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跟我一起回去

推荐阅读:迷墓惊魂我的女神大佬都市之九天大帝文骚乱世枭雄冷王,医妃要私奔都市桃色医仙冷教授的舞美人传奇女玩家重生之战神吕布

    “我会尽快赶回来。天籁小』说.2”何之初皱了皱眉头,想起刚才还说明天去医院确认一下塞斯的伤情,现在也没法去了。

    顾念之抱着何之初的日程表和案件进度表,抬头看着何之初,那双潋滟的桃花眼淡去了清冽冷漠,多了些焦急愧疚。

    顾念之咬了咬唇,何教授,其实还是很担心他父亲吧?

    到底出了什么事?

    何之初不说,她也不好打听,乖巧地点点头,“我明天找史密斯一起去医院看塞斯的伤情。何教授不用担心。”

    何之初勾起唇角极力笑了,“我不担心,他不会在你面前讨到好。”

    何之初好像又回到以前说话的腔调,顾念之有些拿不准他的意思。

    好像是夸她,但也可能是在讽刺她。

    何之初以前说话就喜欢阴阳怪气,这阵子好多了,但今天又这么说,难道是因为太过担心他的父亲,所以原形毕露显得刻薄一些?

    不要紧,顾念之在心里很大度地表示原谅他了。

    天大地大父母最大,顾念之自己虽然记不起父母的样子,但她很能理解别人对父母的感情。

    “……何教授,您今晚就走,买机票了吗?”顾念之转移话题,目光在何之初的套房里溜了一圈,并没有看见他收拾行李箱。

    何之初微微颔,“我已经订了机票。凌晨一点的飞机。”他看了看手表,“还有三个小时。”

    “这么着急啊?”顾念之很是意外,“您不让您的专机接您回去吗?”

    在顾念之看来,何之初回家应该坐自己的专机吧?

    何之初垂眸看她,潋滟的桃花眼里波光一闪,“让他们来接我太慢了,飞过来就要七八个小时,我等不及。”

    顾念之点点头,“明白了,何教授,你父亲是不是生病了?”

    不然怎么会这么着急,连自己的专机也等不了?

    “嗯……听说昨天受了点伤,今天才醒。”何之初按捺住心头的焦急,“可能要开颅做手术,家里的人没法拿主意,我必须回去。”

    “何教授别急,你父亲一定会没事的。”顾念之定了定神,轻言细语安慰他,“如果真的有事,你家里人肯定昨天就通知你了,是吧?”

    何之初一怔,竟然觉得顾念之说得有些道理,但很快,他又抿了抿唇,不敢冒这个风险。

    何之初一只手搭在顾念之肩膀上,没有用力气,很轻很轻地搭着,顾念之丝毫没有觉察到异样。

    “念之,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回去?”何之初的声音依然清冽冷漠,但那只是表象,就像覆盖着积雪的火山,外表寒冰一片,内里火热得快要爆了。

    顾念之没想到何之初邀请她去他家,不由挠了挠头,不好明晃晃的拒绝,只得讪笑东扯西拉:“何教授,这怎么好意思呢?您家里现在应该正是着急上火的时候,我去添什么乱啊?再说这边的官司没打完,我哪儿都不想去。”

    何之初缩回手,略尴尬地笑了笑。

    他本来没指望顾念之现在就答应跟他回家,只是一时忍不住罢了。

    其实就算她答应,他现在也没法带她回去。

    还不到时候。

    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话题,何之初和顾念之都默了默,一时没人说话。

    顾念之觉得空气中有种说不出的别扭。

    她轻轻咳嗽一声,清了清喉咙。

    何之初迅转移话题,“嗯,快开学了,学校那边,我会跟他们说,给你当实习学分计算。”

    何之初知道顾念之对这个案子很重视,而且她已经是法律系硕士研究生,在外打官司,是很好的锻炼,比去律所端茶送水的那种实习要更名正言顺。

    “谢谢何教授!”顾念之眼前一亮,高兴极了。

    她正愁呢,不想回去上学,她想有始有终地把这个官司打完,要亲眼看着塞斯这个恶人被判终身监禁才能解气。

    何之初拍拍她的肩膀,“回去睡吧,以后就要靠你和同事们通力合作了。”

    顾念之对着何之初深深鞠了一躬,“何教授,您放心,我一定会尽自己最大努力打赢这两场官司。”

    “行,我相信你,现在回去睡觉吧。”何之初说完转身要进卧室。

    顾念之对着他的背影说:“何教授,我送您去机场吧。”

    “不用了。”何之初头也不回地走进去,“我还要跟另外四个人交代一下,你回房去吧。”

