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 这辈子值了!

推荐阅读:凶案侦缉超级特工奶爸美漫之无敌主宰都市之仙帝归来腐烂国度之活下去网游之菜鸟很疯狂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剑逆天穹暴虎里表世界

    阴世雄对她解释,说这句话的意思不是要你一直盯着厨房怎么做饭,而是最好要在吃东西之前能够找机会溜进厨房,了解一下那里的饭菜都是怎么做的,是什么人做的,还有菜是从哪里卖的,米是哪里出的,各种油盐酱醋等调味料都是哪里产的。

    最后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在一个你不确定的完全陌生的地方吃东西,如果不是自己亲手做,也没法看见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那一定要最后吃,而且宁愿吃别人碗里剩下的,也不能冒冒失失吃第一口。

    这些经验教训可以说每一条都是鲜血和生命铸就的。

    一般人可能没这么多顾虑,但是对于做特殊工作的人,这些至关重要。

    顾念之知道阴世雄他们的工作性质特殊,这些方面是他们日常训练的常识,才能保证在外面执行任务的时候有好的习惯,不会阴沟里翻船。

    久而久之,顾念之也被潜移默化影响了。

    不是不相信这里的人,而是她已经被霍绍恒他们的行事规则洗脑了,不去好好看看心里就不踏实。

    再说她实在是饿了,也许这个时候不管谁给她的东西她都吃。

    可惜厨房里没有东西吃,那个修女也看她不顺眼,她打算去外面的小河里再抓几条鱼回来亲手做给这里的修女们吃,也算是感谢她们收留了她。

    顾念之在心底给自己点了个赞。

    别人对她横眉冷对,她还要给别人做烤鱼吃,真是棒棒哒!

    顾念之缓步走过长廊,没有回屋,而是走下有些阴森黑暗的楼梯间,来到一楼的楼门前,打开挂锁,推开门,她深吸了一口气。

    雨已经停了,外面月白色的天空跟水洗一样,空气格外清新。

    跟黑森林氧吧一样的空气,吸一口要醉氧了。

    顾念之习惯性拿出手机看了看,现只有1o的电了。

    嗯,等下回来要找约瑟芬问问她们有没有苹果手机的充电器,手机先充电,然后想法给阴世雄他们打电话。

    她现在已经无法信任德国的警方,而史密斯他们那边恐怕有人窃听,她也不想联络他们。

    将手机放回兜里,顾念之往门外走去。

    虽然没有下雨了,水泥地上还是积了些小水洼。

    外面的天色还没大亮,太阳躲在远方的云层里,天边刚刚露出鱼肚白。

    清晨的阿尔卑斯山浮动着薄雾,远处层林尽染,有股平林漠漠烟如织的美景。

    顾念之看见这幅美景,顿觉心旷神怡。

    她深吸一口气,将刚才的不快抛诸脑后,还是穿着那双脏兮兮的网球鞋,双手拢在修女袍子下面,大步往前面半人高的铁门走去。

    这一次她依然是单手撑着齐腰高的小铁门翻了出去。

    出去之后,水泥路就没有了,只有柏油路。

    再走一段,连柏油路也没有了,只有山间泥泞的小路。

    顾念之绕开路上的泥泞,专门在草地上行走,还好走一些。

    她沿着昨天来时的方向往回走,没走多远,就看见了那条小河流,那条从她摔下山崖上的公路,就看见的小河流。

    这条小河里的银鱼都怕了顾念之了,但架不住她抓鱼的技术越来越熟练,很快又兜了好几条银鱼,拿草绳穿好了,拎着回修道院。

    进去的时候,才过去一个小时,也就是早上五点多钟。

    但是修女们已经6续起床,正在洗漱,然后去餐厅吃早餐。

    顾念之拎着几条鱼直接去了厨房。

    在厨房门口探头看了看,见先前那个一脸郁闷的老年修女已经不在这里了,屋里没有人,烤箱里空空的,刚才她看见的面包和蛋糕应该已经烤好了吧?

