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 金蝉脱壳

推荐阅读:脚尖的旋律:丫头跟上我梅琳传奇爆笑狂妃:妖孽邪王,来战![综]梦幻小卖部古代位面商人田园食香重生在过去那年诸天投影八零小甜妻我有一个巫师世界

    顾念之松了一口气。

    这修道院里一共只有五个修女。

    院长嬷嬷在她屋里不知道干啥,苔丝在她房里晕得人事不省,另外三个修女关在玫瑰堂里念经,所以自己一个人溜出去容易多了,不会有人现。

    顾念之又往院长嬷嬷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很遗憾不能借那里的电话一用,她担心那电话其实也被控制了。

    默默回了自己房间收拾东西,她肯定是不能在这里继续住下去了。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顾念之将枕头包在被子里做成一个人形,好像有人蒙着被子在睡觉。

    然后把昨天自己换下来的外套穿在修女服里面,将钱包、小包卫生巾、瑞士军刀钥匙串、zippo打火机和手机放回衣服兜里,约瑟芬给她换洗的内衣也包成一团塞在修女服下。

    那件修女服长长大大,里面可以藏不少东西。

    就这样穿着修女服拉开门,顾念之探头看了看走廊。

    空旷的走廊上依然空无一人。

    人少地方大,这古堡真能藏人。

    顾念之一路走下楼梯,拉开大门,悄然离开修道院,快步往树林中的小路走去。

    拐上山间的小路,顾念之越走越快,沿着来路飞奔。

    山里的清晨很是宁静,很快,一阵汽车动机的突突声打破了静谧,顾念之心里怦怦直跳,急忙躲了起来。

    两辆黑色警车从她前面的山路上疾驰而过。

    顾念之打了个寒战,她就知道,她猜得没错,追杀她的人,果然又来了。

    上一次就是“警察”……

    她紧张地伏在草丛里,一动不动,直到那两辆警车走得看不见了,她才弓着腰,转身往树林深处跑了起来。

    ……

    院长嬷嬷在自己的卧室里小小地睡了一会儿。

    她一夜没睡,赶着凌晨时分去做早餐。

    很多年没有这样过了,偶尔一次身子完全受不了,做完早餐回到房间两眼的眼皮就在打架,架不住困意在床上睡着了,直到那人又打电话过来,告诉她他们已经出过来抓“逃犯”了,让她稳住“逃犯”。

    院长嬷嬷从床上坐起来,想起自己把用来打野生动物的麻药碾碎了抹在培根肉上,然后煎得焦红,专门给顾念之吃。

    这种麻药连熊都能对付,对付那个“逃犯”就更不用说了。

    她会睡死过去,拿大喇叭在她耳边猛喊她都不会醒。

    院长嬷嬷头一次做这种事,心里非常忐忑不安。

    只有继续给自己打气。

    她是“为民除害”,帮助警方抓“逃犯”。

    警民合作,人人有责。

    院长嬷嬷在心里不断说服自己,那股挥之不去的内疚感才渐渐消了下去。

    但怎么也睡不着了,起身洗漱,过了一会儿,刚到七点,修道院外终于响起了汽车嗞的一声急刹车的声音。

    院长嬷嬷猛地站起来,看向窗外。

    大铁门外,两辆警车嗖地一下停下了,从车里下来一个穿着警服的警察,腰里别着配枪,戴着墨镜,一下车就拿脚将修道院半人高的铁门踹开。

    然后再回到车里,两辆警车长驱直入开到修道院城堡门口。

    车门打开,这一次下来了七八个同样装束的警察,仰头看着面前的古堡。

    院长嬷嬷忙从房间里出来,来到顾念之门前敲了敲门,里面没人回答。

    约瑟芬正好念完经,从玫瑰堂出来,见院长嬷嬷在敲顾念之的门,忙说:“她刚才说要睡一会儿,应该睡着了。”

    院长嬷嬷十分满意地点点头,“那让她睡吧。”又对约瑟芬说:“你也回房去。今天有外人来,你们不要出来,你对她们三人也说清楚。”

    约瑟芬忙答应了,去另外两个修女房间通知她们待在屋里不要四处走动。

    院长嬷嬷一个人下楼迎接警察。

    “请问你们是慕尼黑地区警局的警察吗?”院长嬷嬷习惯性地问了一句,确认他们的身份。

    领头的警察嗯了一声,给院长嬷嬷看了看证件,然后说:“人呢?在哪里?”

