“重组记忆”的问题重合了,谭贵人感觉到熟悉的味道,迅速找回了节奏,“我那时候又不知道他就是霍少将,怎么可能跟美国人说他是谁!”洪康全愣了一下,暗骂霍绍恒狡猾,亲自去美国救人,就连在谭贵人面前都隐瞒身份。没办法,他只好又换了一个角度问:“美国军警和CIA来找你,有没有遇到过霍少将?”这个问题也是顾念之问过的,只是用词略微不同。谭贵人就像大考前被漏了考题的学生,答得又快又好:“没有,他每一次出现都神出鬼没,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他!”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她记得最牢的话,“他有自己的行动自由,有自己的住处,并且躲在暗处保护我!”这一句话直接把洪康全后面所有的话都堵死了。他禁不住恼羞成怒,低吼道:“怎么可能?!你撒谎!——美国军警和CIA那么厉害,那么多人,那么先进的武器,怎么会让他一个人逃脱?!——你撒谎!你在撒谎!”“我没有!我从来不撒谎!”谭贵人被气得哭了起来,“你说要问我话,我都说了实话,你凭什么说我撒谎?!”在一脸精明的洪康全,和一脸单纯的谭贵人之间,不管谁听了他们之间的话,都会相信谭贵人说的是真的,而洪康全只是逼供不成就要屈打成招了。顾念之上前一步,将谭贵人护住,沉下脸对洪康全说:“洪部长,我不明白,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请问您要证明什么观点?!”洪康全大怒,指着哭哭啼啼的谭贵人说:“我当然是要证明她在撒谎!”“谭小姐撒谎?她撒什么慌?我怎么听不出来?”顾念之耸了耸肩,问旁边一脸木讷的庄特助,“庄大秘,您听得出来吗?”庄特助缓缓摇头,“我太笨了,听不出来谭小姐在撒谎。”“是吧?”顾念之故意做出一脸轻蔑的表情,甚至打鼻子里哼一声,抱着胳膊仰头望天,“有的人啊,就是喜欢无中生有。”“我无中生有?!”洪康全怒极,握着拳头一字一句地说:“谭贵人撒谎,是因为霍绍恒不可能靠自己的力量从美国人手里逃脱!他曾经在美国被俘过!”呵!终于说出来了。顾念之放下胳膊,视线由上而下,落在洪康全狂怒的满脸油光的脸上,冷声道:“咦?我是不是听错了?刚才是谁说,最清楚霍少将的能力,只有让他亲自出马事情才能圆满解决?!”洪康全忍不住退了一步,张口结舌,不知道该如何接口。顾念之再上前一步,双眸闪亮,一刻也不放松:“你一边说,你最清楚霍少将的能力,只有他亲自出马才能圆满解决!一边又说,他没有能力单枪匹马从美国人手里逃脱!——洪部长,我真是不明白了!”“你到底是清楚霍少将的能力,知道他能够圆满解决,但又不忿他圆满解决,就故意诬陷他被俘抹黑他的清白?”“还是你清楚霍少将的能力,知道他其实不能逃过美国人的追捕,所以特意让他到美国去送死?!”顾念之疾言厉色,索性将洪康全两条路都堵死了。“洪部长,你到底是要诬陷一国少将叛国?还是企图谋杀一国少将的性命?——这两条重罪,你自己选一条吧!”※※※※※※※※※※※※※※※※※※※※※这是第一更。今天三更。提醒亲们的月票和推荐票哦!下午一点月票3300加更,晚上七点第三更。PS:感谢盟主大人“我乃龟仙人”亲昨天打赏的十万起点币。么么哒!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24426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24426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