    顾念之又扭头往走廊里看了看,正好看见一个修女低着头往这边走过来,顾念之忙叫住她。

    那人抬头,居然正是昨天让她进来的约瑟芬。

    顾念之高兴坏了,笑着朝她招手,用英语问她:“约瑟芬姊妹,你来得正好,我想烤几条鱼,请问我能借你们的厨房用用吗?”

    顾念之知道,基督教的修道院跟华夏帝国的和尚庙尼姑庵还是不一样的,因为他们不禁荤腥,是可以吃鱼吃肉的,所以她大大方方问了出来。

    约瑟芬看见她手里的鱼,笑着点点头,用英语回答:“可以啊,随便用吧。”又说:“不过早餐已经做好了,院长嬷嬷说让你回房,早餐给你送到你屋里了。我刚才去你屋里找你,看见你不在,还以为你已经走了。”

    顾念之将鱼放在厨房,感激地说:“啊?已经送到我房里了?这怎么好意思呢?我还是烤几条鱼,大家一起吃吧。”

    说着,顾念之已经找到刀开始收拾这条鱼。

    这几天她用那把小小的瑞士军刀都能熟练地剖鱼,现在用长的菜刀就更容易了。

    顾念之一边刮鳞,一边问约瑟芬:“……你们这个修道院有多少人啊?我只抓了五条鱼,会不会不够吃?”

    约瑟芬笑着说:“还好,我们一共只有五个人,包括院长嬷嬷在内。今天院长嬷嬷一大早起来做早餐,现在已经回去睡了,所以只有四个人,包括你才五个人。”

    原来今天那个看她不顺眼的上了年纪的修女是院长嬷嬷……

    顾念之心里一动,但很快按捺下来,说:“那我就全烤了,大家一人一条。”

    “行啊,你就在这里烤,我可以帮你。”约瑟芬很爽快地说。

    “啊?那太好了!”顾念之喜形于色,快手快脚将鱼收拾好,找了厨房里的盐出来,抹了一点点,又加了一点点苜蓿蜜,抹上橄榄油,再放到烤盘里,送进烤箱。

    约瑟芬站在旁边和蔼地笑着,说:“你这抓鱼的手势挺熟悉啊……”

    “是啊,我在家的时候就喜欢自己钓鱼烤鱼。”顾念之避重就轻,不接约瑟芬的套话。

    约瑟芬昨晚听院长嬷嬷说顾念之撒谎,心里就有些膈应,但现在看见顾念之的人,听着她说话,又不觉得有什么了。

    她不关心顾念之是不是撒谎。

    在这个只剩五个人的修道院里,约瑟芬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值得被人图谋的。

    顾念之就算没说实话,也不关她的事。

    这样一想,约瑟芬对顾念之的心情就好多了,她饶有兴味地在旁边看她烤鱼,问道:“要烤多长时间?”

    顾念之看了看手表,“15分钟就够了。”

    这小银鱼非常嫩,烤时间太长就不好吃了。

    约瑟芬就和她在这里一起等着,一边对顾念之说她们修道院的各种习惯。

    顾念之聚精会神地听着,不时嗯了一声,问道:“所以你们修道院里只有院长嬷嬷那里有电话?平时这里不能上网,手机也没什么信号?”

    “是啊,这里山太高了,信号很差。一般都没什么信号。”约瑟芬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反正我们也不上网,更不用跟外界联系,所以手机网络对我们都不重要。”

    顾念之暗暗叫苦,她需要手机和网络啊!

    看来只有找院长嬷嬷借电话一用了。

    顾念之又套问有关院长嬷嬷的事,“你说早上是院长嬷嬷在这里做早饭?只有她一个人?”

    “对啊,今天本来是该另一个姊妹做早餐,我们都是轮值的,结果早上院长嬷嬷说她要亲自做,就让她走了。”约瑟芬深吸一口气,空气中都是烤鱼的香味,一定很好吃。

    顾念之也咽了口口水。

    果然用正经烤箱,加了正经调料烤出来的鱼就是香啊!