    院长嬷嬷压低声音说:“我给她下了麻药,这时候应该在房里睡觉。”

    那警察一下子咧开嘴笑了,露出一口整齐的大白牙。

    右手伸出啵地一声打了个响指,“你带路!我们现在去抓逃犯!”

    说着,他拔出腰间的配枪,手臂往后招了招,“跟上!”

    那七八个警察留了两个人在门口看门。

    万一那女子狡猾,真的逃脱了呢?

    不得不防。

    另外五六个人跟在院长嬷嬷身后走进狭窄阴暗的楼梯间。

    院长嬷嬷觉得有些怪怪的。

    警察不是应该自己冲锋在前?

    怎么有让市民在前面带路的?

    她抿了抿唇,板着脸走在前面,带着这些人来到二楼顾念之住的那个房间指了指,“cereus就在里面,她已经睡着了,你把她带走她都不会醒。”

    “太棒了!”几个警察眼前一亮,“谢谢院长嬷嬷!”

    院长嬷嬷板着脸点点头,说:“我这是为了帮助你们警察抓逃犯。”

    “是是是!院长嬷嬷为我们排忧解难,我们回去一定会跟头儿说的!”几个警察立刻严肃起来,然后对院长嬷嬷挥了挥手,“你先走吧,这里交给我们,不要吓着院长嬷嬷。”

    院长嬷嬷板着脸一转身,就看见了约瑟芬瞪得圆圆的眼睛,她身边还有两个修女也吃惊得看着她。

    “看什么看?!赶紧回房去!警察办案抓逃犯,不要阻挠!”院长嬷嬷瞪了她们一眼,特别是约瑟芬,“你!立刻回去念五百遍玫瑰经!不念完不许吃晚饭!”

    约瑟芬吓得眼泪汪汪,连忙转身回自己房里,啪地一声关上门,就背靠在门板上哭了起来。

    她看得出来,那个可爱的cereus今天凶多吉少了。

    可是她怎么也想不明白,cereus那么年轻可爱,怎么就成了逃犯?!

    顾念之住的房门前,几个警察拿着院长嬷嬷给他们的钥匙,很小心很小心地转开了门锁。

    门锁一打开,一个警察就抬腿一脚重重踹在门上,将门踹开,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往屋里哒哒哒哒地开枪扫射!

    床上、床下,浴室里,屋门后面,壁橱里,窗台上,凡是肉眼能够看见的地方,他们都噼里啪啦地扫射了一通。

    屋子里薄薄的羽绒被被打得都是弹孔,白色的羽毛飞得到处都是,遮挡了视线。

    这些警察紧张地堵在门口,等飘飞的白羽毛都落下了,才冲了进去,大叫:“双手举起抱着头!趴下!”

    床上羽绒被下有个人形一动不动,应该已经被打死了吧?

    一个胆大的警察冲过去,拿着枪将那被子挑开,然后迅又开了一枪!

    轰!

    这一次,整个羽绒枕头裂开了,无数羽毛腾地飞了出来,将这人兜头罩脸拢了进去。

    这人吓得哇哇大叫,跳着脚往外跑。

    外面几个警察又朝屋里一通扫射,直到子弹都打光了,才收起枪,看着满屋的羽毛碎屑,了一阵呆。

    “人呢?!”

    “床上有p的人!明明是枕头!”

    几个警察知道上当了,气得朝天开了一枪,在走廊上大叫:“院长你给我粗来!”

    院长嬷嬷在屋里听见外面一阵枪响,知道不对劲,将房门拉开一条缝,正在观望那些警察的动静。

    现在看见他们气得朝天开枪,又叫她出去,心里一沉,暗道那“逃犯”难道不在屋里?!

