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反扑

推荐阅读:大明之崇祯大帝穿越电影位面开个诊所来修仙重生之魔王时代永恒国度傻王嗜宠:鬼医盗妃刀客诸天行魔尊嗜宠:倾城毒妃玄尘道途

    第二天一大早,顾念之就从何之初那里得到消息,说他们的民事索赔案已经立案,开始要排期审讯了。

    因为案件的关注度实在太高,慕尼黑地区法院给了一个非常近的排期,就是在两周之后,民事案件就可以开庭了。

    那刑事案件呢?

    一审结果都还没出来呢……

    由于他们的巨额民事索赔案引起民众新的兴趣,这个案子再次引起大家关注,而迟迟不肯宣布刑事案一审结果的慕尼黑地区法院,情形就很微妙了。

    “什么?!索赔十亿欧元?!他们怎么不去抢!”塞斯在看守所的小屋子里捶着桌子大喊。

    他面前坐着他的母亲拉莫娜,眼底一片阴霾,高高的颧骨上两坨高原红,显得熟肉般的脸上又凶又悍。

    “没办法,他们通知了媒体,法庭不敢不立案。”拉莫娜心浮气躁,抱着胳膊在屋里走来走去。

    “立案了?!那我们岂不是……岂不是……”塞斯瞠目结舌,蒲扇般的大手握成碗大的拳头,往虚空中挥打,“是不是还是那个贱货律师?!跟那死人一个国家的?!”

    “当然。那女的可心狠手辣,半点不肯通融。”拉莫娜神情更加阴沉,“你继父曾经找人传话,想跟她好好商量,最好庭外和解,她却放话……放话……”

    “她说什么?!”塞斯紧紧皱着眉头,猩红的舌头伸出来,舔了舔干涸的嘴角。

    关在看守所一个多月,他快被逼疯了,没有好吃的不说,连女人都没有,他从十四岁开始,每天就不能没有女人。

    “她说,可惜德国没有死刑,你的案子无论怎么判,都太轻了……”拉莫娜握紧拳头,扯了扯嘴角,“想让你死,给那个死人偿命。”

    “呸!她敢?!”塞斯大怒着站了起来,“我不管了!赶快让我出去!我实在受不了了!我不要坐牢!不要一辈子坐牢!”

    拉莫娜满脸都是泪水,看着自己心爱的儿子,唯一的儿子这个样子,她难过死了。

    “你等等,我和你继父正在想办法……”

    “你们快点!这个地方不是人住!”塞斯叫喊着,终于被看守所的警察带回原来的房间关押起来。

    ……

    拉莫娜回到家,看见自己的丈夫脸色阴沉坐在房间里一个人喝酒。

    “约克,你想想办法吧。如果真的让他们一直告下去,对我们很不利。”拉莫娜拉着约克的衣袖恳求。

    约克一把推开她,红着眼说:“你那个儿子从小到大惹了多少事!我说让你管教一下,你就是不听!终于惹出大祸!人命案子啊!你以为这么好摆平?!”

    “怎么了?那个法官不是答应了吗?”拉莫娜愣了一下,又上前抱住约克的胳膊,“为他开竞选筹款会,一次就筹了五十万欧元,他还不满足吗?”

    “哼!到了这个时候,当然要坐地起价了!”约克将酒杯往吧台上重重一杵,“我今天去见他,他根本就是模棱两可,含糊其辞,以前的钱都喂了狗了!”

    “……可是,这件事不靠他不行啊……”拉莫娜想了一会儿,肥厚的嘴唇嘟了起来,“约克,你帮塞斯想想办法吧,就当是帮我……”

    约克喝了一杯酒,脸色越发阴郁。

    现在这个时候,已经不是帮不帮自己继子的问题,而是自己的面子,自己的威望,还能不能持续的问题!

    对拉莫娜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以前虽然也犯过很多事,但是对他来说,张张嘴就解决了,举手之劳不费事。

    这一次却这么麻烦。

    后悔吗?

    也许有点,早把这个不成器的东西扔出去就行了。

    但是事已至此,他要不能把这个便宜儿子保下来,以后在罗思劳地区他就不用混了。

    那些见高拜见低踩的家伙们从此会不把他放在眼里,他的市议员可能再也选不上了,还有他的警察局长一职,肯定也是凶多吉少。

    所以这个时候,他保塞斯这个废物,就是保自己的地位。

    反正早已经湿了手,干净不了了。

    既然如此,就别怪他狠心……

    约克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拿起自己的墨镜和帽子,“我出去一趟,你早些睡。”