    时间到了,顾念之一边打开烤箱,一边戴了大手套,将烤盘拿出来。

    里面的五条鱼烤得金黄金黄的,还滋滋地冒着油,一看就鲜美极了。

    约瑟芬的眼睛都快瞪出来:“cereus,想不到你这么会烤鱼!简直太美了!米其林四星餐厅的烤鱼也不过人如此!”

    “约瑟芬你太夸张了!”顾念之笑得合不拢嘴。

    毕竟一个在华夏帝国的厨艺渣渣能得到德国修女这样的赞誉,她觉得这辈子值了!

    将五条烤得喷香的烤鱼分别用白长条带金边的骨瓷碟子装了,放在一个大托盘里。

    约瑟芬自告奋勇地带她去餐厅:“走,送到楼下餐厅给她们瞧瞧!”

    顾念之使劲儿点头,“把我的早餐也拿下去吧,大家一起吃高兴。”

    “好啊!”约瑟芬忙点头,她也不明白为什么院长嬷嬷一定要让顾念之一个人在房里吃,以前她们修道院不是没有招待过迷路的旅客,都是跟大家一起吃饭,跟一家人一样。

    顾念之听她说了,心里又是一动,含笑道:“可能院长嬷嬷有她的理由吧,那我下去没关系吗?”

    “没关系没关系!只是一起去吃饭,有什么关系?”约瑟芬不以为然,“再说你还给我们烤鱼了,那些旅客可什么都没做,等着我们伺候呢!”

    顾念之不由汗颜。

    如果是以前,她大概也是这种等着人“伺候”的不懂事的旅客中的一员吧……

    两人走到顾念之的房间门前,约瑟芬进去将顾念之的早餐托盘取了出来。

    顾念之看了一眼。

    红色樱桃木的托盘上,放着三个骨瓷碟子,一个里面放着两个烤得金黄色的小餐包,餐包上还有烤蔫的蓝莓。一个里面放着一个蓝莓木muffin,还有一个里面放着两块煎得焦红的培根肉,陪着黄黄的炒鸡蛋。另外还有一杯牛奶。

    看上去好像很好吃的样子,除了那些蓝莓。

    等下吃的时候,可以把蓝莓挖出来,顾念之想着,跟约瑟芬一起下了楼,来到一楼餐厅。

    一楼餐厅非常宽敞,但只有一个餐桌上坐着三个修女。

    看见约瑟芬过来,她们都站起来跟她打招呼,然后好奇地看着顾念之,问约瑟芬:“……她是谁啊?新来的姊妹吗?”

    “不,不是新来的姊妹。她是迷路的旅客,来这里歇个脚。”约瑟芬笑着说,示意顾念之把装着五条烤鱼的托盘放下来,说:“cereus给大家烤了鱼,我闻着很香呢!”

    那三个修女的目光立刻被烤鱼吸引了,立刻眼前一亮,对顾念之明显热情起来。

    顾念之暗暗好笑,心想这是不是就是拿人手软,吃人嘴软的写照……

    约瑟芬拉顾念之坐在那三个修女对面的位置上,顺手将顾念之的早餐托盘放在她面前。

    对面一个比较瘦的修女看见顾念之面前托盘里的早餐,羡慕地说:“cereus,你居然有培根肉和炒鸡蛋?!真是难得呢……我们一周才能吃一次培根肉。”

    顾念之看了看对面三个人的早餐,都是两个蓝莓小餐包,一块蓝莓蛋糕,跟她一样,但是她们多一碗燕麦粥,自己多一盘培根肉配炒鸡蛋。

    约瑟芬不好意思地对顾念之说:“别听她的,其实一周吃一次培根肉也不错,健康。”

    顾念之笑着将烤鱼一一分给那些修女,同时不动声色问约瑟芬:“……你们都是这样招待来投宿的旅客吗?”

    “当然不,你是最特别的!”约瑟芬马上笑嘻嘻地回答,“院长嬷嬷不仅亲自下厨给你做早餐,而且还亲自给你送到你屋里!”

    “这样啊……”顾念之心里一动,想起霍绍恒他们对陌生人提供的食物的原则做法,将面前的餐盘往前一推,跟那个说喜欢吃培根肉炒鸡蛋的修女交换了一下,“这位姊妹,我正好想吃燕麦粥,来,咱们换一换吧!”