    不可能啊……

    那麻药是她们修道院用来对付那些凶猛的野生动物的,难道对人不起作用?

    还有,她明明听约瑟芬说,那“逃犯”在屋里睡觉。

    院长嬷嬷从屋里蹭了出来,对着走廊上大喊大叫的警察虚弱地问:“你们抓到人了吗?!”

    那些警察看见院长嬷嬷出来了,冲过去拎着她的领口将她拽了过来,恶狠狠地说:“你看看!人在哪里?!人在哪里?!”

    院长嬷嬷看着顾念之住的房间里被打得一团乱糟,确实没有看见有人的痕迹,也吃了一惊,直起身子说:“……可是她刚才就在屋里睡觉啊?!”

    “睡个p!”警察拿枪托捶了捶门,“如果她在里面睡觉,你进去给我找出来啊!”

    院长嬷嬷战战兢兢被他们推到屋里看了一圈,床上被子大开,只看见一个被打穿的枕头横在被子下面,确实没有人。

    这是怎么回事?!

    院长嬷嬷转身朝约瑟芬的房间喊道:“约瑟芬!你出来!告诉警察先生们cereus去哪里了?!”

    警察扭头过去,看见一个胖得有双下巴的修女从门缝里露出一张脸,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不知道……我最后一次看见她,她确实说她困了,要回房睡觉。然后我们就去念经了……”

    “呸!她肯定跑了!”一个警察明白过来,凶狠地朝这些修女看了一眼,“说,你们谁给她通风报信!”

    院长嬷嬷看见那警察不善的样子,忙说:“我没告诉任何一个人!她们不知道cereus是逃犯!一定是那女人太狡猾!我昨天听见她撒谎骗约瑟芬,我才决定帮你们!”

    一个警察怒气冲冲地看着她,手指非常痒,恨不得一枪把这些傻兮兮的修女都给崩了!

    但他的同事拽了拽他,低声说:“……不要多生事端,给头儿惹麻烦……”

    杀顾念之他们兜得住,但是如果把这些修女都杀了,那可闹大了,到时候说不定他们会被扔出来做挡箭牌、替罪羊。

    他们这时都忘了,亲手杀人的人,是没资格说别人把他们当替罪羊的。

    想开枪的警察终于被劝服了,悻悻地收起枪,开始盘问院长嬷嬷和约瑟芬,反复追问有关顾念之的消息。

    约瑟芬没办法,把从昨天第一次见到顾念之开始,一直到今天早上最后一次见到顾念之,所有的情况原原本本说了一遍,连她早上跟苔丝换早餐都说了,并且说了苔丝现在还是昏睡。

    院长嬷嬷大吃一惊,忙带着他们去看苔丝。

    苔丝在屋里睡得跟死过去一样,他们扇她耳光都没醒过来。

    这几个警察这才明白过来,那个逃犯非常狡猾,一定是见势不对,立刻跟别人换了加了麻药的早餐,然后趁另外几个人都不在外面的时候,趁机跑了!

    “他娘的!太过份了!白跑一趟!”警察们往墙上重重砸了一枪托,然后拿起步话机,跟他们那边联系。

    “报告!报告!目标逃走!目标逃走!不在修道院!不在修道院!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他们的总机那边连忙再次接通哥白尼卫星系统,再次追踪顾念之的手机信号。

    但顾念之的手机不是欧洲厂商制造的,没有安装哥白尼系统的后门,所以当她不开机打电话的时候,哥白尼卫星追踪系统是搜不到她的所在的。

    “收到,二小组撤回,三小组出。”他们的头儿改变了策略,不用他们继续在修道院里搜索了。

    几个警察开着警车呼啸离去,寂静的山谷里惊起一群群飞鸟。

    约瑟芬红着眼睛,忍着泪水看着院长嬷嬷,大声说:“院长阁下!您是不是要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院长嬷嬷不肯示弱,冷着脸说:“约瑟芬姊妹,你这是什么态度?我跟警方合作……”

    “跟警方合作?!”约瑟芬握着拳头,往前走了两步,气愤地说:“他们是警察吗?他们简直是强盗!我要投诉!投诉这群闯进人家家门胡作非为的强盗!”

