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图方便

推荐阅读:我的老婆是女王萌妻来袭:校长大人,V587穿越只不过是换个地方宅全能庄园美漫之变异亡灵法师风流僵尸的都市生活六界神君草根石布衣爱恨缠绵:溺宠成瘾尤物妻天命神相

    顾念之拿起ipad,开始搜离慕尼黑两小时车程的国王湖信息。()(网)|(八).8(八)1(一)z(中)w(文).

    ipad上出现一张张美不胜收的图片,原来这湖还是冰川时期因冰河侵蚀地貌留下的,在高耸的阿尔卑斯山之间开辟的一条狭长的水道。

    湖水清澈到透明,清浅的碧色,是上好的贵妃翡翠镯子上那一抹清亮的绿飘花,玉带一般环绕在群山之间。

    秋日的早晨浮起薄薄的雾气,不远处的阿尔卑斯山山顶白雪皑皑,山间的树林红黄相间,跟油画一样错落有致,将这片国王湖掩映得如同仙境一般。

    顾念之双手捧着下颌,趴在床上看着这美景,脸不由红了。

    明天,就要见到霍少了啊……

    她给他又买了一个zippo的打火机,正好可以带去给他。

    ……

    同样的深夜里,慕尼黑地区医院安静地矗立在黑暗中。

    天上的月色很美,如轻纱一般环绕大地,还有闪烁的星星不甘寂寞地点缀整个夜空。

    但医院里已经没有什么人走动,十八世纪铺就的石板路上映着月光,显出斑驳的青色。

    半夜时分是人最困的时候,塞斯病房前两个警察坐在门口的长椅上,睡得东倒西歪,还不时有呼噜声此起彼伏,衬得医院里的夜色更加寂静。

    就在一片夜的静谧当中,突然响起了几声鸟叫,非常突兀。

    本来应该熟睡的塞斯倏地睁开双眼,四下看了看。

    病房里没有别人,只有他一个人,窗户半开,只搭着白纱窗帘。

    窗外的风吹了进来,带着夜空的湿气,白纱窗帘跟着如波浪般滚动起伏,天气预报说明天会有大雨。

    没多久,窗外的鸟叫又响了起来,这一次是连续五声。

    塞斯的两只手本来是被铐在病床上,但手铐的顶端各有一截链子连在床栏杆上,不太长,但也不太短,可以让他的手臂轻微抬起来,不过不能离床栏杆太远。

    他翻了个身,将枕头用脑袋顶开,借着窗外的融融月色,看见枕头底下的一把钥匙。

    脑袋一步步蹭过去,用嘴叼起钥匙坐起来,再翻身坐起来,弯下腰,叼着钥匙对了好几次,才放进手铐的锁孔里。

    用牙咬着略转了转,咔哒一声响,右手手铐总算是打开了!

    塞斯恨恨地瞪了一眼这个束缚他行动的手铐,唰地一下扔到地上,然后右手拿着钥匙,将左手手铐也打开了。

    胳膊恢复了自由,他甩了甩被铐了好几天的胳膊,然后够起身子,将腿从吊带里解开。

    他腿上的伤根本不是骨折,不过是拿刀划了条口子,虽然当时疼得要死要活,让他恨死出主意的医生。

    但后来见对方律师来了,还真的确认了一下他的伤势,他才没有继续破口大骂了。

    腿上的夹板也要取下来,再换上早就放在床底下的球鞋,他拉开窗帘,从半开的窗户里翻了出去。

    塞斯的病房在三楼,离地面不算高,但也不算低。

    他的病房窗口处有一道之字形的楼梯一直通往一楼,本来是医院按照规定加装的防火通道之一。

    他继父约克特意设计他住到这里来,就是图这个方便。

    眼看一审判决就快拖不下去了,又因为庭审被直播,当初说好的无罪释放很可能没法做到,他也许一定会入狱服刑。

    但塞斯根本不想坐牢,他的继父约克也不想看见自己的权威被挑衅,所以才想起这样一招。

    虽然会成为逃犯,但总比在监狱里关一辈子要好。

    再说如果他离开德国,那个案子就得无限期拖下去,是不是逃犯还不一定呢……

    把着之字形楼梯的铁栏杆一级级往下走,他的脚步里带着急促。

    从最后一级楼梯上下来,看见一个旅行袋就放在楼梯旁边的墙角,这是给他的,他知道,前几天他母亲来看他的时候,早偷偷跟他说清楚了。

    塞斯打开看了看,见里面有随身替换的衣物,一把车钥匙,还有一份改了名字的护照和一个钱包,钱包里有很多现金,还有几张新银行卡,不是他的名字,也不是他父母亲戚的名字,所以不用担心取钱的时候被现踪迹。

    拿着这份护照,他可以去欧盟任意国家,不用担心签证问题。

    塞斯很快将医院里的病号服脱下来,换上旅行袋里的衣服,然后将旅行袋背在背上,手里拿着车钥匙,快步往外走去。

    医院的大厅里,几个护士在值夜班,里面灯火通明,门口还有保安。

    塞斯从拐角处转过来,回头看了眼古堡一样的医院大楼,冷笑了一下,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

    离医院不远的地方,停着一辆黑色suv,几乎和黑夜融为一体。

    塞斯知道这就是给他准备的车,拿出旅行袋里的车钥匙摁了几下,遥控打开车门,正要走过去,突然看见几个黑衣人从路边的行道树后面走了出来,在那辆suv旁边站定。

    这几个黑衣人都戴着墨镜,身材高大强壮,一看就不是善类。

    他们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觉得一阵阵寒意。

    塞斯心里咯噔一下,后退两步,转身就要跑。

    可他转过身,看见几个一模一样穿着黑衣,戴着墨镜的男人从他身后走了过来。

    来自前后两个方向的黑衣人合围过来,肃穆将他围在中间。

    塞斯的腿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差一点没跪在地上。

    他看着这些黑衣人,问道:“你们……你们是谁?”

    这些黑衣人沉默地看着他,没人说话,也没人动弹,就像雕塑一样。

    塞斯吓得腿一软,一下子坐到地上。

    这时,那些黑衣人身后传来两声清脆的巴掌声。

    这些黑衣人中有几个挪动位置,让开一条通道。

    塞斯睁大眼睛,看见一个长直,圆脸,戴着prada浮云墨镜的丰满女子走过来,她身边还跟着一个人,就是塞斯的继父约克。

    谢天谢地!

    塞斯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顿时觉得腿脚又有力气了。

    他撑着地站了起来,“父亲!”

    约克对他点点头,并没有说话,而是满脸阴郁地站在一旁。

    prada浮云墨镜的镜片又大又圆,能遮住半张脸,又在黑夜里,塞斯根本看不出这女子长得什么样子。

    ※※※※※※※※※※※※※※※※※※※※※※※※

    这是第二更。

    提醒一声推荐票和月票哦!

    么么哒!o(n_n)o~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37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37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