    那个修女惊喜交加,忙说:“好啊好啊!谢谢cereus姊妹!”

    约瑟芬不觉得这事有什么问题,见顾念之愿意主动让出培根肉,她乐见其成,因此也没有阻挡。

    顾念之从那个修女那里换了早餐,正好那修女在等约瑟芬下来一起吃,她们都还没吃,干干净净地一托盘早餐正好交换。

    大家心满意足,一边吃顾念之做的烤鱼,一边吃着修道院里的早餐,说说笑笑,气氛十分欢乐。

    吃完早餐,顾念之说想借她们这里的电话打一下,但约瑟芬带她来到院长嬷嬷房间门口,才知道院长嬷嬷还在睡觉。

    “你再等等吧。”约瑟芬忙说,“你不是说要充电吗?只有院长嬷嬷有苹果手机的充电器。”

    “好吧。”顾念之没办法了,只好点头应允,“我再等等。”

    和约瑟芬一起往回走,刚走过楼道拐角,就看见一个修女走过来,对约瑟芬说:“约瑟芬姊妹,苔丝刚刚突然晕过去了,我送她回房,现她只是睡着了,怎么叫也叫不醒。”

    约瑟芬听了好笑,说:“睡着了?到底是晕了,还是睡着了?”

    说着,她们一起来到那个叫苔丝的修女房间。

    顾念之仔细一看,这个叫苔丝的修女正是早上跟她换早餐吃的那个修女!

    她心里一沉,往后悄悄退了一步。

    约瑟芬注意力都在苔丝身上,弯腰下去摸摸苔丝的额头,再用手探探她的呼吸,笑着说:“没事没事,她确实是睡着了,那就让她睡会儿吧。如果烧的话,就送她去医院。”

    约瑟芬让开,顾念之上前看了看那个修女,她面色红润,鼻息绵长,睡得非常沉。

    顾念之伸出手,往那个修女脸上的人中处狠狠掐了一把。

    一般人如果突然晕倒,或者厥过去了,掐人中就能醒。

    可顾念之掐得这样重,厥过去的人都能掐醒了,这苔丝修女居然还睡得呼呼地……

    刚刚吃完早餐,转头就睡成这个样子,跟晕了有什么区别?

    顾念之心里有数,那院长嬷嬷有问题。

    别的人呢?

    顾念之不愿意想得太深。

    至少另外四个修女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不过现在这个时候,顾念之没有时间再去分辨这五个修女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她没功夫,也没精力。

    她只是担心这里的事也跟那些追杀她的人有关系,不然怎么会那么巧?

    她来这里借住,只一个晚上时间,这些人就要用药药倒她?

    如果只是简单的谋财害命,也说不过去。

    因为她来的时候明显身上衣衫褴褛,根本不是有钱人的样子。

    相反,那些追杀她的人神通广大,连警察局的报警电话都能接听,还能通过木马程序控制别人的手机,如果是他们追到这里……

    她还是赶紧离开吧!

    顾念之马上做了决定,但她没有对任何人说,只是对约瑟芬说:“我也有些困了,眼睛都睁不开。早上起来太早,现在想睡个回笼觉。等院长嬷嬷醒了之后我再来吧?”

    约瑟芬点点头,“行,今天你确实起来太早了,去睡吧。我和这两个姊妹要去做早课,在那边的玫瑰堂不能出来。吃午饭的时候我会叫你的。吃完午饭,我们一起去找院长嬷嬷借电话和充电器。”

    顾念之听说这三个修女要去做早课,一时不会出来,正中下怀,忙点点头,“你们去吧,我回去睡觉。唉,我的眼睛都睁不开了,怎么这么困呢?”一边说,一边往自己房间走去。

    眼角的余光瞥见约瑟芬和另外两个修女拐到另外一个方向,进了一扇门,看着那门轻轻阖起。

    ※※※※※※※※※※※※※※※※※※※※※※※※

    这是第1更五千字,后面还有。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47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47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