    原来只是要投诉警察……

    院长嬷嬷松了一口气,后退一步,气势弱了下来,说:“我也想投诉他们。你去我房间,给慕尼黑警局投诉部门打电话。”

    约瑟芬昂着头,“我现在就去!”

    她冲进院长嬷嬷房间的电话旁边,拨通了慕尼黑警局的投诉电话,很不满地说:“……你们局今天派了七八个警察来我们修道院胡作非为!实在太过份了!”

    投诉电话那边的警员非常重视她的投诉,忙说:“您别急,稍等,我去查一查今天出警的番号,然后给您报上去,一定会给您一个答复!”

    约瑟芬心里的气平息了一些,但还是强硬地说:“他们在我们这里开枪,差一点杀人!”

    如果当时cereus真的在屋里睡觉,肯定就被他们枪杀了!

    那边的警员查了五分钟,回来对她纳闷地说:“您是说今天出警的是慕尼黑地区警局的人?”

    “是啊,我们看见他们的证件了。”

    “可是,我们今天没有派人出警啊?”接收投诉电话的警员很是不解,“今天才开始,我们的人员还没上班呢,一个出警电话都没有。”

    “啊?!难道他们是假警察?!这太可恨了!你们怎么能放任这群罪犯四处害人?!”约瑟芬喋喋不休地骂了那警员半个小时,那边的警员只能苦笑,然后记下她的投诉和报警信息,转给了慕尼黑地区警局重案组。

    有人冒充警察闯入修道院,这已经是重案组的管辖范围了。

    打完投诉电话,约瑟芬皱着眉头对院长嬷嬷说:“院长阁下,警局说今天没有派人出警,来的人可能是假警察。”

    院长嬷嬷吃惊地用手掩住口,止住一声惊呼,“……真的吗?那些人真的是假警察?!”

    “十有。”约瑟芬点点头,“我看见他们对着屋子乱开枪就觉得不对劲,但真的没想过他们居然是假警察!”

    约瑟芬义愤填膺地挥挥手,“既然他们是假的,那被他们追杀的cereus肯定不是逃犯!他们要害她!院长阁下,我对您很失望!圣母玛利亚不会饶恕您的!”

    院长嬷嬷被约瑟芬说得满脸通红,她垂着头,一声不吭地数着手上的玫瑰念珠,然后转身去玫瑰堂跪经去了。

    约瑟芬无心念经,回到顾念之住过的房间收拾了一通,见她带走了她的那身修女服,还有她给她的全新内衣裤,才吁了一口气。

    但是一转眼想到cereus现院长嬷嬷做的早餐有问题的时候,心里该是多难受啊!

    她的心情又沉重起来。

    “圣母玛利亚!求您庇佑您的子民吧……”她在床头跪了下来,开始为顾念之念经祈祷。

    ……

    约瑟芬忧心忡忡的时候,顾念之已经回到她来时的地方。

    小河上闪着粼粼的光,天上白云缭绕,遮挡了阳光的直射。

    山里的天气彻底凉了下来,她就算穿着修女服都不觉得热。

    但是现在她不想穿这么累赘的衣服,因此一回到这片小树林,就把修女服脱下来折好放在大石头上,自己还是穿着那身已经很破烂的运动服。

    不过已经洗过一次了,虽然有些破,但是干干净净的。

    顾念之摸了摸自己蓬松的长,叹了口气。

    肚子又饿了。

    她二话不说,找了根树枝做成鱼叉的形状,开始在小河边叉鱼。

    这一段小河里面的小银鱼还不知道顾念之的厉害,不懂得躲闪,被她抓起好几条,架在以前搭好的烤架上,开始烤鱼。

    ※※※※※※※※※※※※※※※※※※※※※※※※

    这是第2更五千字,后面还有。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448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448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