    拉莫娜脸色一下子缓和了,她知道约克这是要去想办法了。

    ……

    约克出去转了一圈,没有去法院的看守所看塞斯,而是打电话叫了几个以前的下属,现在在慕尼黑地区法院做法警。

    几个人聚在酒吧里,喝着最好的酒,眼睛不端瞟着酒吧里落单的漂亮女人,说起当初在罗思劳地区翻云覆雨的往事,都笑得很开心。

    约克嘴里叼着烟斗,也在笑,但那笑意没有到眼睛里去。

    他的眼神是冰冷的。

    酒吧里灯光晦暗,露着白生生胸脯和大腿的女人像亮闪闪的灯泡,吸引着男人们飞蛾扑火般的目光。

    约克悄没声息地拿出几个信封,一人一个递了过去。

    “老规矩,大家都有份。”约克半阖着眼,一动不动,手搭在沙发扶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

    几个人掂一掂信封,厚厚的手感让他们喜出望外。

    德国税高,身为公务员,60%的薪水都得缴税。

    在这种情况下,时不时能给他们现金支援的约克就更加可贵了。

    大家把信封收起来,又喝了几杯酒,一个以前的属下才悄声问:“老大,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

    无功不受禄,他们懂。

    反正做过不止一次了,大家也不在乎。

    只不过现在媒体盯得紧,他们做手脚没那么容易罢了。

    约克从嘴里拿出烟斗,笑了一下,“只是一点小事,不会让你们为难的。”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被这个“小事”有些吓到了。

    约克先生有要求过小事吗?

    大家惴惴不安地看着约克。

    约克叹口气,一只手抚了抚自己梳的油光水滑的天然卷发,“我这个继子确实不成器,他做出这样的事,我也很难过,所以,我希望你们能找人在看守所里狠狠打他一顿。”说完意味深长地看着这几个法警。

    “啊?!打?!老大,不是吧?我们对塞斯挺好的,他在看守所没人敢动他!”

    约克伸出手,制止他们继续说下去,一本正经地说:“真的,找人狠狠打他一顿,最好打到能进医院的地步……”

    他这么一说,这几个狱警顿时明白了。

    这太容易了……

    在看守所里挨打实在是家常便饭,之前有他们护着塞斯,塞斯一点苦头都没吃。

    现在嘛……虽然要“打”一顿,但谁都知道,不会真的伤筋动骨。

    这钱太好挣了!

    他们搓着手,兴致勃勃地说:“老大放心!我们一定找人好好‘打’塞斯一顿!”

    将“打”字说得重重的,谁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没过几天,慕尼黑地区法院的看守所内,一天突然发生了一场骚乱。

    几个被关押的嫌疑犯在放风的时候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突然打了起来。

    当时几个看守他们的法警正好去吃午饭了,交接的人一时没有及时来,所以这场斗殴顿时从几个人言语挑衅,最后上升到打群架。

    长得五大三粗的塞斯居然被人摁在地上狠揍了一顿,最后几乎晕过去了。

    当狱警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嫌疑犯被揍得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嘀——!

    法警吹响了哨子,一群拿着电击棍的防爆警察冲了进来,将打群架的这些人拉开。

    看守所的空地上,躺着几个被打晕了的人。

    “叫救护车!”一个法警威严地下命令,“这些人被打成重伤,必须要送医院!”

    很快,法院外面响起救护车的紧急笛声,几个法警抬着担架,将今天被打晕的几个嫌疑犯送到救护车里。

    救护车一路呼啸,很快被送到了慕尼黑地区医院。

    这个消息被一直盯着法院的媒体得知,争相报道起来。

    其中塞斯被打成重伤,送到医院紧急抢救的消息也被电视台大肆宣扬。

    很多人都觉得他活该,这种人就应该待在监狱里被那些重罪犯******顾念之也在慕尼黑的当地电视台看见这条新闻,她这阵子无所事事,正在自学德语,每天开着电视,一有空就看新闻,听力练得很快,已经能听懂一些基本的德语会话。

    这一次一看有慕尼黑地区法院的画面,她连忙聚精会神地看,还拿着翻译器不断对照,看自己听懂了没有。

    不得不说,记忆力好的人学语言也是事半功倍。

    一看电视里说塞斯也因为打架重伤入院,顾念之笑了起来,忙给何之初打电话:“何教授?”

    何之初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见顾念之给他打电话,挑了挑眉,滑开手机接了,“什么事?”

    “何教授,您看电视了吗?我看慕尼黑地区法院上了电视……”顾念之盘腿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握着手机,一只手抱着ipad正在玩游戏。

    何之初打开电视看了一眼,顿时微微皱眉。

    “……慕尼黑地区法院发生打架骚乱,塞斯被打得重伤入院?”何之初淡淡地说,“看来我们明天得去医院一趟。”

    ※※※※※※※※※※※※※※※※※※※※※※※※

    这是第一更。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晚上七点有加更。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35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35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