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这才是最凶残的

推荐阅读:战斗吧祖先大人在下慎二,有何贵干末世异形主宰逆天至尊财色无双农园似锦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仙路至尊白银霸主

    男人没有了gao(睾)**an(丸),就跟被骟的牛马一样,已经不算男人了。网??

    大家对塞斯有了一咪咪同情。

    可这居然不是最坏的情况,紧接着医生又说:“他双腿间的海绵体正充血的时候被折断,拖得时间太长,现在已经没法再修补了,得整个儿割掉。”

    众人orz,给跪了。

    果然,这才是最凶残的。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没有gao(睾)**an(丸)已经很痛苦了,现在连两腿中间那个用来尿尿的海绵体也要没有了。

    带着塞斯回来的那个男人心有余悸地看了跟自己一起出去的女人一眼。

    两人都在心里感叹:那女律师太黑了!

    不仅心黑,而且手黑!

    不,应该说脚黑!

    一看塞斯这个样子,就是被那女人用脚活生生给踹成这样的!

    男人暗自庆幸自己刚才正好接了个电话,没有和塞斯一起留下来做坏事……

    不然他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个幸运避免塞斯这样“惨烈”的下场。

    医生说完就站起来,“把他送到我的诊所,做手术的话,这里不行。”

    大家去请示了自己的头儿,然后下来两个人,抬着已经被麻药放倒的塞斯去医生的小诊所了。

    楼上那个圆脸长的丰满女子听了属下的回报,百思不得其解:不可能啊?

    难道h3ab7没有那么厉害?

    下雨了,圆脸长的丰满女子在窗口坐了一会儿,又把刚才属下来的现场全过程视频再看了一遍,确定顾念之确确实实是中了h3ab7,因为她很快就失去行动能力,继而人事不省。

    只是后来在车里到底生了什么,她的属下不在场,没有录下来。

    从塞斯身上的伤痕来看,可以推断他没有占到便宜,而顾念之,却跳下悬崖,所以她也应该没讨到好……

    手里把玩着一支依金笔,这圆脸长的丰满女子轻声笑了笑,开始出指令。

    “……传我的命令,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她握紧了手中的笔,笔尖深深刺破了她的手掌,她都没有放开。

    她不相信h3ab7没有生效果,这种药的强度和烈度是经过数万人的人体测试检验过的,不可能顾念之就那么特殊。

    她拒绝相信有这个可能,但是也明白应该有别的原因。

    但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顾念之落入她的圈套,摔下悬崖,如果她侥幸没有当场死亡,也无法逃过她的第二轮追杀。

    第二轮,天罗地网般无所不在的追杀。

    她沉吟着,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从里面调出卫星通讯程序,开始连接欧洲的哥白尼卫星导航系统。

    这个卫星导航系统经过她的调试,可以覆盖整个阿尔卑斯山山脉,能够帮她迅定位目标人物,误差在十米以内。

    只不过他们现在在德国境内,这里有美国驻军,他们不能动用太先进的武器,也不能用直升飞机,不然直接用武装直升飞机进入阿尔卑斯山,用狙击枪定点清除目标就能很快结束战斗。

    可惜没办法用,武装直升飞机一升空,立刻会引来美国驻军雷达,到时候被盯上了,要脱身就不容易了。

    她是要干掉顾念之,但不能把自己赔上去,所以必须非常谨慎,和隐蔽。

    就算将来暴露了,也务必不能让人联想到她。

    再说,她不能在这里待很久,今天晚上就得回去,这一切,她只能制定出一个详细的行动计划,将各种可能考虑进去,然后嘱咐自己的手下按照计划行事,一步都不能脱离她的计划,然后她通过电话遥控指挥。