    顾念之只好“哦”了一声,抱着两份表格回自己房间去了。

    何之初对另外四个助手只是打了个电话,对他们说,自己家里有急事,要连夜赶回去,让他们有事跟顾念之商量,把官司撑下来。

    如果不行,就尽力拖进度,等他回来。

    何之初估计他回去最多两个星期,如果快的话,可能一个星期就会回来,肯定能赶在民事案子开庭之前,因此并没有多说什么。

    几个助手也没在意,他们在美国都是独当一面的大律师,只不过何之初比他们更厉害,他们才做他的助手,单独打官司的话,这几个人也都是好手。

    ……

    顾念之回到自己房间,换上睡衣爬上床,默默地又看了一会儿德语的法律条文,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才倒下睡觉。

    临睡的时候,她抬头看了看窗外。

    百叶窗没有放下来,能直接看到外面的星空。

    藏蓝色的夜空里,星星一闪一闪,偶尔有一个小红点出现,那是夜航的飞机。

    顾念之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暗忖那是不是何教授坐的飞机呢?

    就在对何之初家里事情七上八下的担忧中,顾念之觉得眼皮更沉了,慢慢睡了过去。

    此时慕尼黑地区医院里,拉莫娜哭得眼睛都肿了,守在手术室外面。

    她鼻青脸肿的儿子塞斯现在正在里面急救。

    几个高大的警察面无表情,一动不动守在门口。

    这是重刑犯的待遇,虽然塞斯的案子还没有审结的,但恶劣的影响注定有他在的地方都会有重点看守。

    ……

    顾念之第二天醒来,现已经是早上九点多。

    这阵子每天早上七点何之初就会打电话叫她起床,和她一起去吃早饭,她都习惯了。

    今天没有人叫她,她居然睡过头了。

    幸亏今天不需要出庭。

    顾念之从床上坐起来,暗道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洗漱之后,她下去大堂的餐厅里吃早饭,中途给史密斯打了个电话,问他什么时候方便去医院看一下塞斯的情况。

    这件事昨天何之初已经跟史密斯说了,史密斯懒洋洋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顾,你吃早饭了吗?如果吃过了,我们现在就可以走。”

    他早就起来了,这阵子他在律所分部和酒店两边跑,比别的人几乎要忙一倍,因此习惯了晚睡早起。

    顾念之忙说:“我刚吃完,那咱们现在就走?”

    “好,你在哪里?”史密斯拿起自己的公文包,“我先去医院,再去分部那边,你呢?”

    顾念之想了一下,手里的勺子在咖啡杯里无意识的搅动,说:“先去医院,回来整理一下最近的庭审记录。”

    史密斯点点头,暗道确实是个很努力的学生,而且很聪明,难怪何教授将她捧在手心里。

    说话间,史密斯已经来到楼下大堂餐厅,看见顾念之从餐桌间站起来。

    她今天穿着一身海军蓝重磅真丝连衣裙,四分袖,露出白嫩的小臂,左手腕上戴着一支不起眼的手表。

    但史密斯也是美国号称“o1d-money”的老牌世家出身,见过不少好东西,只看了一眼,就被她的手表吸引了。

    很简洁大方的款式,但是细节处无比精致豪奢,一看就是那种有钱也买不到的定制款。

    走进了,才看见是bvlgary,机械表中的表皇。

    他微微一怔,bvlgary什么时候出定制款了?

    再看顾念之,他的眼神不由变了。

    和之前的随意打趣相比,现在多了一丝小心翼翼的友好,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顾念之也是人精,史密斯走过来,目光不过在她手腕间扫了一眼,态度就完全变了,她看得一清二楚,但什么都没说,跟不知道一样。

    背着自己的香奈儿le-boy小包,戴上一顶大大的宽沿带面网的遮阳帽,脸上漾着一抹浅笑,走在史密斯身边。

    两人依然小声交谈着,但史密斯对她越恭敬了,不动声色维持着风度和分寸,走出酒店大门,史密斯叫了他们的专车过来,直接带他们去慕尼黑地区医院。

    这个医院在一座古堡里,尖尖的塔楼,小小的窗户,洁白的窗纱在窗口半遮半掩,每一扇窗户的窗台上都有一个小小的花圃,种着玫红色和鲜紫色的牵牛花,爬满整个窗台。

    顾念之从专车里下来,抬头眯着眼睛看了看眼前这座古堡一样的医院,轻笑着说:“这医院多少年了?颜色有些阴森。”

    斑驳的石壁外墙底部长着青苔,连台阶都是石头的原生状态。

    史密斯拿手机搜了搜,说:“这座古堡的历史有两百多年,不过作为医院才几十年。近十几年彻底翻修过,里面应该跟别的医院没有差别。”

    ※※※※※※※※※※※※※※※※※※※※※※※※

    这是第一更。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晚上七点有加更。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36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36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