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不敢

推荐阅读:女装大佬的明星之路腹黑宝宝:爹地要听话未来游戏创始人最强挂机系统氪命玩家重生原始时代诡秘之主极品仙帝在花都升棺发财

    “警方立案之后,那位做dna监测的警官,因为向媒体宣布从这些衣物上和被害者的尸体上检测出被告的dna,他居然被当地的检察院给告了!说他违反程序正义,提前公布了dna检测结果。网?  ”

    “而大家应该还记得,在这个案子刚刚立案,被告刚刚自的时候,还有一位检察官,采用被告的一面之词,违反职业操守和司法原则,马上召开新闻布会,说被害者是主动跟被告3p,玩得过火了才窒息死亡。我还可以让大家知晓,这位提前开新闻布会说被害人是自愿3p的检察官,不仅没有被检察院告违反程序正义,反而还升职了。”

    “一个公布真相却成被告,一个弄虚作假却被升职,真是好和谐啊!”

    “这两个人,一个向公众公布正确的信息,却被告违反程序正义。一个向公众公布错误信息,有意误导公众,却升官财,这说明了什么?”顾念之的目光落在法庭上坐着的塞斯父母身上,“这说明,这个本来很简单的案子,受到来自警方内部的阻挠,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反对!”被告律师气急败坏,冲着顾念之挥舞着拳头,“你没有证据说警方内部有阻挠。你这种指控是非常严重的我告诉你!”

    “不用你告诉我。”顾念之冷静地拿出刚才那位检控官给她的资料,“根据警察局自己的记录,在被告塞斯自的前一天,他的父母开车去他的住处‘打扫清洁’,并且带走十多袋‘垃圾’。而当时被告塞斯住的小楼,已经被警局划为‘重点检查区域’,所有东西一律不许搬动。可塞斯的父母仗着有特权,就堂而皇之地进去,并且干预证物处理。——我能不能合理推断,被告父母将所有直接证据都已经取走并销毁了?”

    这些事情都写在那位检控官给顾念之的闪存里。

    顾念之一不做,二不休,将这些情况也抖了出来。

    何之初不偏不倚,全给她翻译成德语。

    观看庭审直播视频的德国人这时真的炸锅了。

    “什么?!”

    “有这回事?!”

    “太黑了!”

    不仅法庭里旁听的人目瞪口呆,看庭审直播的所有德国人也都惊呆了。

    他们很多都是罗思劳地区的当地人,知道本地官场是很黑的,但是黑到这个程度,还是出大部分人的接受能力了。

    他们都知道他们的司法系统有问题,但没想到问题大到这种程度!

    这种肆无忌惮践踏司法公正的行为,居然就生在他们的法院内部和警察局内部!

    还有什么公义可言呢?!

    被告律师没想到顾念之这么敢说,他虎着脸,不断表示“反对”,一直说顾念之说的话跟本案无关。

    法官有些慌了,连忙说:“原告律师不要说跟案情无关的话,如果你继续下去,我就要取消你的律师资格。”

    顾念之冷笑,“法官大人,我本来以为你对我们有恶意,是我的错觉,现在我现真的不是错觉。你就是对我们有恶意。试问一个对我们有恶意的法官,如何能进行公正的审判?还有,我的律师资格是从美国和华夏帝国取得的,不是你德国,你没有资格取消我的律师资格。”

    法官愣了一下,虎起脸,才意识到顾念之不是当地律师,而是从美国大律所来的律师。

    他心里怦怦直跳,真没想到这些事情也被原告律师知道了,这样下去,他还要坚持判被告无罪,难度就加大了……

    可是,被告塞斯的继父约克不仅是当地警察局的局长,还是罗思劳市的议员,当地的民主党派领袖。

    这样大的势力,不是他一个地区法官能够撼动的,再说他们也给他许诺好处,等这个官司完结之后,约克会用自己的党派力量,支持自己竞选公职……

    一边是大好前程,一边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外国女留学生死亡案件,法官的天平要往哪边歪,其实不用再想了。

    法官抿紧了唇,盯着顾念之,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

    反正没有直接证据,他不在乎顾念之如何巧舌如簧,到时候只要咬紧牙关,宁愿放过一个真正的罪犯,也不愿在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判他有罪。

    顾念之见法官满不在乎的样子,就知道这些人应该已经私下达成协议了,今天的庭审不过是走过场,不由冷笑,想暗箱操作?——做梦。

    法官色厉内荏地拿法槌敲了敲桌子警告顾念之:“原告律师不要转移话题。请问你们还有没有直接证据?如果没有,我们就要总结陈词了。”

    他一再强调,推理的东西就不要再说了,法庭判案是讲究证据的,没有证据,特别是没有直接证据,推理再牛逼也不行。

    顾念之现在完全确定这个法官已经和被告父母沆瀣一气了。

    她这才真正明白刚才那位退下去的检控官的无奈。

    他确实不敢跟他们作对,哪怕他手里握有最直接的证据,却不敢当堂拿出来。

    或者说,他不敢从他手里拿出来。

    这一瞬间,顾念之决定把这份证据当做是自己收集采纳的,将那位好心的检控官摘开。

    反正她不是德国人,不怕被约克这种败类打击报复。

    他们如果想把手伸到华夏帝国或者美国报复她,霍少和何教授会教他们做人。

    顾念之想到这里,一颗焦急浮躁的心完全沉静下来。

    她回头看了看何之初,何之初明白她的意思,对她点点头,让她放手去做。

    顾念之闭了闭眼,转身对法官毅然说:“法官大人,我有直接证据,可以证明被告塞斯的父母阻挠干预司法公正,而且还有直接证据证明塞斯和他女友撒谎,他们和被害者黎海清的见面时间,正是黎海清被害前几个小时之内,并不是他们声称的前一天。”

    法官的嘴张了张,目光不由自主投向坐在被告席后面旁听的约克脸上。

    约克是被告塞斯的继父,也是罗思劳地区一手遮天的人。

    他心里也是咯噔一声,暗忖该收拾的东西都收拾了,怎么还会有直接证据?

    ※※※※※※※※※※※※※※※※※※※※※※※※

    这是第二更。

    提醒一声推荐票和月票哦!

    么么哒!o(n_n)o~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28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28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