    ……

    夏末秋初,深夜的阿尔卑斯山,温度下降很快。

    又下了一场瓢泼大雨。

    半夜时分,雨终于停了,顾念之是冻醒的。

    她的头脑刚一恢复意识,全身的感觉跟着苏醒,同时也感觉到全身上下都在痛,不是很剧烈的疼痛,而是钝钝的痛,像是手指被锯齿草割破的那种感觉。

    和在车上的时候一样,在没搞清楚状况的时候,她不敢睁开眼睛,也不敢动弹。

    不过就算闭着眼睛,她也能感觉到自己应该躺在草地上,耳边还有淙淙的流水声。

    应该已经天黑了,因为她的眼睛感受不到光亮。

    而且很累,不是一般的冷,她又没有穿秋冬天的衣服,只是一件运动装外套,估计已经破破烂烂了。

    再静听一会儿,好像还有秋虫的唧唧声,再就没有别的声音了。

    应该……没有别人在这里吧……

    她从高高的山路上摔下来,那些人应该没有追下来。

    顾念之这时对自己的处境有了清楚的认识。

    因为如果那些人追下来,肯定会把她弄走,不会让她在这里自然醒过来。

    要知道她跳下来的时候,可是把自己摔晕了。

    顾念之慢慢睁开双眸,纤长浓密的睫毛抖了抖,如同两排小扇子一样缓缓开启。

    第一眼看见的,是被雨水洗刷后不染纤尘的明朗夜空,皓月万里,星辰漫天。

    目光渐渐下移,又努力看了看四周,触目可及的地方,没有第二个人。

    她动了一下,这时左腿小腿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比先前那钝痛不知锐利了多少倍。

    顾念之的眼泪一下子就痛出来了,不是她想哭,而是实在太疼了,眼泪是身体疼痛的自动应激反应。

    她用胳膊撑着草地,慢慢坐起来,尽量不动自己的左腿。

    坐起来后,她先看了看自己身上,那个爱马仕水桶包还挂在她胸前,看上去质量真是不错,她身上的衣服都被那些山石刮得破破烂烂了,这小包的外皮都没有怎么蹭到,只有一些草屑和泥土,用手拍拍,就跟新的一样,而且够坚硬结实。

    她记得自己还用这小桶包底座的四个尖角砸了那个贱人两腿间的关键部位……

    这包还在,她就感觉轻松多了。

    包里有手机,她可以马上打电话向警察求救。

    不过在为自己打电话求救之前,她先要通知阴世雄或者赵良泽,告诉他们霍少身边有内奸!

    她直觉这内奸肯定不会是阴世雄或者赵良泽,因为如果是这俩人,对方要对她或者霍少下手,根本不用这么麻烦。

    顾念之一边想着,一边匆忙从水桶包里拿出手机,看了看,手机没有淋湿,还能用。

    手指放上去,解除指纹密码,然后点开通讯录,找到阴世雄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那边没有人接,没过多久,她的电话被转到留言信箱。

    顾念之没法在留言里说实情,只能很着急地说:“大雄哥,你有空给我回个电话,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是有关霍少的。”

    想想她又给赵良泽打电话,同样,没人接,也是转到留言信箱。

    顾念之这一次没有留言,直接挂了。

    低头闷闷地盯着手机想了一会儿,她给慕尼黑的报警电话11o打了过去。

    那边的铃声也响了好一会儿,就在顾念之以为报警电话都没人接的时候,终于有人说话了。

    “慕尼黑急救热线。请问您是哪位?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甜美的声音。

    顾念之的德语是刚学的,只听了个大概,她也没有费心用德语,直接用英语说:“您好,我被人绑架到贝希特斯加登国王湖附近的阿尔卑斯山里,刚刚才逃出来,请你们救救我!”

    那边像是被她惊呆了,顿了一顿,那女声才改用英语生硬地说:“您别急,请说您的名字、社安号码、家庭住址,还有您现在的方位。”

    顾念之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方位,给对方念了一遍,又说:“我不是德国人,我是cereus,华夏帝国公民,来你们德国出差。”

    她只说了自己的英文名,当然也没有说社安号码,反正她不是德国人,没有德国的社安号码。

    “好的,收到,请您在原地等候,我们的人马上会来救援。”那人说完就挂了电话。

    顾念之吁了一口气,接着打算给同事史密斯他们打电话,一来说一下自己的处境,免得他们吃惊,二来得赶紧把塞斯出逃的事告诉他们。

    她到现在没有回去,那些同事不知道晓不晓得她失踪了?

    顾念之一边琢磨,一边又往四周看了看。

    她现自己应该是在一个山坳里,周围还有很多参天大树,估计就是在公路上看见的那些跟灌木一样只露出头的树木。

    就在她左面几步远的地方,还有一条小溪流,或者叫小河,在月光下泛起粼粼的光。

    顾念之又抬头看了看她摔下来的地方,如果她运气不好,在她晕过去的时候一头扎进那小河里,她也就翘辫子了。

    河水虽然看上去不是特别深,但那深度淹死个把人还是很轻松的。

    河边两侧有茸茸的草地,下过雨,坐在上面不算硬,还是挺舒服的。

    顾念之见周围没有那些要她命的敌人,心情又放松了许多。

    那些人会不会以为她掉入悬崖摔死了呢?

    ※※※※※※※※※※※※※※※※※※※※※※※※

    这是第一更。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晚上七点有加更。

    ps:看见有些书友问念之为什么不抢车开走,呃,没想到这也是问题。应该是常识吧?嗯,很多书友也解释了,就是这个原因。下大雨的时候在山路上千万不要开快车,更别说两边都是悬崖。这种路应该尽量避免,如果实在要走,一定要挑天气好的时候,而且要熟悉地形的人做司机,不然真是很危险。当然,念之这个时候没法选择路,所以只有选择不开车。这种情况下抢车逃命,那是自寻死路,不用别人动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39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39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